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7 查出問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7 查出問題字體大小: A+
     

    登上QQ,可上面一個人也沒有,和誰聊天?陸一偉搗鼓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添加好友,乾脆放棄。將界面最小化,瀏覽起了新聞。

    一則新聞引起了陸一偉的注意。他點開題目為《某某縣對全縣黨員實現網路化管理》,文章提到,該縣對全縣黨員進行分層遴選,高低對接,強弱聯合,優劣互補,推動黨員跨地區、跨部門交叉流動,鼓勵年富力強、有所作為、想幹事業的黨員交叉任職,真正起到先鋒模範作用。

    對於別人來說,這完全是一篇毫無營養的文章,不過陸一偉把即將要開展的黨建調研結合起來,多少有點啟發。不是要找亮點嗎?如果能借鑒該縣的模式,不外乎是絕對的亮點。可著力點在哪?陸一偉還沒思路。

    這時,屏幕右下方的QQ閃動著,陸一偉點開,是一個小白兔頭像的人加自己為好友。他沒有猶豫,直接添加。過了一會兒,音響里傳來嘀嘀的聲音,那位「小白兔」發消息過來了。

    「你好,你是王曉俊嗎?」

    陸一偉頗為好奇,敲下了鍵盤:「不是。」

    「那你幹嘛起和他一樣的網名?」對方好像有些生氣。陸一偉這時才注意自己的網名,叫「風淡雲輕」。他回道:「我第一次聊天,QQ號是別人給我的,網名是誰起的,我也不知道。」

    「哦。」

    陸一偉等了許久,對方也沒有回信息,直接關掉,嘴裡嘀咕道:「神經病!」

    又過了一會兒,又有人添加自己為好友。陸一偉添加后,對方直接來了句:「嗨!妹妹,哥哥下面好癢哦!」陸一偉剛喝下一口水,差點沒噴出來,沒想到遇到這麼一個變態狂。他敲了一個「滾」字,對方再沒回信。

    「我操!什麼跟什麼啊?」陸一偉破口大罵起來,原本滿懷期待的網路聊天簡直不靠譜,一下子失去了興趣。起身到廚房泡了桶速食麵,又從冰箱里取了點鹹菜,拿了罐啤酒,找到在好多人和自己推薦的影片《大話西遊》,津津有味地享受著一個人的時光。

    「哈哈……」陸一偉樂得前仰后翻,完全被周星馳無厘頭的搞笑風格給折服了。一桶麻辣口味的速食麵下肚,渾身出汗,陸一偉乾脆脫得只剩下背心和褲衩,盤坐在床上,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沉浸在久違的孤獨笑聲中。

    「嘀嘀……」音響里不斷傳來QQ消息提示音,有了剛才那個變態狂的「挑逗」,陸一偉對聊天完全喪失了興趣,不去理會,直到影片看完,才發現依然是剛才的那位「小白兔」,一直不停地發信息。

    陸一偉好奇地翻看了下,對方堅稱自己的就是什麼王曉俊,還揚言如果不回話,立馬跳樓。

    跳樓就跳樓吧,關我什麼事!陸一偉如是想,不過還是回了一條:「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王曉俊,再見!」說完,直接將QQ關掉,準備上床睡覺。

    躺在床上,陸一偉腦海里全是周星馳的經典台詞,尤其是那一段與紫霞仙子的告白,深深地打動了他。如果自己是紫霞仙子,也會毫不猶豫答應孫悟空。意味深長的結尾更是點睛之筆,兩人註定是不同世界的人,不可能走到一起。

    陸一偉突然想起遠赴美國的蘇蒙,兩人與電影情節是多麼的相似。如同兩條平行的鐵軌,互相愛慕的對方,卻永遠也不可能相交結合。

    一個人躺在空曠的床上,最容易胡思亂想。不一會兒,陸一偉又想起了佟歡。已經很久沒見到過她了,不知道她過得還好嗎?這個謎一樣的女人曾經讓他神魂顛倒,尤其是有了幾次瘋狂后,更加迫切地想見到她,再轟轟烈烈來一次。想到此,雙腿不由得夾緊了被子。

    陸一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一晚上做了許多奇奇怪怪的夢。他夢到與佟歡激戰正酣時,夏瑾和沖了進來,過了一會兒,蘇蒙出現了,李淑曼出現了,甚至姚娜也出現了,幾個女人面目猙獰地爭搶著自己,不一會兒,手臂被卸下來了,腿也卸下來了,腦袋也搬家了……

    「啊……」陸一偉在一聲嚎叫后醒來了,睜開眼睛發現是一個夢才鬆了口氣。他拿起枕頭邊的手機看了下時間,發現才六點多,翻了個身又倒頭睡去。

    輾轉反側半天,始終沒有睡意,乾脆起床上了個廁所,走到陽台上瞅了一眼,看到有人穿著運動服出去跑步,陸一偉心血來潮,翻箱倒櫃找出運動服,準備跑步去!

