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7 一道枷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7 一道枷鎖字體大小: A+
     

    秘書科狹小的房間里熱氣氤氳瀰漫,除了速食麵讓人垂涎三尺的香味外,還瀰漫著一股繞樑飛轉且摸不著的味道。兩人雖埋頭各自吃著速食麵,血液里沸騰的荷爾蒙如同凌汛后的黃河水,來勢兇猛,奔騰不息。

    國人飽受孔孟之道熏陶,尤其是朱子理學的迫害,「存天理,滅人慾」,讓人性禁錮在道德的十字架上,把本身很高雅的東西變成了庸俗低俗,以至於國人恥於表露性的奔放,赤裸裸地被道德綁架。然而,越是淺嘗輒止的羞澀,越是飲鴆止渴的瘋狂,這一點,在道德包圍的農村最為普遍,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石曉曼長相頗為大氣,更有為人母的成熟穩重,絕不是那種風華絕代,風情萬種的放浪,更多的是給人一種賢淑端莊,符合中國傳統婦女的形象。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安靜」。與她在一起,內心始終平靜,平靜的讓人忘卻了煩惱。這種女人如果砸到曹曉磊那種生情較野的人手中,生活簡直是一潭死水,平靜的激不起任何漣漪。可要遇到陸一偉這樣性情溫和的男人,能夠激活她內心的活力。然而,生活就是如此不如意,美好的事物總是擦肩而過,留下無限的遺憾。

    陸一偉坐在辦公桌的另一頭,與石曉曼對頭,兩人互相不說話,埋頭自顧吃著,時不時抬頭互望一眼,然後局促微笑,繼續行動。其實,兩人心中各藏著話,卻找不到合適的由頭挑起話題。

    石曉曼依然清晰地記得那個午後,如同烙印揮之不去。她甚至能回憶起每一個細節,包括那根火熱的物體在體內活動的每一瞬間,儘管時間很短,但對於她來說,已經留下太多美好的回憶。或許正因為如此,兩人變得拘束,甚至迴避。

    石曉曼在回憶,陸一偉在自責。他懊悔當初做出的舉動,給原本純潔的友誼加了一道枷鎖。當然,他不知道石曉曼內心所想。

    「曉曼,來了縣委辦還適應嗎?」陸一偉終於打破了寧靜的恐懼,主動挑開了話題。

    「嗯。」石曉曼一邊跐溜麵條,一邊點頭答應,樣子極其可愛。

    一個話題結束,又回到了從前的寧靜,房間里只有電腦機箱嗡嗡的響聲,讓人窒息。

    吃完飯,陸一偉主動接過石曉曼的飯盒道:「你喝杯水,我去扔垃圾。」

    「你休息一下,我去!」石曉曼一把奪過陸一偉手中的飯盒,主動要求做本來很輕鬆的小事。

    陸一偉爭奪,倒顯得生分,於是道:「我去扔垃圾,你給泡杯茶,行不?」

    石曉曼鬆手了,樂呵呵地拿起陸一偉的杯子泡茶去了。

    一切就緒,陸一偉拖了把椅子坐到石曉曼身邊,趕緊點上一支煙,享受神仙的生活。他一隻腳踩到桌子腿上,望著閃爍的電腦屏幕道:「不急,先休息一下再說。」

    今天已經連續工作了十幾個小時了,石曉曼頭暈欲裂,整個人都是懵的。她單手撐著下巴,嘟嘴盯著密密麻麻的文稿道:「一偉,你說這一稿在馬書記能通過不?」

    陸一偉道:「通過通不過明天下午要上常委會了,這就好比過年,再準備也有那樣了。我覺得這方案修改到這程度可以了,基本上該表達的都表達了,我倒覺得馬書記有點鬧情緒。」

    石曉曼早就預感到了,可陸一偉畢竟是領導,有些話不能亂說。不過現在說出來了,她也沒什麼顧慮了,回頭道:「我也覺得是。張書記幾次修改後的東西,馬書記總是要挑毛病,把咱倆夾在中間受悶氣,實在難辦。」

    「不管了!」陸一偉知道孰輕孰重,更何況了解張志遠此次遴選副縣長的目的,道:「咱就按張書記的來,畢竟人家是縣委書記,聽我的。」

    陸一偉一開始認為馬菲菲是一個比較單純的女人,不過是下來過渡的。可通過這起事件后,著實刮目相看,沒想到她是權欲極重的人。女人一旦染指權力是非常可怕的,畢竟她沒有男人愛好廣泛,考慮事情也相對偏頗,只要認定的就是一根筋到底,哪怕就是錯誤的,也永遠覺得自己是對的。

    再者,女人說不得打不得,在有些時候實在無奈。市裡為陸一偉搭配的這兩位副手,可真不簡單哪!當然,這是上一任市委書記田春秋留給張志遠的「禮物」,現在看來,著實「用心良苦」啊。

