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5 陌生地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5 陌生地方字體大小: A+
     

    石曉曼的表現讓陸一偉吃驚不少,以前吃飯也沒見她如此豪邁。都說女人一旦學會了喝酒,酒量絕對不次於男人,甚至翻倍的增加,而且酒後和沒事人似的,頗有女中豪傑的味道。只見石曉曼咕嘟咕嘟倒了滿滿兩杯,端到陸一偉前面一杯道:「這樣公平吧?」

    陸一偉將石曉曼的酒拿過來,又取了杯子倒了少半杯道:「你意思意思就行了,都是老熟人了,沒必要這個樣子。」

    「不!」石曉曼奮力奪了過來道:「我今個高興,你管得著嗎?」說完,端起來就要喝。

    陸一偉眼疾手快又奪了回來道:「高興歸高興,聊表心意即可。待會你要是喝醉了,我都不知該如何了。」

    石曉曼心裡壓抑了許久,鐵定心今晚要發泄一番,不依不饒,陸一偉無奈,只好端起杯一口氣喝了下去。喝完后道:「這下沒有了,你要是再爭奪,我把剩下的那杯也喝下去。」

    看到陸一偉如此護著自己,石曉曼直挺挺地坐到椅子上,伏案嚎啕大哭起來。

    陸一偉知道石曉曼心中不快,可不知如何安慰,道:「想哭就哭吧,哭出來就好受多了,憋在心裡終究不是事。不過我希望你要堅強,不要因為這事把身子搞垮,多不值當啊。不要忘了,你還有孩子,她是無辜的,你不能剝奪了她的權利。」

    不安慰還好,一安慰石曉曼哭得更凶了。陸一偉待在那裡,不知所措。

    西江紅屬於清香型白酒,雖不及汾酒那麼出名,但歷史淵源可以追溯到西漢。由於不注重包裝推銷,只在西江省小範圍內比較有名。其氣味芳香純正,入口柔綿,落口清甜,穿腸爽靜,回味無窮,色香味三絕融入本土特有文化底蘊,成為對外推廣的一張獨特名片。

    與醬香型白酒不同的是,西江紅入口感覺不到辛辣,甚至覺得和白水一樣,可後勁十足。用不了幾分鐘,酒勁就上來了。整個人輕飄飄的,如同到了極樂世界,享受著神仙般的生活。

    陸一偉的酒量不錯,可剛才空腹喝了一大杯,這會酒勁上來了,感覺重心不穩,頭脹欲裂,但意識還是清醒的。他趕緊吃了幾口菜,可手腳有些不聽使喚,夾菜時顫抖不停。他意識到有問題了,趕緊起身道:「曉曼,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石曉曼停止了哭聲,起身拉著陸一偉道:「怎麼了?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把飯吃完啊。你要是不想聽,我們聊點高興的,你別走!」

    陸一偉低頭搖晃了下腦袋,稍微清醒了些,回頭笑著道:「謝謝你的盛情款待,我真有事,改天我再來你家做客,好吧?」

    陸一偉堅持,石曉曼也不能強制挽留,只好將其送出門外,還不等關上門,就聽到「噗通」一聲,走廊里傳來巨響,她慌張地走出去一看,陸一偉扶著欄杆坐在了地上。

    「一偉!」石曉曼趕緊走過去扶,可陸一偉死沉死沉的,根本拖不起來。她也不知從那來的力氣,愣是把陸一偉拖進了卧室。

    看著爛醉如泥的陸一偉,石曉曼一遍又一遍責怪自己,如果剛才不任性,陸一偉也不會這樣。

    「怎麼辦?」石曉曼手足無措,趕緊去衛生間打了一盆熱水,用熱毛巾敷在陸一偉額頭上。只見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石曉曼用手指觸電般觸摸了下臉頰,燙得如同火炭。再撫摸額頭,依然滾燙。她慌了,以前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啊,陸一偉到底是怎麼了?

    按理說,陸一偉也不止這點酒量,難道是酒有問題?不該啊。酒是剛剛打開的,能有什麼問題?不可能!她試著推了兩下,可陸一偉沒有任何反應。石曉曼又觸摸了下手,天哪!渾身都是滾燙,難道是高燒了?

    她趕緊扯下熱毛巾,將冷毛巾放到其額頭上。可能是冷水刺激的緣故,陸一偉一個激靈,渾身哆嗦了下,翻了個身,又沉沉地睡了過去。

    她驚呆了,措手不及。慌亂之中,石曉曼趕緊掏出手機,打給在醫院的同學姜芳。

    姜芳聽了石曉曼的描述后道:「像這種情況極有可能是酒後中風。」

    「啊?」石曉曼第一次聽到這個概念,追問道:「啥時酒後中風,嚴重不嚴重?」

    姜芳道:「酒後中風的成因有很多,輕則嘴眼歪斜,重則偏癱或全癱,甚至危及生命,這都有可能的。」醫生總是將臨床表現說得如此恐怖,把石曉曼一下子嚇得癱坐在那裡。如果陸一偉真癱了,這可這麼和他家人交代啊。

