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24 空中白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24 空中白鶴字體大小: A+
     

    李海東也點上煙,低沉地道:「哥,你說什麼呢!甭說你罵我,就是直接上手打我兩下,我都不帶還手的。都怪我不好,做事考慮不周……」

    「行了!」陸一偉制止道:「完了讓你小舅子打扮得正常一點,然後教教他規矩。」陸一偉隱隱擔心,這個「小舅子」今後要是有什麼問題或出了什麼事,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實在是個大麻煩。可想想結婚心切的李海東,他隱忍了。

    「唉,好嘞!」李海東臉上露出了笑容。看得出,他非常在乎梅佳家人對他的看法和評價。

    談完此事,陸一偉環顧四周看了一遍,房屋裝修得比較精緻。用得時下流行的明黃色調,羅馬式吊頂,歐式套裝門,蓮花式水晶燈,電視柜上還擺放著梅佳的照片,十分溫馨。

    陸一偉一掃不快,起身往樓上走,一邊道:「都準備好了?」

    李海東緊跟身後,美滋滋地介紹起來道:「基本都差不多了。梅佳說了,結婚後想把她母親接過來住,我把樓上騰出來了。」

    陸一偉停止腳步,疑惑地回頭問道:「她不是有家嗎?怎麼也要搬過來?」

    李海東解釋道:「她那邊的家打算給她弟弟娶媳婦用。你也知道,梅佳沒有父親,她媽身體又不好,指望她弟弟照顧,簡直是痴人做夢。合計了下,我也就同意了,其實也沒什麼。」

    這是李海東的家事,陸一偉雖有一肚子話但不能說。他只有一條,只要李海東喜歡,那什麼都不是事!尤其馬上談婚論嫁,在這個節骨眼上絕對不能出問題,所有的一切等結婚後再說。

    上樓后,裝潢同樣講究,看得出,海東是花了一番心思的。也難怪,對於一個孤兒來講,家是什麼概念,或許今天才有了答案,他能不珍惜嘛。陸一偉想著李海東馬上要結婚,不禁鼻子一酸,淚水打濕眼眶。他故意背著身子,待情緒稍微好點后,回頭笑著道:「哥能為你做些什麼?」

    李海東不知看到陸一偉的紅眼,還是怎麼的,瞬間眼淚嘩嘩地往下流,泣不成聲。倒想是出嫁的姑娘,即將要離開母親的懷抱。陸一偉作為他唯一的親人,能不傷感嘛。

    陸一偉強忍著道:「海東,是不是爺們?哭什麼,別哭了,應該高興才對!」

    李海東小聲抽泣著道:「哥,要不是你,我李鐵蛋估計還是在酒場賭場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混蛋,而今天我不僅當上了村長,又在縣城買了房子,馬上又要娶媳婦,如同做夢似的,這一切都是你給予我的,沒有你也就沒有我的今天,我李海東下輩子給你做牛做馬來償還今天的恩情!」

    「住嘴!」陸一偉突然沉下臉道:「海東,我再強調一次,這一切不是我給予你的,而是你應得的。有了家就好好過日子,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哥依然當你是兄弟。行了,你告訴你梅佳,讓她放心,她弟弟的工作我包圓了,好好準備婚事吧。」

    臨走時,陸一偉將車鑰匙丟給李海東,道:「這兩天你事情多,跑這跑那的離不了車,你先開著吧。」

    「那你呢?」

    「你別操心我,家裡離單位幾步遠,走著也去了。」

    李海東沒客氣,接過了車鑰匙。

    「我送你?」

    「不用,我走兩步吧。」

    陸一偉沿著小路到了主路上,心情異常沉重。眼看著李海東就要結婚,自己至今還未著落,如同盤桓著空中的白鶴,努力尋找著溫暖的棲息地。忽然間,前妻李淑曼,蘇蒙,夏瑾和,佟歡,一個個都出現在面前微笑著,揮舞著。

    四個女人,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註定讓陸一偉的一生變得豐富多彩,跌宕起伏。然而,這條路才剛剛開始……

    「喂,陸主任,我們這邊都準備好了,你在哪?我過去接您!」陸一偉正走著,杜佳明已經來了電話。

    陸一偉看了下表,已經是中午時分,他心中還挂念著張志遠,道:「不用了,我先回一趟縣裡。」

    杜佳明如同陸一偉肚子里的蛔蟲一般,知道他想什麼,連忙道:「陸主任,張書記回市裡開會了,走得比較急。」

    話到此,陸一偉應該能聽明白。畢竟市委書記秦修文剛剛上任,會議急也是正常的。他猛然想起蘇啟明昨天和自己說過的話,心裡一陣發虛。當時,他並沒有當回事,也忘了和張志遠說。要是蘇啟明真的不徵求意見,直接調回市裡,那一切就都晚了。

