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2 任重道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2 任重道遠字體大小: A+
     

    酒在有些時候確實是個好東西,可以讓人放下思想包袱和顧慮,敞開心扉去面對一切。其實和香煙的效果一樣,可以短暫地麻痹和刺激人的神經中樞,以至於集中精力去做一些平時幹不了的事。大文豪李白在醉酒癲狂狀態寫出傳世絕唱的《將進酒》,不得不說酒精的效果在某些時候有著特殊功效。

    肖楊是絕好男人,不抽煙,不喝酒,甚至不近女色,但在今天這個場合他破例飲酒,一大杯酒下肚,已是滿臉通紅。要想成為一名「酒精」考驗的幹部,任重而道遠。

    肖楊不說,張志遠也不勉強,閑聊起了家常道:「肖楊,你的履歷表我看了,你寫得家庭住址是東州市縫紉機廠家屬院,你父親是誰?」

    陸一偉猛然想起前段時間陪著張志遠去過東州市縫紉機廠,見了一位與他年紀相仿的女子。至於那位女子和張志遠什麼關係,陸一偉沒去打探別人的隱私,但肯定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肖楊微醉,道:「我父親是肖仁邦。」

    「肖仁邦是你父親?」張志遠突然激動地道。

    肖楊對張志遠的過激表現有些納悶,點頭道:「對啊。」

    張志遠也意識到自己有些激動了,調整情緒道:「真沒想到,你原來是他的兒子,他現在還好嗎?」

    肖楊點點頭道:「挺好的,怎麼,您認識?」

    張志遠眼神望向遠方,嘆了口氣道:「何止認識,我們兩家還有一段緣分在裡面。現在想想,都過去幾十年了。」

    肖楊和陸一偉對望一眼,不知所云。

    張志遠打開了話匣子,回憶道:「我父親當年和你父親同為東州市縫紉機廠的工人,我父親是鉗工,而你父親是技術員,小組長,兩人關係特別要好。我從小也是在縫紉機廠家屬院長大,那時候還沒你呢,我每天和你姐姐肖麗莎在一起玩耍。文化革命開始后,我父親成分不好,被劃為富農,成天拉出去批鬥。而你父親是貧農,根紅苗正,還是縫紉機廠的宣傳幹事。要不是肖叔叔處處保護著我父親,估計他老人家早就被打死了。」

    「那時候,不僅我父親遭殃,就連我母親和我都逃脫不了魔掌。家裡被砸了個稀巴爛,母親嚇得不敢出門,經常躲在屋裡抱著我哭泣,生怕有人衝進來把我奪走。家裡不成樣,餓的我前心貼後背,兩眼發暈。要不是你姐姐偷偷給我們吃的,我們也餓死了。現在想想那瘋狂的歲月,多少讓人絕望。」

    「文革結束后,我父親得到平反,他沒有繼續留在縫紉機廠,而是舉家搬遷到北州市。此後,我們兩家還保持著密切來往,後來我父親去世后就聯繫得少了。再後來,只聽說你父親當了廠長,哎,歲月催人老啊。」

    沒想到兩家還有這段淵源,肖楊激動地道:「原來是您父親啊,怪不得他總在我耳邊絮叨,說從前的張叔叔怎麼怎麼,真沒想到。」

    張志遠眼神柔弱了許多,道:「我離開縫紉機廠時才八九歲,但廠子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歷歷在目,清清楚楚記得。我後來也去過,除了原來的老廠房外,其他的都不復存在了。兒時的記憶總是美好的,等有機會一定去看看您父親,不知他還認識不認識我,哎!」

    「嗯。」肖楊點頭道:「等我過兩天回去就說,他比較戀舊,肯定記得您。」

    「你姐姐還好嗎?」張志遠突然問道。

    肖楊黯然地點點頭道:「還行吧,自從我姐夫車禍離世后一人帶著孩子,日子過得清貧些,好在我父母接濟她,馬馬虎虎過得去。」

    張志遠眼神變得複雜起來,嘴唇有些發抖,趕緊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口茶,掩飾自己的不安。這一切,陸一偉全都看在眼裡。如果他沒猜錯,上次一同去看的那個女人,就應該是肖楊的姐姐肖麗莎了。

    地球很大,人脈很近。如同山的這一頭和那一頭,海峽的這一邊和那一邊,聊著聊著,就能捋出存在的某種關係。誰能想到,肖楊和張志遠八竿子打不著的,竟然在言語之間牽扯出一段父輩的友誼。

    張志遠冷靜了許久道:「肖楊,我不管你是什麼理由,這次競選副縣長你必須參加,如果你當選,一切好說,如果選不上,也別灰心,我定會大膽地重用你,好吧?」

    肖楊似乎還在猶豫,陸一偉看不下去了,忙道:「肖楊,你別辜負張書記的一片苦心,趕緊敬一杯酒啊。」肖楊聽后,雙手端著酒杯敬酒,道:「張書記,謝謝您的支持和栽培,我一定全力以赴。」

