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2 白面書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52 白面書生字體大小: A+
     

    「我的好老弟,見你一面比見縣委書記都難啊,快坐。」徐青山一臉急切,見到陸一偉勝似親人。

    陸一偉落座,徐青山立馬上前為其按摩,弄得陸一偉十分局促,忙道:「得得得,現在獻殷勤,一切都晚了,你還是坐下吧。」

    徐青山坐到沙發上,猴急地道:「一偉,你趕緊給我分析分析,看看我有多大的把握。」

    相比李建偉,陸一偉更希望徐青山當選副縣長。徐青山心眼雖多,但干工作絕對沒話說,尤其是執行力,在全縣鄉鎮幹部里也是數一數二的。別的不說,北河鎮的工業園區就是典型的例子。倒是李建偉,長年蹲在機關,習慣於鬥心眼,在執行力方面有所欠缺,能力平平。

    陸一偉道:「徐局,你的情況我又不是不知道,方案一出來就仔細算過,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基本上那一條你都能沾上邊,你應該沒多大問題。」

    陸一偉這麼一說,徐青山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子,嘿嘿笑道:「一偉,我都這麼大年紀了,你可別開玩笑了,幾斤幾兩,我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陸一偉突然嚴肅下來道:「徐局,我問你一句實話,你到底想不想參選?」

    徐青山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散去,認真地道:「要說不想那是鬼話,我當然想。可是要我和許萬年他們競爭,毫無優勢啊。」

    陸一偉知道徐青山的真心話后道:「這你不必害怕,積分不過是敲門磚,你現在只要能入圍就好說了,下一步你在黨員和代表中活動活動,應該問題不大,這是后話。」

    「這個道理我也懂,可問題是怎麼能入圍?按照我現在的分數排名是挺考前的,要是常委一打分,說不定就擠出去了,難啊!」徐青山嘆了口氣道。

    「你也別灰心。」陸一偉安慰道:「這兩天你可以按個登門拜訪下各位常委,最主要的還是張書記那裡。只要張書記支持你,認可你,說不定就成功了。」

    徐青山道:「我真是因為這事才找你的。一偉,到了這個關鍵時刻,你可得幫幫我啊。你放心,只要我能成功當選,咱倆的關係依然是這麼鐵。」

    陸一偉有些難辦。在別人眼裡,自己在張志遠身邊風光無限,覺得說句話那是輕而易舉的事,可實際呢?他很少在人事方面左右張志遠的思維,唯一求過的一次,就是上次城建局城管大隊隊長宋勇一事,除此之外再沒有。想著徐青山在北河鎮時待自己不錯,他打算幫這麼忙。道:「我可以幫你說句話,但關鍵還靠你自己。」

    聽陸一偉如此說,徐青山激動地道:「一偉,我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才好,你的一句話比別人十句話都強。如何去見張書記,還需要你指點一二。或者說張書記有什麼愛好,也好對症下藥啊。」

    陸一偉擺手道:「徐局,你不了解張書記的為人,千萬別整那些沒用的,他最討厭這個了。你要真想,我建議你直接去他辦公室面見,表明態度就可以了。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搞。」

    徐青山不踏實,道:「這樣可以嗎?」

    「聽我的,沒錯。」陸一偉堅定地道。

    按照徐青山的思維,總覺得不拿點真金白銀就辦不成事。都說張志遠為官清廉,沒想到還真是如此。道:「好,我聽你的。」

    陸一偉點頭道:「徐局,我覺得你這次還是挺有希望的,到了這個時候就是拼人脈的時候,9個常委里你能拿下5票,基本上就穩穩地入圍了。加緊活動活動吧,你不要忘了,你在活動的同時,別人也在活動,這就看誰更真誠了。你不是和田國華縣長關係挺好嗎?趕緊先把他的票拿下。」

    「好好好,我知道怎麼做了。」一想鬼點子多的徐青山到了這時候也變得六神無主,看得出,他非常重視這次遴選副縣長。

    王家壩小別墅,直到深夜依然燈火通明。二樓某個房間,此起彼伏的麻將聲不絕於耳。財政局局長許萬年,國土局局長曲廣平以及安監局局長高博文正陪著縣長楊德榮打麻將,秘書鄭旭東則坐在一旁觀戰。

    「楊縣長,要是張果老和馬戲聯合起來,我們可得提前做準備了。」許萬年手舉著麻將,一臉陰險道。

    「張果老」是他們對張志遠的別稱,而「馬戲」是針對馬菲菲的。馬菲菲從前是戲子,簡稱「馬戲。」張果老個子小,張志遠身材瘦小,稱其「雅號」實則戲謔。馬菲菲就更別說了,戲子在古代是下等人,如此稱呼壓根就看不起她。

