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6 結為同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6 結為同盟字體大小: A+
     

    南陽縣遴選副縣長工作並沒有因為陸一偉糟事纏身而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幾位候選人使出渾身解數,拿出看家本領,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

    按照規則,第三輪進入黨代表和人代表無記名投票環節,進行六進四淘汰。這與公務員考試模式完全不同,不僅增加了難度,也間接地為候選人提供了自由發揮空間。

    這一環節,體現得更多的是民主。每一位黨代表和人代表手中都有神聖的一票,投給誰完全遵照自己意願,但真的如此嗎?

    從上兩輪累計得分情況看,縣委辦主任董國平以絕對分數高居榜首,安監局局長高博文在常委會投票環節逆襲,一下子躍居第二,成為本次副縣長候選人最大一匹黑馬。許萬年相對平穩,暫居第三,肖楊名列第四,徐青山和溫國良緊追其後,分值與第一名相差甚多。

    第三輪依然採用積分制方式,按照得票多少進行比例量化測算,累計到原有的分值上排名淘汰。這樣一來,要想逆襲,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拿徐青山來講吧,得分還不到100分,與董國平相差30多分,就算奮力追趕,也不可能超過,除非奇迹發生。徐青山本已放棄了,但好友趙東升卻為其加油鼓勁,拿著名單分析起戰況。

    趙東升看著焉了吧唧的徐青山道:「老徐,你怎麼要拿董國平比較,卻忽略了剩下的幾個人呢。」

    徐青山半靠在沙發上,有氣無力地道:「就算不拿董國平比較,其他人我也競爭不過啊。高博文和許萬年都是搞公關的高手,人家活動有的是人脈和經費,可我呢,剛剛從鄉鎮上來,要關係沒關係,要錢沒錢,怎麼能和他們抗衡?再說突然冒出來的肖楊,我聽說張書記特別看好他,在常委會投票環節好幾個常委都把票投給了他,我這胳膊能擰得過大腿嗎?再看溫國良,我們倆同為鄉鎮幹部,半斤八兩,勢均力敵,估計這次就淘汰我二人了,罷了,罷了,不爭也罷。有那力氣還不如多享享清福,我主動退出算了。」

    縣紀委副書記趙東升與徐青山在劉克成時代同遭打壓,以至於一直原地踏步。趙東升這次未能入圍,徐青山卻入圍了,他當然希望徐青山能一舉成功,這樣,對自己也是好事啊。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徐青山看不清其中的門道,趙東升卻看出了其中端倪。

    趙東升道:「老徐,你說的沒錯,董國平拋開不說,重點就說說剩下的幾個人。如今形勢看來,董國平進副縣長是毫無懸念了,那就剩下一個名額了。一個名額,高博文和許萬年會鬆口嗎?絕對不會。要我說,別看他倆平時穿一條褲子,好的不得了,到了這個時候絕對是你死我活,互不給對方出路。他們兩個爭,必有一方會敗,那誰會勝出呢?」

    聽到此,徐青山緩慢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認真聽著趙東升分析。

    趙東升繼續道:「要知道,這次兩代表投票還要求必須過半數,如果他倆勢力相當,相互損耗,就會出現另一種結果,都不過半數。這意味著什麼?他倆都不能順利晉級。如果你能漁翁得利,這不兩全其美的好事嘛!」

    徐青山被趙東升縝密的思維驚呆了,他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些,道:「老趙,你確定他倆會展開廝殺嗎?」

    趙東升神秘一笑道:「憑對他倆的了解,你覺得不會嗎?」

    「那萬一不會呢?」

    趙東升道:「接下來說說我的計策。目前的處境看,對於你和溫國良十分不利。如果搞不好,淘汰的就是你倆了。但是,你倆不能坐以待斃,必須主動出擊,才有一線希望。要我說,你們倆接下來必須抱團,聯合起來對抗高博文和許萬年。」

    「聯合?你不是開玩笑吧?」徐青山對趙東升計策不理解。

    趙東升露出陰險的笑容道:「我剛才說了,票數不過半無效,你們倆手中有獨特的資源,那就是基層黨代表和人代表,這個群體相當大啊。要是能將這部分緊緊抓住,哪怕你們過不了半,他們也甭打算過半,你聽明白了嗎?」

