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6 初冬暖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6 初冬暖陽字體大小: A+
     

    初冬的南陽如同往年一樣,午後溫暖如春,早晚凍得發抖。不過人們的熱情似乎忘記了寒冷,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副縣長遴選上。此外,人們不經意間發現,位於縣城中心的罐頭廠四周圍起了圍擋,部分廠房陸續拆除,至於幹什麼,誰都不知道。

    罐頭廠經過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談判運作終於落下了帷幕。期間,經歷了太多曲折,甚至一度差點流產。不過好在因為張志遠重返南陽政壇而得以逆轉,並成功落入百泰煤業手中。

    陸一偉不是商人,但他有商人獨慧的眼光看中了這塊地,以至於他不惜一切代價要獲取土地使用權。如果不是張志遠阻攔,他還打算自己開發,這種勇氣不是人人都有的。不過也印證了那句話,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改革開放,不僅僅是開放經濟,更需要的頭腦。

    罐頭廠最終以1200萬元轉手出讓給百泰煤業,陸一偉除去借款、貸款,光這一筆就凈賺400多萬元,放到當時,絕對算一筆巨款。對於普通人來說,一輩子都掙不到零頭,陸一偉做到了。當然,在所有手續都合法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張志遠放行,白玉新指點,他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

    百泰煤業依託省名企宏泰集團開始在南陽縣擴張自己的商業版圖,煤礦是其中的一部分,地產也是重要的一個項目。對於他們來說,1200萬元拿到縣城中心的一百多畝土地,價格雖有點高,但絕不吃虧。誰都不會想到,這塊地落成的商貿大廈成為南陽縣的地標建築,也從此開始,拉開了南陽縣城鎮化帷幕。

    由於罐頭廠的土地屬於工業用地,要想建商貿大廈就得變更土地性質。不過這點小事實在難不倒百泰煤業總經理李春妮,後有全國人大代表、西江省傑出企業家、宏泰集團楊同耀撐腰,前有省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和省建設廳副廳長白宗峰撐腰,搞個項目立項,弄個項目批文實在不是多大事。遠的不說,當初選定曙陽煤礦進行兼并,似乎沒費多大阻力,輕而易舉收入囊中。都說朝廷有人好辦事,一個女人執掌乾坤,定有不俗手段。

    李海東的婚期是越來越近了,陸一偉單位的事還焦頭爛額,幾乎幫不上什麼忙,全靠老兩口幫忙打理著。老兩口把李海東當成了自家親兒子,里裡外外操持。母親劉翠蘭主內,包括穿的用的戴的,都給置辦齊活,還趕著做了兩床新婚被褥,結婚的物品基本準備齊全。而父親陸衛國則主外,忙著準備酒席,並主動承擔起家長的責任,與梅家多次談判。不僅如此,還動用了自家親戚,幾乎全家總動員一心撲在李海東的婚事上。

    李海東是孤兒,從小沒有感受到父愛母愛,陸家人如此對待自己,感動的都不知說什麼好。有些事有些話不是掛在嘴邊,需要用心去體會去感悟。如果當初遇不到陸一偉,他堅信沒有自己的今天。在縣城有了漂亮的大房子,娶了有正式工作的漂亮老婆,這擱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如今,他擁有了一切。

    李海東知道陸一偉忙,所以輕易不去打擾他。陸一偉雖顧不上,但一直惦記著他。一早就給聯繫好婚車,清一色奧迪,還從省城調了一輛賓士回來,如此高規格,在南陽縣實屬罕見。

    遴選副縣長實施方案一改再改,張志遠始終不滿意。歸根結底,是傲氣的馬菲菲總覺得自己的思路就非常正確,就是不按照張志遠的意思來。作為起草和修改方案的秘書石曉曼來說,夾在中間簡直是一種折磨,多次悄悄徵求陸一偉的意見。可神仙打架,作為秘書的他們也做不了主。

    方案不敲定,張志遠著急上火,這不命令陸一偉親自督陣,務必於明天一早看到正式方案。同時,讓陸一偉通知所有常委明天下午三點鐘開會。看來,張志遠等不及了。

    是夜,夜冷。空曠的縣委大樓走廊里,只有秘書科還亮著燈。石曉曼正蹙著眉頭盯著電腦屏幕刪了改,改了刪,痛苦至極。她已記不清度過這樣幾個夜晚了,始終交不了差,急得上火。

    「來咯!」陸一偉端著兩盒速食麵沖了進來。由於太燙,陸一偉飛速放到桌子上,雙手不停地在空中飛舞著,表情扭曲直叫喚。石曉曼見狀,關切地道:「明明知道燙,還逞能拿兩盒,燙著了吧。」

    陸一偉將手在衣服來回搓了兩下,嘿嘿笑道:「這不圖省事嘛,等著,我去給你拿火腿和雞蛋。」說完,一溜煙飛出了秘書科。

    石曉曼痴痴地望著陸一偉瀟洒的背影,心中無比悵惘和失落。這是第三次與陸一偉合作了。他們一起在北河鎮搞村委換屆選舉,又一同去了創衛指揮部,現在又到了縣委辦。應該說,陸一偉一直在背後默默地幫著她。他所做的這一切為了什麼?

