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8 簡簡單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8 簡簡單單字體大小: A+
     

    車子急速地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張志遠呼呼大睡,陸一偉也不停地打哈欠,昨晚一宿沒睡好。

    張志遠雖然在睡覺,但他的腦袋卻依然活躍,想著亂七八糟的事。個個都羨慕當官的,可真到了那個位置,除了身體屬於你自己以外,其他的都被各種事務佔據了。

    快到服務站時,張志遠神奇地做出了準備判斷,閉著眼睛道:「到前面服務站停一停。」

    陸一偉開著車下了高速進了服務站,張志遠上廁所去了,陸一偉則跑進餐廳,買了點小籠包熱豆漿,並細心地泡了一杯熱茶,悉數放到車裡。張志遠上車后,拿著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補充了能量,精神倍爽。再次上路時,張志遠神情奕奕,端著水杯怡然自得地喝了起來。

    「一偉,蔡老既然是你曾經的教授,那以後就要多加走動,切不可斷了這層關係。要知道,蔡老現在可是黃書記面前的大紅人啊,他要說一句話,比任何人都管用。」張志遠好心提醒道。

    「嗯。」陸一偉點了點頭。

    譚老不過問時政后,張志遠努力在尋找新的靠山。經過不懈努力,終於搭上了蔡潤年這條船。尋找靠山,不見得非要升官發財,眼看自己在北州孤立無援,楊德榮在南陽處處挑釁,如果背後沒有人支持,那可就破鼓萬人擂,人人站在頭上欺辱了。

    「昨晚蔡老找你談什麼了?」張志遠有些嫉妒地問道。要知道,昨晚到場的每個人都得到蔡潤年單獨談話,唯獨張志遠沒有。也不能怪蔡潤年,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蔡老找自己單獨談這件事,肯定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如果和張志遠說了,那還是秘密?可要是不說,兩人之間就沒有信任可言了。

    看到陸一偉為難,張志遠沒有追問,道:「昨晚鄧院長打了照面,你小舅子的事估計問題不大,隨後了我再給古川縣法院院長打個電話,爭取萬無一失。」

    「謝謝張書記了。」陸一偉道:「昨晚花了多少錢,我隨後給您。」

    「說什麼呢!」張志遠蓋上水杯蓋子,放到杯架上道:「我們之間以後不要提錢的事,如果提,我該給你多少?」

    陸一偉趕緊保持沉默,專心開著車。

    又過了一會兒,張志遠又道:「昨天你不是和肖志雄在一起吃飯了嗎?怎麼樣?工作還順利嗎?」

    既然張志遠主動提及,陸一偉索性把實情講了出來。張志遠聽后,氣得一擂座椅,憤怒地道:「這個許萬年,給臉不要臉,休怪我撕破臉給他不好看,讓他周一滾過來見我。」

    「好!」陸一偉沒見過張志遠如此講髒話,看來是真生氣了。

    「不!」張志遠突然變了卦,道:「不必讓他見我,我也不想見他。這樣,你讓肖志雄和羅志清聯繫下,到公安局備案,把原來的公章作廢,重新刻一個。為了保險起見,讓他把機構代碼證也刻在章上。想拿公章說事,還反了你了!還有什麼?」

    陸一偉乘勢將宋勇的事一併提了出來,道:「肖局長為人憨厚,手段偏軟,甭說其他人不服氣,就連單位內部的科室都不服氣,執行力明顯下降。肖局長的性格也是如此,改變是不可能了,我覺得給他配個稍微強勢的副手,或許效果又不一樣。」

    張志遠點頭認同陸一偉的看法,道:「你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城建局的宋勇。」

    「宋勇?」張志遠努力回想著這個人,過了一會兒道:「就是上次和你在街上爭吵的那個?」

    「嗯。」

    張志遠似乎對其不怎麼感興趣,也有一定顧慮,道:「配個強勢的副手未嘗不可,萬一肖志雄降不住他,這不引狼入室嗎?再說了,你確定此人可用?」

    陸一偉也不敢打包票,道:「宋勇這個人雖與我曾經有過爭執,不過現在是好哥們,我對他還是有一定了解。他以前和許萬年的小舅子趙志剛不對付,因此和許萬年也結下了梁子,至今難以釋懷,他們不可能是一夥的。至於肖志雄能不能管住他,這我也不敢保證。可從大局講,只能賭一把了。」

