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0 各懷鬼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40 各懷鬼胎字體大小: A+
     

    李淑曼站在陽台上望著遠處星星點點的燈光,哈著熱氣笑著道:「小雨特別懂事,老師同學都喜歡,這段時間一直刻苦訓練舞蹈,過一陣她們學校有個文藝匯演,她希望拿第一名,呵呵。」

    說起孩子,滿滿的都是愛。陸一偉點上煙道:「小雨表演具體是哪天?」

    「下個月3號。」

    「好,到時候你在提醒一下,我一定去!」陸一偉堅定地道。

    想到又能見到陸一偉,李淑曼難以掩飾激動的心情,連忙點頭道:「嗯,到時候我通知你。」

    聊完孩子,兩人霎時又沒有了話題。沉默了一會兒,陸一偉先道:「你呢?最近還好嗎?」

    李淑曼低頭婉約一笑,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但還是道:「挺好的。對了,玲玲來過兩次,每次都給小雨買一大堆東西和漂亮的衣服,太浪費了……」

    兩人不自覺地把話題又引到孩子身上,可不管怎麼聊,都始終聊不到一個軌道。似乎有一道無形的牆,他在這頭,她在那頭,不復相望,卻彼此牽挂……

    電話終於在無話可說后掛掉了。陸一偉搖搖晃晃站起來,走進卧室,一下子撲到床上,用鼻尖嗅著殘留的味道。儘管早已被塵埃取代,但刻骨銘心的愛永遠停留在彼此的港灣。今晚,他決定在卧室睡。這是他離婚後第一次在卧室休息,更多的時候還是選擇客廳里的沙發。

    六年了,從客廳走進卧室用了六年的時間,除了辛酸,更多的是溫暖……

    「鈴鈴鈴……」一大早手機就嘰里呱啦地叫喚起來,把正在熟睡中的陸一偉吵醒。陸一偉將手臂懶洋洋地伸出來,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睡惺朦朧地接了起來,還不等開口,就被馬菲菲刺耳的尖叫聲給吵醒了。

    「喂!陸一偉,你趕緊給我過來!」馬菲菲在那頭驚魂未定地叫喚著。

    陸一偉睡意全無,一個激靈坐起來,忙問道:「馬書記,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別管,趕緊給我過來!」馬菲菲有些氣急敗壞地道。

    「好,我馬上過去。」陸一偉聽馬菲菲的語氣不對,不敢大意,趕緊起床簡單洗漱后就駕車到了常委樓。

    「馬書記,發生什麼事情了?」陸一偉敲門進去后問道。

    馬菲菲穿著一身粉紅色的睡衣,看樣子沒睡醒多久,正雙手交叉於胸氣鼓鼓地坐在沙發上,狠狠地瞪著陸一偉。

    馬菲菲猛地站起來,對陸一偉道:「你進來!」然後進了卧室。

    陸一偉換好拖鞋後跟了進去,馬菲菲指著床單道:「這是什麼?」

    陸一偉細細地看了一遍都沒有發現什麼問題,納悶地問道:「馬書記,這……」

    「你再仔細看!」

    無奈,陸一偉又如同雷達一般掃射了一遍,還是沒發現什麼,搖搖頭道:「馬書記,怪我愚鈍,我沒發現什麼啊。」

    這時,馬菲菲從床單上捏起一根頭髮絲舉到陸一偉面前道:「你給我解釋一下,這根頭髮是從哪來的?」

    陸一偉透過陽光才發現馬菲菲手裡果真有一根肉眼看不清的頭髮絲。他仔細辨認,只見頭髮絲細長,且帶有一定彎度,發梢為棕褐色,略微乾枯分叉。再看看馬菲菲的髮型,應該和她髮型差不多,納悶地道:「馬書記,這不是您的頭髮嗎?」

    「不!絕對不是!」馬菲菲語氣堅決,十分肯定地道:「你仔細看看,我的頭髮沒有這麼卷,也沒有這麼乾枯,你和說實話,是不是這床單被罩都是別人用過的?或者說我來之前有人在這裡居住過?」

    面對有些神經過敏的馬菲菲,陸一偉不好說什麼,只能耐心解釋:「馬書記,這個您可以放心,床單被罩保證全新,也絕對沒有人居住過,如果不是您的頭髮,或許是打掃房間的服務員留下的,要不我叫服務員上來?」

    陸一偉這麼一說,馬菲菲激動的情緒安穩下來,不說不叫,也不說叫。陸一偉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轉身要去叫服務員,被馬菲菲叫住了,道:「算了,算了!」說完,兩隻手指捏著頭髮丟掉垃圾桶里,用肥皂洗了好幾遍手才算放心。

    陸一偉覺得馬菲菲有些興師動眾,更多的是搞笑。大清早的,就為了一根不明真相的頭髮絲把自己大老遠的叫過來,實在有些無語。

    馬菲菲洗完手,將衛生間門一反鎖,在裡面洗漱起來。陸一偉一個人站在客廳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實在難受。最終還是忍不住了,站在衛生間門口道:「馬書記,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

