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3 東湖會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3 東湖會所字體大小: A+
     

    到了江東市,儘管才下午五點多,已是漆黑一片。華燈初上,夜景旖旎,行駛的車輛如同蜿蜒曲折的彩帶,環繞著光怪陸離的高樓大廈肆虐飛舞。而江東河如一條巨龍橫卧在這座千年古城,靜靜注視著日新月異的變化。

    陸一偉每次來江東市都有不同的感受,最大的感受就是變化真快,快得讓人不可思議。上次來那裡還是一塊荒無人煙的空地,如今一座座高樓如春筍般拔地而起,見證著這座城市的城鎮化進程。

    如果說「三駕馬車」激活拉動了中國經濟,那麼鋼筋水泥有力地加速推進了中國城鎮化發展。

    這次的就餐地點選擇在江東市較為有名的東湖會所。東湖會所位於江東市谷未區東湖公園旁,因古色古香的韻味和私人訂製的特色服務聞名,成為達官顯宦、富甲商賈、文化名人和社會名流的聚集地。

    會所之所以選擇在東湖公園,不僅是這裡風景優美,更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傳說。相傳,東湖公園早在盤古開天地時就存在了,這裡居住著一條渾身貼滿金片的巨龍,每到夏至這一天,金龍就騰空躍出,抖落身上金片,福澤天下,普度眾生。唐太宗李世民得知此事後,專門跑來一睹芳容,可惜的是,誰都沒有見過金龍真身。李世民下令,將此地保護起來,建一座行宮,他每年都會到此祈福。事情的真假無從查證,但此湖有靈氣是毋容置疑的,後來還驚動了慈禧太后。

    當年慈禧太后西逃時,路過此地,聽說了這一傳說,還專門在此沐浴並享用晚餐,更把東湖傳得神乎其乎。原先,這裡曾是廟宇林立,在破四舊時全部摧毀。改革開放后,將此改建為人民公園,並對相關古建進行了原址復建。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一些茶社悄然出現在湖邊,后逐漸演變成私人會所,專門招待特定人群。

    東湖公園裡,星羅密布隱藏著幾十家大大小小的會所,其中,金龍會所和東湖會所最為有名。金龍會所一般不對外營業,專供省領導使用,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進去,除非某位領導引薦你進去。因此,金龍會所顯得格外神秘,成為人人憧憬嚮往的地方。

    而東湖會所相對寬鬆一些,不過這個「寬鬆」也是有一定限制的。首先你必須是會員,不是會員一切免談,除非有人帶你進來。此外,還有一定消費限額,最少2000元起價,上不封頂。對於人均收入不足千元的東江省來說,這裡絕對是高消費。且不說你是不是會員,光價格就讓人望而卻步。

    按道理說,張志遠完全沒有資格出入這種場所,小小的縣官而已,就連這裡的服務員都看不上,更不說其他官員了。郭金柱帶他進過一次,在此認識了省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和省建設廳副廳長白宗峰。為了鞏固友誼,郭金柱替他辦了一張會員卡,讓他有機會擴大接觸面。

    左拐右拐,陸一偉在一個長滿松樹的叢林里找到了東湖會所。以前他也聽人提起過,可從來沒有一睹芳容。他想象著,一定是裝修的富麗堂皇的大廈,燈光璀璨,格外耀眼。可真正看到后,讓他頗為失望。門口連個標誌都沒有,只有一個老四合院的雙開大門,兩側掛著略顯黯淡的大紅燈籠,僅此而已。

    陸一偉停好車后,懷著好奇心跟著張志遠走了進去。推門進去后,有兩名保安過來盤問,張志遠報出了自己的會員卡號,與前台聯繫確認后才算放行。

    進門后,依然看不到其真面目。偌大的一塊照壁上面雕刻著象徵富貴的牡丹磚雕,在左上角還刻有毛主席詩詞,在射燈得照射下萬丈光芒,讓人肅然起敬。

    繞過照壁,每隔五步一盞仿古路燈,顯得格外冷靜。陸一偉狐疑,這就是傳說中的東湖會所?然而,他的顧慮很快打消,另一扇大門的景象足以讓他瞠目結舌。

    又一扇拱門被打開,陸一偉簡直傻眼了。在院子中心,一條盤踞的金龍不停地吐水,四周還有一圈貔貅如眾星捧月般貪婪地吸吮著龍水,四盞大射燈焦距在金龍身上,頗有視覺衝擊力。

    噴泉的兩側是蜿蜒曲折的走廊,每一根立柱前都站著一位身著大紅旗袍的美女服務員手持燈籠,笑面桃花,熱忱歡迎著每一位客人。

    這時,兩位美女走了過來,溫文爾雅地道:「先生,請問你在幾號房?」

    「聽雨軒。」張志遠頗為自信地回答道。

    「這邊請!」美女服務員一個優雅的姿勢,挑著燈籠在前面引路。

    陸一偉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到聽雨軒的,完全被服務員的美貌所折服。成天鑽到山溝溝里,竟然沒想到還有如此美麗的女子,著實讓他大飽眼福。甚至有些目不暇接,眼花繚亂,每一位服務員都令人陶醉,激發雌性的荷爾蒙。

