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9 家的溫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9 家的溫暖字體大小: A+
     

    酒過三巡,縣委書記張志遠起身告辭。其他人也不阻攔,將其送出門外。離別時,段長雲指著陸一偉道:「一偉,你送了張書記后再過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大家一起樂呵樂呵。」

    張志遠立馬道:「一偉你留下吧,送什麼送,行了,你們好好喝,我走了你們更自在些。」說完,一頭扎進車裡,揮手道別。

    張志遠說得沒錯,畢竟他是一把手,喝酒說話舉止多少有些拘束,這不,張志遠一走,曹佔山立馬擼起袖子,拉著薛凱划起了拳。

    酒宴進入各自為戰環節,段長雲拉著陸一偉坐到一邊拉起了家常。紅著臉道:「一偉,從一開始我就覺得你這個人不錯,能力不錯,人品不錯,我非常喜歡。不管你先前經歷了什麼,我希望你不要再計較前嫌,而是矢志不渝往前看,堅定不移向前沖。男人嘛,就要拿得起放得下,誰沒有經歷過挫折?挫折對於年輕人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只有磨去了稜稜角角,你才會愈加成熟。」

    酒後吐真言,陸一偉相信與自己父親年齡相仿的段長雲說的是掏心窩子話,他很感激地道:「謝謝段主席教誨,我定會努力。」

    「好啦!」段長雲臉上露出微笑舉起杯道:「來,咱爺倆連干三個!」

    三杯下肚,段長雲顯然意猶未盡,正要繼續加強時,「岳父」李登科面色紅潤,端著酒杯坐過來了。這種見面多少有些尷尬,段長雲左右看看,提醒陸一偉道:「一偉,敬你爸一杯酒。」

    這下讓陸一偉為難了,離婚都多久了,還叫爸,這那叫得出口。李登科也看出陸一偉為難,解圍道:「算了算了,來,我和你喝一個,恭喜啊。」說完,將一杯五味雜陳的酒喝了下去,心裡除了懊悔只有懊悔。

    涉及家事,段長雲也不好多嘴,正好柴國勝叫喚,起身離開了,將時間留給二位。

    兩人沒想到在這種場合見面。李登科拿著酒杯不停地旋轉著,手指還瑟瑟發抖。陸一偉則低著頭,各懷心事想著如何開口。最終,李登科先開了口,問道:「最近見小雨了嗎?」

    提及女兒小雨,陸一偉心立刻融化,略顯愧疚地搖了搖頭。他是個不稱職的父親,總是以各種理由逃避,讓小雨在最需要父愛的時候得不到父親寬大的肩膀。對於大人來說,充滿了各種冠冕堂皇的仇恨,可對於孩子呢?她是無辜的。

    李登科不能責怪陸一偉,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嘆了口氣道:「有時間了你去看看小雨吧,她挺想你的。」

    陸一偉不禁鼻子一酸,眼眶發紅,轉頭掩飾慌亂而焦躁的心。

    話說開了,李登科打開了話匣子,又道:「一偉,這些年呢,我年紀大了,好多事情也看開了,特別是對於我當年干下的愚蠢事,自責了許多年。如果我當初把目光看得遠一些,或者說多一些寬容,也不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也不希望你能原諒我,更不期望你能和淑曼和好,只求你多陪陪小雨,我就心滿意足了。」

    陸一偉心情愈加糟糕,極力地搖頭道:「什麼都不要說了,我沒有記恨過你,也沒有記恨過任何人,走到今天這一步是我自己的選擇,與任何人無關。過去的就都過去了,我不想回憶,也不想計較,就當沒發生過一樣。至於小雨,她是我的親骨肉,我自然會疼愛她,請您放心。」

    李登科從陸一偉眼神里看出不一樣的東西,沒有說話,而是拿起酒瓶倒滿酒,一口氣灌了下去。喝完起身,李登科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鑰匙塞到陸一偉手裡,道:「這是你的房子,回去住吧。」

    想起小舅子李乾坤大鬧一事,陸一偉立馬將鑰匙還回去道:「不,我不能要。」說完,轉身要走。李登科一把拉住,又將鑰匙塞進手裡道:「一偉,你必須收著,你要不收著,淑曼會恨我一輩子的。」說完,用盡全身力氣死死攥著手臂,用乞求的眼神等待答覆。

    經過思想激烈鬥爭后,陸一偉還是收下了鑰匙。李登科一顆心落地,道:「一偉啊,我幹完這屆也就退了,你的前途無量,相信你會成功,我會支持你的。」說完,端著酒杯氣宇軒昂地離去。