    一個等等,等了20多分鐘,馬菲菲才算走了出來。出來后,沒和陸一偉說話,徑直走進卧室把門反鎖。又過去10多分鐘,馬菲菲穿戴整齊出來了。對陸一偉道:「你陪我吃早餐去吧。」

    陸一偉快要把肺給氣炸了,這他媽的大清早的就折磨人,以後還不知怎麼擺弄了。可對方畢竟是新來的領導,陸一偉只好隱忍,陪著馬菲菲來到一樓的餐廳。

    到了餐廳,張志遠正好也在吃飯,看到馬菲菲和陸一偉后,眼神掠過一絲疑惑,又很快恢復,熱情地招呼道:「馬書記,來這邊坐!」

    馬菲菲誇張地扭著胯子走到張志遠桌前,將手提包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笑著道:「張書記您起床早啊。」

    張志遠笑眯眯地道:「已經習慣了,呵呵。你呢?昨晚休息的怎麼樣?」

    「挺好的!」馬菲菲在張志遠面前表現得還算正常。

    「那就好!」張志遠回頭對陸一偉道:「給馬書記上飯,你也過來一起吃。」

    吃飯中間,陸一偉保持沉默,張志遠則和馬菲菲有一搭沒一搭閑扯著。兩人貌似有共同的語言,一聊就聊了半個多小時,要不是上班,估計再聊一天都覺得時間不夠。陸一偉這個「電燈泡」倒有些多餘。

    8點10分,馬菲菲乘坐著張志遠的車到了縣委大院,上樓分別前還不忘叮囑:「馬書記,待會我們要開會啊。」

    「好的,我待會就過去!」馬菲菲笑嘻嘻地道。

    陸一偉陪同張志遠進了辦公室,為其泡茶倒水,進行一系列準備工作。張志遠先是掃了一遍辦公桌前的文件和報紙,問道:「楊縣長到了沒?」

    陸一偉道:「我剛才給張主任去了個電話,說楊縣長還在路上,估計再過半個小時就到。」

    「嗯!」張志遠一邊翻看一邊道。

    一系列工作完成後,陸一偉退了出去來到自己辦公室。屁股還沒坐熱,馬菲菲就在樓道里大聲喊叫起來:「陸一偉,陸一偉……」

    陸一偉眼神一耷拉,痛苦地坐到椅子上,對這位「女魔頭」簡直受夠了。但馬菲菲還在一遍又一遍叫著,他只好起身走了出去。

    「你過來一下!」馬菲菲招手道。

    陸一偉猜想,這位神經質肯定是又發現什麼問題了。進門后,還不等他開口,馬菲菲就道:「你昨天不是說要給我介紹為秘書嗎?人呢?」

    陸一偉心裡一緊,昨晚喝多了,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可他不能說忘記了,立馬道:「她正在往過趕。」

    「磨磨蹭蹭的,讓她趕緊過來!」馬菲菲一副悍婦表情,一點都不像30冒頭的女子。

    走到外面,陸一偉趕緊給石曉曼去電話,可她不接。連續打了好幾個電話才算接了起來。

    陸一偉顧不上詢問原因,直截了當道:「你現在來縣委辦一趟,就現在。」

    10分鐘后,石曉曼氣喘吁吁地到了縣委辦。陸一偉站在走廊里等候,先將石曉曼帶到自己辦公室,抓緊時間說道起來:「石鎮長,事情比較急,我提前也沒通知你。你也知道,來了位女縣委副書記,需要一名女秘書,我推薦了你。現在馬書記要見你,不管對方問什麼,你先應承下來,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聽明白了沒有?」

    陸一偉吧嗒吧嗒說了半天,石曉曼好像沒睡醒似的,聽得雲里霧裡,追問:「什麼?你再說一遍!」

    陸一偉又重複了一遍后,石曉曼才算聽明白,連忙擺手道:「一偉,你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我那能幹了秘書?不行,不行!堅決不行。」

    陸一偉道:「曉曼,現在可由不了你了,馬書記看上你了,能輕易放過這次好機會嗎?不管願意不願意,先進去見見面再說,好嗎?」

    石曉曼還是不敢相信,在陸一偉的半推搡下忸怩進了馬菲菲辦公室。

    今天上午的會議比較重要,陸一偉將會議記錄本找出來,又電話催了政府辦好幾遍,可這位楊縣長的譜實在太大了,距離約定的時間都超出了,還是不見人影。到底是真有事,還是故意為之?

    楊德榮不到,今天這個會就開不成了。此時,張志遠和楊德榮心裡各懷鬼胎,暗自揣摩對方的心事,進行無聲地較量。第一次會議就遲到,這是一次試探,看看對方到底什麼反應,也是給對方一個下馬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