    聽雨軒,是一座小型的四合院,分正房,東西兩房。正房是就餐地,西房是會客廳,供人們喝茶聊天,召開小型會議。而東房則是娛樂場所。在正房與西房之間有一個小廂房,陸一偉後來才知道這是供人休息的地方。而正房與東房之間還有一道小門,至於通往何處,裡面是什麼,陸一偉沒進去過。

    張志遠先行來到了西房,服務員上茶上點心,一切就緒后,退了出去。陸一偉眼睛都看不過來了,仔細觀察著每一個細節。這處西房保持了原來的風貌,不過經過後期改造,鋪設仿磚木地板,安放了軟座沙發,還有一個精美絕倫的大理石茶几。窗戶鏤空雕刻,貼著窗花,房梁手工彩繪,五彩斑斕,木板門關門的時候還發出「吱吱」的響聲,頗有清明大宅院的韻味。

    張志遠看著左顧右盼的陸一偉,端起茶杯用茶蓋將茶葉撇開,呷了一口笑著道:「沒來過吧?」

    陸一偉回過神來點了點頭道:「頭一次來。」

    「呵呵,以後你會常來的。不過我更希望你能走進不遠處的金龍會所,那才是你的目標。」張志遠道。

    陸一偉對金龍會所完全沒有概念,不過看了此處后,想必那裡更加光彩奪目。他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張志遠將茶杯放下,靠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道:「今天我們要宴請徐主任和白廳長,還有一位重要的客人,相信你會敢興趣的。」

    聽后,陸一偉的第一直覺是,那位重要的客人可能是自己認識的人,那會是誰?他絞盡腦汁仔細將認識的人在腦海里過了一遍,卻想不起誰。難道是譚老?譚老自己認識啊,張志遠也不必如此神秘啊。難道是佟歡?不可能!那還有誰?他一時想不起來。

    「哈哈……」這時門外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張志遠如觸電般站了起來,出門迎接。

    「志遠來了啊。」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滿面風光走了進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度和官威,是張志遠這種小縣官不具備的。

    「我也是剛到,徐主任最近臉色不錯啊,一定是有什麼好事了。」張志遠提心弔膽開著玩笑。

    「那可不,徐主任馬上就飛黃騰達了,哈哈。」一旁的白宗峰附和笑道。

    「別聽老白瞎說,沒有的事。」徐才茂嘴上說,臉上依然掛著笑容。看來,白宗峰說得沒錯,有好事臨近了。

    「一偉小兄弟,你好。」人逢喜事精神爽,徐才茂破天荒地與張志遠身後的陸一偉打起了招呼。

    陸一偉受寵若驚,趕忙上前一步,握了下手,鼓起勇氣道:「多謝徐主任還記得我,一偉不才,還需徐主任多加指點和鞭策。」

    「哈哈……」徐才茂又一陣豪邁地小聲,拍著陸一偉的肩膀道:「後生可畏,前途無量啊。」

    「走,進屋說。」張志遠在前面帶路,將兩位貴客迎進西房,陸一偉墊後跟了進去。也不知道害怕還是激動,竟然出了一身汗。

    徐才茂鬆散地坐在沙發上,臉上依然掛著笑容,笑眯眯地看著服務員的一舉一動,卻不動聲色,絲毫沒有貪戀的意思。這要是換做南陽縣的那幫官員,早就眼珠子都出來了,有的甚至直接上手,這就是素質。能夠坐懷不亂,處驚不亂才是省部級官員的素養。

    還沒開聊,又有一連串腳步聲傳了進來。坐在正中央的白宗峰豎起耳朵仔細一聽,笑著道:「肯定是振宇來了。」

    陸一偉雖不知對方是何方神聖,還是站了起來出門迎接,剛打開門,一個身著藏青色呢大衣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笑著道:「我說老白啊,你可真不夠意思,四點多了才通知我,害得我手忙腳亂,緊趕慢趕,差點誤了好事,哈哈。」

    「這不三缺一嘛,你來了正好,今晚可不許賴賬啊,誰要是賴賬,這頓飯就誰管!」白宗峰佯裝嚴肅地道。

    級別較低的張志遠說話了:「只要各位領導開心,這頓飯我管!」

    「志遠,你不要管,今晚務必得讓我們鄧院長放放血。」白宗峰指著張志遠道。

    「我管就我管!」鄧振宇豪爽地道:「要放血就痛快地讓你們放一次,不過咱可說好了啊,今晚喝酒誰要是認慫,下次就放誰血,哈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