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7 神童官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7 神童官員字體大小: A+
     

    剛掛了電話,發改局局長曹佔山就打過電話來了,幾乎用乞求的語氣務必要見陸一偉一面。不用說,肯定是談上午的事,陸一偉不好駁面子,畢竟對方大小是個局長,距離吃飯還有一段時間,只好驅車到了發改局。

    到了發改局,沒想到曹佔山親自到門口迎接,並一路小跑跟了上來為其開門。陸一偉下了車連忙道:「曹局,這個萬萬使不得,您老怎麼說都是老局長了,怎麼能給我開門了。」

    曹佔山那顧得這些禮節的問題,急切地道:「我的好兄弟,你可算來了!快走,上樓!」

    進了辦公樓,陸一偉特意往辦公室瞟了一眼,只見上午活蹦亂跳的幾位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只想做一位安靜的美女子,遠沒有上午的飛揚跋扈。顯然,張志遠突然襲擊還是有一定震懾力的。

    進了曹佔山辦公室,曹佔山親自泡茶,又是端茶又是遞煙的,生怕怠慢了陸一偉,道:「陸老弟,到了這個時候,你可不能袖手旁觀,得幫幫我啊。」

    曹佔山也算個鐵腕局長了,應該算是「神童」級的官員。在別人還在上小學時,曹佔山就參加工作了,第一份光榮而艱巨的任務是送報紙。對於這份枯燥無味的工作別人每天發牢騷,而這位小神童不但不抱怨,每天樂呵呵的,別人以為是傻子。

    由於曹佔山表現積極,得到了一份看似很正常的工作,往縣委辦送報紙。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曹佔山正是抓住這機會,每天在縣委書記面前晃悠。每次見面都是滿臉陽光,九十度鞠躬,混個臉熟。曹佔山的勤快,終於打動了縣委書記,成功成為縣委書記身邊的交通員。那一年,他才14歲。

    后,縣委書記調走後,曹佔山在18歲那年提拔成副科,到鄉鎮擔任副鎮長,成為全縣乃至全市最年輕的領導幹部。

    好運總是伴隨著他。兩年後,38歲的團縣委書記下去任職了,這下愁壞了縣領導。因為全縣也找不出一個適齡書記,最後無奈將這一大任交給了20歲的曹佔山,再次刷新記錄,一度成為風雲人物,都上了省電視台。

    然而,好運就此止步。後來的20多年,曹佔山一直原地踏步,不再向前。從團縣委書記到鄉鎮書記,在鄉鎮幹了15年,最後才到了發改局,這就是他的仕途。就和送報紙一樣,簡單而枯燥。究其原因,源於他的身份。

    中國的人事制度,從建國后就是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不分,簡單就是幹部和工人兩種。改革開放后,才按照單位的性質,實行不同的人事政策。屬於行政職能的,走公務員序列。而企業單獨劃分出去,人事相對寬鬆。唯獨事業單位,說政不政,說企不企,你說他是行政單位,還帶有企業性質。說是企業,還有行政執法權,沒有一個明確的界限。從而,衍生出林林總總的人事制度,比較典型的全額事業編製、自收自支編製、差額編製等,在此之前,還有聘任制幹部、合同幹部、競聘幹部等等,種類繁多,五花八門,而曹佔山屬於其中的聘任制幹部。

    曹佔山小學沒畢業就參加工作,從哪來的學歷,最開始是臨時工,後轉成合同工。到了縣委辦后,又轉成帶有技術性質的工人,還不是幹部。到鄉鎮任職時,才從工人身份變成幹部身份,不過是聘任制,而且是鄉鎮「聘任制」。

    怎麼說呢,鄉鎮當時編製相當緊缺,人手不夠,只好聘請部分有特殊技能人員充實到幹部隊伍中,身份是幹部,由此而來。當然,簽訂合同也是和鄉鎮簽,工資可以掛靠縣財政,和其他事業人員待遇一模一樣。后,人事逐步改革,這部分特殊群體過於強大,可上面又不能不管,就是民辦教師一樣,成了歷史遺留問題。

    既然是鄉鎮聘任幹部,你就只能在鄉鎮呆著,於是曹佔山一直停留在鄉鎮。后,劉克成到任南陽,通過種種變通將曹佔山的身份變過來,成了公務員,才調回縣裡任發改局局長。可已經錯過了黃金期,就算再努力上升空間也不大了,一代神童就因為身份淹沒在宦海大潮中。如果不是身份,怎麼的也是個廳級幹部吧。當然,這是設想。