    張志遠陷入深思,道:「沒有其他人選了嗎?」

    陸一偉搖了搖頭。

    張志遠狠心下決心道:「那好,就依你的來。你隨後就以我的名義找他談話,如果同意,立馬下手續,不必再向我彙報。東森那邊我來和他說。」

    車子很快到了北州市。張志遠要下車時,陸一偉突然道:「張書記,蔡老和我談話時無意透露了個小秘密,說他喜歡名人字畫……」

    張志遠愣在那裡思索了半天,簡單地說了聲「知道了」便下了車。

    與張志遠道別,陸一偉徑直去了海鮮市場,買了夏瑾和最喜歡吃的大龍蝦馬不停蹄地回到北州大學。

    有時候,陸一偉覺得很累很累,尤其是在兩個女人之間來迴轉換角色,還沒有從早上沉重的思念之情中回過神來,又要面帶笑容面對另一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他自己也說不清楚。或者說他更喜歡誰?好像沒有標準的答案。

    陸一偉已經下定決心給夏瑾和一個名分,這不是一時衝動,也不是同情憐憫,而是深思熟慮的。這段時間在夏瑾和身上實在發生了太多事,沒有幾個女人可以堅強地挺過來,而她做到了。另外,全家人都比較喜歡她,他這個做兒子的不能成為眾矢之的,是該為父母親考慮了。

    另外,陸一偉打心眼裡是喜歡夏瑾和的,儘管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絲毫不影響他的情感。有時候他經常捫心自問,為什麼會喜歡她?是她的美貌嗎?還是她的學識?好像都不是。真正成就這段感情的,是天時地利人和。

    那時候,與蘇蒙畫上了一個不算圓滿的句號,心底無比苦悶和空虛,恰巧夏瑾和闖進了自己的世界。她多才多藝,美麗動人的舞姿如同雪絨花,悄無聲息溜進了心房,在寒冷的季節堆積起溫暖的問候。她學識淵博,讓自己了解了曾經嚮往的大洋彼岸的異域文化,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她性格直爽溫和,既不想李淑曼把心事藏在心裡,也不會像蘇蒙時常耍公主脾氣,時時處處照顧別人的情緒,這一點,讓陸一偉很是滿意。

    然而,人無完人,總會有一定缺點。但陸一偉似乎找不到夏瑾和有什麼明顯的缺點,如果非要說,就是她對自己撒謊的事至今無法釋懷。儘管她做出的解釋,陸一偉心裡有一桿秤,到底是不是她所說,無從得知。不管怎麼樣,陸一偉不再會去追究,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只要她今後好好過日子,他的度量還是能容忍的。

    到了職工宿舍樓下,恰巧碰到正好下樓的隔壁女教師樓清風,陸一偉急忙打招呼:「樓老師出去啊?」

    樓清風正低頭思考問題,被陸一偉的一嗓子嚇了一跳,瞬間花容失色,連退了好幾步。

    樓清風的舉動倒讓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連忙道歉道:「對不起,打擾樓老師思考了,沒嚇著您吧?」

    樓清風回過神來用手捂著胸口道:「沒事的,你剛來啊?」

    陸一偉提了提手中的龍蝦道:「今天中午吃好的,樓老師要不要一起?」

    「不,不了!」樓清風突然臉色緋紅,抱著一沓子書飛奔離去了。

    看著如此古怪的女人,陸一偉搖了搖頭,徑直上了樓。也許他不知道,在這個不隔音的筒子樓里,他和夏瑾和的瘋狂舉動給她留下了陰影,床板的吱嘎聲,肉體的碰撞聲,情不自禁的呻吟聲,讓至今未嘗過男人滋味的單身女人夜夜難捱……

    新城區那邊的房子早就裝修好了,完全可以居住。陸一偉考慮到夏瑾和身子未完全恢復,上班路途遙遠,且裝修后氣味大,暫時在這筒子樓多住一陣。

    正在忙活午飯的夏瑾和聽到走廊里「噠噠噠」的腳步聲,知道是陸一偉來了,趕緊打開門,飛一般撲到懷裡。

    這段時間陸一偉每晚都會過來陪夏瑾和,突然昨晚沒有來,她心裡空落落的。家庭變故后,陸一偉成了她的精神支柱,她害怕再次失去,發瘋地在臉上狂吻。

    親熱過後,陸一偉聞到了家的味道,嗅了嗅道:「你做了排骨?」

    夏瑾和得意一笑,拉著陸一偉進了門,打開鍋蓋道:「老公最近日夜奔波,特意做一頓好的犒勞你,哈哈,開心不?」

    「嗯。」陸一偉雙手環繞在夏瑾和腰間,貼著臉道:「謝謝老婆。」

    「來,嘗一口!」夏瑾和甜蜜地用鏟子挑起一塊肉,塞進陸一偉嘴裡。

    「哦,哦,燙!」陸一偉燙得在地上轉圈,夏瑾和笑得直不起腰,幸福的味道在空氣中氤氳。

    愛是什麼?就是這麼簡簡單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