    徐青山瞪大眼睛道:「這就是你的策略?」

    趙東升道:「到了這個時候,你就別想著哪個手段是高尚的,哪個是卑鄙的,只要達到目的就行。」

    「都過不了半那怎麼辦?」徐青山問道。

    趙東升嘿嘿一笑道:「我不是讓你和溫國良聯合嘛,先把肖楊干下來再說。」

    徐青山越聽越糊塗了,道:「老趙,你這出得什麼鬼主意啊,我怎麼聽不明白了呢?」

    趙東升突然臉色一變道:「張書記雖支持肖楊,但這小子是冷不丁冒出來的,群眾基礎肯定不行。就算上頭用權力施壓,可選票在別人手裡,張書記總不能明著賄選吧,絕對不可能。不僅你們想幹掉肖楊,就連他們幾個也會這麼做。一旦成功,你掉過頭再把溫國良幹掉!」

    聽到此,徐青山差點從沙發上滾落下來,沒想到趙東升如此腹黑,這樣做未免卑劣了些。可想著副縣長那個誘惑的位子,徐青山心動了。

    趙東升遠遠低估了許萬年和高博文的能力,這不二人也聚在一起商量的對策。不過雙方在某一點上想法高度一致,那就是董國平肯定進,肖楊必須出。

    許萬年道:「博文,下一輪是六進四,雖然咱倆避免不了兵刃相見,但這一環節必須合作,先把徐青山他們擠出去再說,你覺得呢?」

    高博文腦子轉得特別快,道:「你打算怎麼做呢?」

    許萬年道:「活動的時候咱倆捆綁在一起,有你就有我,你看行不?」

    高博文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笑著道:「好啊,我看這辦法不錯。」

    「那咱就這麼說定了,就這麼做!」

    「一言為定。」

    然而,這個同盟關係只是維繫在檯面上,私底下各有各的小九九。高博文認為,他和許萬年的實力相當,就算這一輪一同進入,那下一輪呢?說不定就把自己給拉下水了。所以,在這一輪就必須把許萬年排擠出去,拉進來個墊背的,這樣在最後衝刺階段才有勝算。

    高博文如此想,許萬年也是這樣想。這不,剛剛和高博文結成「同盟」,轉眼就聯繫溫國良去了。

    溫國良在候選人里算是最弱的,既沒有上級支持,又沒有龐大的關係網,所以結果一出來后他就放棄了。他放棄有人不放棄,這不徐青山前腳剛走,許萬年又來了。

    許萬年沒那麼多客套,直截了當道:「老溫,我不和你說那麼多冠冕堂皇的話,此次競選你也看出來了,你的處境非常尷尬。不是打擊你,和我競爭,你肯定競爭不過我。不過在這個時候,我需要老弟你幫忙。」

    儘管許萬年說的是實話,但話有些不中聽。溫國良強顏歡笑道:「許局長打算讓我怎麼幫啊?」

    「你我一同進,你看怎麼樣?」

    剛才徐青山說,兩人聯合對付他倆,現在許萬年拉他一起進,遠比徐青山有誘惑力。道:「怎麼一同進?」

    許萬年道:「這你不用管,我來操作。但你在私底下活動的時候,票上填你和我,怎麼樣?」

    溫國良知道許萬年不懷好意,但自己真能進入下一輪,何樂而不為呢。他思量再三,同意和許萬年結成「同盟」。

    許萬年剛走,高博文也登上了溫國良的家門。這次,高博文直接讓溫國良放棄競選,讓其替自己活動。溫國良不是傻子,冷笑道:「我憑什麼幫你跑票?」

    高博文道:「老溫,我就實話實說吧,你這次肯定競選不上,與其這樣,還不如扶老弟一把。不過,我不會讓你白幫,如果我競選成功,安監局局長那個位子我會給你留著。」

    這個誘惑力也非常強大,高博文說得也有一定道理,選不上能撈個安監局局長的位子也不錯啊。可高博文的話能信嗎?

    高博文見溫國良在猶豫,打消顧慮道:「這事我已經和楊縣長打過招呼了,你要不相信,改天一同見見楊縣長,把這事給敲定下來,怎麼樣?」

    溫國良是現實主義者,他明知道許萬年給得是空頭支票,遠沒有高博文來得實在。於是,他又在短時間內第三次倒戈,與高博文結成「同盟」。

    可這「同盟」關係真的牢固嗎?不到上戰場時誰都不能相信。於是乎,除了董國平和肖楊外,其他四人相互結成「同盟」私底下卻各有各的主意,拼勁全力各顯身手,在抵達頂峰前做最後的衝刺。

    前階段,各方都相互拼人脈關係,快到臨近選舉的日子,開始使出各自本領拉票。

    高博文背後有雙廟煤礦礦長孟剛支持,這位老兄在常委會投票環節放了大血,在這個環節也絕不會吝嗇,畢竟把高博文扶上去,對自己也有好處。他許諾投高博文票的兩代表,只要投票,每人200元。此招一出,許萬年急了,他哄抬市場物價,允諾投自己票的,每人300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