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5 宋勇軼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5 宋勇軼事字體大小: A+
     

    談完工作,許敬業依然不走,陸一偉疑惑地抬起頭問道:「還有其他事嗎?」

    許敬業辦公桌一側的椅子一坐,賊眉鼠眼地瞅了一圈,湊到陸一偉跟前小聲道:「陸部長,您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您想不想聽?」

    陸一偉最討厭這種背後嚼舌頭的人了,成天不想著怎麼樣干好工作,專門打聽別人家的家長里短,尤其是組織部這麼嚴肅的部門,更應該摒棄這種歪風邪氣。不過陸一偉倒想側面了解下近期發生的事,點上一支煙,靠在皮椅上,一言不發盯著許敬業。

    這一舉動,許敬業以為陸一偉表示默許,於是嘚啵嘚啵講了起來:「你出差后的第二天,部里下了一道任命決定,城建局城管大隊隊長宋勇調任財政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這事您知道嗎?」

    「知道一點。」陸一偉就此事專門彙報了閆東森。閆東森在請示張志遠后,在第一時間下達了任命決定。

    「哎呀!」許敬業一驚一乍地道:「宋勇是什麼人?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上任第一天就在局黨組會議上提議成立總務處,將辦公室的權力奪去一大半。隨後跑到安監局將許萬年堵在門口,差點打了起來,愣是將財政局的公章和公車要回來,這小子可真有兩把刷子!」

    「不僅如此,宋勇這小子把財政局攪了個天翻地覆。先是將單位的公車全部從個人手裡收回來,誰要因公出差,必須經他同意審批方可出車。接著相關報銷手續,必須得經他簽字后才能生效。還有公章也歸他保管,蓋個章可謂是難上加難。還有更絕的,以前單位簽字簽到,宋勇直接弄了個打卡機,打卡機就放在他辦公室,不僅要簽到,還要簽退,整得財政局的一幫人都揚言不幹了,不過誰都不敢在宋勇面前放個屁。」

    「哈哈……」聽到宋勇如此手段,陸一偉不由得大笑起來。看來,自己給肖志雄選配的這個副手沒有看走眼。

    許敬業莫名其妙地看著陸一偉,陸一偉及時收斂,道:「你接著說。」

    許敬業津津有味道:「我聽說,預算科科長有一次遲到了,非要補簽到,宋勇當仁不讓,按制度辦事。這位科長急了,拍桌子瞪眼,將打卡機端起來就扔到地上,摔了個粉碎。並指著宋勇破口大罵,罵他就是一條狗。宋勇不急不惱,你愛簽不簽,損壞公物從你獎金里扣。科長當然不樂意了,要找肖局長評理。肖局長當然偏向宋勇了,把科長狠狠地批評了一通。」

    「這事還沒完,這位科長第二天就沒上班了,連續三天都沒有去。等他回去上班后,發現已經沒有他的位子了,直接給免了。這下可真急了,跑到肖局長辦公室大吵大鬧,宋勇二話不說,直接動了手。又鬧到縣裡去評理,誰知張書記旗幟鮮明地支持局裡的決定,這位科長依然不依不饒,張書記一怒之下給停了職,直接連班都不讓上了。」

    聽到宋勇如此雷厲風行,陸一偉心裡替他高興。又道:「宋勇如此張狂,肖局長無動於衷?」

    「嗨!」許敬業道:「宋勇敢這麼做,完全是肖局長在背後指使的。您想啊,近乎將一半的權力交給宋勇,這說明什麼,絕對支持啊。不過宋勇這小子確實有能耐,才幾天功夫,將財政局那幫大爺收拾得服服帖帖,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

    陸一偉點頭道:「那許萬年呢?肖局將他的人給免咯,他能坐視不管?」

    「怎麼不管,許萬年還專門找肖局長談了一次,肖志雄別看平時軟弱,在這件事上著實硬了一回,直接把許萬年頂到南門外,不接受任何人的求情。」

    「那楊縣長呢?」

    「楊縣長這邊倒沒有聽到什麼反應,不過新上任的副縣長高博文去過一次,至於是幹什麼,不太清楚。」

    不管怎麼說,肖志雄在履新期間邁出了艱難一步,這對於他今後的工作極其有利。財政局雖屬政府口,歷來是書記和縣長必爭之地,誰能牢牢地將財政大權掌控到手裡,誰就財大氣粗,說話做事腰杆子挺得直直的,掌控大局。

    聊完宋勇,許敬業繼續八卦,又道:「還有件大事,聽說秦二寶因非法侵占罪、持有槍支罪、綁架罪等多項罪名給判刑了,判了十六年,二寶煤礦所有權歸還村集體,沒收全部非法所得。」

