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4 不復相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4 不復相見字體大小: A+
     

    「你……」王建國被噎得說不上話來,氣急敗壞地道:「羅志清,我告訴你,你最好識相點,不該你管的別狗拿耗子,惹急了我,老子一併把你給處置咯。」

    羅志清鼻腔里哼了一聲道:「悉聽尊便。」然後對著民警道:「帶走!」

    王建國見硬的不行,耍起了無賴。跑到大門口一站,大聲吼道:「要想出去,請從我身上過去。」

    羅志清老公安了,對這種事見怪不怪,下達命令強行讓民警衝出去。這時,躺在地上的婦女一下子站了起來,飛奔到羅志清跟前,對準肩膀狠狠地咬了一口。

    王建國人品不咋地,再加上個潑婦老婆,還有個地痞無賴兒子,簡直是絕配。一家人的行徑在古川縣是出了名的,可誰讓人家當官的,群眾有怨氣,敢怒不敢言。

    羅志清被咬了一口,心底的火氣一下子冒了起來。再次下達命令,全部帶走。

    「媽……」就在這時,屋裡傳來撕心裂肺的喊叫聲。

    陸一偉回頭一把推開房門沖了進去,只見夏瑾和拚命搖晃著夏母哭泣,而夏母直挺挺地躺在那裡……

    時間靜止了,出奇地安靜。院子里的人都直愣愣地站在那裡,睜大眼睛豎起耳朵聽著屋裡的動靜,可這一切都挽不回夏母的生命……

    「傻愣著幹什麼,趕緊送醫院!」羅志清進屋看到此情此景,催促陸一偉。

    陸一偉這才反應過來,彎下腰抱起夏母就往門外沖,可一切都晚了……

    原本氣焰囂張的王建國這會焉了,他妻子眼疾手快,趕緊催促其他人收場,可就在往門外走時,被圍觀的群眾死死堵住,個個情緒激動。

    事情超出了預期,羅志清當機立斷,將人全部帶回公安局。

    羅志清帶人抓人,是他自作主張。如今又牽扯一條命案,給原本複雜的案情蒙上了厚厚的雪。

    夏母送到醫院后,醫生簡單檢查了下就直接下了判決書,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通過詢問病史,初步判斷受了極大刺激致使血壓升高,突發心肌梗塞致死。但因牽扯到官司,醫院不給開具證明,具體還需要法醫進行鑒定。

    夏瑾和接連遭受雙重打擊,已經折磨得不成人樣了。不管陸一偉怎麼勸說,都拂不平夏瑾和受到的傷害。

    陸一偉一個人完全忙不過來,無奈之下把此事告知了家人。陸衛國和劉翠蘭放下手中的事,趕緊趕了過來。不僅如此,還讓女兒陸玲玲也回來。這個當頭,什麼都不重要,只要夏瑾和好好的,才是天大的事。

    然而,事情遠遠沒有就此結束。後半夜時,夏瑾和下體突然走了血,暈厥過去。送到醫院后經過緊急搶救,才算保住了一條命。

    誰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了事,主治醫生解開了秘密。埋怨陸家人:「你們是怎麼做大人的,懷孕兩個多月了還怎麼不小心,幸虧搶救得及時,要不然人都保不住了。」

    「啊?」所有人都吃驚地望向了陸一偉。陸一偉與夏瑾和近兩個月未聯繫,且夏瑾和也沒告知懷孕的事,他怎麼能知道呢?茫然地眼神透著絲許不安,更多的是悔恨。

    劉翠蘭腸子都悔青了,拉著醫生問道:「醫生,孩子能保住嗎?」

    「大人保住就不錯了,還惦記孩子,沒見過這麼粗心的一家人,好好照顧病人吧。」說完,醫生甩袖離去。

    得知情況后,陸一偉拳頭狠狠地砸向牆,一遍又一遍自責著。都怪自己,如果當初不懷疑夏瑾和,也不會造成今天這一結果,可說什麼都晚了。

    老天好像故意刁難夏家一般,三重打擊就這樣悄無聲息地來臨了。在命運面前,人的力量是多麼的微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夏母離去了,夏瑾和又倒下了,陸一偉現在是夏家的頂樑柱,他不能倒下,他要堅強地站起來去面對這一切。

    張志遠得知后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慰道:「斯人已去,已經是不可挽回的局面,節哀吧。活著的人要好好活下去,這段時間你把所有的工作都放下,專心處理眼前的事,其他的不用你操心。另外,我就此事見過市局李振堂局長了,你放心,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幫你度過這一難關。」

