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5 小道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5 小道消息字體大小: A+
     

    蔡潤年道:「才茂說的對啊,具體到我省,黃書記一來就提出深化改革,把目光放到了企業改制和城市建設上,這不僅與中央發展思路一脈相承,又有我們西江的地方發展特色。明年,我們的發展戰略和思路依然不變,而且要進一步加大力度。依託西部大開發,在今年的基礎上,再打造百個新型特色城鎮,宗峰,你的任務可就大了啊。」

    白宗峰道:「建設廳緊跟省委戰略部署走,不折不扣完成交辦的任務,請蔡老放心。」

    蔡潤年呵呵笑道:「我放心也不頂用啊,你的讓黃書記放心才對,哈哈。」

    別人聊著全局大事,陸一偉和張志遠完全插不上話,只能像個小學生似的,端正地坐在那裡靜靜聽著。

    過了一會兒,蔡潤年又道:「給大家透露個小道消息,鑒於煤炭市場不景氣,國家在未來一兩年內可能要放開統購統銷政策,取消統一定價,由煤企自主定價,全面實現市場化。如果這一消息準確的話,對於我們產煤大省來說,絕對是個好消息,勢必將迎來發展黃金期!」

    這一消息對於其他人來說影響不大,但對於張志遠和陸一偉來說倍加振奮。如果蔡潤年所言為真,南陽縣將搭上這班順風車,進入發展快車道。兩人相互對望一眼,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酒過三巡,激戰正酣。其他人都忙著敬蔡潤年酒,蔡潤年來者不拒,喝得酩酊大醉。徐才茂見差不多了,讓服務員將其扶到西客廳,又閑聊了一會。

    接下來就進入單獨談話時間,蔡潤年將徐才茂留了下來,其他人自由活動。乘著白宗峰上廁所的間隙,張志遠拉著陸一偉與鄧振宇單聊了一會。

    鄧振宇原先並不是他們這個圈子裡的人,不過他和白宗峰關係不錯,后慢慢加了進來。張志遠與他充其量就是酒桌關係,談不上交情,故說話小心翼翼,格外謙虛。鄧振宇為人倒也直爽,沒有以級別故作姿態,倒與張志遠挺聊得來。

    天南海北閑扯了一會,張志遠巧妙地將陸一偉小舅子夏錦鵬一案件引了出來。陸一偉這才明白張志遠用意,很是感激。

    鄧振宇聽后,緊鎖眉頭問道:「多會開庭?」

    陸一偉趕忙道:「下星期二。」

    鄧振宇沒多說什麼,擼起袖子看了下表,從衣兜掏出手機撥了一串電話打了出去。在等待對方接電話的時候,陸一偉心跳狂亂不止,生怕對方不接電話。給誰打電話,全然不知。

    「明東啊,是我。」鄧振宇翹著二郎腿,很輕鬆地說道,好像這種事對於他來說根本不是事。

    閑扯了一會,鄧振宇道:「有這麼一個事,我聽說你們哪個縣前段時間發生了一起案件,移交到了法院審理了。這個案件我知道了,也了解了個大概,有個叫夏什麼鵬的,雖參與打架鬥毆了,致使某個同志受傷了,我希望你們在量刑的時候,要本著對傷者負責的態度,本著對法律負責的態度,把握好每一道程序。如果確有責任,一定嚴懲不貸,如果責任不大,也可以寬大處理嘛……」

    電話打完后,鄧振宇道:「我剛才給你們北州中級人民法院的趙明東講了下,他說會過問的。」

    「太謝謝鄧院長了,您可幫了我大忙啊。等下次有機會,一定親自登門拜訪。」張志遠激動地道。

    「小事一樁,不足掛齒。」鄧振宇輕鬆地道。

    說著,張志遠將一張卡往鄧振宇口袋裡塞,沒想到鄧振宇反應頗為強烈,急忙制止道:「我說志遠啊,你這是幹什麼?」

    張志遠笑著道:「馬上要過年了,也沒什麼好準備的,讓您置辦點年貨,還望您收下。」

    「快收起!」鄧振宇掏出來丟給張志遠,一臉嚴肅道:「都是老朋友了,你和我來這套,這不是打我臉嘛。你再弄休怪我翻臉啊。」

    張志遠依然不依不饒,強行裝到對方口袋裡死死摁住道:「鄧院,我真沒別的意思,給孩子買點糖吃,也算我這個當叔叔的一片心意。」

    這時,院子里有腳步聲,張志遠迅速抽回手來,鄧振宇鎮定自若地坐在那裡,沒再堅持。

    「老徐出來了沒?」白宗峰進門就問道。

    鄧振宇雙手一攤,以作回答。

    白宗峰喝的酒不少,不經意間說漏了嘴,道:「老鄧,老徐這次要是去了東州,咱們以後見面的機會就少咯!」

    鄧振宇笑呵呵地道:「怕什麼,到時候咱到他的地盤上快活去。」

    「東州有個假日度假山莊,托老徐的福,以後有了個好去處,哈哈。」

    陸一偉通過兩人的隻言片語談話,聽得出徐才茂這是要到東州市主政了,怪不得白宗峰進門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原來如此。