    她堅信陸一偉是個好男人。尤其是那次崴腳后的細心照料,讓她發現了與其他男人不一樣的地方。特別是和自己丈夫相比,簡直沒有可比性。自從與曹曉磊結婚後,甭說說兩句情話,哪怕是細小的關心都不懂得,經常喝得醉醺醺直到深夜才回家,在外不如意了還拳腳相加打罵,讓她對婚姻一次次絕望。直到某一天,這段婚姻終於走到了盡頭。

    曹曉磊在外有女人的事,石曉曼早就有所耳聞。但為了孩子,她從來不質問不戳穿,可能自己無限度地忍讓,曹曉磊愈加膽大妄為,乘著自己回老家時候,甚至帶著那女人回家過夜。就是這樣,石曉曼也打算默默忍受。

    然而,曹曉磊先提出了離婚,讓她方寸大亂,措手不及。曹曉磊爽快,只要離婚,他什麼都不要,石曉曼不同意,這下惹怒了他。他不擇手段逼迫石曉曼就範,公開帶那女人進出家門,威逼石曉曼父母,甚至詆毀石曉曼不守婦道等等。最終,石曉曼承受不了壓力,同意離婚。曹曉磊凈身出戶,孩子留給了她。

    曹曉磊之所以成了今天這個樣子,與罐頭廠收購一事有莫大的關係。據說,罐頭廠收購后,他拿到了40多萬元。有了錢,自然燒得不知東南西北,執意想過兩天好生活。如此說來,和陸一偉還有一定關係。當然,這是客觀原因。

    孩子雖然留給石曉曼,可孩子從小就和爺爺奶奶長大,石曉曼不忍心奪回來,繼續留在他們身邊。也就到了縣委辦后工作特別忙,根本無暇照看孩子。沒有了後顧之憂,她全身心撲在了工作上,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爭一口氣。

    與丈夫離婚的消息,她沒有和任何人說,包括陸一偉。直到曹曉磊與那女人閃電結婚後,這事才傳播開來。陸一偉知道后,他什麼也沒有說,只希望盡最大的努力小心維護石曉曼受傷的心。

    「來來來,別寫了,先吃飯。」陸一偉拿著火腿和雞蛋走了進來道:「吃完飯咱倆再細細地過一遍,不管成不成明天就這樣交差了。」說話間,陸一偉細心地剝開火腿腸,用叉子切成一小塊,放到盒子里,遞給石曉曼。

    石曉曼回頭和陸一偉微笑,然後使勁伸了下懶腰,扭動了兩下脖子,接過速食麵,放到鼻子前使勁嗅了兩下,笑著道:「一偉,你還別說,長時間不吃倒覺得挺香的,你也趕緊吃啊。」

    「哦。」陸一偉有些失神,趕緊收回了眼神,低下了頭。時值初冬,已經供暖,房間里溫度接近20度,和初夏的溫度差不多。穿上外套熱得不行,所以穿一件毛衣就足夠了。石曉曼今天穿一件低領紅色毛衣,就在剛才伸懶腰的瞬間,陸一偉的眼神不偏不倚落到石曉曼身上,他不禁心脈一跳。

    石曉曼同樣發現了陸一偉的表情不自然,出於女人的直覺她明白了什麼,臉頰不由得紅潤起來。要是別的男人如此不禮貌,她肯定厭惡至極,而陸一偉不同,他們有過肌膚之感,更重要的是,她喜歡陸一偉。

    陸一偉自顧埋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石曉曼則心不在焉地挑著麵條,用小嘴緩慢吸著,眼睛不時地瞟一眼身邊的陸一偉。當初陸一偉讓她來縣委辦時,原本不想。可想到能與陸一偉多接觸時,她欣然答應了。今天這種場景,她希望以後越多越好,就他們兩個人,一起改稿子,一起吃速食麵,不知有多麼快樂。

    「來,你吃!」石曉曼將碗里的雞蛋挑給陸一偉。

    陸一偉推辭,又將雞蛋挑了來,放進石曉曼碗里道:「你趕緊吃,這兩天你太累了,需要補充營養,我一大老爺們,越吃越笨蛋。」

    「呵呵。」石曉曼會心地笑了。又把雞蛋夾回去,故意道:「你吃吧,我不喜歡吃雞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