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9 大病初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9 大病初癒字體大小: A+
     

    董國平臉色略顯憔悴,長吁短嘆道:「張書記,按道理說,我這個樣子就沒必要和年輕人競爭了。選上去又能怎麼樣,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工作干不好,反而成了累贅,拖大家的後腿啊。但是,我要是不競選,這心裡又不甘心,畢竟幹了一輩子了,也沒什麼追求了,最大的心愿就是得到組織的認可,還希望張書記體諒。」

    董國平講話平實,卻很有感染力,讓張志遠也為之感嘆。安慰道:「國平,我完全理解你,要不然也不會親自打電話讓你回來參選。這次機會是我好不容易和上級爭取的,或許錯過這次,就沒有下次了。規則的制定不是針對某個人,而是面對大群體,但也要體現人性化的一面,照目前制定的方案,對你是十分有利的,還希望一定要把握好。」

    董國平點點頭道:「謝謝張書記還惦記著我,既然組織信任我,覺得我還能為南陽建設出一把力,那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爭取一下。」

    「對!我就是要你這樣的精氣神!」張志遠欣慰地道:「下午就要召開常委會敲定此事,我們一起努力吧。不過我要叮囑你,不要太拚命,還是身體要緊。」

    董國平走後,陸一偉拿著方案走了進來。張志遠示意把門關好,臉上掠過一絲不安的溫燥。

    「一偉,方案的事待會再說。等等你去一趟魏國強家,看看他的情況。」張志遠道。

    陸一偉疑惑不解,道:「他兒子工作的事我已經和閆部長談過了,過段時間就能安排。」

    「不,不是這事!」張志遠嘆了口氣道:「魏國強這次也要競選副縣長,你上門徵求他的意見,他的事我要單獨拿到常委會通過。」

    「啊?」陸一偉以為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驚奇地道:「他不是病了嘛?」

    「好了!」張志遠也不相信地道:「他已經大病初癒了。」

    「啊?」陸一偉再次發出感嘆詞,詫異道:「還有這事?」

    張志遠靠在椅子上無奈地道:「昨晚,蘇啟明市長給我打來電話,直接用命令語氣道,要求魏國強必須參選。不僅參選,而且還要當選成功。」

    「啊?」陸一偉第三次驚嘆,這雲里霧裡的,還轉不過彎來。怎麼又牽扯到蘇啟明了?

    張志遠沒有過多解釋,道:「蘇市長現在是常務副市長了,何況又在南陽干過,他的面子不能不給,你下去落實吧。」

    從張志遠辦公室出來,陸一偉還是不敢相信。前段時間,張志遠和他一同去看過魏國強,精神失常且無意識,怎麼說好就好了。就算是大病初癒了,這好的也太是時候了,簡直神了!

    蘇啟明打電話親自關照,這又是為什麼?聯想到水泥廠事件,陸一偉或多或少能猜到其中的個由。不管怎麼說,領導交辦了任務,咱就去落實。下了樓,驅車往魏國強走去。

    路上,陸一偉不由得苦笑,上輩子也不知欠了魏國強什麼,這輩子和他一直有淵源,簡直陰魂不散。不過魏國強的能量真不是一般的強大,幾起幾落,如今還要競選副縣長,這魄力,換做其他人保證做不到。

    到了魏國強家,與前段時間簡直是兩番模樣,院子收拾得井井有條,一點都不想精神病人待過。魏國強好像知道陸一偉要來似的,早早地就站在家門口眺望,看到陸一偉一進門,如同老母雞捕食一般飛撲過來,用肥厚的雙手緊緊攥著陸一偉搖晃著,見了親人般熱情地道:「一偉,你可算來了。」

    陸一偉上下打量著魏國強,一點都不像生過病的樣子,倒像是剛剛度假回來,養得白白胖胖的。至此,他也開始懷疑,魏國強到底有沒有得病?難道從前是裝出來的?

    「國強,讓一偉兄弟站在院子里幹嘛,外面冷,趕緊回屋!」魏國強的妻子站在門口大聲叫道,與前段時間見面簡直判若兩人。

    陸一偉進了門,兩口子熱情的啊,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魏妻端茶倒水,又是水果點心,生怕招待不周。而魏國強則擺了一溜各式各樣的好煙,不停地往陸一偉手裡塞,竭力「巴結」著陸一偉。

    陸一偉還沒詢問,魏國強自己先辯解道:「前段時間,我妻子帶我到京城醫院走了一圈,巧了,遇到一位好大夫。人家說我腦子受了刺激,結果你猜怎麼著,我既沒吃藥也沒打針,我往一個炮筒似的大傢伙裡面一躺,然後經過心理開導治療,好了!你說神不神?」

