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5 再次變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5 再次變卦字體大小: A+
     

    林海鋒一時興起,不顧他人的阻攔道:「這個這個……我們今天來就是安全檢查嘛,不到生產一線去,怎麼能發現問題呢?走!」說著,大踏步往前走去。其他人見狀,一臉不情願跟了上去。

    這下忙壞了工作人員,因為行程里也沒有這項內容啊,何況雙廟鎮煤礦是臨時新增的點,根本沒有事前準備。另外,從那去找乾淨的工作服呢?

    林海鋒出了這麼一個大難題,也是楊德榮始料未及的。他擺弄著肥胖的身軀指揮著呆如木雞的工作人員,趕緊去尋找工作服。

    於是乎,院子里雞飛狗跳,到處看見慌亂的身影。礦長孟剛更是心急如焚,親自上陣指揮著。經過一番努力,總算找了兩件相對乾淨的工作服。孟剛拿著衣服飛跑過去,楊德榮順手接了過來,雙手捧著跟在林海鋒身後。

    到了工作區,林海鋒進了絞車間,在休息室更換衣服。楊德榮鞍前馬後,蹲在地上為其撐褲腿,穿好后還不忘整理下領口,直誇林海鋒簡直是衣架子,穿什麼都好看。

    新工作服只有兩件,另一件給了蘇啟明。其他人可就沒福氣了,只能穿工人們洗過的衣服。儘管洗過了,但依然散發著濃重的汗味以及雜七雜八的味道。其他領導一臉嫌棄,幾乎是捂著鼻子穿好的。

    張志遠到沒那麼秀氣,在陸一偉的幫襯下,麻溜地換好衣服,站在一旁陪著林海鋒抽煙,等候其他人。

    就在陸一偉幫張志遠換衣服時,林海鋒發現了其身影,目不轉睛地盯著查看一舉一動。看到長相標緻且動作利落的陸一偉時,眼前一亮,頗為欣賞這個年輕人。

    與張志遠攀談時,林海鋒特意指著站在遠處的陸一偉問道:「這個小夥子是你的秘書?」

    張志遠搖頭道:「不是,他目前的職務的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這兩天比較忙,我臨時借用過來。」

    「叫什麼名字?」

    「陸一偉。」

    「陸一偉?他就是陸一偉?」林海鋒突然加重語氣道。

    張志遠不知其中個由,點頭道:「對,林市長認識?」

    林海鋒立馬整理妝容,抽了口煙搖頭道:「不認識,不過有印象,記不得在那裡聽到過這個名字,小夥子挺精神的,不錯!」

    「我把他叫過來?」張志遠見林海鋒喜歡,給陸一偉爭取每次與領導接觸的機會。

    「不必啦!」林海鋒身子一轉,目光看向遠處。

    其他領導依然磨磨蹭蹭的,林海鋒有些不高興了,將煙頭丟到地上踩滅后,道:「不等了,我們先下去。」

    絞車是那種最原始的絞車,懸挂在鋼絲繩上,車體極其簡陋,用鋼管焊接成類似鳥籠,留了個小門供人進出。「鳥籠」空間狹小,僅能容納七八個人。

    林海鋒進去后,張志遠和楊德榮也跟了進去。其他領導緊隨其後擠了進去,塞了個滿滿當當。

    這時,市政府秘書長潘岳衡發現了問題,沒有媒體記者的位置了。要知道,一市之長親自到生產一線調研,這是多麼貼近群眾具有社會效應的新聞啊,要是不把這生動感人的畫面捕捉到,那這次調研就沒多少意義和價值了。可「鳥籠」里塞滿了人,讓誰下來也不合適啊。尤其是其他副市長,能在照片上或電視畫面里留個背影,也算不枉此行。

    林海鋒也特別注重新聞宣傳,等待潘岳衡的安排。最後,潘岳衡和另一名副市長下來,才算讓把記者塞了進去。

    地面距離開採區很遠,林海鋒一開始還興緻勃勃,可越往裡面走,就有些後悔了。尤其是嗖嗖地冷風,直往脖子里灌,加上坑內隔好長一段時間才有一個微弱的發光體,很是陰森。

    另外,「鳥籠」在行駛中左右搖晃,搖搖欲墜,給人感覺指不定那會就掉下去了。上空隨處可見凸出來的石塊和煤塊,下沉時直面撲來,嚇得林海鋒出一身冷汗。

    終於到了開採面。林海鋒走出「鳥籠」後腿都發軟,強忍著裝腔作勢,等記者一通狂拍后,一刻也不停留返回了地面。

    張志遠雖不懂煤礦生產,但到了坑內發現了不少安全隱患。比如,纏繞在地上的電纜線竟然有介面,工人操作直接用撬棍敲擊,甚至他還在工作面發現了煙頭,讓他出了一身冷汗。好在工作面淺,通風也比較良好,要不然這可是致命的導火索啊。

