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6 時髦一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6 時髦一把字體大小: A+
     

    「一偉,聽說你病了,好點了嗎?」姚娜最終還是按耐不住,先行關心起來。

    「我病了嗎?」陸一偉雙手一攤,上下打量了一番,道:「我沒病啊,這不是好好的嘛!」

    姚娜知道陸一偉這是氣話,一臉歉意道:「一偉,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羅莎的事我事先真不知道,後來才聽說的。不管怎麼說,羅莎是我給你介紹的,她這樣不辭而別我也有一定責任,如果你心裡不痛快,就罵我幾句吧,打我也成。」

    陸一偉抿著嘴唇搖了搖頭,道:「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我不想再提了。我罵你作甚?和你又沒任何關係,你別多心。」

    如果陸一偉真罵自己幾句,姚娜心裡或許還好受些。可他反而才安慰起來,更讓她心裡不安,道:「一偉,這段時間,我也發動所有與羅莎有關係的人尋找她,得到的答案空前一致,誰都沒見過她。你放心,我還會繼續尋找,找到她后第一時間告訴你。」

    「哎!」陸一偉輕嘆,道:「娜姐,你大可不必如此。瑾和她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不會讓你們找到她。她心裡壓力過大,或許她的選擇是解脫的最好方式。我不恨她,也不會恨你,以後我們還是好姐妹。」

    聽到陸一偉到現在都為夏瑾和開脫,著實讓姚娜刮目相看。道:「一偉,我一直認為你是條漢子,在這件事的處理上,你真是條漢子。羅莎不辭而別,對於誰都接受不了,而你卻能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著想,我很佩服。」

    陸一偉淡淡一笑,道:「佩服什麼啊,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我陸一偉天生就一土老帽,可偏偏要攀高枝。不可否認,瑾和是個好女人,能夠認識她我知足了,真的。」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姚娜小心翼翼地問道。

    「怎麼辦?哦!」陸一偉交叉著手望著天花板道:「這個問題我現在不想去想,太累了,歇一歇吧。有時候覺得啊,單著也沒什麼不好,自由自在,無憂無慮,正是我想要的生活。」

    姚娜深知陸一偉越挫越勇,這是他骨子裡與生俱來的。又道:「一偉,假如,我說假如啊,假如羅莎有一天回來了,願意嫁給你,願意好好與你過一輩子,還有可能嗎?」

    「你覺得呢?」陸一偉反問道。

    「這……」姚娜尷尬地低下了頭。

    兩人沉默了片刻,陸一偉道:「我剛才說過,每個人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如果有那麼多假如,我完全可以與李淑曼復婚,不是嗎?」

    姚娜或許知道了答案,道:「一偉,不管將來如何,咱倆都是好姐妹,只要你有什麼需求,儘管找我,我姚娜絕對全力以赴。」

    「生理需求能找你嗎?」陸一偉開玩笑地道。

    「可以。」姚娜一本正經地道,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提起茶几的手包挎在肩上,丟下一句話:「只要你需要,隨時可以。」說完,踩著皮鞋「噠噠噠」出了門。

    姚娜嚴肅認真回答了陸一偉最後一個問題,倒讓他有些不好意思。端起茶杯將最後一滴水喝了下去,又倒了一杯,坐在辦公桌前,再次拿起調研文件,仔細研讀起來。

    按照職責分工,陸一偉分管辦公室、幹部科和考核辦,事關黨建工作又另一位副部長分管,可閆東森為什麼把這件事交給了他?有點越俎代庖。不過自己的頭銜前面加了個常務,分工又加了條「協助部長完成各項工作」。如果這麼說,倒也合情合理,說得過去。

    不管怎麼說,這事壓到自己頭上,就得認認真真辦好。接下來的工作就是總結工作經驗和尋找亮點,可從什麼地方下手呢?毫無頭緒。

    一盒煙抽完,幾杯水下肚,稿紙撕了一大堆,陸一偉依然理不出頭緒。他乾脆將文件丟到一邊,拿起12名新進的公務員名單,再次逐個分析起來。

    這份名單陸一偉不知看了多少遍,基本上每個人的情況都了如指掌,培訓工作其實早就該進行,可由於夏錦鵬的事一直擱置。調研與此項工作是兩碼事,應該儘快啟動。

    陸一偉再次翻看了下日曆,時間鎖定在本周四。拿起電話打給了許敬業。

    「有事?」許敬業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陸一偉將名單遞給許敬業,道:「你以組織部的名義給名單上所涉及的單位發通知,要對這幾個人進行為其三天的培訓,讓各單位予以配合,一定要告知本人蔘會。」

