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6 為官情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6 為官情操字體大小: A+
     

    這段時間一直忙,陸一偉暫時放下了情感,倒也沒什麼。閃爍其詞道:「張書記,沒有,我們挺好的。」

    「哦。」張志遠從陸一偉眼神里看出了不一樣的東西,將計就計道:「那行,這個星期到我家吃頓飯吧,正好楚楚也想你們。」

    「這……」陸一偉有些為難,張志遠直接敲定道:「就這麼定了,你就別再推辭了。」防止陸一偉變卦,他又轉向另一個話題,問道:「楊縣長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你去看了嗎?」

    陸一偉搖搖頭道:「楊縣長吃過午飯就回去了。聽政府辦那邊的人說,各方面都已經準備好了。」

    「嗯。」張志遠若有所思地道:「你要注意下面人這兩天的動向,有什麼情況及時向我彙報。」張志遠說這話,很明顯是不夠自信,甚至有意防著楊德榮。這還沒有正式交鋒,私底下已經開始較勁了。

    「好的,我明白。」

    張志遠雙手交叉,大拇指轉動著望著窗外,時不時瞅一眼電話機,好像藏著什麼心事。陸一偉見狀起身道:「張書記,要是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嗯。」張志遠點點頭道:「今晚長雲同志擺酒席,待會一同去看看。」

    陸一偉回到辦公室,對張志遠最後那件事有些納悶。段長雲好好的擺什麼酒席啊,他女兒結婚?沒聽說啊。可除了個由頭也沒別的事啊,這葫蘆里到底賣得什麼葯?另外,張志遠自從到了南陽后,從來未出席過工作以外的任何酒席,尤其是婚喪嫁娶,往往是點一下卯就走了。要是一般幹部,讓司機過去隨禮就行了。可這次突然一反常態,著實讓人捉摸不透。

    又想起張志遠的邀請,陸一偉頭皮就發麻。和夏瑾和已經很長時間沒聯繫了,現在想想,總覺得自己不夠爺們。可想起她的欺騙和背叛,陸一偉又心存怒火,很是難捱。從抽屜里取出嶄新的結婚證,他遲茫了許久,拿起電話打給了姚娜。

    姚娜這段時間因為陸一偉和夏瑾和的事情相當苦悶,本想著能搓成一段姻緣,可到頭來落了個兩頭不太好。看到陸一偉的電話,她不知該如何化解這份積怨,竟然拿手機的手在瑟瑟發抖。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后,還是接了起來。

    陸一偉的話很簡短,道:「姚娜,你通知下夏瑾和,後天上午民政局見。」說完,啪地掛掉電話。

    姚娜手舉著「嘟嘟」的手機,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陸一偉心慌意亂地將手機一扔,站起來活動了下身體。忙忙碌碌勞累一天,實在有些力不從心。最主要的是沒有個得力助手,什麼事都親力親為。原本可以信賴的王曉冬在張志遠的堅持下送到了北河鎮,才算平息了財政局事件。至於其他人,個個都是大爺,都覺得資歷老擺譜。倒是副主任杜佳明還能搭把手,可他的威望不行,也鎮不住那幫董國平手裡的「兵油子」。自己畢竟不是縣委辦主任,不能隨意調動人,要是讓董國平回來見自己的心腹都調走了,或多或少臉上掛不住。

    算了,一個人就一個人吧。正當他扭動身體時,事務管理局局長鬍志雄笑眯眯地出現在門口。

    「是老胡啊,快進來!」陸一偉見到胡志雄后格外熱情,走上前去忙張羅著落座。

    胡志雄長得胖,一臉憨相,見誰都是笑眯眯的,好像他天生就沒有煩惱似的。正因為這個標誌性的笑容,再加上地位並不高的單位,人們常常奚落他,嘲笑他,尤其是領導們,經常因為伙食或其他的,當面訓斥,就像老子訓兒子似的,一點都不給面子。好在胡志雄皮實,你罵你的,我干我的,干工作嘛,那有讓所有人都滿意的地方。不過有一個人例外。

    張志遠自從入住家屬院「常委樓」后,幾乎沒有一次訓斥過胡志雄。每次都是很溫和地提醒:「老胡啊,今天中午的菜有點咸了。」說完,再沒二話。如此講話方式,倒讓胡志雄渾身不自在,還不如破口大罵兩句來得實在。

