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1 戀戀不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81 戀戀不捨字體大小: A+
     

    張志遠連忙道:「暫時定在北河鎮工業園區和百泰煤業,蘇市長您看怎麼樣?」

    蘇啟明一顆心落地,道:「這兩個點好啊,尤其是百泰煤業,省委黃書記都讚譽你改製得非常成功,很好!」

    張志遠附和道:「這都是蘇市長的功勞,要不是您坐鎮指揮和大力支持,百泰煤業也不會有今天啊。」

    聽到張志遠這句話,蘇啟明心裡極其舒服,笑呵呵地道:「志遠啊,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以後到了北州,要多走動,有什麼困難和難題,直接找我,我能辦到的,絕對在政策範圍內適當傾斜,好吧?」

    「多謝蘇市長抬愛,以後還希望您多關心南陽發展,南陽的發展離不開您的支持。」張志遠道。

    「好好好,我手頭還有點其他事,等明天見面了,咱倆再好好聊。」

    掛掉電話,張志遠冥想了一會,又拿起電話打給了陸一偉:「現在到我辦公室來。」

    此時已是下午六點,陸一偉剛下班回到家中,還沒來得及換鞋,接到張志遠電話又匆匆趕回縣委大院。

    陸一偉進來后,張志遠直截了當道:「明天林市長要來檢查煤礦安全,我思來想去,彙報材料還是由你來寫,畢竟你參與了北河鎮工業園區的建設和百泰煤業的改制。有一點,材料要拔高,思想要升華,要上升到市委市政府上來,特別要體現市政府對我縣工作的支持和關心。另外,談企業改制時,關於我要少說,最好一筆帶過不要大肆渲染,要把蘇市長凸顯出來。還有,在談下一步工作時,二寶煤礦和水泥廠建設一字也不要提,聽明白了吧?」

    陸一偉思路跟不上張志遠,聽得一頭霧水。不過張志遠如此急切,他能感覺到這事的嚴重性。道:「好,我現在馬上去準備。」

    張志遠不放心地道:「嚴格地說,林市長這是第一次正兒八經到南陽調研,至少是在我到南陽后,所以,材料一定要謙虛,切不可大喊邀功,大談成績,放低姿態陳述事實就行了。談問題和不足時,可以一筆帶過也可以不談,重點還是圍繞市委市政府的決策鋪排,你好好琢磨琢磨吧。寫好后,不必給我看,明天開座談會前給我就行了。」對陸一偉,張志遠還是放心的。

    不知為什麼,陸一偉突然莫名地緊張起來。以前領導下來調研,他都沒有如此緊張。是張志遠營造的氣氛過於緊張,還是想起夏瑾和乘坐林海鋒的車時談笑風生的場景?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陸一偉憂心忡忡地來到秘書科。

    石曉曼看到陸一偉進來后,倏地起身道:「一偉,你來了啊。」

    陸一偉這才看到石曉曼,他環顧一周道:「怎麼就你一個人,其他人都下班了?」

    石曉曼道:「杜主任安排其他人都去礦上準備材料了,我還在修改馬書記明天下午的講話,一會她要看。」

    「哦。」聽到杜佳明取代董國平操持事務,陸一偉心裡或多或少有些波瀾。他找了台電腦坐了下來,想起了什麼,掏出手機打起了電話:「喂,瑾和,今晚我可能要晚點回去,要是等不及我,你就先休息……」

    石曉曼靠在一側,眼神直勾勾地盯著陸一偉,心裡五味雜陳。

    石曉曼離婚後,失望過,失落過,絕望過,不知道未來將走向何處,不知生活如何繼續。然而,陸一偉的身影如同揮之不去的秋風,深深地印刻在她腦海里。

    她記不清陸一偉是什麼時候闖入自己生活的,是在北河鎮,還是在那個溫馨的午後?不管什麼時候,陸一偉成了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哪怕僅僅是思念,也覺得異常幸福。

    當她聽到與夏瑾和「分手」后,似乎有了盼頭,對生活又燃起了激情。於是,她費盡周折搬到了審計局家屬院,目的就是每天能看到陸一偉。就在那一晚,她甚至在酒里做了文章,希望能把心愛的男人留下來,轟轟烈烈再來一次。可陸一偉真正躺在床上時,她退卻了,甚至害怕恐懼。她怕背負不守婦道的罪名,背負搶奪她人丈夫的罵名,默默地凝望了一夜。

    一切又來得那麼突然。就在她對未來充滿激情充滿希冀時,夏瑾和悄無聲息地出現了,硬生生地把陸一偉奪走了。那一天,她關在家中喝得醉醺醺的,哭了整整一天。可是,再怎麼努力也奪不回來了。畢竟,夏瑾和比自己優秀,比自己年輕,比自己漂亮,何德何能與她競爭呢?可她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把陸一偉放走,一定要把陸一偉奪回來!

