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3 處理方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33 處理方向字體大小: A+
     

    張志遠已經做出了決定,陸一偉不能再反駁,只是覺得對王曉冬有些不公平。事到如今,不能以個人得失衡量,而應該把大局放在首位。

    張志遠看出了陸一偉的心結,道:「王曉冬那邊的思想工作你去做,可以給他調到好一點的鄉鎮,你徵求他的意見吧。」

    陸一偉不說話,只是無奈地點了點頭。

    談完此事,張志遠臉色一沉,敲著桌子道:「我真沒有想到,他許萬年敢如此膽大妄為,這次必須解決了他。」

    陸一偉思量道:「外界都在傳,許萬年手中的權力比一般副縣長的都大,而且在南陽官場上威望極高,如果真要動了他,會不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另外,借口這件事拿掉他,是不是有些太草率?」

    陸一偉的話提醒了張志遠,他欲哭無淚地坐在椅子上,雙手使勁揉搓著太陽穴。誰說當了縣委書記就可以隨意調動人,各種利益的牽扯絕非動動嘴那麼簡單,他何嘗不知道拿掉許萬年帶來的後果呢,但這次他下定決心了,必須拿掉他!道:「一偉,拿掉他不一定是處分,還有一種是升遷。」

    陸一偉頓時恍然大悟,連連點頭對張志遠的這一妙招讚許。

    「行了,你趕緊去包紮下傷口。市裡不是中午前要材料,趕緊給報上去。」張志遠安排道。

    陸一偉隨即道:「張書記,下半年的項目規劃我請示了田縣長,他同意按照三大工業園區上報,您的意見?」

    張志遠對陸一偉這一聰明做法稱讚,道:「一偉,這就對了,以後要多和田縣長聯繫著,涉及到工業這塊多請示他,畢竟他分管工業嘛。」

    「明白。」陸一偉會心一笑,走了出去。張志遠如此說,是在全力爭取常務副縣長田國華。要知道,政府那邊有兩個常委,要是把田國華拉攏過來,政府方面的好多工作可跳過即將赴任的楊德榮直接執行。張志遠雖不懼怕這個被外界傳神了的楊德榮,但不得不防,提前做好準備。

    「一偉!」陸一偉剛走出去,張志遠又大聲叫道。

    陸一偉返回去,張志遠看了下表道:「你讓段長雲同志半個小時後到我辦公室來。」

    「好的。」陸一偉接到任務剛出門,就與一臉怒氣的財政局局長許萬年迎頭相遇。許萬年的臉色如同夏日午後的天氣,天雷滾滾,暴雨侵襲。陸一偉不是小肚雞腸之人,儘管上午發生了不愉快,照樣打招呼:「許局長來了啊,張書記在裡面等你!」

    「哼!」許萬年咬牙切齒地哼了一聲,甩袖大搖大擺走了進去。

    許萬年果然不把張志遠放到眼裡,進了門徑直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開始抱怨:「張書記,今天的事我雖有責任,但陸一偉欺人太甚,到財政局砸場子,這要傳出去,我這個局長還怎麼當?今天你要是不主持公道,我下午就遞辭職報告!」

    張志遠對許萬年厭惡至極,但又不得不讓其三分。道:「萬年,事情的經過我都知道了,而且我剛才也把一偉批評了一通。他有不對的地方,你這裡是不是也有些不妥當?」

    許萬年得理不饒人,理直氣壯地道:「我哪裡有不妥,他陸一偉打發個小毛孩來找我,這是什麼意思?小看人呢?這剛提拔了正科就開始擺架子了,什麼態度!」

    張志遠壓著火氣道:「董國平外出看病,我暫時讓一偉主持縣委辦工作,他手裡事情多,可以理解。何況新來的市委秦書記要各縣市區的情況,不單單是財政這塊,還有其他數據,這麼短的時間本身就困難,你讓他事無巨細也不現實啊。」

    許萬年聽出來了,張志遠一直維護陸一偉,這話說下去也沒多大意思了。起身道:「張書記,這事我有錯,我主動接受處罰。但砸財政局的事,我不會這麼簡簡單單就了結,一定會討回這個公道!」說完,氣呼呼地往門外走。

    「回來!」張志遠實在忍不住了,呵斥道:「我不說你是給你面子,我問你,上班期間你叫社會上的人在辦公室大張旗鼓打麻將,這事你覺得合適?不僅如此,你還讓這幫小混混往死里打陸一偉,這是不是你示意的?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事沒出了人命,要是出了人命你能逃得了責任嗎?」

