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7 蓄意代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7 蓄意代發字體大小: A+
     

    小結會開得很短,林海鋒沒有給張志遠彙報的機會,一個人唱獨角戲,簡單總結了幾句,說了一大堆空話套話,會議結束,帶著一幫人浩浩蕩蕩離去。

    送走林海鋒,張志遠有氣無力地鑽進車裡,躺在後座上呼呼大睡。坐在副駕駛室的陸一偉看著心疼,脫下外套小心翼翼給張志遠蓋上。

    一路顛簸,一路思緒。這邊死氣沉沉,而那邊歡聲笑語。楊德榮坐在車裡讓司機將音響開到最大,得意洋洋用手在大腿上打著節奏哼唱著。與張志遠第一次過招,顯然他取得了勝利。

    回到縣城后,張志遠依然在睡覺,陸一偉不忍心叫醒他。讓司機停靠在樓底下,屏住呼吸回想著今天發生的點點滴滴。

    作為旁觀者,陸一偉似乎更能看清背後激蕩的暗戰。林海鋒接二連三改變行程,開會的時候關於張志遠做出的成績隻字未提,卻大肆特講雙廟鎮安全管理做得好,如此有針對性,將張志遠推向了孤立的邊緣。

    張志遠今天是真的累了。到了南陽,無論是打黑除惡,還是打擊私挖濫采,搞企業改制,他從來沒有向上級邀功,更沒有訴苦,一直默默無聞為南陽奉獻著。然而,就是如此賣命的工作,得到的,是上級的冷眼,同僚的排擠,旁人的不解。

    身體累了可以歇一歇,放鬆一下,可心累了呢?

    這時,馬菲菲的電話打到了陸一偉手機上,詢問常委會的事。陸一偉小聲告知,張書記正在小憩,待會再請示。

    「不用請示了!」張志遠突然坐了起來道:「通知所有常委,現在到常委會議室開會!」說完,將身上的衣服狠狠掀開,打開車門邁著沉重的步伐直奔縣委大樓。

    張志遠上了樓,沒有進辦公室,而是徑直去了會議室,一個人緊鎖眉頭,默默地抽著煙。

    陸一偉知道他心情不好,沒有去打擾,將水杯端在跟前,悄悄坐在一旁等候。

    「還要不要人休息了?」楊德榮一嗓子在走廊里回蕩,陸一偉聽到后,忐忑地扭頭看張志遠的表情。張志遠倒也淡定,偏著頭拿著香煙,在煙灰缸里轉著圈將煙灰彈掉。

    楊德榮進來了,看到張志遠后吃了一驚。沒想到他已經坐到了會議室,剛才那一嗓子顯然聽到了。楊德榮站在門口愣怔了下,臉上流露出無所謂的樣子,拿著水杯坐到了自己位置上。

    楊德榮坐定后,從口袋裡掏出煙,抽出一支遞給張志遠。張志遠沒有接,楊德榮尷尬地放在面前,自顧點上了。

    沉默了半天,張志遠不提林海鋒調研的事,而是漫不經心地道:「楊縣長,你說今晚誰會當選呢?」

    楊德榮舉著香煙懸在空中,表情極其複雜。須臾片刻,詭譎一笑道:「這我怎麼能說得來呢,票在其他同志手裡,不好說。」

    「哦。」張志遠又道:「那你希望誰當選呢?」

    「這……」楊德榮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掩飾自己的不安,道:「都可以。」

    「哦。」

    不一會兒,常委們陸續到齊。這一晚,張志遠沒發表任何意見,連主持的權力也交給了馬菲菲,自己作為一個旁觀者冷眼看待。

    氣氛異常的壓抑肅然,每位常委都希望會議快點結束,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種煎熬。如果說張志遠和楊德榮從前是小試牛刀,那今天就各自亮劍,挑明了立場。

    選舉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高博文和徐青山當選,溫國良和肖楊退出。對於這一結果,張志遠沒說什麼,只說了句散會,起身離開上了四樓辦公室。

    張志遠的狀態陸一偉實在不放心,緊隨腳步跟了上去。張志遠剛一進門,就衝到衛生間,哇哇地吐了起來。

    陸一偉手忙腳亂,不知該做些什麼,只好拿著一杯水和毛巾站在身後。看著張志遠如此,陸一偉異常難受。

    嘔吐過後,張志遠緩慢地站了起來,接過水杯簌了下口,又拿起毛巾擦了擦嘴,搖搖晃晃走出門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頭枕到靠背上,閉著眼睛大口喘氣。

