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4 峰迴路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4 峰迴路轉字體大小: A+
     

    在肖楊辦公室等待張志遠的時候,陸一偉認真翻看著審計材料,不時地噼里啪啦敲打著計算器,核對每一筆賬目,一直到天黑依然沒找出高博文所說的50萬元。

    這時,張志遠辦公室有動靜,肖楊倏地起身走進去。過了一會兒,肖楊出來道:「陸部長,張書記讓您進去。」

    陸一偉進去后,看到張志遠一臉憔悴,面色極其不好,好像是病了一般,心疼地道:「張書記,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張志遠擺擺手,淡淡地道:「我沒事,東西帶來了嗎?」

    陸一偉將複印件遞過去,道:「張書記,我剛才認真核對了好幾遍,都沒有發現高縣長所說的那筆款項,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張志遠接過審計材料逐項查看,過了大概半小時后,也是核對了好幾遍,同樣沒問題,憤怒地將審計材料丟到了地上,拍著桌子道:「你讓高博文現在給我滾過來!」

    張志遠以前很少發脾氣,自從當了縣委書記后,極其容易動怒,面對各種各樣的壓力和問題,就算再好的脾氣也能憋出毛病來。

    陸一偉沒有說話,知道張志遠心裡不好受,默默地將地上的資料一張一張撿了起來,這一撿不要緊,立馬發現了問題。他拿起那張有問題的表格對著燈光從背面仔細查看,然後正反對比后,急忙道:「張書記,您快來看,我好像發現問題了。」

    張志遠遲疑地站起來,接過紙張看了起來。一旁的陸一偉指著一個數字解釋道:「張書記,您看,這個數字明顯有人動過手腳,把『2160000』中的『1』人為地改成了『6』,粗細不一樣,一下子多出了50萬。再看前面的單價和數量,加起來確實不等於後面的總價。」

    張志遠沒有說話,而是蹙眉仔細辨認,心中默算,正如陸一偉所說,這款「通風設備」項目里有人做過手腳。

    張志遠將表格緩緩地放到桌子上,腦子快速運轉,幾個問題漸漸浮上了心頭。他點上一根煙,又不放心地再次核實,道:「一偉,這審計工作和財務工作一樣,都採用增減記賬法,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你說這是工作人員在操作中更改的,還是有人後期更改的?」

    陸一偉再次將總金額計算了好幾遍,道:「張書記,我剛才又加了好幾遍,總金額一個數字不差,與上面完全吻合,而且總金額沒有更改情況,我推測,這是在計算時就有人動了手腳。」

    「那有沒有可能只更換最後一張?」張志遠道。

    「不太可能。」陸一偉道:「您看前面的單頁小計,數字同樣沒更改。」

    「我們聘請的哪家審計事務所?」

    「西江省中科新審計事務所,在全省也是比較有名的。」

    張志遠臉一黑,道:「明天你讓他們主任過來,我親自問一問他。」

    「好的。」

    陸一偉臨走時,張志遠突然問道:「你覺得是誰拿走了這筆錢?」

    從張志遠眼神里,陸一偉似乎感覺他同樣在懷疑白玉新,搖了搖頭道:「這事我不敢妄自推測,只能以事實說話。」

    被別人抓住把柄的滋味可想而知,張志遠立馬明白這不是高博文在搞鬼,真正的主謀是楊德榮。讓他不明白的是,楊德榮怎麼會發現這裡有漏洞,難道有人有意設下的陷阱?陸一偉的另一個不經意的話題,讓他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陸一偉道:「我今天去審計局時,審計局局長方中凱昨天出差了,手機關機,經多方詢問,審計材料被高縣長借走了。到了財政局,材料居然不翼而飛。看來,對方是蓄謀已久的,高縣長借我之口向您傳達,用心良苦啊。」

    張志遠道:「你說有沒有可能是方中凱?」

    陸一偉也有所懷疑,不確定地道:「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陸一偉沒有接茬,這不禿子頭頂的虱子,明擺著嘛。楊德榮要藉此打壓張志遠,就算扳不倒對方,側面敲打一下也是一種勝利。還有另一種可能,楊德榮不打算就此事追查下去,而是以此為條件,向張志遠提出什麼要求相互交換,不無可能。

    從陸一偉嘴裡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張志遠只好放棄,揮了揮手疲憊地道:「你先去吧,讓我好好想想。」

    陸一偉看到張志遠這番模樣,依然不放心地道:「張書記,要不去醫院看看吧……」

    「不必了,我沒事。」張志遠有氣無力地道。

    陸一偉干著急沒有用,從辦公室出來,再三叮囑肖楊:「待會提醒張書記吃飯,一定將其送回宿舍。」

    陸一偉走後,張志遠一個人靠在椅子上閉目深思。與陸一偉一樣,他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白玉新。此人的情況他非常清楚,如不是下手太狠,譚老也不會將其丟到郊區科協放任了五六年。到南陽履職時,張志遠提醒過他,決不能重走老路,而且他也斬釘截鐵地答應了。可如此信任他,為什麼會背著自己做這些事?

