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2 無法接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2 無法接通字體大小: A+
     

    看到院長精神近乎崩潰,陸一偉沒再威逼,直截了當道:「李院長,給我交個實底,也好讓我提前有思想準備。」

    李院長躊躇半天,伸出一個巴掌道:「按照夏錦鵬的罪行,至少應該判七年以上。但是有各路神仙保駕護航,我只敢說五年上下,多餘的話不能再說了,因為我面對的是一個群體,而不是你一個人。」

    已經是不可逆轉的結局,陸一偉儘力了。

    回到南陽縣,陸一偉什麼事都不想做,什麼人也不想見,一個人關到辦公室里,懶洋洋躺在沙發上喝茶。明天這件事就暫且畫上句號了,陸一偉也算了了一樁心事。夏錦鵬進去磨磨稜稜角角不見得是壞事,如果這小子抗壓能力強,意志堅定,出來照樣是條漢子。如果是個扶不起的阿斗,隨他自生自滅吧。

    陸一偉突然想起大學同學李前程還關在看守所。這位老朋友因一時貪念,居然透支出賣友情,替秦二寶賣命,綁架潘成軍。如不是陸一偉發現端倪,潘成軍估計早已見閻王爺去了。

    李前程這人其實並不壞,一不小心沾上了賭癮,致使家庭支離破碎,事業覆水難收,整個人如同著了魔一般,時刻想著一夜暴富,可誰曾想欠下的債務越來越多,鋌而走險走上了犯罪之路。

    對於李前程的遭遇,「自作孽,不可活」用在他身上再貼切不過。陸一偉痛心疾首,難以釋懷。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何況是同窗好友多年,無疑在觸動陸一偉最敏感,最脆弱的心靈。

    事情過去這麼長時間了,陸一偉內心早已原諒了李前程。可他已然觸犯了法律,想要法外施恩,顯得蒼白無力。陸一偉能做的,只能在生活上多關心關心了。

    想到此,陸一偉繞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打給公安局局長羅志清,他提議想見李前程一面。畢竟在南陽縣,好多事就算不合相關規定,也可以大開綠燈,羅志清欣然同意了。

    陸一偉來到看守所,見到了精神萎靡,心情低落的李前程。李前程見到陸一偉后,反應出奇平靜,有氣無力地道:「你來了。」

    陸一偉一臉惆悵,誰曾想到兩人會在這種場合相見,命運作弄人,偏偏給兩人安排了不同了命運軌跡。陸一偉將兩條中華煙放到李前程面前,小心翼翼道:「這煙你先抽著,不夠了和民警說,其他的無能為力,生活上的小事我可以滿足。」

    李前程拿起中華煙左看右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中帶淚,看得出他痛苦萬分,懊悔至極。陸一偉不停地抽煙,以掩飾內心的不安。

    「一偉,你還記得嗎?」李前程突然停止笑聲道:「在大學時,你、我,還有三條、黑圈同在一個宿舍,表面看客客氣氣,挺友好的,可事實呢?你在每一方面都比我優秀,黑圈仗著自家有錢又是城裡人,壓根看不起我。到了最後,你們有意孤立我,疏遠我,覺得我不配做你們的朋友。現如今,你們一個個活得有滋有潤,而我竟然成了階下囚,是不是一種極大的諷刺?」

    陸一偉不願意回憶往事,可李前程挑明了,他只好道:「猴子,你知道你這人最大的弱點是什麼嗎?」

    李前程一臉茫然,盯著陸一偉道:「什麼?」

    陸一偉直言不諱道:「自私,是你最大的弱點。你眼裡永遠只有你自己,凡是對你有利的,你可以奮不顧身,不擇手段;而對你不利的,你則躲得遠遠的,生怕沾上。過去的事咱就不提了,提也沒多大意義,就說畢業后吧,三條和黑圈沒少幫你吧,而你呢,你感激過他們嗎?沒有,你反而愈發嫉妒,導致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遠去,你反省過自己嗎?」

    「對,我就是自私!」李前程不知悔改道:「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憑什麼我就不如你們?你以為三條和黑圈是在幫我嗎,那是施捨,看著我可憐,如同打發叫花子一般施捨我,換做你,你能接受得了嗎?」

    李前程的思維已經鑽進了死胡同,陸一偉知道不管怎麼勸說也改變不了他的看法。道:「猴子,這麼些年來我怎麼度過的你清楚嗎?我還不如你,被貶到一個人煙荒蕪的偏遠村莊,一待就是五年多。剛開始時,每天說話的只有地里的玉米桿和螞蚱,我心裡的苦又有誰能體會?可我沒有自暴自棄,另闢蹊徑挺了過來。你好歹有人幫你,誰幫過我?」

