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0 心事重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00 心事重重字體大小: A+
     

    過了許久,宋勇一拍桌子道:「陸哥,咱們是兄弟,我和你說句大實話,我真不願意去。但是你老哥幫我過一次,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去,不過我有條件。」

    「你說!」

    「第一,城管大隊現有人馬是我一手組建起來的,我不希望他們因為我調走而受任何委屈,更不能找各種借口辭退一個人,所以我要對他們負責,由我提議接班人人選。另外,我還要帶走兩個人。」

    陸一偉聽后,點點頭道:「好,這個條件我答應,還有呢?」

    宋勇摸著下巴,用怪異的眼光看著陸一偉道:「陸哥,肖胖子去了財政局根基不穩,許萬年又一萬個不服氣,你說我現在去不是明擺著讓人抓我小辮子嘛。話說回來了,我雖然看不上肖胖子,可是與許萬年,哼,我倒願意接受這個挑戰。第二個條件我要直接和肖胖子說,你現在叫他過來!」

    宋勇的口氣讓陸一偉吃了一驚,思量再三,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了肖建雄。

    十分鐘后,肖建雄氣喘吁吁地爬上來了。進門后,主動示好與宋勇握手,宋勇一個輕挑的眼神,敷衍了下將身子扭了過去。

    肖建雄尷尬地站在那裡,倒像宋勇是局長似的。他的擔心不無道理,把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刺頭安放到財政局,簡直是一顆定時炸彈,指不定啥時候就爆炸了,怎麼能服從領導?可目前的局面需要這樣一個狠角色,何況陸一偉如此關心自己,說什麼都得把這尊「神」給留下。

    兩人一左一右坐定后,陸一偉道:「肖局,您的請求我向張書記彙報后,他非常重視,並作出指示,要求宋隊調任財政局,擔任副局長兼任辦公室主任。今天把你倆叫到一塊,提前碰個面,看看各自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由我協調處理。」

    肖建雄永遠是一副憨笑,道:「陸部長,既然張書記親自過問此事,我無條件服從。」然後沖著宋勇道:「宋勇,你能到財政局幫襯我,是我福氣,還希望我們以後齊心協力,和睦相處,不辜負張書記的期望,好吧?」

    宋勇回頭看了一眼肖建雄,看到他那張肥肉堆砌的臉,加上笑時擠出的褶子,心裡極其不舒服。實在想不通憑什麼讓他當局長,簡直瞎了眼了。傻人有傻福,板上釘釘的事你就是不服氣已成為事實,無力回天了。

    宋勇翹起二郎腿道:「肖局,我剛才和陸哥說了,去財政局我一萬個不願意,要不是陸哥再三勸說,這份差事哪怕再有誘惑力我也不去!現在既然答應了,就要對張書記負責,對陸哥負責。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對你只有一個條件,如果你答應一切好說,如果不答應,我立馬扭頭走人,成不?」

    宋勇的話雖有些刺耳,肖建雄依然放低姿態道:「你說!」

    宋勇突然一本正經地道:「財政局現在什麼狀況你比我更清楚,我過去后不管怎麼做,你不能干涉,而要全力支持我,怎麼樣?」

    肖建雄回頭尋找陸一偉的眼神,陸一偉微微地點了點頭。

    宋勇見肖建雄猶豫,又道:「肖局,您是領導,最起碼的上下級關係我還是懂的,你大可放心,絕不會讓你下不來台。」

    「好!」肖建雄一拍大腿道:「宋勇,我答應你的條件,只要你不出格,我無條件支持,絕不干涉!」

    宋勇站起來一擊掌,道:「好了!肖局是爽快之人,我也是爽快之人,下面說說我的初步想法。我過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辦公室的權力架空。知道你不願得罪人,這個罪人我來當。辦公室主任位子我不稀罕,直接成立個總務處,把辦公室的一部分職能剝離出來,剩下的,我慢慢陪他們玩,怎麼樣?」

    「依你!」肖建雄明白宋勇的意圖,當場拍板同意了宋勇的提議。

    宋勇走後,肖建雄莫名鬆了一口氣。人的職位不在乎高低,關鍵在於有沒有氣場。哪怕一個小小的隊長,照樣讓你汗流浹背。

    陸一偉掏出煙給肖建雄點上,道:「肖局,宋勇這人就這性子,其實他心挺好的,也講哥們義氣,至於怎麼收服他,這就看你的本事了。其他的,你也不必過分擔心,畢竟你才是局長,他要是敢有出格的舉動,不用你說,我第一個站出來讓張書記免了他。」

