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1 凄美愛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1 凄美愛情字體大小: A+
     

    聽到這一噩耗,陸一偉選擇了沉默,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一直微笑的肖楊,不知該說些什麼。

    肖楊要比陸一偉想象的堅強許多,端起水杯呷了一口,臉上掛滿笑容回憶起來:「她是個很美麗的女孩,胖胖的小圓臉上印嵌這可愛的小酒窩,笑起來特別迷人,是我們土木工程係為數不多的女孩子之一,好多男生都在追求她,包括我,可沒想到她最後選擇了我,我很感動,感動的一塌糊塗,就這樣,我們一同走過了單純而短暫的大學時光。」

    「畢業后,她被分配到南陽縣五角鎮政府,而我則分配到東州市縫紉機廠。東州和南陽很近,我幾乎每周都來看她。時間一長,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兩地生活,不顧家人的反對來到位於五角鎮的曙陽煤礦,這樣我們就可以天天見面了。」

    「我家人不喜歡她,覺得她是農村人,但事情已經如此,他們做出了讓步,同意我們交往,條件是女方必須到東州,而且我父親答應給她安排工作。可她呢,因父親有病,不願意離開,我只好選擇留下來陪她。」

    「後來,我們終於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可突如其來的噩耗打亂了一切,她被查出患有尿毒症,簡直是晴天霹靂。為了給她看病,我四處籌錢,欠下一大筆外債,可終究還是挽救不了她,離我而去了!」

    說到此處,肖楊眼眶裡轉動的淚水自滿盈虧,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就這樣,他依然面帶微笑,透著一股不服輸不屈服的勁頭。

    陸一偉同樣被深深地震撼了。這個女孩的事迹他聽說過,曾經轟動一時,當時縣紅十字還組織捐款,他主動捐了500元,可終究沒有挽救她脆弱的生命,沒想到背後還有這樣一段凄美而動人的愛情故事。

    肖楊繼續道:「心愛的人去了,我本應該回到東州開始新的生活,可我沒忘記她臨終前的託付,要照顧好她病重的父親和年邁的母親,我答應了,也履諾了。然而,她父親在她去世后的第二年也相繼離開了人世,把她母親孤零零的留在這個世上。」

    「我雖不是什麼高尚的救世主,但我看著她母親很可憐,於是再次做出決定,留下來照顧她母親。期間,我家人不知來了無數次,要我回家,可我不能丟下她不管。他們以為我瘋了,對,我就是瘋了。因為我的生活不能沒有她,如果真的離開這裡,那最後一點熟悉的味道都煙消雲散了,還讓我怎麼活?」

    肖楊的對與錯,陸一偉不好評判,道:「其實你完全可以把她母親接到身邊,這樣也可以敬孝,你父母親心裡也好受點。」

    「試過了,沒用的。」肖楊道:「她母親比較戀舊,不願意離開,我也沒辦法。我答應我家人了,再給我兩年時間,兩年後不管是什麼樣,我都會義無反顧地回到他們身邊。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傻?」

    「沒!」陸一偉搖搖頭道:「聽了你的故事,我才覺得我多麼渺小,換做我,或者任何一個人都做不到你這樣,真心佩服你的勇氣,真的。不過我勸你也要考慮你家人的感受,畢竟他們是關心你的,別傷了他們的心。」

    肖楊點點頭,長出一口氣道:「前幾年吧,人年輕,比較氣盛,做出好多事都是一時衝動,這兩年,年紀大了,性子也磨平了,好多事看開了,也覺得無所謂了。但是最初的諾言我不能違背,我要照顧好她母親。」

    陸一偉覺得,感動的背後透著絲許人性的自私。不管那個女孩多優秀,臨終前給肖楊套上這麼一個緊箍咒,有些不近人情。捨棄自己的家不顧,反而跑到異鄉照顧別人的母親,從道義上多少有些難以接受。不過從另一方面講,肖楊是個重情義,講義氣之人。

    古人的面相之說,不無道理。肖楊與生俱來的兩道劍眉,已經決定了他的一生。陸一偉問道:「那你現在呢,還一直單著嗎?」

    肖楊苦笑了下道:「期間,好多人給我介紹對象,包括我家人,相親是一場接著一場,可我總是刻意尋找她的影子,一直沒找到。我知道這樣不好,可我始終跳不出這個怪圈。呵呵,也許這就是我的命,單著也好。」

    看到肖楊,再想想自己,不免有些同病相憐。陸一偉勸道:「肖楊,是該放下包袱的時候了。你不能一直沉寂在過去,而應該勇敢的面對現實,你不是為了自己而活,而是為了家人,為了她而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嗯。」肖楊點點頭道:「我知道該怎麼做。陸主任要是有合適的給我介紹介紹,哈哈。」

