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8 咎由自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8 咎由自取字體大小: A+
     

    許萬年一個踉蹌從椅子上坐了起來,指著馬菲菲道:「馬書記,你可不能血口噴人啊。」說著,走到辦公桌前伸手去拿舉報信,馬菲菲眼疾手快,一隻手摁倒信上,用女性特有的憤怒眼神望著許萬年道:「許局長,你這是幹什麼?」

    許萬年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挑釁馬菲菲。他把手收回來,略顯委屈地道:「馬書記,我不服。您也知道,我此次競選副縣長,有多少人心存不滿,巴不得看我的笑話。他們這樣對我,難道您也這樣對我?」

    看著許萬年臉不紅心不跳,馬菲菲將舉報信塞進抽屜里道:「許萬年同志,我到南陽不過一個多月時間,對南陽官場的人和事還不完全了解,也不至於和誰有仇有怨。但我作為此次遴選副縣長主要負責人,對整個遴選過程要負全責,更不存在厚此薄彼。不過,對出現的問題我不能坐視不管,而且要一查到底,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許萬年繼續狡辯,道:「馬書記,我知道您為人正派,行事公正,可你不能聽信小人之言啊。到底是誰舉報的我,告訴我,我要和他當面對峙。」

    「你覺得有意義嗎?」馬菲菲臉色一變,道:「既然你死不承認,那好,我來告訴你。此次選舉中,你利用職務之便,挪用82萬扶貧款用來賄選,是事實嗎?」

    許萬年心裡早已慄慄驚顫,沒想到自己悄無聲息做下的事,馬菲菲竟然已全盤掌握。到底是誰,如此不擇手段陷害自己?

    許萬年心裡不安,表面依然若無其事,但說話的語調明顯發生變化,道:「馬書記,你說話可要有根據,這樣誣陷我有些不厚道吧?」

    馬菲菲早已準備,道:「你不承認沒關係,就在此時,審計局已經到了財政局對今年的扶貧款收支情況進行審計,我想,還是用事實說話吧。」

    許萬年驚呆了,斷然沒想到馬菲菲來這一手。他後退幾步,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道:「馬書記,您不能這麼做。」說著,走到門口試圖打開門,開了半天,大門紋絲不動,牢牢地關合著。

    「這是什麼意思?」許萬年意識到不對勁了,神色緊張起來。

    這時,紀委書記廖閔元,組織部長閆東森從裡屋走了出來。閆東森手裡拿著一份文件,瞟了許萬年一眼,拿起宣讀起來:「接群眾舉報,經縣紀委查明,許萬年同志在此次競選中間有賄選嫌疑,經遴選副縣長領導組決定,取消許萬年同志候選人資格,接受有關部門調查,特此通知。」

    閆東森宣讀完畢,許萬年似乎明白了什麼。他顫抖著手如點數般指著幾人道:「哦,我知道了,這是張志遠在背後搞的鬼,想用此拙劣的辦法打倒我,門都沒有!」

    閆東森背起雙手,向前一步,如鐵塔般站在那裡,用鋒利的眼神望著許萬年道:「許萬年同志,別武斷臆想,更別妄自揣測,這事完全是你咎由自取,玩火自焚。如果你態度誠懇,我們願意和你繼續往下談。如果不老實不交代,那我們也無能為力。」

    許萬年如同困獸般驚恐地望著幾人,萬萬沒想到會來這一手。他指著廖閔元道:「廖書記,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廖閔元自從劉克成走後,再加上曲廣平的妻子大鬧一場,為人做事低調了不少,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守住一畝三分地,積極上下活動,希望早日調離這個是非之地。本來原市委書記田春秋已經答應請求,可誰想到他緊急調離,以至於這事擱置下來。

    此次遴選副縣長,許萬年登門拜訪了廖閔元。廖閔元當起了和事老,誰也不得罪。許萬年來了他答應,高博文來了他也欣然答應。直到與張志遠前晚談話后,他改變了主意。

    廖閔元一副茫然的臉色,道:「萬年同志,我一直認為你是個不錯的同志,可這次你做得確實過了。接到群眾舉報,我還不相信,可又不能坐視不管,這一查竟然查出了問題,很是讓我失望啊。」

    完了!看來這次是逃不過此劫了。許萬年慌忙從衣袋裡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馬菲菲提醒道:「這個時候打電話,一切都已經晚了。外面也不受你掌控,希望不要做無謂的舉動,沒用的。」

    聽到馬菲菲如是說,許萬年變得煩躁不安起來,抓起手機重重地摔倒地上還不解恨,又跑過去用腳踩了個稀巴爛,才算作罷。

    許萬年已經完全被激怒了,他猛然回頭,眼球充血,布滿血絲,面部扭曲,嘴唇發抖,指著馬菲菲道:「你們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我現在要見張志遠。」

