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8 溫暖如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8 溫暖如春字體大小: A+
     

    回到家中,陸玲玲將手中的提包重重地扔到沙發上,氣鼓鼓地坐到沙發上道:「我原以為梅佳人不錯,今天一看,真是夠夠的了,你看看她那媽,掉進錢眼裡了,會不會說話啊,就算惦記著給你兒子娶媳婦,也不能在這個場合說出來啊。再看看她那個弟弟,簡直了,好像幾輩子沒吃過飯似的,把喜歡吃的菜直接端到自己跟前,不顧形象地一掃而光,我就納了悶了,這是餓了幾天了。現在我真替海東哥擔心,遇到這樣一家人,還不把他給活吃咯!」

    劉翠蘭急忙打勸道:「玲子,你就少說兩句吧,這要是海東聽見了,心裡肯定不舒服。」

    「聽見又怎麼了?等改天海東過來了,我就當著他的面說,氣死我了!」陸玲玲心直口快,心裡憋不住半句話。

    「好啦,你明天不是還要會東州嗎,早點休息吧,累一天了。」劉翠蘭道。

    陸玲玲這時才發現陸一偉和夏瑾和不在家,問道:「我哥和我嫂子呢?」

    劉翠蘭道:「我讓他們去審計局那個家了,讓他們好好說道說道,解解心中的疙瘩。」

    「哦。我爸呢?」

    「他去打麻將了,甭管他。」

    陸玲玲驚奇地道:「我爸啥時候學會打麻將了?」

    劉翠蘭充滿怨氣地道:「人家可比我會享受生活,夏天打太極下象棋,這冬天了,又迷上了麻將。」

    陸玲玲勸說道:「媽,你也別總在家裡待著,多出去活動活動,一個人待著時間長了容易憋出病。」

    「哎!」劉翠蘭長長嘆了口氣道:「我要是有個孫子多好啊。」

    審計局家屬院,陸一偉從卧室取出一身睡衣遞給夏瑾和道:「換上吧,放心,這是乾淨的。」

    夏瑾和不在乎這些,拿著睡衣走進卧室換好,走出來看到陸一偉斜躺在沙發上,走過去摸了下額頭,心疼地道:「一偉,你是不是生病了?」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沒有,可能是今天太勞累了,你自己倒點水喝。」

    夏瑾和不放心,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再放到陸一偉身上,肯定地道:「一偉,你發燒了,葯在哪?趕緊吃點葯。」

    夏瑾和這麼一說,陸一偉感覺渾身發冷,硬咬著牙道:「我真沒事。」

    夏瑾和不管,在茶几下面抽屜里找了半天沒找到葯,環顧一周,把剛換好的睡衣又脫下,匆匆往門外走去。陸一偉見狀,問道:「你去幹嘛?」

    「你等著,我去給你買葯。」夏瑾和乾脆利落地道。還不等陸一偉搭腔,她已經風一樣飄下去了。

    陸一偉躺在沙發上,想了許多許多。他想過無數個和夏瑾和再次相見的場景,沒想到就這樣重逢了。他清楚地記得,最後一次相見,是一個雨天。那天的雨下得特別大,兩人站在城隍廟廣場,任憑秋雨打濕衣衫,也打碎了一顆虔誠的心。距離今日,正好是兩個月的時間。60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於陸一偉來說,何其的漫長。

    其實他心裡早就原諒了夏瑾和。就算她曾經用謊言欺騙自己,用事實背叛自己,可心裡還是喜歡她的。畢竟她讓自己找到了曾經的所有,找到了丟失的青春,喚醒了心中的記憶,彌補了曾經的感動。在酒吧里獻唱,在公園浪漫求婚,在自己失落的時候「過生日」安慰等等,這一切,歷歷在目,銘刻於心。

    倔強是他性格的一部分,不願意邁出那一步去求得夏瑾和的原諒,畢竟是她背叛在先。時至今日,這一切又算得了什麼。

    陸一偉渾身打冷顫,意識到自己真生病了,不由得蜷縮起來。就連夏瑾和敲門,他都有氣無力挪過去開門。

    「呀!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夏瑾和剛進門就驚訝地叫道,趕忙將其扶進卧室躺下,拿了一床被子蓋上,就這樣,陸一偉還是瑟瑟發抖,嘴唇烏青發紫。

