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29 背後陰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29 背後陰謀字體大小: A+
     

    周茂生最近在戒煙,看著別人騰雲駕霧,心癢無比,直咽唾沫。煩躁地拿起一根煙,湊到鼻子跟前來回捻搓,拚命地感受著煙草的香氣。對於齊大鵬這種二杆子貨,周茂生打心眼瞧不上,但現在因有共同的敵人,必須結成聯盟。他道:「對付陸一偉,還得靠李科長!李科長,您老該親自出山了吧?」

    齊大鵬也跟著附和道:「就是,兆哥,你要是不出手,那就被陸一偉那孫子趕在前面收拾我們了,到時候說啥都晚了。」

    李兆清一副軍師樣,慢悠悠地將茶杯放到茶几上,然後從口袋裡掏出手絹,疊著整整齊齊擦了下嘴,又慢吞吞地裝進口袋。緊接著翹著蘭花指點上煙,依然不說話。這下可把齊大鵬給憋壞了,火冒三丈道:「我說兆哥,你他媽的有完沒完啊,要是不說我可就走了啊!」說完,氣呼呼地往門外走。

    「回來!」李兆清舉止陰氣較重,說話還蠻正常的。一聲喝叫,齊大鵬乖乖地走了回來。

    李兆清說話了,指著周茂生和齊大鵬道:「我說你們幾個人,真是豬腦子,做事以前怎麼不提前問問我?直接跑到陸一偉門上挑釁,這不是拔老虎的鬍鬚嗎?你以為陸一偉真不敢動你幾個?錯!他難道不知道咱幾個是劉克成書記提拔上來的嗎?都一清二楚。所以,別惹急了他!別看他平時斯斯文文的,下起手來比誰都狠。」

    李兆清這麼一說,周茂生和齊大鵬都焉了吧唧地坐在那裡,對剛才的行為有些懊悔。齊大鵬沉不住氣,站起來指著周茂生道:「都是你!都是你挑唆的,要是陸一偉真把我後勤科科長給免咯,你他媽的也別想好過!」

    「嗨!」周茂生沒想到齊大鵬把矛頭對準了自己,梗著脖子道:「瞧你那點出息!兆哥說兩句就嚇破了膽,還能幹什麼大事,我呸!」

    「好啦!」李兆清又一聲吼叫,制止了二人的鬥嘴,厭惡地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內訌,有那力氣去對付陸一偉啊!」李兆清顯然是他們幾位的主心骨,幾句話就把兩位收拾得服服帖帖。

    見兩人停止爭吵后,李兆清道:「陸一偉出任縣委辦主任是肯定的了,董主任那病秧子身體估計是不行了,所以說這叫屋漏偏逢連夜雨,人家正在找由頭拿掉你,你就不爭氣地生病了。這樣也好,體面地離開縣委辦也是一種解脫吧。他是解脫了,那我們呢?我們總不能也得病假裝離開吧。你也看到了,昨天中午喝酒的時候,陸一偉與督查科彭建華及信息科的李丹多親密啊,倒是我們人家愛理不理的,既然不給咱們面子,咱也不能給他面子!」

    「對!不能給他面子!」齊大鵬如同牆頭草,不管別人說什麼,他都覺得對,絲毫沒有主見,這種智商當官,也真是委屈他了。

    李兆清繼續道:「昨天晚上我電話請示了劉書記。劉書記那邊說了,已經和即將上任的縣長楊德榮打好招呼了,並達成了一致意見。只要楊縣長一來,咱們幾個要有其中的一個到他身邊為其服務去。」

    「我去!」依然是齊大鵬,毫不猶豫舉手道。

    周茂生鄙夷地道:「你去能幹了什麼?」

    「我怎麼幹不了?給楊縣長當交通員總行了吧?」齊大鵬不服氣地道。

    周茂生看著齊大鵬小丑的模樣,從鼻腔里「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李兆清頭腦清醒,思路清晰,道:「我是這麼想的。如果楊縣長來了,我去他身邊為其服務。茂生你繼續留在縣委辦,為新來的縣委副書記服務。而大鵬,你必須離開縣委辦!」

    「啊?」齊大鵬瞪大眼睛道:「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與其陸一偉收拾你,還不如咱先離開,這叫智慧,懂嗎?」李兆清看著傻乎乎的齊大鵬,氣不打一處來。

    齊大鵬沒有反駁,而是道:「那讓我去哪?」

    李兆清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道:「去機關事務管理局吧,這事我來給你運作。」

    「啥?讓我去那鬼地方?不去!」齊大鵬急了,顯然對李兆清的這一安排並不滿意。

    李兆清耐心地道:「大鵬,你別看管理局地位低,等楊縣長來后,立馬提高一個檔次,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另外,如果由管理局來伺候楊縣長的吃喝拉撒,不是你願不願意?」