    比基層經驗,南陽縣找不出第二個比曹佔山豐富的。尤其是處理鄰里糾紛,家族矛盾上,絕對信手拈來,藥到病除。因為他的突出表現,別人賜個他一個響亮的雅號「居委會大媽」。

    此外,曹佔山還有個優點,那就是執行力特彆強。但凡上級交代下去一件事,總是第一家完成。收提留款,抓大肚婆,刨人家祖墳等,件件完成的出色,找不出任何漏洞。最有意思的一件事,上級要求上報殘疾人人數,本來報了11個,不知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最後統計成了41個。如此高的比率,上級下來調查,為了完成任務,爭取更多資金,曹佔山動員群眾裝聾裝傻,甚至鎮幹部都參與進去表演,成功蒙哄過關。關於曹佔山的事迹,後面會陸續提到,不再闡述。

    陸一偉笑著道:「我說曹局,還有能難倒你的事?」

    曹佔山為人厚道,如論陸一偉輝煌還是衰敗,從不落井下石,更不夥同他人陷害。不過因為劉克成的關係,兩人不冷不熱,不溫不火,保持常態。他一屁股坐到陸一偉跟前道:「陸老弟,都啥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出主意,幫我度過難關,你就甭打算走出這個屋!」說完,起身將門反鎖,弄得陸一偉哭笑不得。

    陸一偉痛苦狀,道:「曹局,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嘛,我能幫你什麼忙!」

    「別扯沒用的,快給我想辦法!」曹佔山沒心思開玩笑,直截了當道。

    陸一偉略顯歉意地道:「曹局,事先我真不知道張書記要到發改局,要不然提早就悄悄給你打電話了。張書記是臨時起意,路過就拐進來了。」

    「我知道,別人不相信,我還不相信你?」曹佔山道:「咱不追究這個了,直接說如何解決吧。」

    陸一偉一本正經地道:「按照張書記的意思,要求你整改,那你就整改吧。」

    「那幾個人怎麼辦?」曹佔山最關心的是被抓住的那幾個,道:「該不會真交給紀檢委處置吧?尤其是那個副局長王茂雲,我他媽的真想揍他一頓。」

    陸一偉寬慰道:「曹局,你也別多想,與其縣裡處分,還不如你先走到前面,效果會好多。」

    「我怎麼處分?」曹佔山瞪大眼睛道:「那幾個婦女你又不是不知道,政協王副主席的老婆,統計局局長的老婆,還有人大范主任家閨女,個個都是有背景的人,你讓我怎麼處分?」

    曹佔山所說不無道理,情況確實如此。這一批老幹部中,大多數都趕上文革末班車,直接從農民成為幹部,有的從村幹部直接成了領導,沒幾個有文化。就算有文化也是工農兵學員,能認識字就算不錯了。自然,擺脫農民身份后,糟糠之妻還在老家種地餵豬,待政策稍微好點后,才進城團圓。

    當家庭主婦終究憋不住,於是想盡辦法將她們安排好一點的單位。像財政局、勞動局、安監局等都是熱門單位,太太團居多。最後實在擠不下了,發改局成了備選單位,於是也有了太太團。這群悍婦除了種地餵豬織毛衣吵架侃大山比闊氣打聽別人隱私外,啥事都不會幹,最後只能是在辦公室接接電話什麼的。

    悍婦們自由散漫慣了,那受得了約束,把農村的惡習帶到了辦公室,大嗓門聊天,毫不避諱聊性生活,可謂是無所不談,簡直忍無可忍。有意思的是,一婦女從廁所出來,一邊提褲子,一邊往辦公樓走,大紅秋褲裸露在外,大肚腩暴露無疑,碩大的屁股被亞麻褲包裹著,直到辦公樓前才能提起來,大煞風景。對於她們來說,這在農村太正常不過了。

    曹佔山也沒辦法,畢竟她們家男人有本事,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要給她們處分,實際上是如何平衡兩邊利益,稍微處理不妥當,就有可能得罪一方的人。無奈之下,他只好求救陸一偉。

    陸一偉坐起來,撇開這一話題問道:「曹局,我問你,張書記自提撥為縣委書記后,你這裡的第幾站?」

    曹佔山眼珠子一轉,拍了下陸一偉的肩膀道:「張書記去過那些單位你最清楚了,你這不是故意為難我嘛。」

    陸一偉笑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這裡是第一站。第一站意味著什麼,想必曹局比我更清楚吧?」

    「怎麼不清楚?」曹佔山一撐脖子道:「這不直接給了我個下馬威,出了個大難題。」

    陸一偉提醒道:「曹局,依你這麼多年的工作經驗和聰明的腦袋,難道你就看到了這一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