    張志遠臉色煞白,嘴唇發紫,身體哆嗦,陸一偉第一反應就認為他感冒了。趕緊從卧室取出毛巾被給蓋上,小聲道:「張書記,您是不是病了?」

    張志遠確實生病了。坐著「鳥籠」從坑下出來的一瞬間,就感覺渾身發冷,再加上一通酒精強灌,更加劇了病情。他有氣無力地搖了搖頭。

    陸一偉壯著膽子摸了下張志遠滾燙的額頭,道:「張書記,您病了,我送您去醫院吧。」

    張志遠依然搖頭。

    陸一偉不能坐視不管,強行將其扶到卧室床上,翻箱倒櫃找了點感冒藥,服侍他喝下。又將毛巾沾濕,輕輕地放到額頭上。

    過了一會兒,張志遠激動的情緒稍微平復下來,閉著眼睛用微弱的語氣道:「一偉,你說我是不是很失敗?」

    陸一偉明白其所指,安慰道:「張書記,您別胡思亂想,您冒著極大風險,頂著巨大壓力艱難地走了過來,遭了多少罪,受了多少苦,別人不知道,我全然看在眼裡。在我心中,您永遠是個成功者!」

    張志遠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睜開眼縫看了眼陸一偉,伸出手在其手背上拍了拍,道:「一偉,只有你最懂我。」

    陸一偉感受到張志遠涼冷的手傳遞的信號,道:「張書記,一年多來,您遭到黑勢力恐嚇,遇到上級打壓,甚至無緣無故將您隔離審查,這麼多風風雨雨都沒見您皺過一下眉頭,今天這點事又算得了什麼。」

    張志遠長嘆了一口氣道:「一偉,你知道一個人最怕的是什麼?不是他人恐嚇,也不是他人不解,怕的就是黑白顛倒,混淆是非。當初郭書記舉薦我到南陽當縣長時和我說過一句話,他說,一萬個人可以不理解你,但你決不能不理解一萬個人。當初,我並不明白這句話的含義,現在我完全懂了。」

    「到南陽時我形影單隻,也曾借郭書記之手愣是把打黑工作干成了。楊德榮也一樣,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借林市長之手來打壓我,我完全能理解。只要他出發點是好的,我絕對舉雙手贊成,就怕他亂搞瞎搞,萬一再出一個水泥廠工程,讓我怎麼和百姓交代?」

    「罷了,罷了,他想建設雙廟鎮,就讓他去吧。」張志遠無奈地搖了搖頭。

    聽完張志遠的話,陸一偉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接茬。道:「張書記,您千萬別怎麼想,一切才剛剛開始。」

    張志遠突然睜大眼睛,將額頭的毛巾扯掉坐了起來道:「對,一切才剛剛開始。」說著,起身走到辦公桌前,道:「一偉,明天你去辦這幾件事。一,將肖楊調到縣委辦,提拔為縣委辦副主任,頂替你的職位,分管秘書科、信息科和督查科。二,鑒於董國平同志身體抱恙,縣委辦暫由杜佳明主持工作。三,你和東森同志秘密擬定安監局和財政局局長人選。我建議肖志雄同志調任財政局,許萬年調任安監局,溫國良調任機關事務管理局,申江虎調任旅遊局,石灣鄉黨委書記暫時空缺。至於你,等我把董國平安頓后,你再回縣委辦。」

    張志遠講話時思路清晰,看得出,這些事他一早就想好了。陸一偉道:「明天我就去落實。」

    遴選副縣長終於塵埃落定。高博文從淘汰的人選最終成為副縣長,而徐青山撿了個大便宜,如願以償。至此,縣政府班子全部配齊。總的來說,在此番較量中,張志遠和楊德榮打了個平手,如果非要講出個誰輸誰贏,楊德榮稍微佔了上風。

    第二天,關於肖楊調任縣委辦的文件下達到安監局。對於這一安排,人們並沒有多少非議,包括楊德榮也沒多說什麼。

    經過公示、組織考察等一系列程序后,高博文和徐青山走馬上任。楊德榮主持召開了政府常務會,對副縣長分工做了調整。高博文分管煤礦企業,安全生產,而徐青山則分管農林牧水,其他副縣長分工不變。

    就在常務會的當天下午,張志遠立即組織召開常委會,由閆東森宣讀任命決定。

    對於張志遠這一安排,楊德榮雖心裡不滿意,沒有過多表露。將許萬年調到安監局,也算張志遠寬容。如果非要揪著賄選一事不放,將其直接免職也不為過。在這點上,楊德榮不敢擔風險保他,到安監局也還不錯。

    肖志雄調到財政局,絕對是個大冷門。都紛紛猜測張志遠的意圖,卻百思不得其解。包括肖志雄本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對此,楊德榮也保持了沉默。覺得肖志雄是個軟蛋,易於控制,且與張志遠以前無多少瓜葛,沒有多少異議。

    至於其他人安排,順理成章。張志遠將本次入圍的人選全部委以重任,除了劣跡斑斑的魏國強。

    一個階段工作的結束不代表妥協,而是各自休整,蓄意代發,更為激烈的鬥爭即將打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