    被李兆清這麼一點撥,齊大鵬恍然大悟,連連點頭道:「我去,我去!」

    周茂生覺得李兆清有些不切實際,用懷疑地口吻道:「我說兆哥,現在的縣委書記可是張志遠,而不是劉克成,人事調動在人家手裡攥著,你有那本事調動嗎?」

    李兆清對目光短淺的周茂生嗤之以鼻,道:「你說得沒錯,張志遠是縣委書記,楊德榮是善類嗎?多餘的話我不多說,你就等著瞧吧。」

    「那趙文斌呢?」齊大鵬關心地道。

    「你自己都不保了,還關心別人?」李兆清這語氣,顯然是不去管趙文斌了。

    ……

    「田縣長,您在啊!」陸一偉敲開常務副縣長田國華辦公室門,恭敬地道。

    田國華正坐在那裡發獃,看到陸一偉后,點了點頭道:「是一偉啊,快進來坐!」

    陸一偉坐定后,田國華的秘書進來端茶倒水,一系列工作完成後退了出去。

    「有事嗎?」田國華問道。

    「哦,是這樣!」陸一偉站起來,將文件放到面前,解釋道:「市裡讓報下半年的產業規劃,張書記不在,想著您分管工業,徵求下你的意見。」

    田國華大致瀏覽了一遍,然後交給陸一偉笑著道:「這種事你的請示張書記,我一常務副縣長那做得了主?再說了,新縣長馬上就到任了,下一步如何發展還兩說呢。」

    田國華說這話,心裡滿肚子怨氣,陸一偉感覺出來了,他連忙道:「張書記說了,說以後關於發展產業方面的工作要多和您溝通,您是這方面的專家。」

    「張書記真這麼說了?」田國華有些不相信地問道。

    陸一偉本是寬慰田國華,一本正經地道:「真的,要不然我過來請示您?」

    田國華釋然了,一下子靠在轉椅上,對張志遠的態度還是比較感激的。可他實在想不通,同樣是常務副縣長,為什麼他楊德榮就可以直接提拔為縣長,而自己卻不行?因為這事,田國華心中已經有了疙瘩,何況與楊德榮以前也在一起工作過,那時候就經常欺負他,現在又到一起了,以前的種種場景浮現在面前,心裡很不是滋味。

    田國華一把接過文件,又仔細瀏覽了一遍,認真地道:「張書記先前和我說過,南陽的產業發展必須依靠強大的工業,三大園區建設是根本,目前,除了石灣鄉工業園區未動工外,其他兩大園區已經在建設中。至於農業,你也知道,是我縣的短板,不說也罷,能保收成就算不錯了。三產就更談不上了,啥都沒有。你看我這麼說能行不?」

    陸一偉點點頭道:「您說得這些和張書記先前提到的差不多。可張書記聯繫不上,市裡又急得要,要不就按三大工業園區報上去?」

    這種事田國華不敢拍板,含含糊糊道:「你成天在張書記跟前,這事你應該比我更清楚,直接報上去吧。」

    「那行!」陸一偉起身道:「有勞田縣長了,那我先回去了。」

    「再坐會嘛!」田國華一反常態,邀請陸一偉聊天。陸一偉看了看錶,極不情願地坐了下來,端起水杯假裝喝了口,故意找話題道:「田縣長這段時間瘦了。」

    「哎!能不瘦嘛!」田國華唉聲嘆氣地道:「自從白玉新把他那一攤子交給我,我這身心憔悴啊,別的不說,光百泰煤礦我幾乎天天去督導改制,總算看見希望了。還有北河鎮的溪河煤礦,更是頭疼不已啊。成天有矛盾,我都不知該如何插手了。北河鎮那地方的人都是刁民,現在我難以想象你當初是怎麼度過五年時光的。」

    陸一偉笑著道:「田縣長,北河鎮的人不算是刁民,就是性子烈,說話沖,正兒八經聊天,你以為他罵你了,其實就是那樣說話。你看牛福勇,說話就是這個味道,哈哈。」

    「對對對!」田國華聊開了,道:「牛福勇說話直挺挺的,一句話能把我給噎死。何小天在那裡當鎮長,簡直快讓他們給折磨瘋了,一見面就和我訴苦,說什麼都不幹了,要我把他調回縣裡來,且不說我沒那個權力,就算有,這種人不識抬舉,管球他了。」

    陸一偉聽出來了,田國華最後一句話是說給自己聽的,知道和何小天不對付。他低頭看了看錶,起身道:「田縣長,時間不早了,改天有時間了我們坐下來好好聊聊,就不打擾您了。」

    陸一偉剛走出門外,褲兜里的手機就嘰里哇啦叫喚起來。看都是個陌生電話,接起來就聽到對方哭喊著道:「陸主任,許局長他,他打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