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8 勝似初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8 勝似初夏字體大小: A+
     

    「陸哥,在哪?」牛福勇向來直來直去,嗓門跟鐵炮似的,手機聽筒都震得「嗞嗞」發顫。且語氣急促,不習慣的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陸一偉正拿著一份文件坐在辦公桌前閱讀,聽到牛福勇的聲音,將手中的筆放下,靠在座椅上笑著道:「我能在那,辦公室唄!」

    「等著,我馬上上去!」牛福勇掛掉電話,精神抖擻地一腳油門,往縣委大院駛去。

    時值隆冬,天氣格外寒冷。窗外的景色一片蕭條,院子里的銀杏樹蜷縮著身體,難以抵禦數九寒天。遠處的山上還有未融化的積雪,伴隨著凌冽的西北風漫天飛舞。

    一牆之隔的辦公室卻是另一番景色,暖意融融,勝似初夏。陸一偉穿著一件白襯衣坐在辦公桌前,旁邊放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大紅袍茶,剛剛掐滅的煙頭飄著縷縷煙氣,在陽光下慵懶地舒展身姿,一支舞畢,煙消雲散。

    伏案而坐的陸一偉依然陽剛帥氣,不過比從前更多了些篤定和威嚴,或許,這就是成熟的標誌。經歷了曲折風雨,他如今坐在了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位置,雖不及其他單位名堂響亮,與同齡人相比,他算是佼佼者。

    因為牛福勇要到來,他無心在看文件,小心翼翼地放到抽屜里,掏出一根煙點上,起身走到窗前觀望著行色匆匆的人群。

    這時,張志遠的車從大門外駛了進來,到縣委大樓停下。縣委辦副主任肖楊快速從副駕駛室下車打開後車門,張志遠弓著身子下車,昂首挺胸,闊步走進了辦公樓。肖楊提著公文包小跑跟了上去。

    看到此場景,陸一偉心裡多少有些凄惶。一鳴驚人的肖楊如今取代他成了張志遠的秘書,而自己卻移居「偏殿」,在組織部擔任一個不痛不癢的職位。他一直在納悶,張志遠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棄自己不用,偏偏頂住層層壓力起用肖楊?

    上次吃飯時,張志遠與肖楊共同回憶了一段陳年往事,提及父輩忘年之交,更有救命之恩。從此說開,重用肖楊倒也合情合理,間接說明張志遠念舊情,重情義。此外,肖楊比自己年輕,學歷也高,人又機靈聰慧,取代自己,又那麼理所當然。

    「只有您最懂我。」這是張志遠前段時間生病時和自己說過的話,陸一偉耳畔時常想起這句話,情深意切,感人肺腑,這是對他工作的最大肯定。他也把這句話作為動力,激勵自己更加賣命地工作。

    離開了張志遠,意味著離開了權力中心,沒有了他的呵護,自己又能走多遠,飛多高?鳥兒終究要離開母親懷抱的,官場也亦然。對於陸一偉來說,今後的路還有很長很長,他堅信張志遠不會冷落他,遺忘他。

    「篤篤篤……」組織部辦公室主任許敬業敲門進來了,道:「陸部長,門外有個二流子模樣的人說找您,我給攔下來了,您看?」

    「攔他作甚?讓他進來!」陸一偉對許敬業這種以貌取人的做法很是不滿。

    不一會兒,牛福勇流里流氣,大搖大擺走了進來,進門就扯著大嗓門道:「陸哥,見你一面可真難啊,差點就把我給轟出去了。」說完,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斜著眼得意地看著一臉茫然的許敬業。

    「許主任,安排人倒杯茶。」陸一偉一邊道,一邊看著穿著花里胡哨的外套,戴著墨鏡的牛福勇,哭笑不得。

    「大冬天你戴個墨鏡幹嘛,怪不得不讓你進來呢。」陸一偉說著,丟過去一根煙。

    牛福勇平時無拘無束,自由散漫,在陸一偉面前也毫不掩飾,動作誇張地從衣兜里掏出打火機點上煙,歪著頭抽了一口,一隻腳踩到茶几沿上道:「這可是今年最時髦的打扮啊。前兩天我去了趟深圳,人家都是這麼打扮,你還別說,真他媽的帥,哈哈!」

    陸一偉鑽在山溝溝里,外面的世界漸行漸遠。他思想儘管開放,但牛福勇的這身打扮,著實接受不了。苦笑道:「是挺帥的,問題是你大冬天的,脖子露在外面不冷嗎?」

    牛福勇叼著煙低頭瞟了一眼,倏地站起來掂著拇指粗的金鏈子道:「陸哥,你真應該出去多走走了,有錢人都這麼打扮。我要是把衣服扣上了,誰能看到我的大金鏈子,這是什麼?這是財富的象徵,多有面子啊!要不我給你弄一根?」