    從老兵漁港出來后,張志遠對陸一偉道:「一偉,肖楊意外入選,我必須打亂原有計劃,過兩天就要召開常委會進行打分了,有些事我不易出面,你私下和馬書記,還有東森、奇峰聯繫一下,務必要將肖楊送進下一輪,聽明白了嗎?」

    「好的,我知道該怎麼做。」陸一偉點頭道。

    張志遠又道:「下一輪就是黨代表和人代表投票環節了,你也可以提前入手,有意無意地將肖楊的情況和我的態度吹吹風。另外,不是讓初步候選人進行電視採訪嘛,你去協調一下,把肖楊排到第二位,這個人,我是要定了!」

    如果張志遠沒講那段故事,陸一偉或許難以理解,但現在張志遠鐵了心,甚至破例讓自己私下活動,有些事也就沒那麼複雜了。他羨慕肖楊,張志遠如此器重他,會不會對自己的地位構成威脅呢,不得而知。

    肖楊的臨時變卦讓安監局局長高博文大發雷霆,在辦公室就指著鼻子破口大罵肖楊忘恩負義,並揚言絕不會放過他。可最終人選馬上就要敲定了,如果再不趕緊找替死鬼,一切就都來不及了。他看著名單挑來挑去,最終圈定了史志辦副主任申江虎。

    事不宜遲,他連夜直赴申江虎家,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申江虎是個老夫子,長年鑽研學問腦袋轉不過彎來,特別容易鑽牛角尖,直截了當道:「憑什麼讓我退出?門都沒有!」

    高博文見這招不管用,直接掐准申江虎的軟肋道:「老申,我知道你兒子至今還待業,只要你同意,我立馬把他安排到安監局,正式編製,你看怎麼樣?」

    申江虎的婆娘心動了,在一旁勸說著申江虎:「老申,博文人家也是關心你,要是真給咱家兒子解決了編製,那多好啊。再說了,你一個朽木疙瘩,天生就是搞學問的料,競選什麼副縣長嘛,真把自己當成回事了。」

    婆娘在一旁苦口婆心勸說,申江虎不為所動,依然堅持自己的意見,撐直脖子道:「搞學問的怎麼了?搞學問的就不能當副縣長了?哪條哪款規定了?我再說一次,要讓我退出,絕對不可能!」說完,直接將高博文下了驅逐令。

    朽木不可雕,高博文也無能為力。再次拿出名單仔細撿漏,他又把目光放到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鬍志雄身上。

    到了胡志雄家后,還不等高博文表明來意,這個看似焉了吧唧的胡志雄賣命地表演,先是借口拉肚子,上廁所一去就是大半天,高博文耐著性子等候。從廁所出來后,還沒聊了兩句,胡志雄張大嘴巴驚悚地哮喘起來。演技頗為精湛,不一會兒竟然口吐白沫,讓高博文都嚇了一大跳。

    胡志雄的妻子不明真相,嚇得渾身哆嗦,趕緊從抽屜里取出葯塞到嘴裡,不停地撫摸著胸口,回頭對高博文道:「博文兄弟,志雄有哮喘,天氣一冷,就更厲害了。你要有什麼事,要不明天去辦公室說,你看行不?」

    胡志雄的表演最終還是讓高博文識破了,可他又不能說什麼,憤憤起身離去。

    高博文走後,胡志雄立馬好轉,催促妻子道:「你快去看看高博文走了沒有?要是走了,趕緊把大門鎖緊,今晚不管誰敲門,都不準開門!」

    妻子疑惑地走出大門左右看看,將大門上鎖,回家問道:「你這是表演的哪一出啊,嚇死我了!」

    胡志雄起身悠哉悠哉地道:「高博文那點鬼心眼子還能騙得了我?要我退出,做夢去吧。」

    妻子還是沒聽明白,又追問道:「什麼退出?你是說副縣長的事?」

    胡志雄大屁股往沙發一坐,用遙控器打開電視,手掌擊打著節奏跟著電視里唱了起來……

    又回到起點,高博文把最後的希望放在國土局局長曲廣平身上。這次,他沒有直接找曲廣平,而是找到了縣長楊德榮。

    表明來意后,楊德榮略顯為難,道:「博文啊,我就搞不懂了,在安監局好好的,怎麼非要競選個副縣長?再說了,這盤棋到底怎麼下,到現在我都摸不清,萬一是張志遠設的局呢,到最後不是把我們當猴耍了嘛。要我說,你不必淌這趟渾水,好生在安監局待著,隨後瞅個合適機會,我再把你扶上來。」



    上一頁    下一頁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