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2 省油的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2 省油的燈字體大小: A+
     

    「嗯。」張志遠凝重地點點頭道:「楊縣長所言,南陽縣已經在實施。北河鎮通過整合煤礦資源建設工業園區,目標就是要建設一個大型焦化廠。此外,百泰煤業建設焦化廠已經提上日程,估計明年就能動工。」

    楊德榮臉上掛不住了,這那是徵求我的意見,分明是給我下套嘛。他繃緊臉,舉著煙大口大口地抽著道:「既然已經有了想法,開工建設就是了。」

    張志遠察覺到楊德榮臉色變化,暗自得意。又道:「楊縣長,你繼續說,我覺得你講得挺好的,一偉,你要認真記錄。」

    楊德榮壓根不把「學院派」的領導幹部放在眼裡,學校里學得那些有個毛用,還不是靠這些泥腿子一步一個腳印干出來的。據說張志遠還是個研究生,今日一見也就那樣吧,能研究出什麼?他將左腿壓到右腿道:「想法嘛,我還沒有,等我調研幾天再說吧。」

    楊德榮不願意講,張志遠道:「這樣也好,你先下去熟悉一下,咱們坐下來再聊也不遲嘛。今天開會嘛,議題相對集中,就是研究下副縣長人選事宜。你們也知道,南陽縣副縣長編製應為4人,目前只有兩人,暫缺兩位,我請示市委秦書記后,他同意我們在南陽縣現有領導幹部中選撥。請大家回來,就是集中議議,看看怎麼個選拔,馬書記,你先說說吧。」

    馬菲菲一直從事團委工作,對政府行政職能這塊還不太熟悉,甚至一些流程都不是太懂。她蹙著眉頭道:「張書記,副縣長嘛,主要還是干工作,乾脆從政府序列單位隨便挑兩個優秀的出來,直接任命就可以了嘛。」

    「說得輕巧!」楊德榮展現了他霸氣的一面,對任何人都不留情。道:「副縣長是由人民代表選舉產生出來的,怎麼能隨隨便便任命?再者,選副縣長是給我選搭檔,選好了一切好說,要是選不好工作就我一個人幹了吧,怎麼能隨便挑選呢,這又不是挑牲口,挑兩個牙口好的就能幹活。」

    楊德榮此話一出,馬菲菲臉色唰一下紅了,調整坐姿后道:「楊縣長,既然是給你選搭檔,那就更應該慎重了。要是不把你給伺候好了,還真要當成牲口卸磨殺驢呢。」

    張志遠見此,急忙打斷道:「好了,都別爭了。我相信誰都是為了我們南陽縣好。楊縣長,正如你所說,那講講你的想法吧。」

    楊德榮此時已經壓了一肚子火氣了。張志遠這是什麼意思?上班第一天就越俎代庖插手政府的事情。不管怎麼說,事先應該打聲招呼吧,就算不打招呼,也應該由自己把這件事提出來,現在直接把自己逼到南門,非選擇不可了。他一臉嚴肅道:「這事隨後再說吧,我下去調研調研再說。」

    張志遠打算用這件事壓制住霸氣的楊德榮,直接道:「楊縣長,我是這麼想的。你剛才說得對,副縣長是人民代表選舉出來的,那咱就選舉產生。不過我想變通一種方式,將基層組織的『兩推一選』引用到副縣長人選上來。先由黨員和代表推,最後縣委推,最後選撥出最優秀的,這樣對每一個競爭者都比較公平。」

    「我贊成張書記的意見。」馬菲菲立馬錶決道:「如此一來,就擴大了民主範圍,既提高了黨員和代表的參政議政權力,又能讓一部分真正的人才通過這種方式選撥進來,我完全贊成。」

    如果按照民主集中制,這個提議就算在書記辦公會上二比一通過了,他楊德榮就算不服氣也沒辦法。張志遠心中早就有了一套成熟的方案,繼續道:「馬書記說得對,就要不拘一格降人才。為什麼有的人能力強卻屈居某單位的副職,而不能走到前台發揮作用?這次,我就是要擴大海選範圍,單位推薦、個人自薦和老幹部舉薦三種方式相結合,看看我們南陽縣到底有多少可用之才!」

