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9 浪漫雪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9 浪漫雪景字體大小: A+
     

    早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窗帘的褶皺灑滿溫馨的房間,陸一偉半裸著上身不情願地睜開眼睛,下意識地用手遮擋刺眼的陽光。再次閉上眼睛后,卻無心睡眠。他撐了下被子,將裸露在外的身體蓋上,感覺到背後風嗖嗖的。伸手觸摸,空空蕩蕩。他猛然回頭,不見夏瑾和的身影。不管昨晚發生的一切是不是一場夢,他仍然努力地呼喊著夏瑾和的名字。

    出奇的安靜,陸一偉睡意全無。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穿好內褲飛速衝出房間,看到夏瑾和穿著睡衣坐在陽台上喝茶時,一顆緊繃的心落地。

    「你醒來了啊?」夏瑾和回頭暖暖的微笑,甜蜜地道。

    陽光總是給人美好的,夏瑾和在陽光的照射下,笑容清新甜美,皮膚紅潤白皙,頭髮絲清晰可見,如白雪中傲立的臘梅,一種天和地闊的逆光美。

    陸一偉伸了個懶腰,瞟了眼牆上的掛鐘,道:「現在才7點多,不多睡會兒?」

    夏瑾和不理會陸一偉,用小拇指輕巧一勾,可愛地巴眨著眼睛道:「一偉,你過來!」

    陸一偉懷著好奇走了過去,望窗外一望,天哪!白茫茫一片。只見對面的屋頂上頂著厚厚的積雪,幾隻麻雀騎在電線杆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陽光如同天使般,傾瀉在潔白的雪膚上。一側光禿禿的柳樹戴著白尖小帽,伴隨著輕柔西北風搖曳著婀娜的身軀,絲許白雪無聲地飄散在地上,渴望回歸大地的懷抱。街道兩側行人低頭前行,清潔工人拿著大掃帚「刺啦刺啦」清掃著路邊的積雪,遠處買早點的上空熱氣騰騰,時不時傳來叫賣聲。南陽縣今冬的第一場雪就這樣悄無聲息地來臨了。

    夏瑾和猛然站起來,拉著陸一偉摁倒椅子上,然後站在身後雙手環著肩膀,咬耳輕聲地道:「一偉,你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也是在一個雪天。我清楚地記得,那天的雪下得特別大,我下車的時候差點滑到,是你一把扶住我才沒有出糗。也就是在那一次,我們第一次牽手,呵呵。」

    房間里有暖氣,溫暖如春。與寒冷的室外似同兩個季節,陸一偉雖沒穿衣服,卻感覺不到絲毫寒冷,反而有夏瑾和的環抱更加暖心。陸一偉摸著夏瑾和的手笑著道:「是啊,時間過得真快,一晃眼都過去一年了。小時候盼著快到冬天,因為到了冬天,距離過年就不遠了。而現在,十分害怕冬天,一年的結束意味著又漲一歲,父母親就又老一歲。」

    夏瑾和轉到陸一偉面前,半蹲下來握著雙手,用企盼的眼神望著陸一偉道:「一偉,你昨晚說的話還算數嗎?」

    陸一偉當然記得,故意道:「什麼話?」

    夏瑾和的眼淚頓時在眼眶裡打轉,黯然起身道:「看來你還是不原諒我。」

    陸一偉拉著夏瑾和的手坐到自己身上,撫摸著頭髮道:「傻姑娘,我當然記得了,我說過的話什麼時候變過!」

    夏瑾和感動地回頭,捧著陸一偉的臉龐不顧一切地親吻起來。

    甜蜜過後,夏瑾和望著沙發後面的結婚照道:「一偉,這就是淑曼姐吧?」

    陸一偉點了點頭。

    夏瑾和笑著道:「淑曼姐年輕的時候挺漂亮的,其實你抽空應該多去看看她。不管怎麼說,你們夫妻一場,還有愛的結晶,這份情感在任何時候都無法抹滅。」

    陸一偉沒想到夏瑾和會如此說。他還清楚地記得,當初帶著蘇蒙來這個家時,看到照片后大發雷霆,大吵了一通。夏瑾和非但沒有質問,反而要自己多去看看她,這種大度的胸懷一般女子無法做到。

    觸景傷懷,陸一偉不免回想起往事,道:「這裡是我和淑曼曾經的家,儘管我們結婚後才相戀,感情一直很融洽,怎奈發生了一些不可逆轉的事,走上了不歸路。你要是不喜歡,那我摘了吧。」

    「不!」夏瑾和果斷地拒絕道:「這是你的回憶,我無權剝奪你心底的情感,留著吧。我不是小雞肚腸之人,愛一個人不僅愛他的現在,還要小心翼翼維護他的過去,這才是真愛。」

    「謝謝你。」陸一偉發自內心地感激道。

    這時,陸一偉的手機狂亂響了起來。他倏然起身,以為張志遠找他,走過去拿起來一看,立馬放鬆下來。接起來道:「喂,媽!」

    「起來了沒?媽給你們做好飯了,過來吃飯!」劉翠蘭體貼地道。

    「好,我們馬上過去。」

    一個「我們」,讓劉翠蘭心放怒放。掛掉電話,就沖著陸玲玲大喊大叫:「玲子,你哥和嫂子過來了,你也趕緊起床。老頭子,別搗鼓你那破玩意了,趕緊買羊肉去,中午咱們吃羊肉餃子!」