    陸一偉笑著道:「行,只要有合適的,我給你留心著。」

    聊完,肖楊擼起袖子看了看錶問道:「陸主任,我們這是在等什麼人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嗯。」

    「誰啊?」

    陸一偉神秘一笑道:「待會你就知道了。」

    五分鐘后,張志遠的司機小郭打來電話,告知張志遠已經到後院了。陸一偉隨即起身,帶著肖楊往後院走去。

    酒店後院原本是倉庫,在設計之初,陸一偉就建議楊建國把倉庫裝修一番,弄成兩個相對隱蔽的包廂,以便領導使用。這樣做,可以有效地保護領導隱私,還可以避免領導之間碰面。

    倉庫做得很隱蔽,從外表看根本看不出裡面還有包廂,但經過一道門后,頓時豁然開朗。氣派的裝修,寬大的空間,並配有衛生間和棋牌室,甚至還有一道後門,考慮的十分周到。這個包廂與其說是給領導準備的,還不如說是給張志遠專門準備的。

    陸一偉將肖楊帶進來,肖楊看到張志遠后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看看陸一偉,再看看張志遠,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來,肖楊,這邊做!」張志遠沒有架子,笑呵呵對著肖楊招手,示意坐到自己旁邊。

    肖楊站在那裡無動於衷,還沒有緩過神來。陸一偉急忙推了一把小聲提醒:「張書記叫你了。」肖楊才跌跌撞撞走到張志遠跟前,怯怯地坐了下來,緊張地道:「張書記,我……」

    張志遠笑著點點頭,道:「什麼也不要說了,心裡明白就成。」

    陸一偉補充道:「肖楊,今天這頓飯,是張書記特意宴請你的,待會你要好好感謝張書記。」

    「好,好,一定!」一向自信的肖楊見到南陽最高領導人後也變得語無倫次起來。看來,權力在人們心中永遠是敬畏的。

    飯菜很快就上齊,張志遠和楊建國也算是老熟人了,特意留下他,與他喝了一杯酒。激動的楊建國舉杯時雙手哆嗦,出門時差點撞到門框上。

    飯局開始,張志遠脫掉外套搭到椅子上,解開袖口紐扣擼起袖子,端起酒道:「肖楊,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了,我很滿意,特意讓一偉把你叫出來,與你聊聊天。你有什麼想法,儘管提出來,我洗耳恭聽。來,先幹了這杯酒!」

    一杯酒後,肖楊緊張地雙手在褲子上來回搓,依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道:「多謝張書記和陸主任抬愛,還單獨設宴請我一個無名小卒,著實令我感動,謝謝您。」

    張志遠看出肖楊緊張,緩和氣氛道:「你怎麼是一個無名小卒呢?上次省委羅秘書長到南陽調研,你橫攔上訪,我就認識了你,哈哈,你小子有膽識啊。」

    肖楊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張書記,我不過是一時衝動,還望您多加批評,給您添麻煩了。」

    「嗨!過去的事就不提了,咱只提眼前的。」張志遠切入今天的主題,道:「怎麼?我聽一偉說你棄選這次副縣長了,為什麼?能說說嗎?」

    肖楊眼神漂浮不定,鼓起勇氣道:「張書記,我真沒想到這次我能入圍,可我年齡還小,要是真選上了,肯定有很多人不服氣,給您造成麻煩和困擾,還不如我主動退出。」

    「哦?」張志遠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道:「年輕怕什麼,我要的就是年輕人。我年齡也不大,照樣當縣委書記,給誰造成麻煩了嗎?這你大可放心,只要你是人才,我一定會衝破一切阻力和荊棘,排除一切干擾和後顧之憂,讓你堂堂正正當選。你看一偉,他就是個人才,為了起用他,我哪怕得罪所有人都要把他調到我身邊,現在不也好好的嘛!」

    張志遠特意把陸一偉作為典型案例,陸一偉很是感動。確實如此,要不是張志遠把他從山溝溝里拉出來,估計現在還在東瓦村刨土地呢。他附和道:「肖楊,因為你的身份特殊,張志遠專門請示了市委領導,才算把事情弄通,你這個時候放棄競選,辜負張書記的一片苦心啊。」

    肖楊沒想到背後還有這麼一回事,慌忙起身向張志遠鞠躬,道:「張書記,謝謝您如此器重我,我真不知該如何感謝您才好,我……」

    「坐!」張志遠將肖楊摁倒椅子上道:「我不喜歡這一套,也非常討厭溜須拍馬的人。既然你今天能坐到這裡,就把你當成了自己人,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不要搞那些虛頭巴腦的事情,要是真有心,把這一杯酒喝了。」

    被張志遠一激將,肖楊果然端起酒杯一干而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