    一席話說得許萬年面紅耳赤,直愣愣地站在那裡一聲不吭。張志遠見狀繼續道:「這件事我的態度是點到為止,低調解決。如果你要是抓住不放,那我就按黨紀國法來,查到誰就動誰,絕不姑息。」

    許萬年繼續沉默不語,心裡仔細掂量著張志遠的話。

    張志遠起身,走到許萬年跟前坐下語重心長地道:「老許,咱倆現在不存在上下級關係,掏心窩子說兩句。我知道你心裡有怨氣,你打的不是王曉冬,也不是陸一偉,而是我,對嗎?」

    心思被人看穿如同赤裸著身體在大街上跑一般,許萬年極力掩蓋不安,辯解道:「張書記,你怎麼能這麼想呢,完全沒有的事。這……」

    張志遠打斷道:「老許,在南陽縣,你也算是老人了。從統計員干起,一直干到今天局長的位置也不容易。其實我有時候挺佩服你的,財政局在你的帶領和管理下,連年取得不俗的成績,在各單位排隊中常常奪得頭籌,南陽需要你這樣的領導幹部。」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許萬年本打算今天好好借題發揮一下,沒想到張志遠態度誠懇不說,還誇獎起來,有些大出意外。原本準備好的台詞現在也不適用了,反倒結巴起來:「張書記,您千萬別這麼說,我……」

    張志遠笑了下道:「這是你應得的榮譽。我前兩天還和東森同志座談,你也知道白縣長走了,在物色人選的時候一致同意你來接任。原本過陣子和他談一談,沒想到就發生這檔子事。也好,今天就說說你的想法吧。」

    許萬年有些錯亂,甚至激動,不知該如何表達。他不敢相信張志遠會舉薦自己,語無倫次道:「張……張書記,您……不是在開玩笑吧?」

    「你看我是在開玩笑嗎?」張志遠一本正經道。

    許萬年木然,如同過山車一樣,還沒回過神來。試探地問道:「張書記,您真是這麼想的?」

    張志遠站了起來,走到窗戶跟前撥弄著吊籃道:「我張志遠用人絕對一碗水端平,不會因為我們曾經發生不愉快而否定了你的成績,何況你的能力擺在那,讓你出任這個副縣長,我想沒幾個人不服氣吧?」

    許萬年把上午發生的一切拋之九霄雲外,激動地道:「張書記,都說宰相肚裡能撐船,您這肚量一艘航空母艦都能放下,著實讓我汗顏啊。先說這事能不能成,就憑您這番話我許萬年認了。」

    張志遠望著窗外,臉上露出一絲詭譎的微笑,轉過身又立馬消失,道:「老許,這事既然你沒意見的話,過兩天我上常委會講一講此事。大家都沒意見的話,我就去找找秦書記,早日把這事定下來!」

    「哎呀!」許萬年兩眼放光,走過來握著張志遠的手道:「張書記,多餘的話我不多說,以後我定會肝腦塗地,義不容辭,死心塌地為您服務。」

    張志遠故意將頭抬高,腰板挺直,接受許萬年的「低頭」,頜首道:「今天上午的事,我希望你妥善解決,既不能在社會上引起不良影響,又要安撫好各方情緒。這邊我將對王曉冬做出處理意見,調離縣委辦,至於你那邊這麼解決就全看你了。」

    「請張書記放心,我一定處理的妥妥噹噹的,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張書記,王曉冬是不是處理得重了點?」許萬年討巧道。

    「這事我已經決定了就不會改變,就如同我剛才說讓你出任副縣長一事,也不會改變!」張志遠一字一句道。

    許萬年激動得都不知該說什麼好了,連連點頭道:「一切聽張書記安排。」

    送走許萬年,張志遠長出了一口氣。許萬年這種人,必須儘快解決掉。

    張志遠的許諾,讓許萬年有些飄飄然。臨走時路過陸一偉辦公室時,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摟著肩膀稱兄道弟熱情地聊著,非要中午在一起吃飯。陸一偉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張志遠給灌了什麼迷魂湯,進去時還是深仇大恨,這一會功夫都冰釋前嫌了。

    許萬年前腳走,段長雲後腳就跟上來了。見到陸一偉后,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批評道:「一偉,不是我說你,都是當領導的人了,怎麼能動手打人呢?你去外面聽聽,到處都議論紛紛,知道情況的人還好說,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耍威風呢,這事我必須得批評你。」

    陸一偉聽得出段長雲是好心勸誡,誠懇地道:「段主席批評得對,我冷靜下來也反思了,確實有些魯莽,以後我一定謹慎再謹慎,堅決不會再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