    楊德榮滿臉橫肉,溝壑縱深,寫滿了歷史滄桑和歲月沉澱。只見他冷笑一聲,將手中的「一萬」飛出去道:「怕什麼,他張志遠從前敢耀武揚威,還不是因為背後有郭金柱和侯永志撐腰嘛,現在一個調離,一個去西天了,看他還有什麼能耐!馬菲菲就更別說了,從田春秋肚皮上撈了個縣委副書記,看把她能的,如今田春秋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怕他幹什麼!」

    高博文接著道:「我聽說馬戲來南陽縣之前,她老公就和她離婚了。現在是孑然一身,看她那股騷勁,是不是已經爬到張果老床上了?」

    對於這種事,曲廣平從來不發言。畢竟自家婆娘也是個破鞋,與劉克成曖昧就不說了,居然還和廖閔元糾纏不清。好在曲廣平看得開,也就無所謂了。

    楊德榮滿面風光,眯著眼叼著煙捲戲謔地道:「一個是自恃清高滿嘴跑火車的白面書生,一個是自以為是滿嘴道義的舞台戲子,這要擱在古代,秀才配戲子,那是絕配啊。」

    「哈哈……」眾人頓時哈哈大笑,把張志遠和馬菲菲當做笑料樂不思蜀地調侃。

    笑聲過後,許萬年把話題引到了遴選副縣長上。對於此次遴選,他是十分迫切的,而且他底氣十足,很有把握脫穎而出。再加上楊德榮的幫襯,基本上十拿九穩。道:「楊縣長,你說這次遴選我需要準備什麼?」

    楊德榮專心致志地看著手中的牌,隨口道:「這有什麼好準備的。不過張志遠既然制定了規則,那咱就按規則辦事。你目前先把積分搞上去,越多越好。達不到條件的,想辦法也要達到。上常委會時,多的票我不敢保證,廖閔元、田國華、楊寶剛還有蕭鼎元的票起碼可以保證。這都五票了,你擔心什麼,沒多大問題。廣平,博文,你倆個也是啊。」

    曲廣平漫不經心道:「老大,這次遴選我沒多大興趣,還是讓萬年和博文努力吧。再說了,攏共就兩位置,怎麼分配得過來啊。」

    許萬年沒有說話,高博文接著道:「廣平說得也對,國土局這麼重要的部門,不能沒有自己人,萬一把廣平扶上來,張果老安排自己的人進去,那就不好掌控了。」

    高博文說得是這個理,可曲廣平有些不高興了。照這麼說,我就沒資格競選了?不高興歸不高興,他沒有表露出來,而是乘機在桌子上胡摸了張牌。

    楊德榮點頭道:「博文說得有一定道理,如果引申一下,一旦你們兩個當選,那財政局和安監局這兩個位置絕對不能落入張志遠手中,我就是和他撕破臉也要爭回來,尤其是財政局。」

    許萬年倒沒想到這一層,道:「老大說到點子上了,我這個位置得提前考慮好接班人。」說這話的意思,他覺得當副縣長已經十拿九穩了。

    高博文警惕地道:「老大,你說張果老會不會讓陸一偉去財政局?」

    楊德榮不說話,曲廣平接過話茬道:「我看很有可能。上次陸一偉大鬧財政局,張果老屁都不放一個,反而將萬年的幾個兄弟拘留了好幾天。他是不是已經提前設計好這一步了?」

    曲廣平一說,大家都表示贊成,紛紛停止打牌盯著楊德榮。

    楊德榮將手中的八萬抽出來又放進去,老覺得會放炮,最後還是打了出去。高博文嘿嘿一笑,將牌推倒后道:「老大,不好意思,我又胡了!」

    楊德榮探頭看了一眼,臉色驟變,將麻將使勁一推,起身惱怒地道:「不玩了!」說著,走到沙發前氣鼓鼓地坐下來。眾人見狀,紛紛起身圍坐其左右。

    楊德榮慢條斯理點上煙,道:「我不管什麼陸一偉,還是陸二偉,財政局局長的位置誰要敢惦記,我絕對不答應!」「啪」楊德榮猛烈拍了下沙發扶手,讓其他人嚇了一大跳。

    許萬年看著秘書鄭旭東,心裡頓時有了主意,道:「老大,我看還不如讓旭東去財政局得了。」

    其他兩人聽到這個提議后,都紛紛附和道:「對對對,讓旭東去最合適了。」

    一旁的鄭旭東受寵若驚,激動的都不知道該如何了。怯怯地道:「不行,不行,我剛到南陽,資歷不夠,何況我去了財政局誰伺候楊縣長啊。」說是說,鄭旭東心中急切地想去,畢竟是肥差實缺啊。

    不過楊德榮給他澆了盆冷水,道:「旭東說得對,他去不合適,我身邊離不開他。」

    鄭旭東聽后,心裡涼了一半,機會又一次與他擦肩而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