    如果先前是懷疑,那麼此時陸一偉堅信魏國強從前的病一定是裝出來的。他不得不佩服魏國強精湛的演技,簡直無懈可擊,衝擊奧斯卡金像獎也綽綽有餘。為了逃避責任,算是拼了老命了。一時間,對其更加厭惡。

    魏妻也附和道:「這下可好了,我們家老魏病好了,我一身輕鬆。聽說縣裡要遴選副縣長,我就鼓動老魏去參選,這待在家裡對他的病情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到時候再憋出病來,我這輩子可真就沒奔頭了。一偉,你算是我們家老魏一手培養起來的,要不是我們家老魏,你也沒今天啊。所以啊,在這個關鍵時刻,你可不能忘恩負義,一定要幫幫老魏啊。」

    「滾出去!會不會說話?」魏國強沖著妻子大聲咆哮道。

    魏妻不顧及陸一偉的臉色,自顧繼續道:「我說得有錯嗎?還不是你一手把一偉帶出來的?」

    「滾!」魏國強心裡有愧,起身將妻子推出了房間。

    魏妻走後,魏國強慢悠悠地坐在沙發上,滿臉歉意地道:「一偉,別聽那敗家老娘們胡咧咧,我魏國強有愧於你啊。」說完,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轉,演技一流。

    陸一偉不相信鱷魚的眼淚,直截了當道:「魏書記,我受張書記委託上門徵求你的意見,這次副縣長你是否要參選?」

    「選,當然選。」魏國強急不可耐地道。

    「哦。」陸一偉道:「那麻煩你寫個書面東西吧,我回去好交差。」

    「行,我現在就寫。」說完,起身到另一個房間拿出稿紙,思考也不思考提筆就寫,顯然他早已做好準備。

    寫好后,魏國強雙手捧著交給陸一偉。陸一偉掃了一眼,摺疊好裝進口袋起身道:「那行,我回去交差了,你多加休息吧。」說完,逃離似的往門外走去。

    「再坐會唄,著急幹嘛?」魏國強一邊客氣一邊跟著陸一偉往門外走。

    魏妻見陸一偉要走,拉住陸一偉再次叮囑道:「一偉,顧念舊情,這個時候你可的幫幫老魏啊。」

    陸一偉一絲苦笑,跨出了大門。

    魏國強望著遠去的車輛,回頭抱怨妻子道:「就你嘴多!」

    魏國強確定參選后,張志遠對照他的情況瀏覽者實施方案。問道:「魏國強身上還背著處分不?」

    陸一偉道:「蘇市長來后,已經給他抹去了。」

    「滿一年了嗎?」

    陸一偉掰指細算,又打電話詢問了紀委辦公室,道:「還差一星期就滿了。」

    「哦,這倒沒什麼。那行吧,讓他參選吧。」張志遠拍板道。

    陸一偉不放心地提醒道:「張書記,魏國強要插進來,會不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呢?」

    「肯定會!」張志遠道:「不滿歸不滿,但這是政治任務,我不敢保證他能競選成功,但可以保證他有參選資格,算是仁至義盡了。」

    話說到這份上了,陸一偉也不好說什麼。

    「常委們都通知了沒?」

    「通知了,除了武裝部楊部長到省軍分區開會外,其他都通知到了。」陸一偉道。

    「嗯。」張志遠停止翻看方案,抬起頭道:「一偉,董國平這不回來了,你暫時先去組織部上幾天班,等完了你再回來。」

    「好的,全聽張書記安排。」

    張志遠起身道:「你去了組織部也不能放鬆,儘快和閆部長把先前交代的兩個方案弄出來,並積極探索行之有效的措施和辦法。等副縣長一選完,立馬就實施,聽明白了嗎?」

    「請張書記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陸一偉點頭道。

    「行了,你先去吧,把馬書記叫過來。」

    臨走時,陸一偉又鼓足勇氣道:「張書記,到了組織部,我可不可以創造性地開展工作?」

    張志遠抬起頭納悶地道:「說說你的思路。」

    陸一偉道:「前段時間不是新招了12個公務員嘛,我想在他們幾個人身上做點文章,為南陽儲備一批年輕梯隊。」

    張志遠思考了片刻道:「行了,你放心大膽地干吧,隨後我和老閆說一聲。」

    「謝謝張書記。」陸一偉深深地鞠了一躬。

    對於這12個年輕人,好多人都不放在眼裡,甚至都覺得他們是小毛孩,能幹了什麼?就算能幹了,也是當交通員使喚,不是打掃辦公室,就是寫寫畫畫,全然不當回事。特別是把他們分配到鄉鎮,好多都是在辦公室當雜役,根本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別人不看好,陸一偉劍走偏鋒,決定大力栽培這支「潛力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