    「好嘞,我馬上去辦!」許敬業雖是大嘴巴,但辦事還是不錯的,執行能力強,做事乾淨利落,基於這一點,陸一偉願意委以重任。

    快到下班時,張志遠和閆東森還沒回來,陸一偉不打算等了,起身鎖好門下了樓。

    剛走到車跟前,副縣長徐青山正好從縣委大院走出來,主動與陸一偉打招呼。

    徐青山走了狗屎運,撿了個副縣長,不得不說此人的運氣相當好。當了副縣長后,徐青山的變化實在太大了,陸一偉都快認不出來了。

    首先是髮型,原來是偏分,中規中矩;如今成了大背頭,而且還噴著摩絲,一根一根整齊排列,油光錚亮。其實徐青山完全不適應大背頭髮型,髮際線不高不說,關鍵是頭髮硬,如果不靠摩絲定型,完全豎立起來,像極了神話人物雷震子,略顯滑稽。

    再說服飾,從前是夾克配白襯衣,以及永遠是蒙著一層灰的皮鞋,現在居然穿上了西服繫上了領帶,皮鞋一塵不染,蚊子爬上去估計也會劈叉。這身裝束在大城市沒覺得不妥,可在南陽縣這種小地方,完全是一另類,與小年輕的奇裝異服差不多。西裝說得過去,那根鮮紅的領帶實在扎眼,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推銷員。

    還有舉止。徐青山的背有點駝,走起路來眼睛永遠看著地,都以為他在找什麼東西。而如今,腰板挺直了,原先垂在胸前的雙手也背起來了,說話的語速也放緩了,語氣也變得靠後了,加上身邊多了個提包端水杯的秘書,完全與從前判若兩人。

    正科與副處只有一步之遙,可一旦邁出這一步,卻是兩個世界的人,徐青山就是活脫脫的例子。誰都說不會當領導,真正走到那個位子上,先不說能力如何,首要任務先把架子端起來,與群眾拉開距離,與幹部形成鮮明的上下級關係,這才叫官!

    「徐鎮,哦不,現在應該徐縣長了,哈哈。」徐青山擺了姿態等陸一偉上前,陸一偉不拘小節,主動打起了招呼。

    徐青山不自覺地弄了弄頭髮,笑著道:「我們早就該在一起吃頓飯,可聽張書記說你出差了,一直沒打擾你,今晚有時間沒?把建偉和東升叫出來,一起吃個飯?」

    「好啊,我正發愁沒地方吃飯了。」陸一偉毫不客氣地道。

    這時,徐青山的秘書上前一步小聲道:「徐縣長,今晚您還有客人……」

    「哦。」徐青山佯裝恍然大悟,一拍腦門道:「一偉啊,實在不好意思了,我都忘了還有客人了。哎!自從當上這個副縣長后,一天好日子都沒有過,事情一大堆不說,飯局一個接一個,實在忙不過來啊。現在想想,真不如在旅遊局的時候逍遙自在。如果我有選擇的餘地,絕對不當什麼縣長,太累了!」

    陸一偉對徐青山的拙劣表演有些可笑,強忍著道:「你天生就是當領導的命!忙您的去吧,改天咱們再聚!」

    「那行,可說好了啊,改天一定的聚聚!」徐青山再次強調道。

    「成,那我先走了啊。」說著,陸一偉上了車,一溜煙駛出了縣委大院。

    徐青山站在大院里俯視一切,心情好比快哉。回頭對秘書道:「今晚誰約了飯局啊?」

    「農業局的李局長。」

    南陽縣的生活實在枯燥無味,陸一偉漫無目的地行駛在大街上,卻不知該去那。繞了一大圈,最後還是回了審計局家屬院。

    回到空蕩蕩的家中,陸一偉脫掉外套,略顯疲憊地躺在床上。一個人生活久了,雖有些索然無味,卻有另一番風味。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更多的是孤單寂寞。看著別人家下班回到家中可以抱著孩子玩耍,晚上摟著老婆睡覺,陸一偉心裡說不出的苦楚。命運如此,又能如何?

    天色漸晚,客廳變得黯淡下來。陸一偉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繼續倒頭睡覺。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一個人太安靜了,開開電視有個人「陪」自己說話,至少不會太聊寞。

    母親來電話了,要他回去吃飯。陸一偉不想下樓了,搪塞晚上有飯局,掛掉了電話。一個人靠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挨個換台,沒一個好節目,起身回到書房打開了電腦。

    陸一偉也算是新新人類了,可他對電腦的定位就是寫材料的工具。每天對著電腦屏幕噼里啪啦敲打,看著都想吐,回到家中碰都不想碰。上網聊天,還是個新鮮玩意兒,別人給過一個QQ號,卻從來沒用過。今天正好無聊,陸一偉懷著強大的好奇心決定「新潮」時髦一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