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4 同命相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4 同命相連字體大小: A+
     

    「你不去我去!」周妻鐵了心,站起來走到酒櫃翻箱倒櫃,取出積攢下來的好煙好酒,準備送給陸一偉。

    「喂喂喂!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攢下來的,別動!」周建勝心疼地道。

    周妻不管不顧,一邊往袋子里裝一邊道:「你要是當上副縣長,還差沒人給你送禮?瞧你沒出息的樣!」

    周建勝這時才想起在樓底下碰到陸一偉,道:「別去了,我剛才碰到陸一偉剛出去,人家不在家。」

    「你怎麼不早說!」周妻將袋子丟到地上,氣鼓鼓地坐到沙發上。想了半天,問道:「你剛才要和我說什麼來著?」

    周建勝耍起了性子,道:「本來想說的,現在沒興趣了。」

    「熊樣!」周妻起身,走進廚房做飯去了。

    喜歡八卦的周建勝實在憋不住,又跑到廚房道:「我剛才在樓底下碰到陸一偉,你猜他在幹什麼?」

    「幹什麼?」周妻急了,火冒三丈道:「最討厭你這說話的腔調了,怪不得你一直不提拔,經常神神叨叨的,要說趕緊說,不說滾出去!」

    周建勝道:「我看見陸一偉在看租姜芳房子的那個女人。」

    周妻剜了一眼道:「咸吃蘿蔔淡操心,管你什麼事!再說了,你就敢肯定陸一偉是看人家?吃飯,吃飯!」

    周建勝充分發揮嚼舌頭的功力,道:「你猜租住姜芳房子的是誰?是副食品加工廠辦公室主任曹曉磊的老婆石曉曼。前段時間不是剛離婚嗎,就從家裡搬出來了。」

    「這事我知道。」周妻跟著周建勝的思路往下走。

    周建勝見妻子認真聽自己,頗為得意地道:「據我了解,石曉曼以前在北河鎮是副鎮長,恰好陸一偉也在北河鎮,而且也是副鎮長。我聽說倆個以前就亂七八糟的,還讓曹曉磊堵在床上了。後來,陸一偉前腳回到縣裡,石曉曼立馬就抽到創衛指揮部。奇了怪了,歷史驚人的一樣,這次陸一偉剛去縣委辦,石曉曼又去了。更神奇的是,陸一偉的房子空了大半年剛住進來,石曉曼也搬了過來,你說巧合不巧合?」

    聽周建勝這麼一說,周妻半信半疑道:「真的?」

    「可不是!」周建勝繪聲繪色道:「剛才,就在我上樓的時候,我看到陸一偉站在石曉曼窗戶根底,眼巴巴地看著石曉曼,那眼神,簡直要望穿秋水,海枯石爛啊。」

    「黑燈瞎火的,你能看到他眼神?」周妻揶揄道。

    「不就是比喻嘛,語文里還有誇張手法了。」周建勝無力地解釋道。

    「嗯。」周妻道:「你說這些到底想說什麼?」

    「說了半天都白說了,難道你沒聽明白嗎?他倆有一腿!」周建勝堅定地道。

    周妻眼皮耷拉著道:「人家有一腿關你你什麼事,真是閑得,快吃飯吧。」

    得不到妻子的響應,周建勝顯然意猶未盡,繼續補充道:「對於咱這普通人來說這沒什麼,可他陸一偉現在可是大紅人啊,要是他在外面搞破鞋,這可是重大新聞啊,傳出去,夠他吃一壺的。說不定和上次一樣,由市紀委直接帶到市裡調查,那可有看頭了。我現在懷疑,石曉曼和曹曉磊離婚,是不是就因為陸一偉在中間插了一腳。」

    周妻拿起碗筷道:「建勝,我再說一次,你要把打聽別人隱私的這勁頭用在工作上,這會早就提拔了。人家陸一偉是單身,他想和誰搞就和誰搞,你管得著嘛!我警告你,別沒事找事,要是得罪了他,你的好日子也到頭了。再說了,咱還要求他辦事了,別到處亂說啊。」

