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6 空降北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6 空降北州字體大小: A+
     

    吃飯中間,張志遠接到市委辦公廳的電話,通知下午2點半到市委會議室開會。掛掉電話,張志遠隱約感覺又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看了表,距離開會還有一個半小時,隨意扒拉了幾口,下炕與農戶道別,匆忙往市裡趕去。

    路上,張志遠心裡一直不踏實,幾次拿起電話想打給郭金柱,最後還是忍住了。思量半天,他打給了白玉新。

    白玉新猜到張志遠這個點來電話的意圖,笑著問道:「您是不是打聽下午開會的主題呢?」

    被白玉新一問,張志遠更加確定了。直截了當問:「誰?」

    「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秦修文。」白玉新小聲地道。

    聽到這個名字,張志遠鬆了一口氣。又道:「誰接替郭書記的位置?」

    「不清楚。」

    掛掉電話,張志遠頭靠著座椅,直視著前方冷靜地道:「秦修文來北州市了。」

    儘管他們之間誰都沒提什麼事,但心知肚明,陸一偉回頭道:「省里如此高規格安排,還屬首次。看來,北州還是破不了從前的魔咒,市委書記都是空降兵。」

    「是啊!」張志遠長嘆,道:「秦修文原先是西州市委副書記,直接調任省委組織部任副部長,排行老三。已是正廳大員,現又重返地市,省里一定是深思熟慮,慎重考慮的。」

    派組織部副部長到地方任職,本身沒什麼,屬於正常提拔。可把這位曾經炙手可熱的副省長熱門人選放到北州市,似乎能嗅出不一般的味道。如果不出意外,北州市班子出現了重大問題,才會如此高配。

    聯想到秦修文前段時間陪同省委秘書長羅中原到南陽調研,張志遠似乎看出了端倪。原來,秦修文早就在為接替這一位置提前做準備,說明省里對田春秋早已有了動念,老謀深算啊。不過讓人納悶的是,這次的調整為什麼事先沒透露一點風聲?

    張志遠與秦修文不熟,攏共加起來見過幾次面,最長的一次就是上次調研了。張志遠頗為幸運,好在給秦修文留下了好印象,以後開展工作相對順暢了。

    到了市委大院,各縣市區的書記縣長已經陸續往市委大樓一側的會議廳邁進,個個心照不宣地互相點頭示意。看樣子,都是剛知道不久。

    陸一偉停好車,下車準備抽根煙透透氣,發現一群司機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自己。回頭一看,才察覺自己的那輛白色的標緻車與周圍清一色帕薩特顯得格格不入。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一揮手,從衣兜里掏出一包中華煙丟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一個精幹的年輕男子走了過來。爬在車上往裡瞅了瞅,沖著陸一偉笑了下,伸出手道:「是陸一偉吧?很高興見到你。」

    陸一偉也很隨意,握緊對方的手道:「我也很高興認識你,賀建。」

    賀建揮手一擺,小聲道:「進車裡我和你說件事。」

    進了車裡,賀建狠勁抽了口煙,道:「咱倆雖是第一次說話,其實早就認識了,我也不兜圈子,就直說了。我妹妹賀敏今年考上了你們縣的公務員,被組織部分配到相對偏遠的七里鎮。我和閆東森打過招呼調回縣城,哪怕是條件稍微好點的鄉鎮,可他不給我面子。我妹妹還是單身,且性子野,家人很是擔心,聽說你老弟調到組織部了,請你幫個忙,想辦法把妹調整一下。」

    賀建是古川縣縣委書記肖志良的司機,本身就是混混起家,臭名昭著,算是古川縣街頭一霸,誰都拿其沒辦法。肖志良得知后,突發妙招出任自己司機,讓人大跌眼鏡。所謂一物降一物,怎奈肖志良就喜歡賀超身上的這股痞勁和直爽,賀超也比較服氣同樣帶著匪勁的肖志良,一拍即合,合作到現在。

    以前開會,張志遠總喜歡帶著陸一偉,時不時遇到肖志良,與賀建面熟沒說過話,今天算是正是認識了。陸一偉同樣喜歡賀建的性格,細細盤點,他身邊的朋友好像都是這樣的人。牛福勇,在南陽也算是有名的混混,天不怕地不怕,靠著雙手打天下。李海東,曾經一無賴,打架絕對一好手,被張志遠收拾得服服帖帖。這就好比坐在第一排的優等生和坐到最後一排的差等生交朋友,只要興趣一致,都是好哥們。

