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7 老兵漁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7 老兵漁港字體大小: A+
     

    「馬書記,您要的水果。」陸一偉抱著一箱蘋果氣喘吁吁地端進了房間,解釋道:「馬書記,這是自家種出來的蘋果,個大味甜且清脆,您先吃著,吃完我再給您拿。」

    馬菲菲探頭望了一眼,果然品相不錯,微微地點了點頭。陸一偉趕緊取出兩個,跑到衛生間洗好,又細心地削皮切成小瓣,端到馬菲菲跟前道:「馬書記,您嘗一嘗。」

    陸一偉這種事無巨細的服務態度,讓馬菲菲刮目相看。她伸出細長的手指,翹著蘭花指捏了一塊送進嘴裡,眉頭一蹙,嘴角在經過不斷位移后最終上揚,又拿起一塊,放下了高冷的姿態問道:「聽說你以前在鄉下種果樹?」

    沒想到馬菲菲對自己的情況了如指掌,這又不是什麼不光彩的事,陸一偉直截了當道:「對,不過不是我個人的,屬於集體的。」

    「你別緊張。」馬菲菲指了指椅子示意陸一偉坐,道:「你的情況我大體了解一些,聽說你兼任貧困村的黨支部書記,然後帶領大家一起種植果園,對嗎?」

    「嗯。」陸一偉點了點頭。

    作為分管黨建工作的縣委副書記,一上任就想著工作。陸一偉這種機關幹部到農村掛職支部書記的做法,還是值得推廣的,至少陸一偉干出了成績。他可以,為什麼別人就不可以呢?

    看著馬菲菲心事重重,陸一偉道:「馬書記,那不打擾您休息了。」

    「等等。」馬菲菲站起來道:「房間窗帘的色調我不喜歡,給我換成紫色的。還有,馬桶給我換個全新的,別人用過的我用不慣。再者,我的房間必須一天打掃兩次,床單被罩每天都要換,聽明白了嗎?」

    陸一偉第一次伺候女領導,沒想到第一次就遇到有潔癖的女人,著實讓人有些吃不消。不知為什麼,陸一偉與馬菲菲見面的那刻起,就覺得此人有些孤傲冷艷,始終給人以距離感,讓人無法靠近,更難以揣摩其心思。雖然是領導,也沒必要一來就擺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這以後還怎麼接觸?想歸想,他還是點頭應承著:「明白,馬書記,我現在就先讓人更換窗帘。」

    「今天就算了吧,明天吧。」馬菲菲揮手,又妖嬈地坐在了沙發上。

    這下讓陸一偉為難了,到底該走還是不該走?他就像僕人一般站在沙發跟前,等待主人發號施令。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張志遠也沒有如此擺布過自己,這下倒好,儼然成了她的私人秘書,算哪門子事啊。

    「馬書記,您看,我要不先走?」陸一偉一直等到馬菲菲將一盤蘋果都幹掉后才小心翼翼地問道。

    馬菲菲舒展了下身體,抬頭瞟了眼鐘錶,懶洋洋地道:「急什麼,馬上到飯點了,今晚我不想在食堂吃飯,待會你帶我去嘗嘗南陽的特產,順便走走看看,提前熟悉下這彈丸之地。」說話間,滿是對南陽的不屑,甚至壓根就看不起。

    想著張志遠的安排,陸一偉道:「馬書記,我讓吳彤陪您吧。」

    「她不也剛到南陽嗎?」馬菲菲質問。

    「哦。」陸一偉連忙糾正,道:「那這樣吧,讓信息科科長李丹陪您,她可是地道的南陽人,又是搞信息工作的,找她了解比較合適。」

    「你有事?」馬菲菲突然問道。

    陸一偉不知該怎麼回答,只好道:「沒,沒事。」

    「沒事就好,就你和我去吧。」馬菲菲眼神一挑,不顧及陸一偉的感受,起身往卧室去了。走路如鶴行走,看來當年旦角的功底依然沒有丟掉。

    這下讓陸一偉著急了,兩邊都有任務,不去那邊都不合適。按照職務大小,肯定是先陪張志遠。可馬菲菲第一天到南陽,冷落了她也不行。想著張志遠比較開明,陸一偉打算面見張志遠說明情況。

    「馬書記,待會我過來接你。」

    馬菲菲沒有答話。

    回到縣委大樓,陸一偉徑直去了張志遠辦公室,將情況說明后,張志遠通情達理,立馬道:「那你去陪馬書記吧,完了你直接來蘭苑酒店。」

    6點10分,陸一偉到了常委樓下,上樓請馬菲菲。敲了半天門都沒反應,無奈之下只好撥通了電話,可電話也沒人接,這下急壞了陸一偉。真當他一籌莫展時,馬菲菲紅腫著眼睛打開了房門,極力掩飾自己的情緒,低頭用手捂著臉頰道:「走吧。」