    這個結果對陸一偉來說在意料之中,可他至今未搞清楚秦二寶到底得罪了那位領導,替張志遠將這一黑勢力徹底剷除。不管怎麼說,秦二寶的時代已然過去,為張志遠的三大工業園區建設掃清了障礙。

    接下來的話讓陸一偉大吃一驚,許敬業道:「二寶煤礦收回來了,楊縣長已經招商引資回來一個大老闆投資建設,聽說這大老闆有一定來頭,好像是北州市東華實業集團老總丁昌華。」

    這位丁昌華也算是老朋友了,聽到他和楊德榮走到了一起,著實讓人玩其三昧。

    這時,陸一偉的手機響了,許敬業結束了新聞聯播,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電話是姚娜打的,陸一偉接了起來。

    姚娜作為陸一偉和夏瑾和的「媒人」,對夏瑾和的出走或多或少有一定責任。尤其是聽到陸一偉大病一場后,她既擔心又害怕,深深自責,最終還是鼓起勇氣打了這個電話。

    「喂,一偉,你在哪?」姚娜盡量用正常語氣道。

    陸一偉心情格外複雜,道:「我在辦公室,有事嗎?」

    「你等著,我馬上過來。」說完,掛掉了電話。

    陸一偉腦子裡亂糟糟的,完全沒有一絲頭緒。將調研的文件丟掉一邊,摘掉眼鏡,用雙手使勁揉搓了下臉,起身扭了兩下腰,又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了肖楊。

    「陸部長,您好!」肖楊準確無誤地判斷出陸一偉辦公室的電話,看來,他是個有心之人。

    「張志遠在嗎?」

    「張志遠今早與閆部長一同到市裡開會去了,可能晚些會回來,如果您什麼事我替您轉達。」肖楊客氣地道。

    「哦,沒事了。」

    「好,等張書記回來后我告知您一聲。」肖楊知道陸一偉和張志遠的關係,格外多說了一句。

    「好的。」陸一偉扣上電話,站在窗戶前看著窗外的風景。縣委大院里依然是忙忙碌碌,人來人往,事關南陽的大小政策都從這裡出發,傳達到各個角落。想起許敬業講的話,陸一偉想起了潘成軍,隨即掏出手機打了過去。

    潘成軍接到陸一偉的電話,顯得有些急促,道:「陸主任,這些天我一直在聯繫你,可你手機一直關機,是不是有什麼事?」

    陸一偉不願意提及夏瑾和的事,敷衍道:「手機壞了,剛修好,二寶煤礦怎麼樣了?」

    「判下來了。」潘成軍道:「法院支持了我的訴訟請求,要求以現金的方式補償我的損失。我提出繼續承包二寶煤礦,法官說這需要與當地政府協調。後來你們縣的楊縣長主動找到我,要求我放棄承包經營權,可以額外得到一筆補償。本想與你商量,可一直聯繫不上你,在他們的輪番談判下,我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陸一偉腦子一懵,氣急敗壞地道:「誰讓你答應他們的?」

    潘成軍略顯委屈地道:「他們代表你們縣委縣政府,我以為你也是這個意思,就同意了。」

    「他給了多少錢?你收了嗎?」

    「收了,50萬。」

    完了,二寶煤礦看來真如許敬業所說,楊德榮要插手干涉了。讓他不明白的事,張志遠難道不知道嗎?如果楊德榮插手,他還有主動權嗎?

    木已成舟,陸一偉無話可說,道:「下一步你打算怎麼辦?」

    潘成軍道:「暫時我還在三條兄弟這裡干著,不過等明天開春后,我還要干老本行,打算再承包個煤礦。」

    潘成軍在管理上頗有一套,陸一偉早有所耳聞。另外,三條的西餐廳被他管理的井井有條,足以說明他的經營能力和管理才能,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陸一偉轉念一想,自己本來也打算承包個煤礦,如果交由潘成軍打理,絕對可以放心。想到此,他道:「那行吧,改天我到了江東找你。」

    「好嘞,我等您。」潘成軍儘管比陸一偉年齡大,可無形中放低了姿態,敬這位小兄弟三分。如果不是陸一偉,也沒有他潘成軍的今天。

    掛掉電話,姚娜推門進來了。陸一偉拿起眼鏡帶上,指了指沙發道:「坐吧。」

    姚娜一臉愧疚,格外小心地將手包放到茶几上,斜45坐了下來。

    「喝什麼?白開水,還是茶葉?」陸一偉走到飲水機前,詢問姚娜。

    「我不渴,不麻煩了。」姚娜連忙擺手道。

    陸一偉倒了杯白開水端到跟前,坐到椅子上,用憂鬱的眼神望著姚娜。兩人互相對望了半天,誰都不願意第一個開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