    陸一偉將胡志雄摁倒沙發上,趕緊掏出煙塞到嘴裡點上,又泡了杯茶端到跟前,急得胡志雄不停地念叨:「陸主任,好了,好了,別這麼客氣……」

    陸一偉將白襯衣袖子挽起,拿了把椅子坐到胡志雄對面道:「老胡啊,這兩天真是太感謝你了,要不是你,後勤工作我一個人完全拿不下來啊,太感謝了!」

    胡志雄呵呵笑道:「陸主任太客氣了,這本身就是我的本職工作嘛,為領導服務,義不容辭啊,哈哈。」

    陸一偉也跟著笑了起來,道:「胡局,這次我真要感謝你,明天晚上咱哥倆一定好好喝一杯。」

    「好說!」胡志雄道:「怎麼樣,辦公室和宿舍馬書記滿意嗎?」

    陸一偉搖頭道:「不清楚,馬書記話少,也沒說什麼。她是女同志,我又不好意思多問,應該差不多吧。」

    胡志雄嘆了口氣道:「馬書記這邊是交差了,楊縣長那邊比較難辦了,哎。」

    「怎麼?」陸一偉好奇地道。

    胡志雄道:「政府辦那邊不是給楊縣長安排好宿舍了嘛,人家的司機上去后看了看直接給否定了。嫌棄房間太小,裝飾普通,傢具陳舊,嘚啵嘚啵列舉了一大堆,最後的意見你猜怎麼著,人家說了,把招待所二樓的那間總統套改裝一下,要去那裡居住。張書記,包括蘇市長來了后都沒有如此擺譜,真是……」

    「噓!」陸一偉急忙打斷胡志雄的話,指了指門小聲道:「小心隔牆有耳。」

    胡志雄也意識到自己說話聲音高了,趕忙捂嘴,壓低聲音道:「陸主任,你說這是要不要向張書記彙報一下?」

    陸一偉想了一會道:「多大點事啊,你就按照楊縣長交代的去辦。」

    胡志雄道:「更可氣的還在後頭。他那秘書去看了辦公室,進門就抱怨,擺設不夠講究且風水不夠好,找了半天看準政法委蕭書記的辦公室了,非要對調。那氣焰囂張的啊,簡直當成自己家了。」

    「後來呢?」陸一偉追問道。

    「能怎麼樣!」胡志雄道:「政府辦主任張志松徵求了蕭書記的意見,這不已經騰房了嘛,架子實在太大了。還有,那司機還抱怨配備的車子太舊,要求換新的,這事我可做不了主啊。」

    陸一偉對楊德榮並不了解,不過其司機和秘書剛來就如此飛揚跋扈,倒是可以看出楊德榮為官情操。俗話說,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他們敢如此吆五喝六,自然是主子授意的。看來,縣委和政府要有一段磨合期了。他不禁為張志遠擔心,本身資歷不夠,又單槍匹馬的,加上身上失去了支持者,郭金柱的調離,侯永志的去世,譚老的隱退,以後開展工作有一定難度啊。

    他打著哈哈道:「楊縣長畢竟是縣長,人家提出要求,咱照做就行了。」

    「也對,抱怨又有什麼用!」胡志雄眼皮子努力一撐,滿臉愁容道:「就好比我,一輩子窩囊,上上不去,下下不來,如同夾在牆縫裡的螻蟻,難得見一次陽光,卻不見雨後的彩虹,命苦啊。」

    陸一偉上前寬慰道:「老胡,你別泄氣,我相信你的努力不會白費的。」

    「真的嗎?」胡志雄激動地道,好像是張志遠在和他說話。

    有時候,下面的人總把陸一偉的話當成張志遠的話,所以他說話格外小心。就好比剛才這句,本身是一句寬慰的話,卻讓胡志雄激動半天。他不想打擊對方的積極性,笑了笑,微微地點頭。

    「太好了!」胡志雄難以掩飾激動的心情,抓住陸一偉的胳膊道:「陸老弟,今晚我要請你吃飯,你可得賞哥一個面子啊。」

    「今晚不行,改天我請你。」陸一偉道。

    「那好吧,可說好了啊,別反悔啊。」胡志雄像個孩子似的怕陸一偉賴賬。

    送走胡志雄,陸一偉側身瞟了眼張志遠辦公室門,鬆了口氣坐到辦公桌前準備喝杯茶。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喂,是陸一偉嗎?」縣委副書記馬菲菲此刻正坐在沙發上給陸一偉打電話。

    陸一偉記憶力超群,能夠很準確地捕捉到每個人聲音的特點,雖然與馬菲菲剛見面,他很快反應過來,以為馬菲菲就在眼前,起身道:「馬書記,是我,請問我可以為您做些什麼?」

    馬菲菲無所事事地拿著遙控看電視,道:「你出去讓人給我買點水果,最好是蘋果。」

    陸一偉想著自家的果園在地窖里藏了不少,立馬道:「好的,馬書記,我馬上叫人給您送過去。」

    「你親自送過來吧。」說完,掛掉了電話。

    對於不冷不熱的馬菲菲,陸一偉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領導安排了工作,那就是天大的事,他麻溜地穿上外套,快速往樓下跑去。

    (實在抱歉了,這段時間真累殘了,下個月恢復正常更新,謝謝大家的支持和理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