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3 各自人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3 各自人選字體大小: A+
     

    楊德榮問道:「我來南陽縣沒多久,對當地的幹部還不太熟悉,你們推薦給穩妥點的。我只有一個要求,不需要他能力有多大,只要聽話就行。」

    說起推薦人,三個各懷鬼胎,心中都有各自的人選。高博文搶先一步道:「雙廟鎮黨委書記張建明為人老實,閱歷深厚,在管理企業方面頗有一套,最主要的是聽話,我覺得可以委以重任。」

    許萬年表示不屑,道:「就他那張老焉,講話不利索,辦事拖拖拉拉,焉了吧唧的,把財政局交給他實在不放心。我倒覺得縣委辦後勤科科長齊大鵬挺不錯的。年輕有為,干工作紮實,雖然有時候有點彪,但還是值得信任的。此外,他後勤工作搞得特別好。」

    最後一句話,許萬年是專門說給楊德榮聽的。「後勤工作」意義廣泛,吃喝拉撒睡,還有其他豐富多彩的娛樂項目,都屬於後勤工作,許萬年特意強調,他知道楊德榮喜歡玩,尤其是女人,是他最大的嗜好。三天不近肉色,渾身難受。

    高博文哼笑一聲道:「齊大鵬?拉倒吧。就他?讓他干一個月就給你把家敗光了。再說了,他一後勤科長,也沒到其他單位當過一把手,把他推到財政局,估計眾人把他唾沫星子淹死。」

    楊德榮不說話,而是望向沉默的曲廣平。

    曲廣平有些心不在焉,毛遂自薦道:「你們推別人,還不如推我,我在國土局幹了多少年了,也該挪挪位置了。我覺得沒有人比我更合適。」

    這次,許萬年和高博文沒有說話,靜靜等待著楊德榮最後拿主意。

    三個「候選人」,楊德榮雖沒見過面,但他更喜歡許萬年推薦的齊大鵬。如此說來,三人中,許萬年最懂他的心思。但高博文說得沒錯,閱歷不夠就算推出去也不服眾,到時候惹得自己一身騷,得不償失。曲廣平自薦,倒是不錯的人選。可畢竟認識沒幾天,誰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很難在短時間做出決定。

    思考了許久,楊德榮慢條斯理道:「這件事嘛,不急!隨後再說。」

    三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高博文看了下表起身道:「時間不早了,就不打擾楊縣長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許萬年和曲廣平也起身道別。

    分道揚鑣后,許萬年又悄悄折返回楊德榮的住所。頗為神秘地道:「楊縣長,就我剛才說得那個齊大鵬,他想邀請您唱歌。」

    本來困意十足的楊德榮聽后,立馬精神抖擻,眼珠子冒綠光道:「去哪?」

    許萬年看到楊德榮上鉤,心中得意地道:「已經安排好了,在南州市。他找了幾個女大學生唱歌一級棒,希望您去指點一下。」

    楊德榮聽到女人,頓時渾身不自在,感覺數以萬計的螞蟻在身上爬。在這個時候他都不忘領導的架子,道:「說起唱歌,我雖然不專業,但我愛好,更喜歡專研。我不是和你吹,和那些自恃清高的大學教授比,我完全可以超越他們,更別說指點幾個大學生了。」

    楊德榮捧著臭腳道:「那可不,楊縣長聲線渾厚,歌聲優美,是那種有歲月沉澱的中低音,尤其是您那首《父親》,唱得我聲淚俱下,感動不已,一點都不次於那些歌星。」

    許萬年的這個高帽子讓楊德榮心放怒放,他側頭低語:「安全嗎?」

    許萬年神秘一笑道:「放心,絕對安全。齊大鵬找了輛軍車,保證一路暢通。地點也是精挑細選的,是那種高檔會所,一般人進不去。」

    「那還等什麼,走啊。」楊德榮已經急不可耐了,內心火急火燎。

    許萬年哈腰擺了個請的造型,楊德榮昂首闊步往樓下走去。

    陸一偉手機兩塊電池都沒電了,手機完全成了擺設。沒有了手機,他頓時心慌的要命,感覺與世隔絕一般。自從有了手機,就成為人體的一部分了,寸步難離。一旦沒帶手機或手機沒電,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陸一偉的手機24小時不離身,24小時不關機,而且時刻保持滿電狀態,就怕有什麼萬一。可今天的電話實在太多了,幾乎密集地轟炸,到了最後腦袋都是懵的。

    他身上有兩台手機,一台是公共號,所有人都可以打。一台是秘密通道,裡面只有一個號,那就是張志遠,以便快速做出反應。如今看來,他不得不再增加一台手機,專門聯繫關係比較親密的人。