    馬菲菲冷言道:「張書記是不會見你的。如果你誠懇交代,或許會給你一條出路。如果你一味地野蠻行徑,誰都救不了你。」

    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馬菲菲伸手接了起來,連續幾個「嗯」后,掛掉電話對許萬年道:「事情已經查明了,現在你可以走了。」

    現在讓許萬年走,可他賴著不走了。他快步走上前道:「你們不能這麼對我,這不公平!我承認賄選了,但絕對沒有挪用公款。此外,難道只有我一人如此操作嗎?你們怎麼不去查查高博文,他比我還瘋狂。」

    許萬年終於在憤怒之餘承認了自己賄選,讓在場的人都鬆了口氣。馬菲菲道:「你承認就好,是不是挪用公款我們會查明,給你一個公道。至於你說高博文賄選,我們沒接到相關方面的舉報,不過,我們會對整個選舉過程,對每一位候選人進行全面徹查。如果發現,一定會嚴懲不貸。」

    許萬年突然軟癱在地上,扶著桌子喃喃地道:「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我?」

    閆東森見許萬年服軟了,語氣也軟了下來,道:「萬年同志,你在南陽官場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你要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做下的事,已經觸犯到法律。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也不會有今天的談話了。張書記對你還是比較信任的,希望你積極配合我們調查,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許萬年抬起頭突然問道:「那我候選人的資格還能保住嗎?」

    馬菲菲冷笑道:「你覺得可能嗎?」

    閆東森將許萬年扶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道:「賄選一事,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扶貧款的虧空,這事絕非小事,希望你儘快把這個窟窿補上。你放心,今天發生的事,不會對外聲張,希望你好自為之。」

    許萬年踉踉蹌蹌出去后,張志遠從裡屋緩慢走了出來。馬菲菲主動讓座,坐到一邊的沙發上。

    張志遠一臉凝重,良久后道:「發生這樣的事,是我不願意看到的。要是傳到市委領導耳朵里,咱們幾個都逃不了責任。好在發現及時,還來得及補救。但是,我們要注意處理方式方法,不能張揚,必須低調。完了讓許萬年主動提出申請退出。」

    發生這樣的事,作為主要負責人馬菲菲臉上也掛不住,她道:「許萬年退出后,要遞補嗎?」

    張志遠意味深長地看了馬菲菲一眼,道:「該遞補遞補,不必經過我。另外,這項工作拖得時間太長,最後一次常委會就定在這個周五吧。」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其他幾人面面相覷,保持沉默。

    當天下午,許萬年向縣遴選副縣長領導組提出退出申請,晚上,張志遠臨時組織召開常委會,專題研究許萬年一事。

    對於縣長楊德榮來說,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太詭異了,完全被整懵了,就是到現在為止,他了解都不夠全面。張志遠在處理這件事上,居然事先沒和自己商量,更別說通氣了,惹得他一肚子不快。可又有什麼辦法,誰讓人家是一把手。但這件事,他絕對不會就此罷休!

    9個常委,2個請假,不影響開會。張志遠道:「許萬年同志因個人原因,向縣遴選副縣長領導組提出申請,決定提出競選。對此,領導組緊急召開會議研究磋商,經徵求本人意見,同意許萬年提出的請求。根據實施方案,對因病因事退出的,採取遞補方式。大家有什麼意見?」

    楊德榮率先開炮,一副極不情願的表情道:「既然領導組能定的事,幹嘛興師動眾的上常委會?另外,我作為領導組的副組長,為什麼我居然不知道?還有,許萬年同志退出是主動的,還是被迫的,這得有個說法啊。」

    楊德榮公然與張志遠叫板,這是第一次。張志遠不懼,逐個回答楊德榮的問題,道:「按照相關規定,對涉及重大事項必須上常委會研究討論通過。今天召開領導組會議時,楊縣長在市裡開會,原本說等你回來再說,可事情比較緊急,在符合法定人數的情況下召開了會議。還有,許萬年同志是主動提出退出的,如果楊縣長對此有所懷疑,可單獨與許萬年同志座談。等得出結果后,我們再來召開常委會,你看行不?」

    張志遠的態度讓在場的常委都吃了一驚,這完全不是從前的張志遠啊。以前,張志遠說話辦事還和大家商量著來,怎麼突然就變得強硬起來,簡直刮目相看。同樣吃驚的還有楊德榮,他斷然不相信張志遠會在這種場合讓自己下不了台,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
    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