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0 初出茅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60 初出茅廬字體大小: A+
     

    肖楊如同軍人般直起腰板,雙手放在膝蓋上,自信地點點頭道:「對,沒錯!」

    陸一偉緩慢地把履歷表放到桌子上,彈了彈煙灰,仔細觀察著坐在對面的肖楊。肖楊裡面穿一件雪白筆挺的襯衣,外加一件麻灰色羊毛衫,一件精幹的深藍色中長款呢大衣,顯得十分精神。認知一個人,要捕捉一個人的特點,肖楊最突出的那就是兩道雕刻在高聳眉骨上黑而密的劍眉了。

    劍眉,直而挺,末梢上揚,如同一把利劍懸在兩側。從名字本身看,給人硬朗正義之感,命中注定離不開「俠氣」。命相學中解釋,內心剛強,不肯屈居人下,對自己在意的事能主動積極,反映敏銳,為人也頗講義氣,但是略見驕傲自負。從肖楊的表現看,到印證三分。

    陸一偉道:「肖楊,我很好奇,你是城裡人,且又是土木方面的高級工程師,怎麼會選擇到南陽這小地方工作?而且一待就是五年,你不覺得不和常理嗎?」

    「是嗎?」肖楊很輕鬆地道:「我怎麼覺得挺好啊。南陽這地方雖小,工作也比較艱苦,但不知為什麼,我喜歡這裡,這樣解釋可以嗎,學長?」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肖楊學弟,你沒和我說實話,解釋太過蒼白,不足以信服。這是你的隱私,我可以不追問,你也有權力不說,這樣吧,說說你到安監局后的工作情況吧。」

    肖楊道:「其實我早就向和上級反映這個問題了,在安監局大半年時間,高局長並沒有組織相關煤礦工人培訓,我幾乎是無所事事,枉我積累了豐富的煤礦工作經驗。現在向陸部長提出申請,我想調離安監局。」

    「你想去哪?」

    「專業對口的城建局。」

    「好,我可以向上反映你的情況,還有什麼要求?」

    肖楊聲音洪亮地道:「沒有了。」

    「真沒了?」

    「沒了。」

    陸一偉很自然地過渡到另一個話題,道:「那好,談談你這次競選副縣長吧。」

    肖楊道:「這個……我決定棄選。」

    聽到肖楊的回答,陸一偉十分驚奇,一下子坐起來道:「你說什麼?」

    肖楊絲毫沒露出慌亂,道:「我說我棄選。」

    「為什麼?」

    「沒為什麼,我資歷不夠,且身份不對,參選本想著試一試,沒想到入圍了,既然證明了我有這個能力就行了,我沒有強烈的當官慾望。」

    陸一偉對肖楊冷靜的回答驚詫萬分,道:「你就這麼輕易放棄?」

    肖楊微笑著點點頭道:「嗯,還是剛才的話,我是一個工程師,希望從事與專業相關的事情。當了副縣長又能怎麼樣,何況我一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與許局長,高局長抗衡,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聽到後面這句話,陸一偉判斷肖楊沒講真話。他不打算追問下去,草草結束了談話,道:「好,組織部會充分尊重你的意見的,工作的事談完了,聊點私事吧。咱倆年紀相差不大,又是校友,覺得你這人也不錯,想和你交個朋友,今天晚上新開的老兵漁港等我,不見不散。」

    陸一偉不等肖楊回答,起身走出了辦公室。

    下午,陸一偉將肖楊的情況向張志遠進行了彙報,張志遠聽后同樣不可思議,道:「這個肖楊倒是挺有個性的,別人是擠破腦袋想進,他卻主動放棄機會,這不給了高博文一個台階嘛!」

    張志遠這麼一說,陸一偉立馬將高博文和肖楊聯繫起來,有些驚奇地道:「張書記,您說有沒有可能在我去之前,高博文已經和肖楊談過話,讓他主動放棄?」

    陸一偉一提醒,張志遠眉間的「川」字立馬顯現,凝神道:「我看有可能,到了這個時候什麼可能都有,你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陸一偉搖搖頭道:「肖楊一直不說實話,我也沒辦法啊。」

    「好,今晚我來問他。」

    晚上,陸一偉先行一步到了老兵漁港。老闆楊建國見了陸一偉勝似親人般對待,樂呵呵地道:「陸主任,簡直不敢相信,這兩天試營業下來,營業額是從前的幾十倍,昨天晚上直到一點多才關門,廚子都累趴下了,哈哈,照這樣下去,我可要大發了啊。」

