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3 高手過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3 高手過招字體大小: A+
     

    高博文那聽得進去,如同著了魔一般求告楊德榮:「楊縣長,我承認我能力有限,水平也不高,但我對您絕對的忠誠啊。那許萬年您不是不知道,兩面三刀,表面一套,背地裡一套,對您是不是真心還有待驗證,可我您完全不用驗證啊。還有那曲廣平,本身就是靠老婆在別人床上才爬上來的,他那有什麼本事啊。再說了,這種人留在您身邊也不踏實啊。您放心,只要我進了門,剩下的就不用您管了。另外,嫂子不是早想著給孩子在京城買套房子嗎?這事我來安排。」

    高博文這麼一說,楊德榮動搖了。思考良久道:「你還別說,這個許萬年表面對我客客氣氣,私底下混著呢。還有那個曲廣平,水平確實不行,真要是讓他給我當副手,我還信不過他嘞!那行吧,我找廣平談談。」

    第二天一早,楊德榮將曲廣平叫到辦公室,聊了起來。他道:「廣平啊,我來南陽時間不長,對全縣的幹部了解的還不夠,不過你,萬年,還有博文,我還是比較了解的,都不錯,值得信任。」

    楊德榮鋪開這一伏筆,曲廣平已經知道是什麼事了,他直接道:「楊縣長,我承認我能力有限,但既然進來了就不可能退出去,萬一我當選呢,也好證明下我的能力。您還是找其他人吧。」

    「廣平同志!」楊德榮見曲廣平擺出一副臭臉色,怒氣升起道:「在大是大非面前,你能不能講點原則?你的能力我不可否認,可你聽聽外面怎麼傳,對你有利的一句都沒有。」

    初步候選人名單一出來,一片嘩然。有的說史志辦的申江虎走了狗屎運,撿了個大漏。有的說曲廣平如同上國土局局長一樣,靠著自家婆娘爬肚皮才入選的,話特別刺耳難聽。曲廣平自然聽到了,可越是這樣,他越要競選來洗脫自己的罪名。他道:「不利又怎麼樣,只要我行得正坐得正就行了,管他們怎麼說,我曲廣平也是有手有腿的人,且容那些小人用蠱惑之術迷惑?我不服!」

    楊德榮起身走到曲廣平跟前,語氣放緩道:「廣平啊,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勸你一句,越是在這個當口越不能置氣,你越置氣反而上了他們的當。有些人巴不得你在這個時候出醜,咱就越要冷靜。副縣長真的有那麼好當嗎?你看看其他候選人,董國平,許萬年,那個不比你有本事有能力,說句不好聽的,你真競爭不過他們。與其給他們當陪襯,還不如早早退出來,安安心心地當自己的局長。博文想競選,那你就讓他競選,他的能耐和人品你又不是不知道,指望他當選,哼!也是個墊背。」

    「廣平啊,咱倆認識雖然不長,可我對你還是蠻信任的,我這麼做,也是在保護你啊!」

    甭看楊德榮平時吆五喝六,言語粗俗,做起思想工作頗有一套。經他的一通勸說,曲廣平動搖了。

    楊德榮乘勝追擊,道:「廣平啊,你在國土局的位置上待著時間也不短了,再待下去就有可能出問題。馬平縣早幾年就有駐京辦了,可南陽縣到現在也沒有,你的出路我早替你想過了,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就提議組建駐京辦,而第一任主任就讓你出任,你覺得如何?」

    曲廣平早就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無奈關係不硬,始終跳不出這個圈圈。現在有這麼一個機會到京城工作,他當然樂意了,瞪大眼睛道:「真的?」

    「這還有假?」楊德榮繼續道:「駐京辦雖不是什麼好單位,但出去后開闊下視野自然不一樣。要是在京城搞塊地皮,掙點外快,也不次於你在國土局,不是嗎?」

    楊德榮把話已經說得這麼露骨了,曲廣平再不接著,就有些不識抬舉了。他道:「好,我全聽楊縣長安排,我退出!」

    南陽縣電視台已經播了一遍候選人的採訪了,曲廣平的臨時退出,不得不採取補救措施,把高博文加進來。高博文是搞關係的高手,和廣電局的局長又是好哥們,雖然拍不到最前面,這難不倒他。他讓局長把他的採訪故意比別人多出那麼幾分鐘,而且還安排記者下基層採訪,安監局的新聞報道一樣子多了起來,電視台快成了安監局的電視台了,24小時不間斷循環播放著高博文的高大光輝形象。

    在這點上,高博文是個高手!

