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0 禍事又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70 禍事又起字體大小: A+
     

    「海東,你這是什麼意思?」陸一偉怒不可遏道。他很少和李海東生氣,可這次李海東做得確實有些過。

    昨晚的答謝宴,梅家人毫無掩飾地將貪婪的嘴臉展示出來,以至於陸家人臉上流露出不快。陸一偉倒沒什麼,關鍵是陸玲玲用言語表達了看法,這讓李海東有些下不來台。

    李海東喜歡梅佳,渴望得到一個家庭,梅家人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他都應承下來,盡最大的努力滿足。昨天晚上,敏感的李海東察覺到了所有人的反應,他當場沒有說,回去以後就和梅佳吵了一架,愣是把那張支票奪了回來,新婚之夜就這樣度過。

    李海東對陸家沒有任何怨言,總覺得虧欠他們太多。這筆巨額錢財如同導火索,指不定那天就會引爆,傷及兩家人。與其將來發生矛盾,還不如早早切斷,這是他的真實想法。

    李海東臉上勉強掛著笑容道:「哥,我知道你對我好,但這筆錢我不能要。如果將來需要,我再找你開口。」

    陸一偉看著李海東委屈的樣子,回頭狠狠瞪了陸玲玲一眼。陸玲玲驚慌失措,立馬站起來道:「海東哥,你千萬別這樣,你也知道我這人心直口快,心裡憋不住話,可說過了就忘記了。昨晚我不該那樣說,我向你道歉。如果你這樣,我會內疚一輩子的。」

    夏瑾和急忙打圓場道:「是啊,海東,都是一家人,別那麼見外。玲玲她是無心的,絕沒有傷害誰的意思。這錢是你哥的一點心意,你要是不收下,爸媽都心不安啊。」

    劉翠蘭完全搞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走上前來摸著李海東的頭道:「海東,你這是怎麼了?」

    李海東抬頭強裝微笑道:「媽,沒什麼。」

    劉翠蘭看著茶几上的支票,似乎明白了什麼。她拿起來摺疊好裝進李海東口袋,語氣強硬地道:「海東,不是媽說你,你這麼做就不對了。一偉給你錢是關心你,心疼你,怕你在那個家抬不起頭受委屈,你怎麼能退回來呢!你讓他們家怎麼想?好好的事,幹嘛弄成這樣!把錢收起來,愛怎麼花就怎麼花,陸家人誰敢幹涉一下,我第一個不答應!」

    陸一偉也接著道:「海東,媽說得對,我們絕對沒有別的想法。在你身上,哥在乎過錢嗎?如果在乎,早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媽既然認了你做乾兒子,那你就是我們陸家人,收起來,別做傻事啊。」說著,把車鑰匙塞到李海東手裡道:「你要是不嫌棄,車子你拿去。」

    李海東還要推辭,陸一偉瞬間臉色大變,指著李海東道:「你再給我婆婆媽媽,小心我翻臉啊!」

    李海東落下了感動的眼淚。忽然間,他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退後幾步,噗通跪到地上,連磕了三個頭,起身飛一般衝出了家門。出門時,正好與買菜回來的陸衛國撞了個滿懷。陸衛國看著飛奔而去的李海東,還沒叫出聲,已經不見人影了。

    進門后,陸衛國看著一家人沉悶的臉色,狐疑道:「海東來過了,你們這是怎麼了?」

    一家人都沒說話,被李海東的三個頭深深震撼了。陸玲玲陷入自責中,千不該萬不該語出傷人,沒想到李海東自尊心這麼強。罷了,她起身道:「鐘鳴來電話了,說江東店鋪那裡出了點問題,我先走了。」說完,起身上樓換衣服去了。

    原本熱熱鬧鬧的,被李海東這麼一攪合,全然沒有了家的溫馨。陸一偉和夏瑾和使了個眼色,夏瑾和心領神會,上樓安慰陸玲玲去了。

    陸衛國了解了來龍去脈后,沒有多說什麼,道:「海東這孩子從小沒爹沒娘,心思重,想得多,以後我們要注意點。尤其是你,一偉,平時多關心關心他,別冷落咯,哎!」

    劉翠蘭不想因為這煩心事破壞了醞釀已久的團圓飯,道:「罷了,罷了,我們包餃子,瑾和在,別一個個神經兮兮的,回頭我去看看海東,這孩子最聽我的話。」

    陸玲玲在夏瑾和的勸說下,留下來吃了頓午飯。不過心裡有了坎,沒多少食慾,吃過午飯後就提著大包小包回東州市了。

    陸玲玲走後,劉翠蘭心裡空落落的。好在夏瑾和心思細膩,陪著劉翠蘭說了一下午的話,讓劉翠蘭越來越喜歡這個準兒媳婦兒。

    婚期自然提上了日程,劉翠蘭打算年前就辦了,夏瑾和沒說什麼,陸一偉則提出明年再辦。雙方沒有達成一致意見,最後把問題彙集到一個人身上,讓夏瑾和的母親敲定。

    這一天,陸衛國破天荒地沒出去打麻將,一個人坐在角落裡搗鼓著收音機,耳朵則豎起來仔細聽著他人聊天,時不時插一嘴,還被劉翠蘭嫌棄。就這樣,他都樂呵呵的,心裡甭提多高興。