    陸一偉頓了頓道:「過去的事咱就都不提了,不管發生了什麼,我陸一偉依然把你當好兄弟,好哥們,相信你不會因為這點小挫折就被擊垮。如果你當我是兄弟,你他媽的給我振作起來,行嗎?」

    李前程偏著頭一聲不吭地坐在那裡,好像並不領情。

    陸一偉知道李前程心裡記恨自己,臨走時,他丟下一句話:「猴子,我答應過你,要找最好的律師替你辯護,我說到做到!」

    從看守所出來,陸一偉近乎快要崩潰了。他後悔在這個時候去看李前程,本來鬱悶的心情變得更加糟糕了,他只希望這一切快點結束。

    下午,他沒去上班,而是蒙頭大睡了一下午。晚上,給夏瑾和去了個電話,聽到對方心情還算不錯,簡單聊了幾句就掛了。

    第二天,陸一偉一早就起床,吃過早飯匆匆趕往古川縣。庭審現場果然來了許多記者,可見對這起案件的關注程度。陸一偉見到了王建國,兩人四目相對,選擇了沉默。

    經過一天的激烈辯論,直到晚上才算理出頭緒。法官對審判結果進行了當場宣判:某某某,因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三個月執行;夏錦鵬,因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這一結果對於陸一偉來說,還算滿意。

    從法庭走出來的第一件事,陸一偉將這一消息告訴夏瑾和。可打了好幾個電話,對方的手機始終無法接通。陸一偉以為她手機沒電了,也沒多想,開著車直奔北州市。

    到了宿舍樓,陸一偉迫不及待地跑上去,敲了半天門無人應答,不由得緊張了起來。他又飛奔下樓,一個又一個電話打過去,依然無法接通。在樓下等了半天,他以為夏瑾和還在上課,可教學樓早已人去樓空,死一般的寂靜。

    到底去哪了?陸一偉發了瘋在校園裡尋找著夏瑾和的蹤影,可找遍了每一個角落,都沒有發現任何蹤跡。可能是和同事外出吃飯去了吧,或者有事出去了……陸一偉一遍遍安慰著自己,可不知怎麼的,他的心始終無法平靜下來,狂跳不止,預感著有什麼事要發生。

    他站在校園大門口,駐足觀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試圖尋找夏瑾和熟悉的身影,然而,沒有發現任何蹤跡。他再次掏出手機撥打電話,依然是無法接通,這怎麼可能?

    陸一偉不甘心,再次回到宿舍樓下,眼巴巴地盯著夏瑾和的宿舍,坐在花欄邊上不停地抽煙。他的雙手莫名地顫抖起來,抖得連香煙都握不穩,甚至嘴唇都在發顫,不祥的預感逐漸湧上心頭。

    這時,住在夏瑾和隔壁的教師樓清風回來了。陸一偉迅速將煙頭一丟沖了過去,抓住樓清風的肩膀使勁搖晃著,問道:「樓老師,你見到夏瑾和了嗎?」

    樓清風被陸一偉的舉動嚇了一大跳,驚恐地連連後退。陸一偉意識到自己的方式有些魯莽,鬆開手急切再次詢問。

    「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嗎?」樓清風狐疑地道。

    「沒有啊!」陸一偉急得聲音都變調。

    樓清風一臉茫然道:「我看到她昨天就在收拾東西,說要往新家搬了,我還問她要不要幫忙,她說不用,我也就沒再堅持。今天好像一整天都沒見到她,還以為你們在收拾新家呢。」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撇下樓清風又飛速往新城區趕去。到了新房子那裡,無論怎麼拚命地敲門,始終無人應答。陸一偉靠著門精神恍惚地滑坐在地上,夏瑾和就這樣突然間消失了。

    過了許久,陸一偉再次撥打電話,還是無法接通。他不甘心地返回宿舍,冒冒失失衝進樓清風的房間。樓清風正好在換睡衣,被闖進來的陸一偉再次驚嚇。

    「樓老師,我去過新家了,依然找不到她,求求你,能不能幫我聯繫下她?或者告訴我她可能在什麼地方,我找不到她了。」陸一偉幾乎用哀求的語氣道。

    樓清風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看到陸一偉發狂的樣子,只好挨個向夏瑾和的朋友去了電話,得到的結果異常一致,不知道,沒再一起。

    好好的一個人難道就這樣蒸發了?陸一偉再也無法忍受精神上的折磨,他來到夏瑾和門口,抬起腳一腳踹了下去。他打開燈環顧了下四周,一切完好如初,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然而,放在衣柜上的旅行箱不翼而飛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