    張志遠一下子坐起來,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準備打給白玉新,剛撥出幾個號碼,又趕緊掛掉,咬著牙攥緊了拳頭。

    50萬元,對於一個縣來說,實在不是個大數目,但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估計這輩子也賺不了那麼多。可現在攥到別人手裡,哪怕是50元,也是致命的打擊。有些事情,一旦上綱上線,性質就變了。就算最後動用關係擺平,也會大傷元氣。如今這個把柄到了楊德榮手裡,如何是好?

    「混賬東西!」張志遠咬牙切齒地罵了起來。

    這時,肖楊敲門進來了。張志遠一臉不快道:「有什麼事?」

    肖楊知道張志遠心情不好,小聲道:「張書記,剛才楊縣長的秘書鄭旭東打來電話說,楊縣長想見您一面。」

    「就說我不在!不見!」張志遠語氣生硬地道,嚇得肖楊渾身直哆嗦。

    「回來!」肖楊剛出去,張志遠突然變卦,道:「你讓楊縣長現在過來,我正好有事找他。」他預感,楊德榮已經來和自己交換條件了。

    不一會兒,楊德榮腆著大肚子笑呵呵地走了進來,看到張志遠臉色難看,笑容立馬轉換成一副關心地模樣,道:「呀!張書記,您這是怎麼了?」

    張志遠盡量提起精神道:「別提了,今天中午和古川縣、馬平縣還有中州縣那幫傢伙在一起吃飯,差點沒把我給喝死,難受一下午了,剛睡醒。」說著,將桌子上的審計材料用報紙蓋上,拿起煙丟給楊德榮。

    楊德榮看到了張志遠這個小細節,抿嘴一笑道:「還有馬平縣的邱志倉?那可是出了名的酒場高手,下次吃飯時您叫上我,我替你擋酒,喝不死他!哈哈……」楊德榮口中的邱志倉是馬平縣的縣委書記,是省委常委、副省長邱遠航的堂弟。

    「哈哈……」張志遠跟著笑道:「行,下次一定叫上你,我酒量實在不行。」

    看似簡單的題外話,實則各自都在試圖攻克對方的心理防線,如同下象棋,每落一個棋子都要揣測對手下一步甚至五步十步之後的棋路,好在兩人都是官場高手,隱藏得極深,都沒有留給對方太多破綻。

    不等楊德榮說話,張志遠先開口了,道:「楊縣長,上午的會你也參加了,林市長對我們縣的創衛工作很不滿意,這裡面也有我的責任,是我重視不夠。明年,你可要把這項工作主抓起來,爭取拿下省級衛生縣城,不給市裡丟臉。」

    楊德榮道:「張書記,這也不能完全怪你,南陽縣城本身就髒亂差,再這麼治理也就那麼回事,要我說,以南陽現狀,根本不適合搞什麼衛生縣城,城不城,村不村的,真不知道市裡是怎麼想的。」

    楊德榮的話隱藏了一定危機,一則是替張志遠開脫,一則是痛罵市裡不切合實際,如果張志遠順著自己的話開罵,或者說某位領導的壞話,他一準原原本本傳到市領導耳朵里,只會對張志遠更加厭惡。表面是言語懇談,實則還是心理較量。

    張志遠當然不上楊德榮的當了,道:「這項工作也不能怪市裡,出發點是好的,改變下南陽縣城的面貌也是必須的,我也和林市長保證了,不折不扣完成任務。德榮,你身上的擔子不輕啊。」

    楊德榮抽了口煙道:「那行吧,創衛工作,說白了就是燒錢,以南陽的經濟狀況,可是一大筆開支啊。」

    「再困難也得克服。」張志遠決絕地道:「這項工程納入明年財政預算,必須完成。錢的事我來想辦法。」

    「別啊。」楊德榮道:「張書記你也別太辛苦了,為了公家的事把自己給折騰倒了,不值當。錢的事我一同與你想辦法。正好,說錢錢就來了,有人打算在石灣鄉投資2000多萬,這不與你商量一下嘛!」

    「誰?」張志遠儘管已經知道是丁昌華,還是再次征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