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5 婚期如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5 婚期如至字體大小: A+
     

    李海東的婚期終於到來了,陸一偉特意請了兩天假,專門操持婚禮。一般情況下,婚禮的負責人應該有德高望重的人操持,但陸一偉職位較高,影響較大,一攬子事就都由他操辦。

    陸一偉先後在政府辦和縣委辦待過,成千人的大型活動都承辦過,婚禮這點小事實在不在話下,自告奮勇,主動挑起了擔子。既然父母都認了他乾兒子,那就是自家的事,決不能含糊。

    母親劉翠蘭和父親陸衛國在給李海東送什麼結婚禮物上爭執起來。劉翠蘭是女人家,自然離不開俗物,非要給未來的「兒媳婦」買個翡翠手鐲。陸衛國是實用主義者,堅持要送一台冰箱,因為這事,兩人不知吵了多少回。甭管陸一偉怎麼勸說都不管用。

    女兒陸玲玲回來后立馬把這一問題解決,道:「你倆各送各的不就對了嘛。」老兩口會心一笑,採納了陸玲的意見。

    老兩口和解后,又統一戰線把矛頭對準了陸玲玲,逼問道:「玲玲,你也老大不小了,給個準話,到底啥時候結婚?」

    陸玲玲現在那顧得上結婚的事,道:「爸媽,我的事就不用你們操心了,有那閑功夫多管管陸一偉。我現在可忙了,江東市兩個店面剛剛開張,東州市的鋪面也缺人手管理,我每天兩頭跑,快累死我了。」

    聽到女兒這麼拚命,劉翠蘭心疼地道:「女孩子家,這麼拚命幹嘛,鐘鳴也是的,也不幫襯著點,靠一個人也不是個事啊。」

    陸玲玲提鐘鳴擋箭,道:「我們倆各有分工,我負責看門店,他負責跑業務,各司其職,樂不思蜀,呵呵。」

    陸一偉作為過來人,不放心地道:「玲玲,媽說得也對,早點把婚事辦了,我們也省心啊。這麼著吧,等鐘鳴過來了我和他談,把婚期先給定死咯!」

    「哥!」陸玲玲撒嬌地道:「你怎麼也是老古董啊,都什麼年代了,我們倆事業剛剛起步,還不想結婚,再給我們一年的時間,等一切就緒了,我們立馬結婚,好不?」

    結婚話題如同飯後茶餘的談資,幾乎是每見面必談。談得多了,也就味如嚼蠟了。陸玲玲將陸一偉拉到一邊小聲地道:「哥,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現在還是她來往嗎?」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目前沒有。」

    「那你還喜歡她嗎?」陸玲玲嘴快,直截了當問道。

    「這個……」陸一偉還真不好回答,道:「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有把握。」

    「不行!」陸玲玲拗勁上來了,拉著陸一偉道:「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你要想繼續,我去找她談談。你要是不想了,早點斷,妹子替你物色個好的。」

    「我們之間的事你不懂……」陸一偉心煩意亂地道:「你不要給我添亂,聽明白了沒?」

    陸玲玲見陸一偉凶煞樣,往胸前捶了一拳道:「瞧你那傻樣,不管就不管,我還懶得操心呢。」

    「對了,玲玲,你最近去看小雨了沒?」

    「看了,你就放心吧。」陸玲玲道:「我幾乎每半個月過去看她一次,小雨現在越長越漂亮,你也是,抽空了多去看看她,小雨每次見面都念叨你,我都不知該怎麼回答。」

    「嗯,等海東的婚事結束后我就去。」陸一偉心中充滿了愧疚。

    談完小雨,陸一偉又關心起陸玲玲的事業來,道:「玲玲,最近你的生意怎麼樣?資金能周轉開嗎?」

    「挺好的呀!」陸玲玲以為陸一偉要張嘴借錢,道:「哥,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了,我手頭還是十幾萬的流動資金,你要用先拿去。」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陸一偉解釋道:「要是缺錢了和哥開口,哥賺了點小錢。」

    「多少?」陸玲玲追問。

    陸一偉神秘一笑道:「我不告訴你!」

    「那你借給我50萬。」陸玲玲本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陸一偉爽快地道:「可以。」

    「啊?」陸玲玲驚訝地張大了嘴巴,壓低聲音道:「哥,你是不是貪污了?」

    「說哪去了!你哥像是那種人嗎?咱老陸家的人永遠是行得正坐得正,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陸一偉激動地道。