    「不和你說了!」周建勝見沒有得到妻子的響應,有些失望地埋頭吃起了飯。

    陸一偉終究還是沒有抵擋撲鼻的香氣,他鬼使神差地走到了石曉曼家門外,考慮了許久,鼓起勇氣摁下了門鈴。

    「誰呀!」房間里,傳來石曉曼溫柔的聲音,陸一偉有些局促地咳嗽了聲,手插口袋左右觀察著。

    石曉曼見沒人回答,躡手躡腳走到門口,屏住呼吸小聲地問道:「誰?」

    陸一偉用腳尖提著地上的煙頭,有些不自然地道:「我。」

    「陸一偉!」石曉曼在心中默念了一遍,頓時有些慌神,趕緊上下打量了一番,將散落的頭髮別到耳後,雙手在圍裙上胡亂搓了兩下,神情緊張地打開了門。

    「是一偉啊,快進來!」石曉曼激動地說著,趕緊身子一側,給陸一偉讓出通道來。

    陸一偉有些局促地跨了進去,四周看了看道:「我剛回來看到你家亮的燈,過來看看你有什麼需要。」

    石曉曼心跳加速,臉色緋紅,開玩笑地道:「多謝領導蒞臨指導,請進吧。」

    陸一偉往前邁了一步,又退了回來,低頭瞅著拖鞋。石曉曼立馬道:「快進來吧,沒那麼多講究。」

    陸一偉堅持換了鞋,不過沒有男式的拖鞋,偌大的腳穿進女人瘦小的鞋裡,樣子十分滑稽,石曉曼看到這一幕,捂著嘴巴撲哧笑了起來。

    石曉曼租住的房屋與他家格局一樣,就連裝修風格都十分相似,明黃色調,歐式吊頂,典雅端莊。比起自己家,石曉曼把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一塵不染,很是整潔。陸一偉自嘲道:「和你家比起來,我家那簡直不能看。」

    「呵呵,那要多臟啊。」石曉曼站在陸一偉一側,專註著他帥氣的臉龐,並用敏銳的嗅覺嗅著身上淡淡的煙草味。男人是天,沒有男人的家根本就不算家,石曉曼恍然間以為陸一偉就是自己的男人,那個偉岸的丈夫。

    「什麼味?」陸一偉鼻子使勁吸了兩下道。

    「呀!」石曉曼一個箭步閃進了廚房,將一鍋焦黑的排骨趕緊端起來。

    陸一偉走到廚房門口,歉意地道:「都怪我,把你的菜也糊了。」

    「可不怪你!」石曉曼假裝生氣地道:「你知道排骨多少錢一斤嗎?你必須賠!」

    陸一偉嘿嘿一笑道:「我賠,你開價吧。」

    石曉曼像個小女生一般,嘟起嘴巴道:「誰要你的錢,你要是真心想賠的話,你負責把這鍋統統吃掉。」

    陸一偉摸著飢腸轆轆的肚皮道:「正好我還沒吃晚飯,這下可有口福了。」

    「你還沒吃飯?」石曉曼關心地問道。

    陸一偉道:「可不,今天忙活一天了,都忘記吃晚飯了,回家才記起來。可想要進門,卻發現沒帶鑰匙,估計是鎖辦公室了。辦公室也進不去,今晚只能睡大街上了,哈哈。」

    「要不……」石曉曼本想說要不住我這裡吧,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轉頭掩飾慌亂的眼神,端起鍋準備往垃圾桶里倒。

    「喂,你幹嘛啊?」陸一偉急忙上前制止道。

    石曉曼抬起頭道:「你不是沒吃飯嗎?我現在給你做。這菜都糊了,倒了吧。」

    「別啊!」陸一偉道:「這上面還好好的,能吃!」說完,用手指夾了一塊塞進了嘴裡,有滋有味地嚼了起來。

    看到陸一偉壞壞的表情,石曉曼心裡滿是喜歡。她把鍋端到灶台上,道:「等著,我往裡面放點蔥花,去一去糊味。」

    陸一偉沒有反對,走到客廳左右張望著,看到電視柜上擺放相框,湊近看著和自己女人年齡差不多的小女孩,依偎在石曉曼懷裡小鳥依人,很是溫馨。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女兒,心裡百般滋味。

    石曉曼側身看到陸一偉眼神里滿滿的父愛,心中異常傷感。兩個多麼相似的家庭,結局都驚人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是被男人踹開的,而陸一偉是被迫無奈。

    石曉曼將排骨端上飯桌,並盛了米飯,道:「一偉,你要餓了先吃著,我再炒兩個菜。」

    「別麻煩了,一個菜就足夠了。」說歸說,石曉曼還是堅持弄了一大桌子豐盛的飯菜,讓陸一偉很是過意不去,連連道:「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做了這麼多,我們倆個那能吃的了啊。」

    「我樂意!」石曉曼開心地道:「你是第一個到我家做客的人,當然要高規格接待了。菜都是些家常菜,還望領導多多包涵。」

    「什麼領導啊,你再這麼說我可走了啊。」陸一偉道。

    「一偉,行了吧!」石曉曼往陸一偉碗里夾了一口肉,樂滋滋地埋頭扒拉著米飯。

    「對了!」石曉曼突然放下碗筷,起身走進了廚房。不一會兒拿著一瓶西江紅走了出來,道:「我不喝酒,都忘記給你拿了,來,我陪你喝。」

    「你能喝?」陸一偉用懷疑的口吻問道。

    「笑話!」石曉曼不服氣地道:「從鄉鎮出來的幹部那個不會喝酒?來,今晚我和你用大杯喝。」

    「別別別,就小杯喝一點點就行了。」陸一偉看著石曉曼架勢像是動真格的,急忙勸解道。

    「誰和你開玩笑了?今天你能來我特別高興,我捨命陪君子,一定讓你吃好喝好。」石曉曼豪爽地道,完全沒有平日里端莊的淑女模樣。



    上一頁    下一頁

    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
    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