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3 秘書學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3 秘書學問字體大小: A+
     

    「喲!是陸部長啊,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真是稀客啊,快坐,快坐!」審計局副局長李建勝一邊說著,一邊慌張地關電腦,可能操作不太熟練,直接把音響給打開了,裡面傳來了哼哼呀呀的男歡女愛之聲。

    陸一偉尷尬地站在地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等待李建勝處理好手頭的事。

    李建勝臉色憋得通紅,越著急越緊張,擺弄了許久依然沒關掉,臉色極其難看。

    由於聲音太大了,估計樓道里都能聽到,陸一偉趕忙上去將插銷一拔,瞬間安靜下來。李建勝尷尬無比,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不知所措。

    對於這種事,陸一偉不想多管,何況又不屬於自己的職能範圍內。李建勝表面看著斯斯文文,沒想到大白天的在辦公室看黃色錄像,實在讓他大開眼界。

    「陸部長,您坐!」李建勝說著,拿起辦公桌上的煙來到陸一偉面前發煙,道:「陸部長您喝什麼茶?」

    陸一偉坐在沙發上,一抬頭就看到李建勝的褲襠還大開著,小弟弟依然支著帳篷,仔細瞅褲子上還有一些來路不明的液體,頓時覺得反胃。他接過煙想了想,放到一側從自己衣兜里掏出煙給李建勝道:「來,抽這個。」

    李建勝看到是中華,將自己的紅塔山收起來,笑嘻嘻地接過了煙點上道:「陸部長,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您還是第一次來我們審計局。」

    陸一偉看著李建勝那猥瑣模樣,心情愈發糟糕,沖著他努了努嘴,低頭拿起茶几上的報紙翻看起來。

    李建勝猛地低頭一看,臉色瞬間變綠,趕忙回頭整理好衣物,轉頭苦笑解釋道:「陸部長,我剛才順便點開一個網頁,就情不自禁地看起來……」

    「方局長去哪了?」陸一偉對李建勝的事不感興趣,打斷問道。

    李建勝道:「方局長昨天出差去了,說要走一星期。」

    「去哪了?」

    「這我不太清楚,方局長走的時候沒說,我也沒多問。」

    「能聯繫上他嗎?」

    「能啊,我現在就給你聯繫。」說著,李建勝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一連打了好幾個都沒打通,不好意思地道:「陸部長,方局長手機關機,我也沒辦法了。」

    方中凱突然出差,多少有些意外。陸一偉道:「曙陽煤礦改制的審計資料在哪?張書記現在要看。」

    李建勝聽到是此事,道:「曙陽煤礦審計是由另一位副局長實施的,他今天也恰巧不在,我現在給他打電話。」

    好在電話接通了,李建勝嘰里呱啦地說了一通,扣掉電話道:「陸部長,蘇局長說那套資料高縣長拿去了,還沒有還回來。」

    果然不出所料,陸一偉道:「有沒有複印件?複印件也成。」

    「您等著,我去辦公室問問。」李建勝起身下了樓。

    過了一會兒,李建勝上來道:「陸部長,審計資料一共弄了三套,一套在審計局,一套在財政局,還有一套移交到檔案局了。」

    只要其他資料還在就成,事不宜遲,陸一偉起身一邊往門外走一邊給肖志雄打電話。

    「陸部長,您走啊……」李建勝站在門口道別,陸一偉頭也不回下了樓。

    肖志雄接到陸一偉電話,絲毫不敢馬虎,迅速安排宋勇去落實。然而,得到的結果讓人大跌眼鏡,一整套材料竟然不翼而飛了。

    陸一偉愈發覺得事情蹊蹺,再次來到檔案局查找。檔案局的人回答的乾淨利落,說當初壓根就沒往檔案局移交。

    事情變得漸漸明朗起來,陸一偉堅信,一定是高博文從中搗鬼。這可怎麼辦?如果拿不到原件,看不到當時的史料記載,主動權完全掌握在高博文手中,任憑他怎麼說,對張志遠極其不利啊。

    陸一偉不相信張志遠會拿掉這筆錢,這不是他的做事風格。另外,張志遠想撈錢,完全不必在這上面做文章,別人送給他的也不止這個數。那到底是誰?難道真的是白玉新嗎?

    白玉新以前在市金融辦時劣跡斑斑,大肆斂財,特別是在國有企業改制時吞了不少錢,有此前科,陸一偉不得不懷疑白玉新。可他已經調走了,就算沒調走,這事也不能當面對峙。

    沒有絲毫頭緒。陸一偉想了半天,決定先不與張志遠彙報,而是帶著試一試的態度到了現在的百泰煤業。

    李春妮依然不在,接待他的是總經理薛亮。說明來意后,薛亮安排人去查找,值得萬幸的是,找來了一套複印件,陸一偉抱著一沓資料馬不停蹄趕回了縣城。

    來到縣委四樓,陸一偉路過肖楊辦公室時往裡瞟了一眼,只見肖楊凝神聚力翻著一堆材料在閱讀,懷著好奇心走進了去。

    「在看什麼呢?」陸一偉走到肖楊看了半天,肖楊竟然沒察覺。陸一偉猛然發聲,嚇得他倏地站起來,畢恭畢敬道:「陸部長,對不起,我沒看到您進來……」

    陸一偉將肖楊摁倒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文件道:「和我你別這麼客氣,都是自家兄弟,以後在公眾場合你可以稱呼我職務,私底下叫哥就成,沒那麼多講究。」