    不一會兒,徐才茂出來了,一臉興奮走了進來,笑著道:「你們在背後嘀咕什麼,我可全聽到了啊。」

    「好事唄!」

    「哈哈……」

    「振宇,蔡老叫你了。」

    鄧振宇觸電般坐了起來,一溜煙跑了出去。

    徐才茂正要開口說話,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估計是個重要電話,走出去接電話了。

    徐才茂出去后,白宗峰道:「志遠啊,剛才蔡老也說了,明年可能要打造百個新型城鎮,如果確要實施,我給你一個指標!」

    「那可太好了!」張志遠急忙道:「明年我正打算建設縣城,如果能得到白廳長的支持,我就更有信心了。您放心,保證不會給您丟臉。」

    白宗峰道:「和我客氣什麼!金柱再三叮囑,一定要幫襯著你,我手中就這麼點權力,能幫多少就幫多少。」

    張志遠附和道:「白廳長有時間了到南陽走動走動,我一定竭誠歡迎,盛情款待。」

    「有機會一定去!」

    這時,鄧振宇走進來了。白宗峰急不可耐道:「輪到我了?」

    鄧振宇沒有搭腔,轉身對陸一偉道:「蔡老讓你過去。」

    陸一偉萬萬沒想到蔡潤年會找自己談話,緊張不已。再看白宗峰的臉色鐵青,倒像是埋怨陸一偉。

    陸一偉懷著忐忑的心走了進去。

    「一偉啊,過來坐!」蔡潤年雖喝多了,但言語利落,表達清晰。

    陸一偉落座后,蔡潤年再次仔細打量,點頭道:「在你們縣還好嗎?現在什麼職務?」

    「挺好的,現在組織部副部長。」陸一偉恭敬地回答道。

    「哦。」蔡潤年靠在沙發上道:「進步有點慢了,不過在基層來說,你還算不錯。將來有什麼打算?」

    「我……」陸一偉一時回答不上來。

    蔡潤年見陸一偉不說話,道:「文川到了你們北州了,你見過他了沒?」

    陸一偉不好意思地搖搖頭。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蔡潤年語重心長地道:「你要把眼光放遠一點,總不能一輩子待在那個小地方吧?隨後我給文川打個招呼,乘著我還在,適當的時候向上走一走。」

    陸一偉不知該怎麼感謝,動情地道:「蔡教授,多謝您挂念學生,實在慚愧啊。」

    蔡潤年慈祥地道:「在你身上,我始終無法釋懷。如果你當初聽我的話,你現在比文川的出路都要好。不說這些了,你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慢慢來吧。」

    閑扯了一通,蔡潤年突然道:「一偉,上次你送給我的黃梨木鎮紙我愛不釋手,閑下來就會把玩。還有你師母,成天帶著你送得吊墜,都捨不得脫下來,呵呵,難為你有這份心思,謝謝你啦!」

    陸一偉不清楚蔡潤年無緣無故提及此事的用意,連忙道:「您千萬別這麼說,尊師尊長,是自古以來的優良傳統,學生敬一份孝心,也是理所應當的。只要您和師母喜歡,我就心滿意足了。」

    蔡潤年笑著道:「不錯,看來我沒看錯你,挺好。對了,我一直想問你,這東西是從哪得來的?」

    陸一偉心裡一緊,以為有什麼問題,慌張道:「蔡教授,您放心,東西的來路絕對正,而且沒有任何人知道。」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蔡潤年道:「我是問你,你是有這方面的愛好,還是有這方面的朋友?」

    陸一偉不知蔡潤年葫蘆里賣什麼葯,小心翼翼道:「實不相瞞,確有這方面的朋友。」黑圈也是蔡潤年的學生,陸一偉不敢暴露。

    「是嗎?」蔡潤年兩眼冒光,湊到陸一偉跟前小聲道:「一偉,我的求你件事,能不能讓你朋友給我弄幅字畫?」

    陸一偉這時才算明白了蔡潤年的用意,看著他那貪婪的眼神,不知是喜是憂。道:「這……我盡量吧。」

    蔡潤年津津樂道:「如果能弄幅大師的字畫那就再好不過了,這事你來辦,你放心,錢的問題不用你操心,我來出,好吧?」

    「好吧,我試試吧。」陸一偉硬著頭皮應承下來。

    「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哈哈……」



    上一頁    下一頁

    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