    陸一偉還記得剛上班那會,基本上每天都要運動。早上先來個五公里長跑,下午下班后要麼打籃球,要麼打羽毛球,總之每天過得相當充實。可到了政府辦后,就很少鍛煉了。越往後,人變得越懶,更不想動了,成天煙酒茶猛灌,好在自己屬於那種天生長不胖的人,要不然和胡志雄一樣胖了。

    早晨天氣雖冷,但空氣格外清爽。借著朦朧的晨曦沿著炎陽河追逐即將跳出山的太陽,著實是一件令人振奮之事。陸一偉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暢,不由得加快了腳步,然而,現實是殘酷的,還沒跑了2公里,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

    陸一偉站在河邊,靠著欄杆休息了一會。河面也完全結冰,冰面上有凌亂的長長的痕迹,他一眼就認出,這是滑冰車留下的。小時候,在自家後山上的大坡上,陸一偉幾乎每天要玩到天黑,樂不思蜀,好不快哉。

    回到家后,厚厚的棉褲磨出兩個大窟窿,父親的巴掌噼里啪啦打下來,嚎啕大哭一通,然後爬到炕上,母親借著煤油燈打補丁,第二天再穿。日子雖過得苦一些,卻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早晨跑步的人還真不少,陸一偉下定決心,以後每天早上要堅持跑步。他無意中回頭瞟了一眼,猛然發現了個熟悉的身影,經仔細辨認,確認是副縣長高博文後,他假裝沒看見,抬腿往前跑去。

    「陸一偉!」高博文在背後喘著粗氣喊道。

    陸一偉以為高博文沒看到自己,竟然被發現了。他咬著牙停下腳步,駐足等待。

    與高博文,陸一偉本沒有太多交織的地方。當年,原縣長楚雲池在任時,高博文不過是安監局的一個小科長,幾年功夫一下子躍居副縣長,此人的能耐著實讓人刮目相看。據小道消息,高博文能從科長爬到局長的位置,雙廟煤礦礦長孟剛功不可沒。此次競選副縣長,同樣是孟剛在背後財力支持,兩人的合作有一定年頭。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孟剛支持高博文,自然是看重他手中的權力,而高博文看重的錢,資源互補,實現雙贏。

    陸一偉對高博文沒什麼好感,工作能力一般,搞關係搞女人確實有一套。

    「你也跑步?」高博文跑上前來興緻勃勃地問道。

    陸一偉點頭問好,笑著道:「一時心血來潮,跑著玩,高縣長經常跑?」

    高博文一邊活動身體一邊道:「基本上每天都跑。不行啦,人老了,身體每況愈下,要是再不鍛煉,估計過兩年就更不行啦。」

    陸一偉附和道:「高縣長您的身體硬朗著呢,比起我們小年輕強了不知多少倍,以後還得和您多加學習。」

    高博文抿嘴微笑,望著陸一偉在後背上拍了一巴掌道:「走,一邊跑一邊聊!」

    陸一偉跟了上去。高博文喘著氣道:「一偉,上半年你和玉新同志參與了曙陽煤礦的改制,想必對企業管理有一定了解,如果你站在我這個角度,你打算怎麼管理?」

    聽到這個問題,陸一偉有些納悶,高博文怎麼突然好好地問這個?他思索了片刻道:「曙陽煤礦改制一事,白縣長是主導的,我不過是個打雜的,填填報表,寫寫畫畫,實質性的事情我並沒有參與。至於煤礦管理,我更是門外漢,一竅不通。」

    高博文知道陸一偉這是故意打哈哈,指了指陸一偉道:「你就敷衍我吧。你跟了幾任領導,每天陪著下鄉寫材料,就算是門外漢,也應該是半個專家了。」

    陸一偉不知道高博文要說什麼,並非如此簡單。道:「在您面前,我永遠是學生。」

    「歇一會兒,累死了!」高博文跑了還不到200米,就停了下來大口喘氣,一點都不像每天鍛煉的人。歇息一會兒后,高博文伸出手指,問道:「帶煙了沒?」

    陸一偉從口袋裡掏出煙為其點上,高博文惡狠狠地抽了兩口,道:「對了,一偉,曙陽煤礦審計時你參與了沒有?」

    「這事……」陸一偉停頓了一下道:「審計是由財政局和審計局以及省里的審計事務所聯合進行的,我沒有參與。」

    「是嗎?」高博文用懷疑的眼神道:「你確定沒參與?」

    「確定。」

    「哦。」高博文又問道:「你能看懂審計報表嗎?」

    「略知一二。」

    「哦。」高博文道:「對於數字我就更不敏感了,不過最基礎的數據我還是看得懂的。那天,我閑來無事,將曙陽煤礦企業改制資產審計報告拿出來看了看,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就看出了問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