    林海鋒自然沒發現這些安全隱患,他下來是擺拍了,那顧得上查看這些細小末節的東西。另外,他不見得懂這些。

    回到地面,感覺重生一般。能夠想象到煤礦工人在地底下工作八小時是多麼煎熬,簡直是與死神展開爭奪戰,每次見到陽光后,心裡總會莫名的踏實,又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簡單洗漱后,林海鋒又容光煥發。張志遠見時間不早了,提議道:「林市長,時間不早了,您也勞累了,要不我們回縣城吃飯吧。」

    林海鋒一臉茫然,回頭看著楊德榮道:「你不是在礦上安排的飯嗎?」

    楊德榮意味深長地看了張志遠一眼,點頭道:「孟剛已經安排好了,您這邊請。」

    林海鋒帶領著一幫人往辦公區走去,張志遠心情極其不爽,無奈,只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而此時,老兵漁港還在為市長的到來緊張忙碌著。

    孟剛果然是搞公關的高手,別看外面黑漆麻黑的,辦公樓修建的富麗堂皇,一點都不次於市里的任何一家單位。尤其是餐廳,裝潢高檔精緻,餐桌餐具精美,地上鋪著地毯,兩側懸挂名家詩詞,不知道的還以為進了某家星級酒店了。

    林海鋒落座后,先點了根煙壓驚。這時,市政府秘書長潘岳衡上前詢問下午的行程。

    按照行程,還有兩個觀摩點,觀摩結束後有個小結會,定在縣委大會議室召開。這會兒,林海鋒又變卦了,道:「這個這個……其他兩個點我就不看了,時間來不及了,下次吧。另外,小結會就在這裡召開吧。」

    張志遠心裡早就壓著一肚子火,林海鋒再次變卦,心裡更加不爽。如此一來,他這不是白忙活了嘛。可人家是領導,作為下屬的只有執行的份。

    林海鋒側身問一旁的張志遠:「從這裡距離縣城還有多遠?」

    張志遠以為林海鋒又要變卦,心裡稍微舒暢了些,道:「大概20多分鐘,如果開得快些,十多分鐘就到了。」

    「哦。」林海鋒若有所思道:「我很久沒到南陽了,這次是個機會,這樣吧,你讓其他常委同志也過來一同吃個飯。」

    張志遠倍感失落,咬牙點頭起身安排去了。

    市長召喚,其他常委哪敢怠慢,沒過多久,各路人馬都紛紛趕來了。

    常委們走過來一一和林海鋒握手,林海鋒不停地點頭,嘴裡念叨著「好,好……」

    宴席正式開始,身著精緻旗袍的服務員面帶微笑端著菜陸續上桌,幾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服務員若隱若現的大腿來回掃射,林海鋒更是如此,眼珠子都快翻出來了,遠比桌子上的美餐更具誘惑。

    這時,楊德榮側身小聲嘀咕:「為了迎接您,孟剛專門從省城請來的服務員。」

    林海鋒眉頭舒展,頜首點頭道:「好,好……」

    官場的餐桌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菜品五花八門,飛禽走獸,無所不能。吃法變幻多端,烹蒸炒炸煮,樣樣精緻,道道美味。好比一個非常普通的土豆,國人可創造出幾十種做法,而西方人只會炸薯條。不得不說,中華民族在某些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無酒不成席,自然將酒文化與吃文化有機結合。不管是吃,還是酒,不過是宴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融入某種情感。用時髦的一個詞,那就是情懷。

    如果把吃比作聯絡情感的載體,那喝酒就是增進情感的重要工具,杯起杯落,觥籌交錯,更像是人與人在戰場上角逐博弈,不在乎輸贏,在乎眼神之間碰撞出的微妙變化,唇齒之間流露出的箴言彈詞。

    一桌子豐盛的菜肴,看得出孟剛是下了一番功夫。林海鋒夾著吃了幾道菜,直誇廚藝了得,讓站在一旁斟酒的孟剛眉開眼笑。

    接下來展開拼酒車輪戰。今天南陽縣作為主場,張志遠率先起身敬酒,沒想到林海鋒將其摁倒椅子上道:「這個這個……都是自家人,今天我們就不要那麼多規矩,我和先大夥喝一圈。」說著,與張志遠碰杯道:「志遠啊,作為全市最年輕的縣委書記,你身上的擔子不輕啊。我不多說什麼,只希望你能夠講政治,講原則,講團結,與其他同志擰成一股勁,一道把南陽建設的更加美好,來,喝了!」

    林海鋒看似簡單的話,背後卻隱藏著巨大玄機。如果把他的「三講」闡開說,體現得是對張志遠的不信任,不滿意,不認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