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4 頂層設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4 頂層設計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躲在角落,看著這幾位重量級的領導談天說地,心裡感慨萬千。在南陽縣別人當你是個人物,可與他們比起來,是多麼的渺小。在他們面前,甚至連話語權都沒有,只有默默靜聽的份。

    他深深地被觸動了。自己不過是淺灘里的一條小魚,何時才能變成深灘里的蛟龍?自己的目光還是短淺了,安於現狀生活在小圈圈裡,卻沒有更大的追求。別人可以成為人上人,為什麼自己不可以呢?

    在隨後的閑聊中,陸一偉才得知這位鄧振宇是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副院長,也是一位地位顯赫的高官。

    幾位依然熱聊著,似乎還在等人。陸一偉想起張志遠賣得關子,等的這位到底是哪位高官呢,難道是省委書記?陸一偉被自己的大膽想法嚇了一跳。如果真能見到省委書記,也不枉此行了。

    依然是等待,陸一偉焦急地翹首以盼,而其他人似乎很有耐心,聊著省里發生的一系列大事。不過,他們的聊天相當隱諱,從不提及人名。他們聊得熱火朝天,陸一偉聽天書一般,坐在那裡發獃。不過他隱隱約約能夠感覺到,他們是說省委常委、副省長邱志國。

    邱志國在國慶前剛剛進入省委常委,這位從北州市走出來的官員,一舉破除了北州無高官的魔咒。以前,凡是從北州走出來的領導幹部,最大的也就是個政協副主席,人大副主任這樣的虛職,從沒有擔任過副省長這樣的實職,更別說常委了。當然,譚老是個例外。

    他們好像對邱志國並不滿意,說他亂插手他人的事務,還干涉某某工程等等,陸一偉聽得雲里霧裡。

    這時,門外傳來一聲咳嗽。所有的人都警覺起來,嘩地站起來奪門而出。陸一偉判定,今晚重要的客人來了。

    陸一偉沒有資格出門迎接,躲在裡屋墊著腳尖察看窗外的一切。一個熟悉的聲影映入眼帘,是蔡潤年!!

    蔡潤年是陸一偉的大學教授。讀大學時,蔡潤年異常偏愛品學兼優的陸一偉,甚至曾經哀求他留校繼續做他的研究生,但他辜負了蔡教授的美意,毅然回到了自己的家鄉。

    后,因為張志遠的事陸一偉再次登門,可這次見到的蔡潤年今非昔比,已經成為省委書記黃繼陽的座上客,擔任西江省委政研室副主任、《西江內參》的副總編。這些都是虛職,最重要的是,他得到黃繼陽重用,成為省委智囊團中間的重要人物之一。

    如何重要?別的不說,陸一偉就有切身體會。自己不惜重金讓其在《西江內參》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得到省委書記親自批示,還讓省委秘書長羅中原親自到南陽調研。因為此,張志遠不僅平安無事,反而榮升為縣委書記,足以證明蔡潤年在黃繼陽心目中的分量。如此炙手可熱的人物,其他人還不是上趕著巴結,都希望從他身上分得一杯美羹。

    眾人簇擁著蔡潤年進了會客廳。蔡潤年將鴨舌帽取了下來,徐才茂立馬接住,雙手捧著放在茶几上。幾人如同見家長似的,圍站在蔡潤年周圍,都不敢落座。

    「坐,傻站在幹嘛,都坐!」蔡潤年壓了壓手,示意他人坐下,卻沒有發現陸一偉的存在。

    一行人陸續坐下后,蔡潤年一邊解棉大衣扣子,一邊笑呵呵地道:「你們年輕人聚會,叫我這個老頭子作甚?我來了你們又玩不好,這不掃你們的興嘛!你說是不是,宗峰?」

    蔡潤年瞟向坐在一側的白宗峰,猛然發現了蜷縮在角落裡的陸一偉,驚訝地叫道:「一偉?」

    聽到蔡潤年叫自己,陸一偉怯怯地站了起來,走到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道:「蔡教授好!」

    「我來了你怎麼不吭聲?來來來,這邊坐!」說著,拍著自己旁邊的位置道。

    陸一偉尷尬地站在那裡,過去也不是,不過去也不是。其他人還與蔡潤年保持一定距離,自己卻緊挨著他落座,有大不敬嫌疑。

    這時,背後的張志遠輕輕戳了下陸一偉,他才大膽地走過去,挨著蔡潤年坐了下來。

    蔡潤年拉著陸一偉的手,慈祥地上下打量著,嘴裡念念有詞:「不錯,不錯……」剛才還沒有理會的陸一偉,這會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猶如鎂光燈聚焦在身上,讓陸一偉頗為不自在。