    「瞧你那樣,我就是那麼一說,我當然相信你了,嘿嘿!」陸玲玲沒心沒肺地道。

    「隨後你給我個賬號,我給你打過去。」

    陸玲玲道:「不用啦,我們暫時不缺錢,等真需要的時候再找你借,成不?」

    「那隨你。」

    「對了,哥,我們送海東什麼禮物呀?」陸玲玲問道。

    「隨便,都是自家人,有多大能耐送多大東西,多了少了海東也不會介意。倒是你那個好朋友梅佳會不會介意,這可就不好說了。」陸一偉道。

    「那成,那我就送一輛摩托車吧,讓梅佳上下班用。」陸玲玲拿定主意道。

    「好,這個不錯,既實用又大方,挺好。」

    「那你送什麼?」

    陸一偉早就思考這個問題了,可真不知該送什麼。想著李海東每天縣城和北河鎮來回跑,早盤算著給他買輛車了,可又太扎眼,到時候讓人反咬一口,好多事說不清。後來想,乾脆給他錢,讓他自己買得了。他詭譎一笑:「保密!」

    陸玲玲剜了一眼道:「德行!」

    婚禮的前一晚,要宴請親朋好友,地點在老兵漁港。按照初期盤算,頂多30桌就夠了。可到了當天,實際情況遠遠超出了預期,把所有的桌子都撐起來還不夠,不得不臨時購置桌椅板凳,把頂層也騰出來,就這樣,還有許多人坐不下。

    陸一偉一開始以為這些人都是沖著李海東來的,可越到後面越覺得不對勁,好多單位的一把手也前來道賀了,壓根就沒有宴請啊。陸一偉心裡清楚,這些人都是沖著自己來的。

    他迅速跑到門口禮賬冊子上翻看,這些領導個個出手闊綽,隨禮直逼南陽最高水平,讓人心驚肉跳。陸一偉冷靜思考,這錢絕對不能收。一旦欠下這個人情,以後就不好還了,可總不能把人家趕出去吧。思來想去,陸一偉想出一招,把各位頭頭腦腦們集中到一側的包廂,打算臨走時用紅包的方式回回去,一舉兩得。

    最讓陸一偉感動的是,東瓦村的父老鄉親居然也都趕來了。見了陸一偉拉著手不肯放,一定要讓他多回去看看,不要忘了東瓦村。陸一偉逐個握手,當成自己親人請上貴賓席,招待這群樸實而忠厚的衣食父母。

    李海東辦事那能少了牛福勇他們,這不大搖大擺就走了進來,見了陸一偉后依然粗暴野蠻,滿口髒話。讓陸一偉頗為意外的是,那位內蒙的「首富」巴圖也一同出現了,見了陸一偉還親切地道:「兄弟,沒能幫你找到托婭,實在遺憾,不過你放心,我就是把草原翻個底朝天,也要幫你找到!」

    其實陸一偉早就不想找了,希望把美好的東西留在心間,道:「謝謝巴老闆了,大老遠的來參加海東的婚禮,很是感動。」

    巴圖哈哈大笑道:「以後我們見面的機會就多了,還希望兄弟多多幫襯著點。」

    一旁的牛福勇解釋道:「巴圖現在是溪河煤礦的最大股東,他打算在北河鎮工業園區建一個焦化基地,哈哈,這筆功勞你要記到我頭上啊。」

    「啊?這是多會的事?」陸一偉不敢相信地道。

    「沒多久,就在今天上午,哈哈,這事我們隨後再說。」說罷,牛福勇拉著巴圖進了包廂。

    巴圖在草原的氣勢陸一偉也算見過了,如果這位財大氣粗的大老闆真的到南陽投資,對南陽的發展有著不可替代的卓越貢獻啊。這事必須及早彙報張志遠。

    李海東也沒想到能來這麼多人,異常激動。中國人辦喜事,講究得就是紅火。人越多越好,越說明人緣好。他心裡也非常清楚,如果不是陸一偉,估計今天來一半就很不錯了。陸家人對他的恩情,他這輩子是還不上了,除了感謝只有感謝了。

    李海東別看平時大大咧咧,心思特別細膩,也比較敏感。陸一偉越是這樣對待他,他越覺得虧欠太多。乘著人少的時候,他湊到陸一偉跟前想要說什麼,陸一偉一下子識破了他,往後背使勁推了一把道:「趕緊招呼客人去!」

    宴席一直折騰到凌晨兩點多才算結束。陸一偉都不知道如何回的家,這一晚,他真喝多了。回到家都不停地嘔吐,就這樣,第二天早晨,他迷迷糊糊醒來,一早就到了李海東家忙活起來。

    陸一偉全身被酒精麻醉著,腦袋渾渾噩噩,硬咬著牙張羅著。看看婚車到位了沒,紅包準備齊全了沒等等,事事都有條不紊地鋪排著,忙得天昏地暗。

    「一偉!」就在他如同指揮司令官一般指揮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他猛然回頭一看,夏瑾和佇立在那裡。瞬間,時間停止了,世界就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