    陸一偉望著那並不偉岸的背影,突然想恨也恨不起來。五年的青春,五年的等待,離去的不是充滿誘惑的仕途,而是難以磨滅的情感。

    「喂!一偉!」發改局局長曹佔山提著一瓶子酒走過來了,豪爽地道:「咱倆就別客套了,來,換大杯喝!」

    陸一偉不怵,拿過兩杯子道:「來就來,今晚一定要把曹局長伺候好咯。」

    上次張志遠突查發改局后,原本打算讓紀檢委追查責任,可曹佔山行動迅速,提前就做足了功課。對那幾位官太太進行了象徵性地警告,對副局長處以黨內警告處分,並開展了為期一個月的紀律整頓,效果出奇好。幾位官太太也按時上下班了,上班期間也格外謹慎了。與此同時,其他單位紛紛效仿,都害怕在這個關鍵時期撞到槍口上,一時間,秩序井然,紀律嚴明,比以前不知強了多少倍。

    曹佔山開懷大笑道:「一偉老弟,上次多虧你指點啊,要不然那一關我就闖不過去咯,哈哈。來來來,走起!」

    酒宴一直持續到晚上11點多才算結束。陸一偉喝了不少,還是堅持將沒開車的領導送回了家。在回家的路上,他無意中摸到了口袋裡的鑰匙,轉念一想,掉頭回到了久違的小屋。

    這套房子是陸一偉和李淑曼結婚時,李登科為其小兩口購買的。房屋面積不大,兩室一廳,70多平,放在現在局促了點,但放在當時算是比較大的。不管大與小,陸一偉在這裡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哪怕將來再結婚生子,也找不回曾經美好的記憶。

    「咔嚓——」房門打開的一瞬間,儘管漆黑一片,陸一偉也能感受到冰冷房間的溫度以及熟悉的味道。他伸手摸著開關,房間亮了起來。依然是當初的陳設,電視上次被人砸壞了,但已經換上了流行的背投大電視,其他的沒有變化。

    陸一偉迫不及待地走進卧室、廚房、衛生間挨個查看了一遍,看到還是當初的模樣后,他釋然了。一頭栽倒在沙發上,眼睛直挺挺地望著牆上的結婚照,從前的一幕幕如同過電影般又浮現在面前。

    陸一偉神經質地坐了起來,李淑曼驚奇地出現在身邊。只見她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撒嬌道:「老公,我要洗腳!」陸一偉立馬起身往衛生間走去,等開燈看到鏡子里的自己時,才意識到剛才出現的是幻覺。

    這時,客廳里又傳來小雨的聲音:「爸爸,抱抱……爸爸,抱抱……」陸一偉瞬間閃出衛生間,看到空蕩蕩的客廳時,扶著門框緩慢地坐到了地上……

    恐懼過後,是荒涼,是寂寞,是孤獨。陸一偉討厭這種孤冷,可又能如何呢?他掏出手機舉到空中,哆嗦著手找到李淑曼的電話號碼,卻沒有勇氣摁下去。經過漫長的思想鬥爭后,最終還是撥了出去。

    李淑曼身在省城,心卻一直牽挂著南陽。尤其是陸一偉,她這輩子牽腸掛肚之人,更是如刀刻在心上,每天無數次想念。小雨也經常把父親掛在嘴上,念著,盼著……兩個孤苦伶仃的女人,心裡裝著一個男人,卻等不到那個人的出現。

    陸菲雨早早就休息了,李淑曼正伏案為孩子縫補破損的衣物。正牆上,掛著一幅小雨滿月時候的一家三口照片,此後再無有過合影。她就是看著這張照片度過無數個夜晚,滿腦子只有回憶。儘管她再婚過,但那段婚姻異常恥辱,她怎麼都想不起來。或者說,是一片空白,而從前卻是歷歷在目。想起陸一偉的好,更是如數家珍,念念不忘。

    接到陸一偉的電話,李淑曼簡直不敢相信,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她立馬起身,披著衣服走出門外接了起來。

    「喂,你們還好嗎?」陸一偉頭靠著牆滿是牽挂地問道。

    聽到熟悉的聲音,李淑曼眼淚立刻奪眶而出,淚流滿面,聲音顫抖地道:「好……」

    陸一偉聽到李淑曼低沉的抽泣聲,心裡不是很舒服。畢竟他們兩個的感情沒有破裂,而是在外力的作用下強行分開的。兩人沉默了大概有一分多鐘,還是陸一偉先開口:「小雨好嗎?」

    「好。」李淑曼激動的語無倫次,都不知該如何表達。

    「學習呢?」

    「都挺好的,老師說她可聰明了,就是……」李淑曼吞吞吐吐道。

    「就是什麼?」

    李淑曼鼓起勇氣道:「就是經常在我跟前念叨你……」

    「哦。」李淑曼擊中了陸一偉最柔軟的地方,他儘管咬著牙不流淚,可還是不爭氣地流下來。

    聽到陸一偉不出聲,李淑曼小心翼翼問道:「你還在嗎?」

    「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