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2 無地自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92 無地自容字體大小: A+
     

    肖志雄明白陸一偉的意圖,不過他也有所顧慮,萬一降不住此人怎麼辦?另外,人家在城管大隊吃香的喝辣的,自由自在,好不快活,幹嘛降低身份來財政局當一個出力不討好的辦公室主任?

    他道:「一偉,我知道你替我著想,可人家願意來嗎?就算來了,萬一給不了他什麼,我該怎麼辦?」

    陸一偉也是一腔熱情,至於宋勇願意不願意來,還真是不好說。他想了一會兒道:「既然要用人家,那就得給足面子,讓他風風光光過來。他現在不是科員嗎,提一個級別,直接讓其擔任財政局副局長兼辦公室主任,你覺得怎麼樣?」

    肖志雄拿不定主意,喝了一杯酒道:「這個想法的確不錯,可讓我怎麼和張書記開口呢?」

    陸一偉道:「宋勇那邊我先側面探探他的口氣,如果他樂意,我樂意為老哥在張書記面前提一提此事。」

    「哎呀!」肖志雄感動地放下筷子,抓住陸一偉的手動情地道:「陸老弟,你讓我說什麼好呢,我何德何能得到你和張書記如此垂青,肖某感激涕零啊。」肖志雄是個性情中人,他的一舉一動不是隨口而說,而是發自肺腑的。

    陸一偉之所以如此幫肖志雄,也是為張志遠分擔解憂。當初,張志遠就曾提及過,財政局必須要牢牢地控制在手裡。後來查許萬年並將其調離,安排自己人進去,是早就算計好的一盤棋。現在,肖志雄有難,他不能坐視不管。

    他道:「肖局,您千萬別這麼說,都是自家人,何必那麼見外。」

    「對對對,自家人,來來來,喝酒!」肖志雄忘記了不愉快,盡情地暢懷痛飲。

    這時,楊建國親自端菜進來,並拿了瓶好酒放到桌子上,笑呵呵地道:「肖局長,陸主任,這是從西江酒廠拿出來的好酒,你們嘗嘗。」

    陸一偉乘機拉著楊建國道:「老楊,來,和肖局長喝一杯,以後還得靠他照顧你生意了。」

    這樣的場面不止一次兩次了,基本上都是以這種方式為楊建國拉生意,讓他很是感激。他隨即倒了滿滿一杯,雙手捧著走到肖志雄跟前道:「肖局長,我就借花獻佛了,藉此機會敬您一杯。」說完,豪爽地喝了下去。

    肖志雄喝完酒哈哈大笑道:「這裡環境不錯,飯菜的味道也不賴,成了!以後財政局的客飯就定到你這裡了。」

    楊建國聽完,激動得不能自已,又倒滿酒道:「肖局長,讓我怎麼感謝您才好,您放心,在這裡吃飯,既要優惠,又要實惠,保證不會怠慢了客人,謝謝,謝謝。」

    肖志雄轉頭對陸一偉道:「在哪吃不是吃飯嘛,我看你人也不錯。這吃飯哪,首先的看人品,再看菜品,如果你人品不行菜做得再好照樣沒顧客,而你兩樣都兼備,我為什麼不選這裡呢?哈哈。」

    「哎呀!肖局長太會說話了,我敬您一杯。」說著,又喝下去一杯。

    這時,陸一偉悄悄使了個眼色,楊建國立馬領會,道:「那行,肖局長,陸主任,你們先吃著,我招呼其他客人去。」

    楊建國走後,肖志雄興緻頗高,又聊起了遴選副縣長一事,道:「陸老弟,讓高博文這種人當副縣長,有些不妥啊。」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那有什麼辦法,人家是民主推選出來的,咱就得尊重民意。有時候啊,運氣占很大一部分,比如你老哥,你想過當財政局局長嗎,恐怕你沒有。」

    「哎!」肖志雄長嘆一聲道:「說實話,真沒想過。我已經在機關事務管理局待了將近十年了,也曾想挪一挪位置,可咱既沒關係又沒錢還沒本事,拿什麼和別人競爭。這次能調任財政局,我做夢都沒想到,直到現在還搞不清是怎麼一回事。外界傳我給張書記送了錢,買了頂烏紗帽。我倒想送錢了,可咱那能夠得著啊。就這樣,稀里糊塗到了財政局。一偉,你和老哥說實話,是不是你舉薦的我?」

    陸一偉笑著道:「你想聽真話還是聽假話?」

    「當然是真話了。」

    「真話就是我沒有,真沒有。」陸一偉堅定地道:「肖局,你不了解張書記的性格,他不喜歡旁人左右他的思想,包括我在內。至於為什麼選中你,其中個由你應該去問張書記。」

    肖志雄搖搖頭,不相信地道:「一偉,你不和我說實話。可以這麼說,從張書記來以後,我就那麼幾次和他接觸過,還是打了個照面,談不上什麼交情。最近一次,還是替他裝修辦公室,這還是你安排的。如果因為這件事提拔我,不大可能吧?」