    老人的幸福是什麼?就是看著子女一個個成家立業,一個個健健康康,一個個出人頭地,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心愿。陸衛國一輩子在食堂做大廚,沒多大本事,卻倍感自豪地培養了一個好兒子。儘管陸一偉受到過這樣那樣的曲折,迫害,栽贓,誣陷……他始終相信兒子的人品,從來不質疑兒子會做出有悖於社會公德,有悖於人之常情的事情來。

    人生總要有點遺憾,陸衛國甭看成天嘻嘻哈哈的,卻和劉翠蘭一樣,始終挂念著當年被拐跑的二兒子。只不過他不像女人家經常掛在嘴邊,可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時常抹眼淚。這就是男人,展現給世人的永遠是陽光積極的一面,卻把心中的苦楚隱藏在心底。這一點,陸一偉與父親極其相似。

    晚上,天空又飄灑起了零星小雪,天色越濃,雪下得越大,不一會兒,地面上已經下了厚厚的一層雪。這一晚,陸一偉沒有回審計局家,而是留下來陪父母親。陸玲玲一走,他們又恢復了往日的孤單。陸一偉又時常不回家,難得的團圓總是短暫的。儘管夜深人靜時候,各人在各人的房間,但想到兒女就在身邊時,心中無比踏實。

    天冷,陸衛國平日里捨不得燒煤,就是燒,也是燒價格稍微低廉的煤粉。今晚準兒媳婦在家,他將「珍藏」的塊炭取出來,全都塞進鍋爐里。就這樣還不放心,隔一會兒起床看看鍋爐,生怕滅了凍著夏瑾和。

    家裡格外暖和,完全可以用「熱」來形容。陸一偉脫得只剩下條短褲,都渾身冒汗,溫度至少有20度左右。開玩笑地道:「瑾和,我這完全沾了你的光,讓我大冬天過一把夏天的癮!」

    農家的房子不隔音,陸一偉放棄了翻雲覆雨,摟著夏瑾和美美享受這來之不易的輕鬆時光。兩人聊著天,很快就進入了溫柔的夢鄉……

    半夜,萬物俱籟,偶爾傳來幾聲犬吠聲。就在熟睡之際,一連串急促的電話聲劃破了寂靜的夜空。陸一偉極其不情願地伸出手摸床頭柜上的手機,可拿起來一看,不是自己的。他輕輕地碰了碰夏瑾和,小聲道:「瑾和,是不是你的手機響?」

    夏瑾和翻了個身,喃喃地道:「深更半夜的,誰的電話啊,不管他。」說完,摟著陸一偉繼續睡覺。

    陸一偉出於職業習慣,總覺得有什麼事。過了一會兒,手機鈴聲停了,他長出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沒想到還沒喘一口氣,手機又劇烈地響了起來。陸一偉心裡一緊,伸手開燈,下地拿起夏瑾和的包,從包里掏出了手機。看到是夏瑾和母親的電話,心都提到嗓子眼,急切地催促夏瑾和:「瑾和,快,你媽的電話。」

    夏瑾和睡意全無,轟地起身,趕忙接了起來。

    對方還沒有說話,就聽到傳來一陣恐懼的哭泣聲,緊接著大聲一吼:「瑾和,你弟弟他……」

    夏瑾和全身的肌肉都縮在一起,瞳孔放大,拿手機的手顫抖著道:「媽……我弟弟他怎麼了?」

    「他……他……殺人了!」隨即傳來一陣撕心裂肺得哭聲。

    夏瑾和頓時天旋地轉,手機落地,昏了過去。陸一偉還在冷靜,拿起對夏母道:「阿姨,您千萬別著急,我們現在馬上趕過去!」

    夏瑾和猛然醒過來,表情驚悚地道:「我弟弟殺人了,我弟弟殺人了,不可能,一偉,絕對不可能!」

    陸一偉緊緊抱著夏瑾和安慰道:「瑾和,我相信你,你千萬要冷靜。我們現在馬上趕回去,先了解事實情況再說。」

    陸一偉一提醒,夏瑾和迅速跳下床,麻溜地穿衣服。陸一偉一邊穿衣服,一邊冷靜地分析如此處理這件事。他先打給李海東:「海東,你現在馬上把車給我開過來,越快越好!」

    兩人飛奔著下了樓,陸衛國和劉翠蘭披著衣服看著行色匆匆的二人,問道:「一偉,發生什麼事情了?」

    陸一偉安慰道:「爸媽,你們休息吧,外面冷,別凍著。沒多大事,我們去去就來。」說著,衝出了家門。

    陸衛國望著二人的背影,心裡無比緊張。沒多大事,這像沒多大事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