    陸一偉這個副部長的位置還沒坐上去,已經有很多人遞條子說情走關係,甚至一部分人通過間接的手段討好自己,交通局局長孫長青把自家表弟劉超提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且不說自己手中有多大權力,畢竟上面還有個部長。人們一邊倒求自己辦事,顯然是看重背後的張志遠,而不是閆東森。

    對於賀建的直截了當,陸一偉不好當場回答,也不能直接澆對方一盆冷水,採取斡旋的手段道:「這事啊,你妹妹學什麼專業?她想去哪個單位?」

    陸一偉這麼一說,賀建覺得有門,往過湊了湊道:「我妹妹讀書不行,上了個師範類大專,學中文的,就喜歡那些哼哼呀呀的文章,哎呀,我反正不懂。想要去哪個單位,這我可真不清楚,回頭給問問。」

    「行了!」陸一偉決定幫這個忙,爽快地道:「這樣吧,你也知道南陽的班子還沒有配齊,等稍微安穩后,你讓你妹妹過來找我,行吧?」

    「太好了!」賀建激動地擁抱了下陸一偉,豪爽地道:「我就知道陸哥會幫這個忙,多餘的話不多說,以後有事需要老弟幫忙,直接開口,我就是辦不到,想辦法也要辦到!」

    「客氣!」陸一偉淡淡地道:「我也一樣,既然答應了你,就答應辦到。」

    「值了!」賀建動情地道:「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改日,一定要賞個臉喝兩杯。」

    「成!」

    賀建突然下了車,過了一會兒,走了過來敲了敲車窗,從衣襟里掏出一條煙塞給陸一偉,道:「別的沒有,抽條煙吧。」

    陸一偉拿起來翻看了下,確實沒見過的玉溪,不客氣地道:「那我就收下了,不知這算不算受賄,哈哈……」

    「哈哈……」賀建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陸一偉下車,正準備點煙時,看到蘇啟明一臉焦慮,正風塵僕僕往會議廳走,兩人眼神不期而遇,蘇啟明本顧不上搭理,還是停了下來。沖著陸一偉一擺手,道:「一偉,你過來。」

    陸一偉小跑過去,問道:「蘇市長,有什麼吩咐?」

    大風將蘇啟明的頭髮吹得凌亂,蹙眉擠眼的時候,額頭和兩側的皺紋都悄然爬上了臉,雕刻著歲月的痕迹。他四周看了看,還是不放心地往邊上走了走,小聲道:「早就要見你,一直沒時間。我再問一次,願意不願意給跟我到市裡來?」

    陸一偉懵了,讓自己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回答這個問題,確實有些困難。好在這個問題已經探討過好幾次,陸一偉道:「謝謝蘇市長的美意,我還是那句話,我想在基層多鍛煉幾年。」

    「狗屁!」蘇啟明突然大怒,道:「我這次不是徵求你的意見,而是正是通知你,過兩天會有人通知你辦手續,就這樣!」說完,轉身快速離去。

    望著蘇啟明的背影,陸一偉徹底整懵了。還沒見過如此霸道的領導,在沒徵得同意下就擅自調整。不過,陸一偉還是感謝蘇啟明的坦誠率真,至少還記得自己的好。至於是不是蘇蒙在中間搞怪,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退後兩個月,如果蘇啟明再問這個問題,陸一偉肯定毫不猶豫回答願意。可如今已經失去到市裡的動力,來這裡又有什麼意思?還不如在南陽過自己的安穩日子。他經過夏瑾和的事情后,陸一偉全然想明白了。他不會再去追求什麼狗屁愛情,只要有個人願意跟著自己死心塌地過日子,且父母親喜歡,這就知足了。至於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會議很短,不到一個小時就散會了。司機們紛紛上車發動車,一字排開等待領導上車。張志遠上車后,顯得十分疲憊,將公文包丟到一旁,靠在座椅閉目養神。

    出了市委大院,陸一偉問:「張書記,我們去哪?」

    張志遠無力地道:「回南陽吧。」說完,將公文包放平,直接躺在那裡休息起來,不到一會兒功夫,已經是鼾聲四起,惹得陸一偉睡意上頭,好在聽著音樂,要不然真睡覺了。

    回到南陽縣,已經是下午5點多。張志遠還是睡覺,陸一偉沒有徵求他的意見,直接拉到宿舍樓,才小心翼翼提醒。張志遠睜開眼坐起來,看了看窗外,又閉眼掙扎了會,道:「行了,你回去吧。」說完,下車直接上樓了。

    晚上時間自由分配,陸一偉趕緊拿起電話打給李海東:「晚上出來吃頓飯,談談罐頭廠的事。」罐頭廠一事,終於將在歷經千難萬險後塵埃落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