    陸衛國將手中的收音機一丟,樂呵呵地跑出去了。

    陸一偉洗了個澡,穿戴整齊,拉著夏瑾和往門外走去。剛出門,就碰到對門的周建勝出門,陸一偉心情格外舒暢,主動打招呼道:「周局長,上班去啊。」

    周建勝見陸一偉身邊又換了一個女人,驚訝得眼珠子都跳出來了,目不轉睛地盯著夏瑾和看,都忘記回答陸一偉的問題了。

    夏瑾和的美貌是無可挑剔的,陸一偉倍感自豪地介紹道:「周局長,這是我女朋友夏瑾和,以後多多關照啊。」

    周建勝還是獃獃地看,陸一偉沒有理會,拉著夏瑾和往樓下跑去。直到兩人消失在樓梯后,周建勝才回過神來,自言自語道:「乖乖!這陸一偉也太風流了吧。」嘴上如此說,心裡卻異常嫉妒。看看人家,換女朋友如換衣服一樣,再看看自家屋裡那個人老珠黃的婆娘,他媽的這輩子算是白活了。

    下了樓,夏瑾和挽著陸一偉的手臂幸福地微笑。正巧石曉曼推著自行車往外走,看到二人後,吃驚地呆在那裡,不知所措。

    陸一偉今天的心情格外爽朗,打招呼道:「曉曼,上班去啊。」

    石曉曼的心理素質比周建勝要好,面無表情道:「今天星期六,不上班,我回家接孩子去。這位是?」

    陸一偉才記起今天過禮拜,拍了下腦門道:「你瞧我這記性。這是我女朋友夏瑾和。」然後回頭對夏瑾和道:「石曉曼,我同事。」

    夏瑾和優雅地伸出手與石曉曼握手,大方地道:「曉曼姐,很高興認識你,以後我們就要經常見面了,等下次過來一定請你吃飯。」

    石曉曼木訥,如同撥浪鼓似的點點頭,舌頭也變得不利落:「好,好……」

    「曉曼姐,那我們就先走了啊。」夏瑾和揮手道別,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石曉曼推著自行車站在原地,望著陸一偉和夏瑾和的背影,久久不肯離去。她還未來得及表露心聲,燃起的一線希望就這樣無情地給澆滅了。

    陸一偉身份與從前不一樣了,一路上打招呼的人不知有多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回到家裡都快九點鐘了,惹得陸玲玲一個勁地抱怨。當然,是善意的抱怨。

    劉翠蘭看到二人手牽著手,心中所有的包袱全都放下了。什麼也不用說,只要二人開開心心,和和睦睦就好了。

    吃過飯,夏瑾和主動收拾碗筷,要幫著劉翠蘭洗鍋刷碗。劉翠蘭那捨得夏瑾和干這些粗活,堅持將她推出了廚房。夏瑾和沒事找事,又拿起抹布擦拭起來。

    陸玲玲穿著睡衣躺在沙發上,看到夏瑾和如此勤快,道:「嫂子,別干那些粗活,讓我哥去干,過來休息一下。」

    陸一偉見狀,在陸玲玲屁股上拍了一下,道:「我們家怎麼出了你這麼個懶鬼,起來幫忙收拾去。」

    陸玲玲撒嬌道:「我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你就這麼待我,以後想讓我回來,我都回不來幾次了。」

    劉翠蘭從廚房探頭道:「一偉,讓玲子歇著,又沒多少事。你讓瑾和也歇著,一會咱們包餃子。」看到兒女圍坐在一起,劉翠蘭心裡無比開心。老人圖什麼,不就圖個兒女幸福,家庭團圓嘛!

    「吃餃子咯!」陸玲玲如同孩提般興奮地拳打腳踢。正如她所說,這樣的場景,以後只會越來越少,難得一見了。

    一家人正熱火朝天地熱聊時,李海東出現在家門口。陸一偉驚奇地道:「海東,今天不是回門嗎,怎麼跑這裡來了?」

    李海東一臉凝重,從口袋裡掏出信封,放到茶几道:「哥,這是你給我的錢。」

    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活,齊刷刷地看著李海東。陸一偉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道:「你這是幹什麼?」

    李海東埋頭解釋道:「哥,我想過了,這錢我不能要。房子的錢我還沒有還上,婚禮又是你替我操持,如果我再拿這錢就有些不近人情了。」說完,又把車鑰匙放到茶几上道:「這是車鑰匙。」交代完,扭頭就走。

    「回來!」陸一偉大聲一喝,這次他真生氣了。起身一把拉住李海東,使勁一拽,手勁有些大,差點把他拽倒在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