    寥寥數語,感人肺腑。陸一偉能說什麼,只能不停地說著謝謝。

    張志遠能做的遠遠不止如此。夏母的葬禮全由南陽縣操持,縣委辦主任董國平作為總負責人,從南陽縣調來人力物力財力,風風光光將夏母送走。臨行前,夏瑾和從病床上爬下來見了母親一面,聲嘶力竭,從此陰陽相隔,不復相見。

    在張志遠的協調下,夏錦鵬帶著鐐銬參加了葬禮。這一切,都因他而起,改變了一家人的命運。

    最讓人感動的要數北河鎮的兄弟們了。牛福勇、周三毛以及彭志榮得知此事後第一時間趕到古川縣,什麼話也沒有說,自始至終用實際行動來詮釋什麼是兄弟,尤其是牛福勇,夏母葬禮的費用他一個人承擔,並積極替陸一偉分憂,滿世界地找關係疏通,甚至跑到京城活動……

    另外,縣委辦、政府辦以及組織部在夏母葬禮上都紛紛出力,基本上全員到位。葬禮當天,前來憑弔的小轎車把夏家衚衕堵了個水泄不通,收到的花圈和黑帳擺都擺不下,出殯時綿延幾公里的人員讓古川縣人都紛紛羨慕夏家找了個好女婿……夏家在活著的時候沒有如此威風,但在最後的謝幕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蒼天悲憫,青山垂首,大地嗚咽,夏母追隨夏父去了,活著的人卻要面對更加慘烈的局面。

    經過幾天的全力偵查,案件已基本查明。正如賀建所說,當日是夏錦鵬過生日,死者王俊傑因得不到夏瑾和而慪氣,從而發生口角,最終演變成群毆事件。經大量走訪排查以及高強度審訊,刺殺死者的兇手不是夏錦鵬,而是他人。

    據悉,發生爭執后,雙方都處於醉酒狀態,一男子被人踹了一腳后,提著酒瓶砸向對方,酒瓶破碎后,刺向了對方。穿刺死者肝臟破裂,並傷及大動脈,造成體內大出血,當場斃命。而其他三個受傷者,扭打在地,地面的碎玻璃渣扎進體內,導致受傷。其中一人有輕微腦震蕩,據目擊者指認,是夏錦鵬所致。

    如此結果不知該喜該悲。喜的是夏錦鵬並沒有殺人,悲的是搭上了兩條人命,兩個家庭的支離破碎。

    按照司法程序,接下來由檢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等待的是法律的制裁。

    葬禮結束后,陸一偉將家人把夏瑾和接回家養身子,讓李海東僱人把夏家修繕了一番,取出一些日用品,將大門鎖上。這一鎖,鎖上了夏家的冤魂,卻喚不醒曾經的記憶,就在此安息吧!

    陸一偉身上依然壓著沉重的擔子,夏母臨終前沒留下任何遺言,但肯定挂念兒子,不希望他有任何閃失。因為此,他求白玉新,在未宣判之前,不要開除他的公職。白玉新沒說什麼,答應了他的請求。

    張志遠在這件事上也是全力以赴。遠赴西州市將市長郭金柱請了回來,由他出面和李振堂說情,畢竟二人的關係要比他強許多。李振堂作為這件事的「裁判」,十分頭痛。一邊是郭金柱施壓,要求對夏錦鵬網開一面。另一邊是王建國,讓其在省里當官的親戚不斷施壓,要求嚴懲罪犯。兩邊不能得罪,找不到很好的切入口。

    這件事的關鍵點在王建國身上,只要他高抬貴手,在將來的訴訟中松一鬆口,可能會發生轉機。基於此,張志遠託人找王建國談過,可王建國的態度很堅決,絕對不可能!

    交涉無效后,陸一偉決定親自會一會王建國。經過近期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后,陸一偉真正讀懂了什麼是生離死別,什麼叫求生的渴望。或許,以前太年輕,體會不到這些,然而,兩條人命的離去,對他觸動很大。

    從另一個層面講,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在南陽縣,或許有人捧你是個人物,可一走出南陽,你什麼也不是。這次如果沒有張志遠、白玉新以及羅志清等人的支持,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

    這一天,陸一偉提著水果登門拜訪王建國。剛一進門,就能感受到死氣沉沉的暮氣,加上冬日的寒冷,更顯得蕭條萬分。中年喪子,是人生三大痛苦之一,發生在誰身上也接受不了。夏母的死到底與王建國大鬧有沒有直接關係,陸一偉沒有去追究。人都死了,再爭這些又有什麼用?

    王建國見陸一偉來了,氣得渾身發抖。指著門外道:「我們家不歡迎你,趕緊走!」

    陸一偉沒理會王建國,提著水果像出入自己家似的進了屋,將水果往桌子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點上了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