    一根煙抽完,陸一偉迅速投入工作。手持一份草案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摳著過,直到沒有原則性的錯誤后才算鬆了一口氣。陸一偉列印好三份文稿分別放到張志遠和馬菲菲辦公室,自己留了一份。

    全部完成後,已經是凌晨兩點。陸一偉瞟了眼窗外,穿好衣服道:「我去送你。」

    「不用了,我還騎著自行車,你早點回去休息吧。」石曉曼客氣地道。

    「那怎麼行!你一個女孩子家,深更半夜的,一個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啊,走吧。」陸一偉堅持道。

    石曉曼突然捂嘴笑了起來,陸一偉莫名其妙,以為身上有什麼不妥,道:「怎麼了?」

    石曉曼還在嗤嗤發笑,讓陸一偉更加心裡沒底。再三追問下,石曉曼才道:「我都三十好幾的人了,還女孩子,不過我喜歡這樣的稱呼。」

    陸一偉習慣性地撓頭憨笑,道:「三十好幾也是女孩子嘛,我媽現在還把我當寶貝疙瘩呢。」

    「哈哈……」幾句玩笑,讓兩人的關係近了許多。一同下樓后,陸一偉為其打開車門,護送離開。

    行駛到大門口時,陸一偉打了兩聲喇叭,熟睡中的門衛老張頭反應迅速起身,摁下遙控打開了伸縮門。老張頭在縣委看大門十幾年了,早就習慣了這種沒時沒點的生活。這個時候才下班的,不用問,不是縣委辦就是政府辦。

    陸一偉行駛出去不忘打喇叭回應,老張頭不忘撩開窗帘以作回應。

    黑黢黢的街道上幾乎空無一人,偶爾看到一兩個無所事事的小青年叼著煙站在路邊耍帥。自從張志遠重拳整治縣城治安后,治安環境一下子變得好了許多。加上新來的公安局局長羅志清又增設了24小時巡邏隊伍,很長時間沒聽說什麼打架鬥毆事件。好多事情官員們看不到,但生活在南陽縣城的老百姓有切身體會,對張志遠還是比較認可的。

    快到石曉曼家時,石曉曼突然道:「一偉,掉頭去審計局家屬院。」

    「啊?」陸一偉頗為驚奇,審計局家屬院那可是自己家啊,石曉曼去那幹什麼。

    石曉曼苦笑道:「自從我和曹曉磊離婚後,我就再也沒有回過那個家。如今,我一好姐們把她的房子租給了我,就在你家隔壁單元。」

    陸一偉更驚奇了,道:「不會吧,可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呢?」

    石曉曼回頭道:「人家你是大忙人,怎麼可能見面呢?不過我住過來也沒幾天,以後我們可是鄰居咯!」

    陸一偉嘿嘿一笑道:「那敢情好,以後我要是沒吃飯的地方就過去蹭飯。」

    「行啊,隨時歡迎。」

    進了審計局家屬院,石曉曼指著陸一偉家相鄰的單元道:「一層就是,要不要進來參觀一下?」

    陸一偉看了下天色道:「還是算了吧,太晚了,改天吧,明天我們還得早起。」

    「那行,改天我請你吃飯!」石曉曼溫柔一笑,提著包跨了下車。

    陸一偉停好車走出來后,聽到一連串鑰匙聲音緊接著房間燈亮了,心中無法控制的慾望驅使著腳步向前邁進,如果不是寒冷的天氣吹醒了他,很有可能就會不聽指揮地邁出這一步。他相信,石曉曼不會拒絕。

    回到家中,陸一偉身心疲憊地躺在沙發上,又回到從前的孤獨。在卧室睡過一晚后,他又搬到了沙發上。不知為什麼,在卧室他一點都睡不踏實,反倒沙發上更加舒心。望著天花板,腦海中掠過妝點自己生活的幾個女人,每一個女人都是那麼的沉重和疲憊。

    原本和夏瑾和約在前段時間解除婚約,可不巧的是,夏瑾和委派到京城學習,以至於此事一直擱置。在冷靜思考後,夏瑾和到底給留下了什麼,好像什麼也沒有,如果非要找出一個理由,那就是激情和青春。

    確實如此。與夏瑾和在一起他沒有任何負擔,是那麼的愉悅和開心,可沒想到的是,自己成為她利用的工具。到底是誰的錯?好像誰都沒有錯。

    南陽是一個小地方,如同馬菲菲所言,就是個落後的彈丸之地。除了喝酒唱歌打麻將外,沒有什麼娛樂項目。每天見的人也就那麼多,如同井底之蛙,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裡,甚是苦悶。

    如果生活在大城市,陸一偉大可通過各種娛樂方式排除心中的煩惱,可在南陽無法實現。沒有了追求,也就只剩下寂寞聊以慰藉,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窗外,星光閃爍,凄涼的寒冷……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