    陸一偉連忙擺手道:「得了吧,我要想你一樣,出去還不被人笑話死?」

    「嗨!」牛福勇一副不屑的表情道:「陸哥,你真應該換換腦筋了,愣是把時髦的東西說得這麼庸俗,給!」說著,將手中的一個袋子丟到陸一偉桌子上。

    「這是什麼?」陸一偉好奇地打開,竟然是一部手機。

    牛福勇得意洋洋地道:「我去深圳的時候,順道去了趟香港,逛街的時候看到了這個,一併給你買了一個。摩托羅拉最新款手機,你看,多時髦!」說著,從衣兜里掏出手機,在陸一偉面前顯擺著。

    陸一偉被眼前的這款手機深深吸引了,小巧不說,且又是翻蓋的,比起自己大磚頭不知強多少倍,把玩了會,愛不釋手,興奮地問道:「這要多少錢?」

    「不貴,5000多。」牛福勇輕鬆地道,好像錢對他來說就不是個事。

    這時,有人敲門。陸一偉下意識地拿起旁邊的報紙,將手機蓋上,道:「進來!」

    柳蕭蕭提著熱水瓶進來了,面帶笑容溫柔地道:「陸部長,聽說您有客人,我過來幫襯著倒水,呵呵。」說著,彎腰從茶几下面取出杯子,屁股對著陸一偉泡茶。

    一直捨不得脫墨鏡的牛福勇這時把眼睛摘下來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牛仔褲緊繃著的大屁股。

    柳蕭蕭似乎後腦勺長眼睛似的,得知兩個大男人欣賞自己的身材時,屁股更加誇張地扭動起來,看得牛福勇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泡好茶后,柳蕭蕭一隻手翹著蘭花指端著水杯,一隻手托著杯底,妖嬈地走了過來,沖著牛福勇一個嫵媚的微笑道:「領導,您喝水!」

    「哦。」牛福勇像丟了魂似的應道,眼睛又移到那豐滿的胸前,看著那裸露在外的肌膚,不由得直咽唾沫。

    「領導,您喝水!」

    柳蕭蕭再次提醒時,牛福勇才回過神來,抬手接過杯子,不小心觸碰了下那凝脂白玉般的芊芊玉手,更是香魂醉倒,不能自拔。

    陸一偉看到牛福勇此番模樣,低頭捂著嘴咳嗽了聲,牛福勇才停止了不禮貌行為。

    「陸部長,我給您倒水。」柳蕭蕭說著去那桌子上的杯子。

    陸一偉用手擋了下道:「不用了,謝謝!」

    被陸一偉拒絕,柳蕭蕭心裡不快,依然保持微笑道:「陸部長,那我出去了,需要隨時叫我。」

    「嗯。」陸一偉點了點頭。

    柳蕭蕭走後,牛福勇急不可耐地拉著陸一偉道:「陸哥,此女子是誰?長得真他媽的帶勁!」

    陸一偉繞過桌前坐了下來,嚴肅地道:「福勇,我提醒你啊,你可是有家室的人啊,別動那歪腦筋。另外,這種女人你最好別沾惹,你吃不消。」

    牛福勇像丟了魂似的,爬到陸一偉桌子上,急切地道:「陸哥,求求你了,把她的聯繫方式給我,我想和她做朋友。你放心,就是一般朋友,沒別的想法。」

    「哼!」陸一偉冷笑道:「就你那鬼心思,我還不了解你?得了吧,還一般朋友,我和你說真的,這個女人心機重,不是你能降服的。」

    牛福勇已經不能自拔,道:「這你不用管,我自有降服她的辦法,好哥哥,快把聯繫方式給我。」

    「不知道!」陸一偉一本正經道:「你想偷腥,自己想辦法去!」

    牛福勇頗為失望地坐到旁邊的椅子上,腦子裡全是柳蕭蕭的畫面。

    「對了,你找我什麼事?」陸一偉問道。

    牛福勇還沒有緩過神來,一臉迷茫道:「我都不知道找你有啥事了,那女的,床上功夫肯定一級棒,你看那屁股,挺又翹,還大,直接從後面挺進去,我操,太他媽的爽了!」

    「你要沒啥事趕緊滾,我忙著呢。」陸一偉看著滿臉淫笑的牛福勇,無奈地搖搖頭。

    突然,牛福勇爬到陸一偉跟前,在盯著玻璃板下面的一張通訊錄認真看了起來。

    「是不是這個柳什麼?」牛福勇一下子就找到了,不過「蕭」字他不認識。

    陸一偉沒理會,端起茶杯喝了起來。

    「肯定是。」說著,牛福勇掏出手機記下了電話號碼,得意地將手機合上,笑著道:「陸哥,這女人啊,都愛錢,用不了三天,我保證把她搞定!」

    陸一偉認真地道:「福勇,我可警告你啊,弟妹一個人在省城帶著兩孩子,多累啊,你他媽的卻在外面胡搞,小心我和弟妹告你一狀。」

    「告吧。」牛福勇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這男人嘛,有了錢就要懂得享受,她管不了我。」

    自從把妻子和孩子送到省城后,牛福勇更加自由了,吃百家飯,睡百家床,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陸一偉多次勸說,可他不聽,他覺得這樣的生活才是美好的。



    上一頁    下一頁

    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
    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