    「喂,喂,陸主任,你還在嗎?」杜佳明見對方不說話,催促道。

    陸一偉回過神來道:「這樣吧,十分鐘以後到檔案局門口接我。」

    掛掉電話,陸一偉立馬給張志遠撥了過去。張志遠接起來就道:「一偉啊,市裡臨時通知開會,另外今晚我有飯局就不回去了。」張志遠升到縣委書記也沒有架子,至少和陸一偉一如既往得客氣,這種情況發生在上下級身上比較罕見。

    陸一偉顧不上這些,冷靜地道:「張書記,我要向您彙報一件事,昨天開會時,蘇啟明市長說要調我回市裡,我沒答應,可他說……」

    陸一偉說完,張志遠良久沒有說話。很大一會功夫才道:「那你的意思呢?」

    陸一偉表態:「張書記,我願意跟著你干。」

    「行了,回頭我和蘇市長坐坐吧。」

    交代完這件事,陸一偉長出了一口氣,不知是高興還是惋惜。去市裡工作,這是擺放自己面前多好的一次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幸運之神何時再會眷顧,或許很快,或許這輩子也沒機會了。人就是這樣,關鍵性的選擇,足以改變一生。

    縣委辦的車停在身邊,陸一偉放下一切,毫不猶豫上了車。

    到了縣招待所,縣委辦的人基本上都到齊了。三十多號人坐了5座,個個眼巴巴地盼著陸一偉。按道理說,陸一偉不應該參加今天的飯局,畢竟自己不是正式任命為主任,不過是主持工作。杜佳明這麼一搞,倒像是真成了主任了,這要讓董國平知道了,還不氣炸肺?既然已經答應了,陸一偉也沒挑刺,居中坐到大圓桌上,隨著杜佳明吼了一嗓子,午宴正式開始。

    杜佳明主持的津津有味,接下來的環節就老套多了,挨個碰杯喝酒說祝詞。陸一偉作為「一把手」,喝多喝少自然他說了算,但第一次和縣委辦的全體人員喝酒,他選擇了實打實,基本上每個人都喝,四五桌下來,足以退層皮。

    陸一偉特意和新考進來的兩位公務員多喝了一杯。王曉冬自然不用介紹,另一位是個女生,長相馬馬虎虎,但著裝十分時尚,甚至有些過頭。一個公職人員,穿什麼低胸,陸一偉對其印象並不好。他在想,此女子能進了縣委辦,估計有兩把刷子,是能力強,還是關係硬?這需要進一步了解。

    到了後半場,各位都放開了。脫掉外套豪爽地喝了起來,尤其是小車班的司機,個個是喝酒的高手。還有後勤科的,最後秘書科、信息科的也參與進來,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秘書科的那幫秘書別看是白面書生,喝起酒來絕不亞於小車班的那幫二杆子貨。剛開始還裝斯文,後來把衣服一脫,擼起袖子划拳,爭得面紅耳赤,引得一陣陣喊叫聲。

    如果自己不是所謂的「領導」,陸一偉也就參與進去了。畢竟年齡相仿,又都是老相識,可頭上帶了個緊箍咒,就要有領導的樣子,說得大一點,這是給張志遠撐面子,所以他端坐著眯著眼睛觀戰。掃了一圈,他發現躲在角落喝悶酒的督查科科長彭建華,他緩緩起身,端著酒杯坐了過去。

    「陸主任!」彭建華見陸一偉坐到自己身邊,神情一慌,像犯了錯誤的孩子猛然站了起來。

    「快坐!」陸一偉用有力的雙手將彭建華拉到座椅上,謙虛地道:「老彭,和我你客氣什麼,在你眼中,我永遠是小兄弟。」

    彭建華今年50有餘,算是縣委辦的元老級人物了。從參加工作就到縣委辦,負責排字印刷工作。在沒有電腦的年代,所有的材料幾乎都是靠手寫,一些大型的稿件文件就需要鉛字印刷了。鉛字印刷找字模可是個苦活計,彭建華就負責此項工作,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買進第一台電腦。

    縣委辦屬於論資排輩的地方,也就是說甭管你能力如何,輪到誰提拔就是誰,這是多年來形成的固定套路,但在彭建華身上卻是個例外。彭建華所乾的工作比較枯燥,而且不易出成績,好多領導看不到他努力,都不知道縣委辦還有這麼一個人,直接遺忘在角落。

    另外,彭建華搞鉛字印刷,就是印刷廠的工人都不如他技術嫻熟,絕對稱得上活字典。一來二去,縣委辦離不開他,也就壓著一直沒有提拔。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