    蔡潤年依然緊緊攥著陸一偉的手,和大家介紹道:「陸一偉,我當年的學生,是我任教以來不可多得的一位得意門生。不僅寫著一手好文章,而且對各文學流派有著獨道的見解,讓我這個專門研究文學的教授都不得不佩服他。大學畢業后,他死活不聽從我意見,非要回鄉發展。如果他聽了我意見,現在絕不次於我那些學生,哎,可惜啊!」

    蔡潤年情深意切,深深感染了陸一偉,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聽蔡潤年這麼一說,徐才茂不得不重新審視陸一偉,嘖嘖稱讚道:「怪不得我初次見這小夥子就特別有親切感,他身上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和桀驁不馴的才氣,原來是蔡老您的學生啊,眼拙了!」

    一旁的白宗峰突然拉著張志遠道:「蔡老,這位是南陽縣的縣委書記張志遠,陸一偉正是他的部下。」

    張志遠第一次與蔡潤年相見,一副謙虛的態度點頭問候:「蔡老,您好,初次相見,還望您多加指點。」

    「你就是張志遠?」蔡潤年揚手一指,頗有領導風度。

    「正是鄙人。」

    「我對你有印象。」蔡潤年直言道:「你好像在你們縣搞企業改制,還得到黃書記的首肯,不容易啊。」蔡潤年隻字未提陸一偉替他跑動的事。

    張志遠沒想到蔡潤年記得他,連忙道:「多謝蔡老挂念學生,學生不才,以後還得多跟您學習。」

    蔡潤年好像對張志遠並不感興趣,再次回頭打量著陸一偉,拍著手道:「好,不錯!你師母還時常挂念你,有時間了多走動走動!」

    蔡潤年對陸一偉的關心,讓其他人著實刮目相看。

    「叫什麼來著?」蔡潤年轉念就忘記了張志遠的名字。

    「張志遠。」

    「哦,志遠啊。」蔡潤年拉長音調道:「既然你是一偉的領導,那我就得給你提意見了。一偉進步太慢了,你應該多培養他,這可是個人才啊。」

    張志遠尷尬地道:「謹遵蔡老教誨,我定會大力培養陸一偉。」

    「嗯。」蔡潤年如同點豆子般指著其他人道:「還有你們,也要培養年輕人嘛。」

    「是是是……」其他人趕緊點頭應承道。

    這一刻,陸一偉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感,也近距離感受到頂層權力的威力,如同指揮棒,大有運籌帷幄,揮斥方遒,指點江山般豪邁。

    不過,讓陸一偉有點想不明白的是,上次見蔡潤年還愛理不理的,如不是下血本送了古玩,張志遠能不能奪過那劫還另一碼事呢。而這次,蔡潤年格外熱情,還在別人大夸特誇,難道是送禮的功勞?

    「蔡老,飯菜已備好,請移步正堂。」徐才茂上前一步做邀請的姿勢。

    「好!」蔡潤年扶著沙發扶手坐起來,白宗峰立馬上前攙扶,鄧振宇也趕忙上來,兩人一左一右將蔡潤年扶到正堂。

    蔡潤年輕車熟路坐到正中央,其他人按照級別高低依次落座。這時,七八個美女服務員一字排開端著菜走了進來,小心翼翼放到餐桌上,臉上自始至終掛著微笑。

    「開動吧,都是自己人,沒那麼多規矩,一偉,你趕緊吃啊,餓了吧?」蔡潤年發號施令,還不忘關心有些畏首畏尾的陸一偉。

    幾杯酒下肚后,蔡潤年臉色紅潤,油光鋥亮,花白的頭髮整齊地往後梳,顯得格外精神,大有仙風道骨的味道。他作為今天的主角,主動聊了起來:「才茂,馬上到年底了,今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怎麼樣?」

    徐才茂放到筷子道:「今年的相關數據目前還在統計中,不過據我掌握的情況,今年全省已完成投資1200個億,共投資興建項目完成2865個,應該保值按額完成了任務。」

    「嗯。」蔡潤年點點頭道:「今年對於我省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是非常關鍵的一年,經濟發展突飛猛進,城市建設日新月異,項目落地率高達89%,這在往年是絕對達不到的。尤其是工業發展和城市建設這兩項,發展勢頭銳不可擋,後勁十足,這要歸功於頂層設計者的高瞻遠矚。」

    徐才茂附和道:「蔡老所言必是。98年金融危機后,全球經濟趨於疲軟,唯獨我國風景這邊獨好。國家加大基礎設施投資力度,進一步擴大內需,拉動經濟持續發展,取得這一成績,一方面體現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一方面說明改革開放之路是完全正確的,是建設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由之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