    陸一偉趕著回家充電,可到了家門口,才發現沒拿鑰匙。仔細回想后,才記起今天走得急,落在辦公室了,於是又匆匆下了樓。鑽進車裡才意識到,辦公室和家門的鑰匙在一起。

    算了,陸一偉打算放棄了。一晚上關機,也沒什麼大不了,正好安安靜靜休息一晚。他略顯疲憊地下了車,正往自家單元樓走時,一股紅燒排骨的肉香鑽進了鼻子里,讓他垂涎三尺。這時,他才記起還吃晚飯。摸了摸扁扁的肚皮,他後退一步尋找著香氣的來源。

    「刺啦!」二單元一樓廚房發出清脆的炒菜聲,石曉曼正鑽在廚房做著豐盛的晚餐。今晚,她本來就是要請陸一偉吃飯的,算作答謝餐。本想給一個大大的驚喜,沒想到陸一偉已經主動上門了。

    陸一偉站在樓下,心情複雜地借著燈光望著廚房裡正在專心致志炒菜的石曉曼,很同情她的遭遇,也讓他回想起家的溫暖。

    曾經幾何,妻子李淑曼也是如此,儘管廚藝一般般,但看到一桌子飯菜心裡暖暖的,這才是家的味道。已經是很長時間了,長的自己都忘記那個味道了。忽然間,他產生一種錯覺,在那裡做飯的正是妻子李淑曼……

    「陸主任,回來了啊!」這時,對門鄰居周建勝神奇地出現在陸一偉身後,把他嚇了一大跳。

    院子里黑燈瞎火的,原本門庭還有聲控燈,不知什麼時候早就壞了,也沒有人修。陸一偉認出了周建勝,客氣地道:「是周局長啊,我準備出去。」

    「哦。」周建勝若有所思地答道:「那行,我先上去了啊。」殊不知,陸一偉在看石曉曼的時候,周建勝已經觀察許久了。

    周建勝回到家中,把手中的東西隨後往沙發一丟,火急火燎地跑進廚房,對著妻子道:「老婆,你猜我剛才看到什麼了?」

    周妻正在做飯,顧不上搭理周建勝,道:「你又看到什麼了?經常是一驚一乍的,你這毛病能不能改改?」

    周建勝不介意妻子數落,靠著櫥櫃看著妻子神秘地道:「你知道二單元姜芳家房子租出去了吧?」

    「知道啊!」周妻炒菜的間隙望了一眼神神叨叨的周建勝。

    「那你猜租給誰了?」

    周妻不耐煩地道:「管他租給誰了,和你有什麼關係!老周,不是我說你,你能不能有點上進心,你在審計局幹了一輩子了,到頭就混了個副局長。你看看對門陸一偉,人家年紀輕輕就是縣委辦主任了,多和人家好好學習學習。一天到晚啥事也不幹,就喜歡打聽誰家長誰家短,瞧你那點出息,和個老娘們似的。」

    周建勝不以為然道:「陸一偉人家有個好老丈人,我有什麼?有今天還不是靠我一步步打拚出來的?」

    周妻將炒勺往鍋里一丟,轉身惱怒地盯著周建勝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不就嫌我是農村人嘛,有本事你找城裡人去啊,看把你給能耐的。當初我要不是瞎了眼,老娘才不會嫁給你了。你倒是城裡人,你有什麼,你爹媽連間破瓦房都沒留給你,現在的這房子還不是靠我家買下來的?知足吧!」

    這席話周建勝不知聽了多少遍了,他氣憤地道:「好好的發什麼火啊,一說就把老三件翻出來,有完沒完啊。」說完,隻身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看起了電視。

    周妻端著菜來到客廳,突然記起了什麼,急忙道:「對了,建勝,我聽說縣裡遴選什麼副縣長,好像條件還放得很寬,你不去試試?」

    周建勝有些小家子氣,還沒從剛才的數落中緩過勁來,冷冰冰地道:「不知道。」

    「瞧你那副德行!」周妻往周建勝太陽穴戳了一下道:「我和你說正經的,你到底去不去?」

    周建勝如同泄了氣的皮球道:「我們局長都放棄這次遴選了,我去湊什麼熱鬧,不去!」

    周妻不甘心,又道:「建勝,對門的陸一偉現在可是縣委書記身邊的大紅人,要不咱買點東西過去求求他,讓他出出主意。你想啊,今天你周建勝還是人人看不起,一旦當上副縣長,還不是挺直腰板大搖大擺地走路?」

    周建勝動了心思,不過又焉了下來,雙手墊著腦袋往後一靠道:「咱們平時不和人家走動,而且以前還看不起陸一偉,你還經常說三道四,現在低聲下氣地求人家,你覺得可能嗎?不去!」



    上一頁    下一頁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