    肖楊有些放不開,勉強其難地點點頭。

    陸一偉發現肖楊變了,這才幾天功夫,就變成這樣。以前的肖楊活力四射,談吐非凡,口齒清晰,聲調高亢,沒有一絲做作。而現在的他說話聲音小了,態度也客氣了,辦事也拘束了,甚至行為舉動都小心翼翼了,簡直變了個人。

    不過也難怪,自己當初還不是如此?未進政府辦前,活得逍遙自在,無拘無束,衣著隨意,講話隨便,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進了政府辦領導接觸多了,慢慢熟悉了官場規則,懂得了上下級關係,習慣屈服於權力的壓迫,時時處處格外小心,生怕哪一個舉動,哪一句話得罪領導,遭遇飛來橫禍。

    這就是官場,甭管你在校園裡多麼優秀,在社會上多麼風光,一旦踏入官場,曾經的愛好擱淺,曾經的抱負拋棄,曾經的理想化為泡影,曾經的夢想隨風飄去,如同走進布滿荊棘的死胡同,越往裡走越壓抑,越看不到希望,抬頭只能看到巴掌大的天,硬生生地扼殺了曾經的一切。

    不僅如此,還要時刻準備應對各種勾心鬥角,各種栽贓陷害,各種爾虞我詐,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時而膽戰心驚,時而提心弔膽,整個人神經一天到晚緊繃著,無時不刻在提防著暗箭。

    人們常常把官場比作浮世繪,此岸或穢土,憂世或塵世,在人的生死輪迴中描繪世間風情,一切都那麼虛無縹緲,一切又都那麼真實自然。

    陸一偉見肖楊翻看自己以前寫得相關彙報材料,笑著道:「你要真心想學習,我不建議你看我寫得東西。這都是我好多年前的,筆法稚嫩,立意不高,而且內容空洞,華而不實,寫材料這種苦差事,不是一天兩天能練出來的,需要時間的沉澱和經驗的積累。如果你真想學,我建議你看看政協段主席寫得東西,那一手好文筆神采飛揚,工整漂亮,特別是語言簡練,緊扣主題,值得你學習。」

    聽到陸一偉指點,肖楊感激地道:「謝謝陸部長指點,我認為您寫得材料真心不錯,遣詞造句文筆優美,行文如流水,通讀一遍,酣暢淋漓。」

    肖楊這頂高帽子戴的,讓陸一偉心裡美滋滋的。誰不喜歡聽好聽的,難怪那些拍馬屁的爬得快,自然有一定道理。陸一偉道:「你別給我戴高帽子了,只要你肯學,我相信你一定會比我還要好。」

    肖楊如同小學生般撥浪鼓似的點頭道:「還需要陸部長以後多加指點。」

    陸一偉抬頭微笑,與肖楊眼神恰巧相遇。猛然發現肖楊確實與自己長得有些相似,難道他有可能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陸一峰?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長得相似的人多了去了,何況肖楊的家庭背景與自家情況又不吻合,可能是多慮了。

    多了一絲情切,陸一偉關心起肖楊的私生活,道:「你在哪住著?」

    「杜主任在老縣委大院找了間宿舍。」

    「哦,那你明天還要回五角鎮看望老太太?」

    「現在不行了。」肖楊道:「我兩三天回去一次,老太太的身子骨還比較硬朗,挺好的。」

    「哦。」陸一偉關切地道:「在南陽人生地不熟的,也沒什麼親人,需要什麼你儘管開口,我能幫則幫,不能幫想辦法也給你辦,明白了嗎?」

    「謝謝,謝謝!」肖楊感動得不知該說些好了,陸一偉是第一個關心他的人,能不讓他感動嘛。

    聊完私事,陸一偉指了指張志遠房間道:「張書記還在休息?」

    「嗯。」肖楊點點頭道:「也不知怎麼的,張書記這些天心情一直不好,我又不敢問。」

    陸一偉突然嚴肅地道:「肖楊,這我就得批評你兩句了,既然你是張書記的秘書,就要細緻入微地留心張書記的一舉一動,無論是心理的變化,還是身體的情況,你都應該悉數掌握。比如說張書記血壓高,你要經常檢查他帶葯沒,而且你身邊要經常備著,以防萬一。張書記工作壓力大,有便秘的情況,那你就多準備點水果。還有,張書記心情不好時,你要查明原因,到底是為什麼,如果能替他分憂,就及時想方設法解難,明白嗎?」

    肖楊沒想到當秘書還有這麼多學問,才知道以前自己有多麼愚蠢。他以為,張志遠需要材料給送過去,需要見某人打電話叫過來,完全沒有考慮他生活上的事情。陸一偉現身說法,他知道今後該怎麼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