    夏瑾和表現出了賢妻良母一面,為其倒水,扶起來餵了葯,又一頭鑽進廚房煮了一碗挂面湯,端到陸一偉面前道:「來,坐起來吃了,你這是風寒感冒,出出汗就好了。」

    陸一偉用手臂撐著坐了起來,夏瑾和舀了一勺放到嘴邊吹了吹,如同照顧小孩子般道:「來,張嘴。」

    陸一偉看著夏瑾和如此,心裡無比溫暖。很多年了,他甚至忘記家庭是什麼樣子,而今天,他感受到了。他顫抖著張開嘴,哽咽著吃了下去。

    一滴湯掛著陸一偉嘴唇上,夏瑾和又用紙為其擦掉,繼續一勺一勺地餵了下去。就這樣,兩人一句話也沒有說,用眼神和肢體交流著。

    吃完飯,陸一偉躺了下去。夏瑾和則閑不下來,洗鍋刷碗后,又仔仔細細把家裡打掃了一遍。陸一偉躺在床上,沒有絲毫睡意,用耳朵感受著一切。

    許久后,客廳的燈滅了,緊接著傳來流水聲。又過了一會兒,夏瑾和關掉過道里的燈,摸索著走進卧室,悄悄地爬上了床,鑽進陸一偉被窩裡,用身體緊緊貼著心愛的男人,用心跳和呼吸感受著彼此。

    兩人都沒有睡意,陸一偉閉著眼睛側向一方,而夏瑾和赤裸著身體在寬大的後背上剮蹭,一隻手伸進衣服,用指尖傳遞著自己的心聲。

    依然不說話,夏瑾和見陸一偉不主動,她如同翻越大山一般翻了過去,似受傷的小貓一般蜷縮在陸一偉懷裡。不一會兒,傳來了一陣抽泣聲。

    懸在空中的手終究還是落到了夏瑾和身上。陸一偉撫摸著頭,終於說話了:「別哭了。」

    聽到陸一偉終於開口了,夏瑾和如同受了委屈似的,緊緊地抱著陸一偉,放聲地痛哭起來。

    眼淚在有些時候可以化解一切恩怨,陸一偉用下巴頂著夏瑾和的頭,喉結不停地涌動,眼淚悄悄地滑落在枕頭上。

    夏瑾和突然停止哭聲,不顧一切地瘋狂親吻起來。陸一偉沒有拒絕,雙手抱緊,主動迎合著。唇齒相碰,肌體相撞,激情四射,讓兩人找回了曾經的美好。

    大汗淋漓過後,兩人緊緊相擁,彼此借著昏暗的月光望著對方,等待著對方的第一句話。

    陸一偉先說話了,道:「你怎麼知道海東今天結婚?你不是去學習了嗎?」

    夏瑾和臉頰貼著陸一偉胸腔,手指一下一下在肌膚上劃過,道:「姚娜告訴我的。其實我沒有去學習,一直待在北州,一直在等你。」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回答,道:「謝謝你今天能來。」

    夏瑾和不迴避問題,道:「一偉,你為什麼輕易要提出離婚?如果我那天答應去民政局,你是不是打算真和我一刀兩斷?」

    話題談開了,也就沒什麼顧慮了。陸一偉道:「我沒想過與你分開,但是……」

    夏瑾和突然坐起來道:「一偉,分手的那天,你為什麼不聽我解釋,我說過你誤會了我了。這麼長時間,我打電話你不接,發簡訊你不回,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今天,我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你。」

    「的確,當初我讓接觸你時帶有一定的目的性,想分得一套房子,我不否認。可是,自從我認識你后,改變了最初的想法。我發現愛上你了,沒有任何的功利和目的,就是單純的喜歡。如果我不愛你,就不可能接受你的求婚,更不可能與你領證結婚。這一切是為了什麼,我真心日月可照。」

    「還有,關於我和鄒寧的事,我沒有說過一句假話。他現在落魄了,想於我重歸於好才編造了那些鬼話,不僅如此,他還把這謠言散播給學生老師詆毀我,那種人的話你也相信?」

    「另外,與林市長吃飯的事是我不對,我不該向你隱瞞。的確,自從上次天同山避暑節后,林市長就幾次邀約。我們校長用房子的事求我應付下場面,我無奈,只好赴約,但絕對沒有你想象的那樣。林海鋒是個大色狼,他好多次想佔有我,可我沒有一次對不起你,請你相信我。」

    此時此刻,這些解釋對於陸一偉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摟著激動的夏瑾和道:「瑾和,是我不對,我不該懷疑你,也不該如此對你,請你原諒。以後我一定真誠地待你,請你不要離開我好嗎?」

    夏瑾和見陸一偉如此,躁動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淚流如注道:「一偉,我特別在乎你對我的看法和評價,別人可以詆毀我挖苦我,但你不能。你還記得求婚時說過的話嗎?你說一輩子會對我好,我特別感動。從那時起,我就對你無比的依賴,生怕失去你,你以後再不能丟下我一個人不管了,你能做到嗎?」

    「嗯。」陸一偉重重地點了點頭。

    「那我們結婚吧。」夏瑾和看到李海東的婚禮無比羨慕,道出了自己的心聲。

    「嗯。」陸一偉話不多,卻鏗鏘有力。

    夏瑾和一翻身坐起來興奮地道:「真的嗎?」

    「我說過的話從來沒有變過!」

    「太好了!」

    寒冷的冬日,窗外呼嘯著凌冽的北風,而屋裡卻溫暖如春,瀰漫著愛的味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