    楊德榮依然鐵青著臉,心裡嘀咕:「既然你已經有了主意,幹嘛徵求我的意見,這不多此一舉?」想歸想,嘴上道:「張書記,我還是剛才說的,慎重一些為好,我保留個人意見。」

    張志遠直接跳過楊德榮道:「這事既然馬書記也同意,二比一就算通過了,過兩天我們就提請常委會審議,你們看怎麼樣?」

    「我沒意見。」馬菲菲堅決站在張志遠這邊。

    楊德榮沒有發表意見,而是繼續大口大口抽煙。

    正事談完,張志遠突然變得輕鬆起來,起身哈哈大笑道:「德榮老哥,咱倆在一起吃飯的次數比較少啊,今天中午好好喝一杯,意下如何?」

    楊德榮皮笑肉不笑道:「既然張書記邀請,我楊某奉陪到底。」

    「好,爽快。」

    楊德榮也起身道:「張書記,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過去了。」

    「好,你忙!」

    楊德榮氣呼呼地走後,馬菲菲立馬顯現出女人嚼舌頭的功力,道:「張書記,你也看到了,牛氣什麼啊,再怎麼說你也是個縣長,就應該配合縣委,怎麼可以如此說話呢,要我看,這種人必須狠狠地滅滅他的威風。」

    馬菲菲既然能在張志遠跟前說,就有可能在別人跟前說。張志遠笑著道:「都是同事嘛,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覺得楊德榮同志挺好的啊,性格豪爽率真,我喜歡這樣的朋友。」

    沒有得到張志遠的大力支持,馬菲菲略顯失望。擺手道:「算了,算了,才懶得管那些閑事呢。張書記,正好和你說件事,我這身邊不是缺個秘書嘛……」

    張志遠立馬對陸一偉道:「一偉,這件事交給你,在全縣範圍內挑選,只要馬書記看上的,和東森說一聲,調到縣委辦來。」

    見張志遠如此態度,馬菲菲也好挑明了,笑著道:「張書記,人選我已經看上了,不過是個非黨人士,您看?」

    「這好辦,你分管組織人事,到時候讓她入黨還不是你說了算?」這點小事張志遠要給馬菲菲絕對的自由權,只有恩舍,才會得到更大的回報。

    馬菲菲心裡樂開了花,歡天喜地道:「那就太感謝張書記了。」

    臨走時,張志遠又把馬菲菲叫住,道:「馬書記,我剛才說選撥副縣長的事,交給你來完成怎麼樣?」

    馬菲菲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連忙擺手道:「不行,不行,我可幹不了。」

    張志遠之所以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涉及人事調整,必然要得罪人,馬菲菲一個女同志,就算是鐵面無情,別人也不敢把她怎麼著。另外,通過給她壓擔子,進一步拉攏她,也算是鞏固自己的地位吧。他給馬菲菲帶起了高帽子:「馬書記,我聽說你在團市委時,干工作就相當出色,這點小事對於你來說還不是信手拈來?另外,你剛到南陽縣,也可以通過這項工作多接觸一些人,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嘛。由你領導,具體實施還是有組織部。這不,一偉既在縣委辦,又是組織部的副部長,有事你讓他去辦就成。」

    張志遠如此一說,馬菲菲眉飛色舞道:「既然張書記如此信任我,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保證全力把這項工作完成好。」

    「好嘞!我相信你!」

    送走馬菲菲后,辦公室就剩下張志遠和陸一偉兩人。張志遠抽著煙思索了許久,突然問道:「一偉,憑你的觀察,你給我分析分析這兩個人,各有什麼優點,又有什麼缺點?」

    關於選撥副縣長一事,張志遠並沒有提前和陸一偉說。這說明,有些事情並不願意讓別人知道。這沒什麼,畢竟人家是領導。不過有意讓陸一偉留下來觀察二人,說明還是信任他的。

    陸一偉與張志遠之間不存在遮遮掩掩,直截了當道:「馬書記從團市委下來鍛煉,本身不會待太長時間,不過與她對話,倒想在南陽縣干出一番成績。作為一個女人,能有此番抱負也算不容易。不過,此人相對單純,在考慮問題時是直線思維,完全根據自我喜好來決定事情的走向,這種人比較好控制。」

    張志遠點頭繼續問道:「還有呢?」

    陸一偉壓低聲音道:「我覺得她是有故事的人,情緒易激動。」

    張志遠將手中的煙頭掐滅道:「一偉啊,你無論看問題看人還是有點不成熟,為什麼你要相信表面的東西?表象一定是真的嗎?」

    陸一偉被整懵了,難道自己所說的不對嗎?

    張志遠道:「馬菲菲絕對不是你所說的那種人,單純是她的表象,其實她是城府極深,心計頗多的女人。要不然她憑什麼走到今天這一步?首先肯定的是,她非常聰明,在第一時間就亮明自己的觀點,堅定不移地支持縣委工作,如此表態,是真誠的,還是在表演,至少現在我不敢確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一偉,在官場上,千萬不能相信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她們借著美麗的外衣作幌子迷惑對方,定力不堅定的男人一下子就上鉤了,都不是省油的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