    可幹部群眾議論的焦點不在高博文身上,而是放到了肖楊身上。肖楊冷不丁地躥了出來,極具視覺衝擊力,都對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夥子品頭論足,肆意揣測。於是乎,各個版本在民間流傳開來。

    有的說肖楊的父親是位高官,這次遴選副縣長是專門為他搞的,其他人不過是陪襯而已。有的說肖楊是新來的市委書記秦修文的私生子,有了這層關係,一切就很好理解了。還有的說肖楊是張志遠同父異母的親弟弟……越傳越邪乎,就差說肖楊是張志遠的兒子了。

    張志遠隱約聽到這些消息,他穩坐泰山,不為所動。不過有一點不可否認,肖楊長相帥氣,談吐非凡,特別上鏡。操著一口純正的普通話,在鏡頭前表現自然,一股朝氣蓬勃的清新之風吹遍了整個南陽縣,至少在群眾眼裡,肖楊的呼聲還是比較高的。群眾支持又能怎麼樣,最終的命脈還是在權力機關手中牢牢掌握。

    母親劉翠蘭盯著屏幕一遍又一遍看著肖楊,她怎麼看都覺得肖楊像她丟失的二兒子陸一峰。不僅劉翠蘭如此,好多人猛一看,都以為是陸一偉,可仔細一看簡介,才知道不是他。

    劉翠蘭幾十個電話打給陸一偉,愣是把他從單位拽回來。陸一偉剛進門,劉翠蘭就迫不及待地道:「一偉,你可算回來了,你看看這個男孩子像不像你弟弟?」

    陸一偉盯著電視屏幕仔細辨認,道:「他怎麼可能是我弟弟呢,一點都不像。媽,你是不是想小峰想瘋了?」

    「不!」劉翠蘭堅定地道:「我兒子我清楚。」說完,拿起陸一峰小時候的照片認真比對起來,道:「你看這眉毛,簡直一模一樣。你再看看這嘴型,也是一樣的,我敢斷定他就是小峰。」

    陸一偉接過照片對比了下,果然有幾分相似。可想起張志遠那晚所講的故事,他搖搖頭道:「媽,小峰那時候才三歲,長大后肯定變樣子了。再說了,肖楊已經和我講過他的身世了,人家有父親有母親的,怎麼可能是小峰呢,絕對不是,你想多了。」

    聽陸一偉這麼一說,劉翠蘭拿著照片痛哭起來:「小峰啊,你在哪啊,你知道不知道媽有多想你……」

    陸一偉不想讓母親受氣,摟著安慰起來道:「媽,您放心,我一定給你把小峰找回來。」

    本是無心之舉,別人說他長得和肖楊像,就連母親也覺得肖楊像丟失的弟弟陸一峰,陸一偉不免留心起來。他拿著弟弟小時候的照片,仔細與肖楊辨別著,確實有幾分神似,可長得像的人多了去了,這怎麼能確定呢。

    常委會定在了下周三,還有四五天的時間。局外人對這事看得很淡,但局中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心急如焚,焦急地等待著「小考」。十進六,淘汰將近一半,比例還是相當高的。

    縣委辦主任董國平似乎沒有被這次競選影響,就像沒事人似的,心靜如水,該幹嘛幹嘛。他認為,以他的資歷和人脈,這次競選還不是穩操勝券嘛。董國平有這麼大的把握,其他人可沒他那兩下子,幾乎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拼盡全力爭取常委們手中的一票。

    常委們這兩天快成了香餑餑,神龍不見首尾,一到晚上肯定在某個飯桌上,喝著小酒答應每個宴請的候選人。以至於常委們覺得那個人都不錯,都應該投一票。可臨時抱佛腳,為時已晚,給誰投票其實他們心中早就有了一桿秤,不過是應付場面罷了。

    表現最為積極的要數高博文了,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他且能輕而易舉放過。他的手段與其他人不同,帶著雙廟煤礦礦長孟剛挨家挨戶跑,就連請了長假的武裝部長楊寶剛他都不放過。金石可開,高博文最終用重金敲開了楊寶剛的大門,答應屆時回來投他一票。

    與此同時,陸一偉也沒閑著,按照張志遠的指示替肖楊拉票。拉票的方式有多種,要是方式不恰當,勢必引起他人反感。特別是常委們,人家也是縣領導,最厭惡用上級的指示來壓制。就算當場同意了,也不見得乖乖聽從。畢竟票握在人家手裡,你總不能干涉人家填寫選票吧。

    陸一偉拉票的方式很特別,關於肖楊的情況和張志遠的意圖隻字未提,而是把南陽縣城鎮化建設有意無意提出來。常委們何等的聰明,聞弦歌而知雅意,立馬明白了意圖。殊不知,肖楊是土木工程方面的工程師,這樣的暗語也是比較討巧的。

    就是如此,陸一偉只能爭取到3人的支持,其他幾位常委壓根沒去做無用功。對於肖楊來說,足夠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