    陸一偉道:「張書記心裡怎麼想,我等不能妄自揣測。肖局既然坐上這個位置了,糾結這幹啥?要想證明張書記的眼光沒有錯,那你就得實實在在做出點成績,這樣,對你也好,張書記臉上也有光啊。」

    「陸老弟這話說到點子上了。」肖志雄道:「你讓張書記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肖志雄因心情不好,中午喝多了。吃過飯後,陸一偉將其送回了家,帶著一連串疑問和感慨進了家門。

    休息了一會,張志遠的電話打了進來。陸一偉隨即出了門,到了縣委大院,張志遠已經在院子里等候了。

    「就坐你的車去!」張志遠一頭鑽進陸一偉的車,搖下玻璃囑咐肖楊:「我去一趟省城,有事給我打電話。」

    車子行駛在路上,陸一偉感慨萬千。張志遠出門不帶司機和秘書,單單讓自己陪著,這說明還是十分信任他的。

    「中午喝酒了?」張志遠聞到陸一偉身上的酒味問道。

    陸一偉不好意思地道:「中午和肖志雄局長吃了頓飯,喝了點。」

    「哦。」張志遠沒再說話,靠在座椅上閉目養神。

    陸一偉隨即打開錄音機,將一盒民歌大聯唱的磁帶放了進去,將聲音調低,營造輕鬆舒適的氛圍。

    過了一會兒,張志遠突然坐起來道:「有沒有歡快點的音樂?」

    陸一偉翻箱倒櫃找了一通,拿著一盤魔岩三傑的磁帶道:「張書記,不好意思,我平時喜歡聽搖滾,沒別的磁帶了。」

    張志遠的反應讓陸一偉大吃一驚,道:「就聽這個,我也喜歡聽搖滾。」

    陸一偉沒想到平時一臉嚴肅的張志遠也會喜歡這個,將磁帶放進去后,竇唯高亢嘹亮的嗓音傳了出來,張志遠竟然跟著哼唱起來:「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識相互琢磨……」

    自崔健在80年代末吼出第一嗓子后,中國的搖滾樂就此誕生。相繼,竇唯,張楚,何勇、鄭鈞等一大批優秀搖滾歌手應運而生,湧現出黑豹、唐朝、指南針等讓人慾罷不能的搖滾樂隊,將中國搖滾樂推向了頂峰。其中,以竇唯、張楚、何勇被後人稱之為「魔岩三傑」最具代表性。

    1994年,魔岩三傑在香港紅磡舉辦演唱會,讓港人第一次聽到大陸的吶喊聲。演唱會現場,有人撕去衣服狂奔,有人瘋狂地呼喊,有人放肆的痛哭,甚至影帝黃秋生跟著何勇的節拍癲狂飛奔,讓人們從禁錮的思想中得到一次酣暢淋漓的盡情釋放,成為中國搖滾樂無法超越的標杆。然而,誰都沒想到這次演唱會竟然成了中國搖滾樂的最後絕唱,讓人唏噓不已,無法釋懷。

    陸一偉在大學第一次聽到搖滾樂,讓他的心靈無比震撼。對於唱著紅歌長大的一代來說,這種不忍直視的「糟糠」音樂居然唱出了自己的心聲,內心積壓的情緒瞬間爆發出來,渴望自由,嚮往自由,成了他們這一代人純真而偉大的理想。

    張志遠哼唱了一會兒,面色漸漸紅潤,情緒也被調動起來,興奮地道:「靠邊停車!」

    陸一偉停下車,張志遠坐到了副駕駛室上,情不自禁地跟著音樂節奏扭動起來,時不時放聲大喊,一曲終了,依然意猶未盡,看得出,他壓抑太久了,需要好好釋放一下內心的積憤了。

    「我的家就在二環路的裡邊,這裡的人們有著那麼多的時間……」張志遠放肆高唱何勇的《鐘鼓樓》,還鼓動陸一偉一起唱,兩人就像站在廣袤的原野中,在璀璨的星辰下,沒有煩惱,無拘無束地放聲歌唱著……

    這樣愉快而放縱場景僅此一次,此後再未出現過。若干年後,陸一偉再次見到張志遠后,邀請他再瘋狂一次,張志遠竟然忘得一乾二淨,甚至告訴陸一偉,他不喜歡搖滾。

    回憶,終究是回憶,甚至成為絕唱。百年回首,不過是人生的一個符號而已,波瀾不驚,難以再愛。或許,偶爾觸動下你敏感的神經,留下的,只是心中難以割捨的情感,正如竇唯《無地自容》唱得那樣「不再相信,相信什麼道理,人們已是如此冷漠;不再回憶,回憶什麼過去,現在不是從前的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