    「想什麼呢?」陸一偉看著失神的石曉曼,擺了擺手問道。對於陸一偉來說,他完全沒往那方面想,一直把石曉曼當同事看,僅此而已。

    都說男人是多情的動物,只要看到傾慕的異性總會釋放荷爾蒙來吸引對方。陸一偉算是荷爾蒙旺盛的那一種,身邊從不缺乏異性的愛慕。吸引異性的不僅是外貌,還是他一不小心做出的細小之事。

    假如說,石曉曼當初崴腳后,陸一偉只是簡單關心一下,也不會又後來。可他沒有,細心地照料讓沒有體會過男人關愛的石曉曼心一下子就軟了。那次,完全不會擦出什麼火花。調回縣裡后,陸一偉把石曉曼也調了回來,現在又調到縣委辦。對於他來說,是出於對同事的關心,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可對於石曉曼來說,這分明是某種信號。

    石曉曼身子晃動了一下,趕緊把慌亂的眼神收回來道:「沒想什麼。對了,晚上我也要加班,晚飯還是吃泡麵?」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我現在還不餓,待會再說。你要餓了,先去食堂吃點,我得趕緊弄材料了。」說著,眼睛盯著屏幕,腦子快速構思彙報材料。

    「哦,我也不餓。」說著,給陸一偉倒了一杯水,端了過去。陸一偉笑著點點頭,緊繃著臉敲下了幾個字。

    寫材料,尤其是寫官樣文章,絕對是個技術活。既要將領導的精神和意圖寫進去,還要妙筆生花有出彩。後者對於大多數秘書並不難,就算沒一點基礎,經過幾年鍛煉可以後天練成,難就難在前者了。如果你平時不留心,不去觀察和揣摩領導的意圖,就算你綉著花寫,在領導面前也是狗屁不如。

    好比說,有的領導喜歡用短句,有的喜歡引用典故,有的喜歡長篇大論,有的喜歡直奔主題,沒有幾年的磨合,絕對得不到領導的認可。

    張志遠本身文化程度高,又是搞技術出身,從來不喜歡大肆吹捧,長篇大論,更喜歡簡潔明快,直截了當,伺候這樣的領導更不易。內容簡短,還要把中心思想表達清楚,沒有高度的概括和歸納能力,這份差事是絕對拿不下來的。

    陸一偉與張志遠相處時間不過一年多一點,很多重要的講話都出自於他手。不是說陸一偉寫得有多好,關鍵是能抓住要害,領會意圖,這就是他的成功所在。

    俗話說,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在官場,學會講官話,馳騁官場達天下。

    晚上十點,陸一偉還在噼里啪啦地敲著鍵盤。石曉曼早已完成了手頭的工作,想著能與陸一偉獨處,裝模作樣地看著文稿,時不時回頭瞟一眼眉頭緊蹙,騰雲駕霧的陸一偉。

    十一點,陸一偉敲下最後一個句號后,長長出了一口氣,舉起雙臂伸了下懶腰。石曉曼見狀,激動地站起來道:「寫完了?」

    陸一偉這時才發現石曉曼的存在,瞪大眼睛道:「你怎麼還在這兒?還沒寫完?」

    石曉曼撒謊道:「我也是剛剛寫完,你呢?」

    陸一偉拿起桌子上的空煙盒搖晃了下,揉成一團丟進煙灰缸道:「總算完成了,待會我列印一份,回家再修改修改,哎,這差事真不好乾哪!」

    石曉曼留心陸一偉的每一個動作。她回頭從抽屜里取出一包煙遞給陸一偉笑著道:「可不是嘛,我現在看到電腦就頭疼,何況我是半路出家,不像你,正兒八經的科班出身。」

    陸一偉接過石曉曼遞過來的中華煙,好奇地道:「你也抽煙?」

    石曉曼搖搖頭道:「我不抽,前兩天跟著蘇書記下鄉時別人給的。」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嘿嘿!」陸一偉麻利地打開包裝,抽出一根點上。

    看到陸一偉迷人的笑容,石曉曼心醉了,更加激發她的佔有慾。

    「好咯!」陸一偉拿著列印稿裝到身上,回頭對石曉曼道:「走,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還騎著自行車!」石曉曼口是心非道。

    「這麼晚了,黑燈瞎火的,一個女人家也不安全啊,走吧!」陸一偉拉了一把,儘管沒接觸到皮膚,石曉曼的臉噌地一下子就紅了。

    路上,兩人一句話也沒說。到了審計局家屬院后,石曉曼見陸一偉不下車,問道:「你不回家嗎?」

    「哦,我回我爸媽那裡。」

    「哦。」

    「你快進去吧,我用車燈照著你。」

    每一處細微關懷,都讓石曉曼感動一下。她在溫暖的燈光下,戀戀不捨地走到樓梯口,回頭微笑著和陸一偉揮手再見。直到陸一偉的車消失得無影無蹤,她依然踮腳觀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