    姜芳見石曉曼半天不說話,又寬慰道:「我說得只是可能,就你剛才所說,也有另一種可能。病人這兩天過度勞累,大量飲酒或猛烈飲酒後壓迫神經中樞,見風后致使體內血液循環加快,出現短暫性休克。你看看他身上有沒有紅斑?如果有,說明酒精過敏,問題不大。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去醫院吧,畢竟眼見為實,我不敢確定。」

    去醫院,這可怎麼辦?陸一偉在自己家深更半夜喝酒喝成這樣,要是傳出去對誰都不好。無奈之下,她一再央求同學,務必過來確診一下。姜芳考慮了許久,還是答應了請求。

    十分鐘后,姜芳趕來。因為石曉曼租住著自家的房子,進門后輕車熟路走進了卧室。看著床上躺著的是陸一偉,驚詫萬分。石曉曼顧不得這些了,催促道:「姜芳,你趕緊看看,要是真有問題,我現在就送他去醫院。」

    出於醫生職業,姜芳沒有多問開始檢查。她翻看了下眼皮,又摸了摸額頭,回頭責備道:「他高燒了怎麼喝這麼多酒?」

    「高燒了?」石曉曼疑惑地道。

    「是啊,你過來摸摸,你看身上有多燙。趕緊脫了衣服用冷毛巾進行物理降溫。他喝了酒,用藥效果不明顯。」姜芳叮囑道。

    「啊?」石曉曼難為情地道:「這,這……」

    「這有什麼難為情的,飯都在一起吃了,還在乎這個?」姜芳以為他們倆走到一起了,小聲地問道:「你倆什麼時候開始的?隱瞞的夠深啊,怪不得你非要租我的房子,原來另有企圖啊。」

    石曉曼懶得和姜芳解釋,道:「你出去別亂嚼舌根子啊,我認真地告訴你,沒有的事!人家陸一偉怎麼可能能看上我?我真要有這樣的好男人,這輩子,值了!」

    姜芳相信石曉曼說得不是假話,但可以看出她很喜歡陸一偉。道:「曉曼,有些事不是等來的,而是爭取來的。你看今天多好的機會,抓住吧。」

    姜芳走後,石曉曼按照姜芳的指點,準備為陸一偉「寬衣解帶」。可想著如此陌生的「身體」,卻遲遲下不了手。

    眼看陸一偉臉色越來越難看,石曉曼一狠心閉眼,顫抖著手一粒一粒解著襯衣的扣子……

    在露出肌膚的一剎那,石曉曼手發抖的更加厲害了,心臟「咚咚咚」狂跳,倒像是自己要怎麼著陸一偉似的。巧合總是在恰當時期發生,陸一偉上次同樣是醉酒,與自己有了肌膚接觸,這次歷史用重新上演,不同的是,陸一偉並沒有醒來。

    待寬闊厚實的胸肌全然裸露出來后,石曉曼渾身在顫抖,甚至有一種撲上去的衝動。這不是慾望,而是見到異性的本能。尤其陸一偉身上散發著濃烈的荷爾蒙氣味,讓她更加把控不住。她和前夫曹曉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感覺,可在陸一偉身上發生了。

    陸一偉胸腔一起一伏,整齊排列的腹肌在燈光的反射下更加奪目誘人。好色不是男人的專利,女人看到喜歡的異性后,同樣血脈噴張,不能自已。她用手指輕輕地觸碰了一下,感受到陽剛之氣獨特的魅力,比起曹曉磊滾圓的啤酒肚,更具誘惑力。

    好在她比較理智,拿著冷毛巾一遍遍擦拭著。陸一偉則毫無知覺地躺在那裡,任由石曉曼擺布。

    最終,石曉曼還是沒有克制住自己,將緋紅的臉頰貼在陸一偉胸前,雙手緊緊抱住了他。

    這時,陸一偉突然一陣抽動,嚇得石曉曼趕緊退縮,完全清醒了。她匆匆給陸一偉擦拭了一遍,將鞋子襪子脫掉,拿著被子蓋上,紅著臉跑到客廳平復心情。

    剛才蓋被子時,石曉曼觸碰到陸一偉的下面。雖柔軟,但有筋骨之剛,讓她不由得夾緊雙腿。

    好男人終究是別人的。石曉曼心裡雖喜歡陸一偉,卻從不奢望得到他,擁有他。到覺得現在這種關係挺好,不遠不近,就在那裡。每天能看到他,也是一種精神聊慰。

    一晚上,石曉曼不知起來多少回過去瞄一眼。後半夜時,見陸一偉的燒退下去后,才算安穩地睡了個短暫覺。

    陸一偉也不知自己什麼時候醒來的。醒來后,發現自己睡在陌生的地方,驚奇不已。他顧不上頭疼,立馬下地跑出客廳,找了半天,沒見到石曉曼的身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