    女人性情多變,陸一偉也不好多問。進了車裡后,馬菲菲用沙啞的聲音道:「你打算請我吃什麼?」

    在接馬菲菲之前,陸一偉已經提前聯繫了農家飯館的楊建國,並特意叮囑一定要用新餐具,房間也要打掃得乾乾淨淨,食物自然不必說,一定要精緻一些,別第一頓飯就給這位女領導留下什麼口舌,否則以後開展工作可夠喝一壺了。他回頭道:「南陽有三寶,虹鱒魚,山蘆雞和野蘑菇。今晚我請您吃這三道菜,另外,還有我們當地特有的蕎麥麵魚兒,保准您喜歡。」

    剛才還一臉憂鬱的馬菲菲,聽到吃的后瞬間換了副表情,納悶地問道:「虹鱒魚是什麼魚?」

    陸一偉解釋道:「這原本是產於北美的一種魚,由於背上有一條紅間紫的虹帶,故名虹鱒魚。也不知什麼時候起,這種魚就出現在南陽縣,經過大量人工繁殖后,成為南陽頗有代表性的特產。」

    「那山蘆雞呢?」

    「山蘆雞其實就是蘆花雞,不過南陽的蘆花雞在山上散養,故名山蘆雞。常年在松下覓食,蛋白含量高,脂肪少,肉質嫩而滑且味美,營養價值極高。」

    從小在城市生活的馬菲菲聽著如痴如醉,急不可耐地道:「那還等什麼,趕緊走啊。」

    到了王家壩村,楊建國倆夫婦早早地就在門口等候陸一偉了。對於陸一偉,兩口子是由衷的感謝,如果沒有他,估計一輩子靠這個小飯店養家糊口。有了陸一偉的幫助,不僅名氣越來越大,而且有了余錢,打算把原來的西豐娛樂城盤下來做更大的買賣。

    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馬菲菲剛才還眉飛色舞,看到農家飯館的環境后,立馬沒有了食慾。本想著離開,可又覺得不妥,只好捂著鼻子走了進去。

    利用間隙,楊建國拉著陸一偉的手彙報工作:「陸主任,我已經把西豐娛樂城給盤下來了,這兩天就打算裝潢。經營範圍以餐飲為主,您文化程度高,又是領導,給我取個店名行不?」

    陸一偉機靈一轉道:「你不是退伍軍人嘛,什麼兵種來著?」

    「炮兵。」

    「哦。」陸一偉若有所思道:「叫炮兵飯店也不合適……人家以為是啥了。」

    「哈哈,陸主任說啥就是啥。」楊建國對陸一偉絕對的信任。

    陸一偉想了半天道:「對了,你還記得那首《軍港之夜》不?」

    「當然記得啊。」楊建國兩眼發光道:「這可是我最拿手的歌曲,哈哈。」

    「那就叫老兵漁港。」陸一偉拍板道。

    「啥?漁港?我一炮兵又不是海軍,這……」楊建國有些不解地道。

    「管他什麼兵種,只要靠上軍隊就成。你想啊,咱們縣好多領導都是轉業軍人,看到這個招牌必然能引起共鳴。如果再把你的拿手絕活使出來,絕對一炮打響,成為南陽最好的飯店!」

    「啊?」楊建國有些激動,道:「到那時候我那忙得過來啊。」

    陸一偉沒想到楊建國想得是這些,道:「誰說非要你幹了?只要你招牌打出去,去外面聘請兩個大廚,絕對紅!聽我的,沒錯。」

    「行!」楊建國言聽計從道:「那我就聽您的,到時候開業您可一定要來啊。」

    「沒問題。」

    「謝謝您嘞!」楊建國樂滋滋的,誰能想到他能有今天這番成就?俗話說,術業有專攻,只要愛好那一行,踏踏實實地幹下去,就絕對餓不死。

    「陸一偉!」馬菲菲一會功夫見不到陸一偉就高聲叫道。

    「唉!馬上就來。」陸一偉答應了一聲,道:「不和你說了,改天再聊。」

    進了包廂,陸一偉坐下道:「去廚房盯了下菜,您放心,保證乾淨。」

    馬菲菲桌子跟前堆了一堆擦過桌子的餐巾紙,就這樣她還是不放心地一遍又一遍擦拭,生怕桌子將衣袖弄髒。道:「下次選地方選個乾淨的地方,這環境簡直不忍直視。」

    「好的。」陸一偉心情不爽,也沒說什麼,草草答應了。

    飯店的茶杯,馬菲菲是絕對不用的,就算是消毒,她都覺得膈應。你想啊,有多少人用那茶杯貼近嘴唇喝茶,有滿嘴黃牙的農民工,也有可能是滿嘴口臭之人,有那不自覺的還喜歡用舌尖轉圈舔著茶杯,哎呀!想想都噁心。

    潔癖,是一種精神疾病。有些人並不是與生俱來的,大多數是後天形成的。如精神受挫后喜歡重複某一件事,久而久之就產生一種強迫症,看到任何事物都是污濁不堪的,習慣性地按照自己的意志強迫,女人常見。



    上一頁    下一頁

    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
    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