    肖建雄抽著煙道:「我覺著也挺不錯,說話有些沖,出發點倒是好的。其他的倒不擔心,我替他捏把汗,萬一整大了,他該如何收場?」

    陸一偉詭譎一笑道:「肖局,這你大可放心,宋勇不是傻子,既然敢拍著胸脯應承下來,那自有把握。既然他不讓你干涉,索性躲在背後暗中觀察,只要對大局有利,對你有利,大可不必過問。要是跑偏了,那就必須出面制止了。」

    「行了,陸老弟!」肖建雄從衣兜里掏出一個信封悄悄塞到陸一偉桌子下面道:「什麼話也別說了,我肖建雄在官場這麼多年沒交到一個朋友,只有你真心替我著想,這份情我記下了,謝謝!」

    「你這是幹什麼!」陸一偉將信封取了出來,一臉嚴肅塞到肖建雄手裡,道:「肖局,你要是這麼做,我可真不管了。」

    肖建雄以為陸一偉是客氣,又取出來放回去,嘿嘿笑著道:「馬上要過年了,給孩子買點學慣用品,算我這個當伯伯的一點心意。」

    陸一偉從來沒再這上面動過心思,何況張志遠又是一正直的人,斷然不能打著他的幌子干這些事。他再次拿回來還給肖建雄,一隻手摁住口袋道:「肖局,你以為我陸一偉是那種人嗎?如果你執意如此,你的事我可真不管了啊。」

    見陸一偉格外凜然,讓肖建雄很是吃驚。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沒有人不愛財,張志遠是個另類,培養出來的陸一偉也是另類。他幾次試探,都被陸一偉死死按住,最後才算妥協,道:「那好吧,一偉,這份情我記在心裡了,如果以後需要老哥出手相助,絕對首當其衝。」

    陸一偉鬆開手,笑著點了點頭。

    誰不愛財?幾乎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高尚,視金錢如糞土。君子愛財取之以道,陸一偉從不在這些錢上做文章動腦筋,他拿到的錢,最起碼是合法的,乾淨的。

    中午吃過飯,夏瑾和上樓睡覺去了,劉翠蘭將陸一偉拉到廚房小聲嘀咕起來:「一偉,你發現了沒有,瑾和這次回來,一直悶悶不樂,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陸一偉點了點頭道:「他弟弟的案子過兩天就要開庭,她昨天又回了趟家,與錦鵬見了面,心情肯定不好了。」

    「哦。」劉翠蘭心思縝密,她看到的遠遠比陸一偉所說的要多。道:「不對,我怎麼覺得她不止是因為這事呢?你看她,和我們格外客氣,那像上次一樣隨便?」

    「媽,你想多了!」陸一偉安慰道:「這種事攤在誰頭上,誰能好受?過段時間就好了,別亂想。」

    劉翠蘭一臉焦急,道:「一偉,你們的婚事今年無論如何的定下來,我和你爸也好了卻這樁心事,聽明白了沒有?」

    「哎呀,媽!」陸一偉有些不耐煩地道:「都啥時候了,還提這事。你總得讓瑾和走出陰影吧,我心裡有數,你就別瞎操心了。」

    「那你可的抓緊了啊。」劉翠蘭急切地道,生怕對方變卦似的。

    陸一偉抱著母親道:「媽,如果夏錦鵬這次要進去了,瑾和身邊可就真沒親人了,我們就是她的親人,以後還希望您多照顧照顧她,別冷落了她。」

    「還用你說?」劉翠蘭回頭道:「我和你爸現在就把她當親閨女,甭說其他人,就是你欺負了她,照樣和你沒完!」

    「好好好,我在這個家越來越沒地位了,哈哈。」

    第二天午飯過後,夏瑾和提出要回北州。劉翠蘭沒有阻攔,拿了一大堆好吃的塞到陸一偉車裡,再三叮囑要注意身體,如同送女兒一般送到大路上,惹得隔壁的王嬸無比嫉妒,唉聲嘆氣地道:「你家陸一偉給你找了這麼好的兒媳婦,我家那閨女咱就沒這福分呢!」

    劉翠蘭知道對方因沒把閨女許配給陸一偉而不高興,笑呵呵地安慰道:「我這兒子沒本事,人家看上他,是他的福氣,你家閨女也不錯,以後肯定能找個更好的!」

    「哎!托你的福,但願吧。」王嬸又一聲嘆息道:「多會舉辦婚禮?」

    劉翠蘭心裡喜滋滋地道:「快了!」

    到了北州大學,陸一偉提著大包小包送上了樓,見夏瑾和依然愁眉苦臉,知道她心裡有事,心中萌發一個點子,拉起她的手道:「老婆,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啥好地方?」夏瑾和納悶地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說著,拉著夏瑾和飛速下了樓,開車直奔江東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