    楊建國掙了錢,陸一偉同樣高興,道:「這還是試營業,正式開業后更加火爆,尤其到了年關歲末,各類飯局增多,加上外出打工的開始陸續返鄉,夠你忙活一陣子了。這說明你的眼光好,把湘菜第一個引進我縣,第一個敢吃螃蟹的人,哈哈。」

    楊建國樂不攏嘴,道:「我在湖南當的兵,那時候就喜歡吃湘菜,又麻又辣,味道特別好。生意火爆的關鍵還在於您起的店名好,好多退伍軍人都是慕名而來,要的就是這份情誼,哈哈。」

    寒暄過後,楊建國突然問道:「對了,陸主任,海東是哪天結婚?」

    陸一偉扳著手指頭一算道:「下周五,還有八九天。」

    楊建國道:「陸主任,我有個不情之請,我想把海東結婚的宴席承包下來,你看怎麼樣?」

    陸一偉眼前一亮,頻頻點頭道:「這個主意好啊,就這麼定了,所有的一切費用我來承擔。」

    「不不不!」楊建國擺手道:「陸主任,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免費為提供宴席。」

    「這哪成,不行!」陸一偉不接受楊建國的饋贈,道:「老楊,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但一碼歸一碼,你就是生意人,掙錢天經地義,你要是免費,我只好換別的地方了。」

    楊建國急了,拉著陸一偉道:「陸主任,免費自有我的道理,肯定有我對您的感激之恩,但還有一個目的。你想啊,海東的朋交廣,在這裡吃飯,不是免費為我打廣告嘛。」

    陸一偉細細一想,楊建國說得有點道理,但他還是搖頭道:「不行,不行,這一頓飯下來至少要花上萬,這要多少天才能掙回來啊。何況你還有外債,是多少就是多少。」

    楊建國也是直性子人,他急赤白臉地道:「陸老弟,難道咱倆之間就沒有情誼了嗎?我成心想交你這個朋友!都說了是為我做廣告,你就別堅持了,給我我也不要,就這麼定了!」說完,轉身忙活去了。

    陸一偉被楊建國耿直的性格弄得哭笑不得,什麼免費做廣告,就是想還自己一個人情,他心裡一清二楚。不過楊建國的這個提議特別好,為海東風風光光辦一次婚禮,也算對得起他死去的爹媽。

    肖楊到了,看到陸一偉後主動上前握手。兩人在大廳的一個角落裡一邊喝茶一邊等張志遠。兩人同為校友,自然話題比較多,很快拉近了距離。聊著聊著,話題落到情感問題上。

    陸一偉道:「肖楊,我很好奇,你今年都28歲了,可你的履歷表上還寫著未婚,按說你這個年齡早該結婚了。」

    肖楊端著茶杯低頭旋轉著,道:「陸部長,今天上午你問我為什麼隻身來南陽,那我回答是因為這裡有我喜歡的一個女孩你信嗎?」

    沒想到肖楊給出了這麼一個答案,頗為意外。陸一偉點點頭道:「我信。」

    肖楊一隻手臂搭在椅子上,眼眶裡閃動著淚花望著天花板道:「以我的能力隨便去任何一家大型國企都是搶著要,待遇或許是現在的十倍,二十倍,甚至更多,你信嗎?」

    陸一偉不質疑肖楊的能力,畢竟學歷和資質擺在那,他重重地點點頭。

    肖楊苦笑了一聲道:「人生就如此戲劇性,我哪兒都沒去,選擇了南陽。我家人因為我,幾乎快要和我斷絕關係,可我依然堅持我的選擇。」

    「你後悔嗎?」陸一偉問道。

    「後悔?」肖楊木訥地反問,陷入了短暫的思考。過了一會兒道:「怎麼說呢,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就沒有後悔二字,既然邁出了這一步,談後悔有點荒唐,不後悔。」

    陸一偉對肖楊有了全新認識,讚許地道:「不管你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很佩服你,換做我,可能做不到。男人如此痴情的例子舉不勝舉,我衷心地祝福你們幸福。既然你都來了南陽這麼多年了,那這麼不結婚呢?」

    「……」肖楊的頭埋得更低了。

    陸一偉不知實情,換了個問法道:「那我可以問一下那個女孩在哪個單位上班嗎?」

    肖楊猛然抬起頭,欲言又止,眼神黯淡了許多。陸一偉見對方有難言之隱,立馬道:「算了,你不想說算了,這是你的隱私,聊點其他的吧。」

    「她已經離我遠去了。」肖楊語氣平實地道。

    「啊?」陸一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儘管已經意識到什麼了,還是問道:「她去哪了?」

    肖楊抬起頭微笑著指著天上道:「遠方,遙遠的遠方,一個沒有煩惱,只有快樂的幸福國度,一個沒有痛苦,只有歡笑的極樂世界。」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