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4 風卷殘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4 風卷殘葉字體大小: A+
     

    織毛衣婦女淡定自若將筆放下,起身眉頭緊鎖道:「張書記,我正在草擬下午局機關工作會的會議議程,您看!」說完,拿起一張紙遞給張志遠。

    張志遠手插口袋沒有接,瞟了一眼,確實是與工作有關。他沒有多說,轉向嗑瓜子婦女道:「你呢?你在幹什麼?」

    嗑瓜子婦女顯然沒有織毛衣婦女心裡素質好,雙手垂肩,緊張地撕扯著衣角,臉憋得通紅,講不出話。張志遠沒有搭理,走到窗台上用手指輕輕勾了下花瓣,抬頭望著窗外,只見院子里已經亂成一片,一大群人從大門外不顧形象地狂奔進來,緊接著又是一連串腳步聲,顯然,已經有人通風報信。

    張志遠見那位年輕女子還爬在桌子上睡覺,他走過去敲了敲桌子道:「同志,醒醒了,該下班了。」

    年輕女子輕緩地站了起來,使勁一吸鼻涕,捂著嘴巴咳嗽了幾聲,道:「張書記,我離您遠一些,我感冒了,別傳染給您。」

    張志遠冷笑,回頭走到王茂雲跟前,看著大汗淋漓的他,道:「王茂雲,對吧?」

    「是……是……」王茂雲一副痛苦驚慌的表情,道:「張書記,您聽我解釋……」

    張志遠一抬手,打住了王茂雲,臉色極其難看,恨鐵不成鋼道:「解釋什麼?難道我聽到的,看到的沒有你說得好聽?」

    張志遠壓了一肚子火,本想借題發揮,愣是強忍著壓了下去。回頭對陸一偉道:「這幾個人你記下來,還有剛才跑出去的那個,交給紀委廖書記,讓他來處置。」

    話音未落,嗑瓜子婦女已經軟癱在地上,而織毛衣婦女似乎對張志遠的這一做法不認同,理直氣壯地道:「張書記,您憑什麼這麼處置我們?我們觸犯哪條黨紀國法了?」

    陸一偉站在張志遠身後使勁擠眼睛,沒想到那婦女不領情,道:「陸一偉,你別擠眉弄眼的,再怎麼擠我也是怎麼說。怎麼,學生還有課間休息時間,難道我們就不能休息清閑一下?何況我們是在用一種愉快的方式討論工作,以緩解壓抑緊張的氣氛……」此婦女的嘴皮子功夫果然不是蓋的,說起來滔滔不絕,也不管王茂雲生拉硬拽,直接炮轟張志遠。

    「你叫什麼名字?」張志遠忍無可忍,但和一個女人又不能怎麼樣,一直隱忍。

    婦女鬥志昂揚,甩開王茂雲道:「我叫劉碧霞。」

    張志遠回頭看了眼牆上的公示欄,道:「哦,是黨發改局組成員兼辦公室主任,嘴巴挺厲害嘛,我說了要處置你們了嗎?」

    「您不是說交紀檢委……」

    「夠了!」這時,發改局局長曹佔山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對著劉碧霞疾言厲色訓斥道:「滾出去!」

    剛才還是一副慷慨就義鐵娘子形象,被曹佔山一訓斥,立馬哭成淚人,捂著臉跑了出去。

    曹佔山一臉茫然,強忍著擠出一絲苦笑道:「張書記,實在對不起,不知道您要來,我剛出去辦了點事……」

    張志遠個子瘦小,但穿上風衣豎起領口,顯得格外冷酷。道:「你們下午要開會?」

    「開會?」曹佔山望著王茂雲含含糊糊半天,道:「對對對,我們下午是要開會,研究下一季度工作。」

    「哦!」張志遠沒有多說,道:「行了,你們忙吧。」說完,昂首闊步往門外走。曹佔山見此,急忙追了上去,道:「張書記,您看,已經到了飯點了,您好不容易來一次,要不留下來吃頓便飯?」

    張志遠停住腳步,表情極其嚴肅,眉間的川字如刀刻一般,道:「佔山同志,飯就免了吧,給你一個星期時間,我希望看到一個不一樣的發改局,如果你做不到,我派人下來替你整改。」說完,從衣兜里掏出簽到表,塞到曹佔山手裡,又道:「你作為局長,你都不簽到,下面的人你如何領導?」

    曹佔山拿著簽到表獃獃地站在那裡,不知該如何辯解。望著張志遠離去后,怒火由心而出,沖著辦公樓大吼一聲:「今天中年誰都不許走,開會!」這一怒腔,不知是對職工,還是對張志遠。

    張志遠一肚子火坐在車裡,對發改局的表現失望透頂。可仔細一想,發改局如此,其他單位能好到哪兒去!整個南陽縣就是這個風氣,想要扭轉,必須下大力氣整飭。發改局一行,更加堅定了整飭南陽官場的決心。

    「幾點了?」張志遠面無表情問道。

    陸一偉看了下手錶,小心翼翼道:「十一點四十三分。」

    說話間,路過舊「縣委大院」,張志遠眼睛一瞟,指揮陸一偉道:「開進去!」

    這個大院前面我們也做介紹,建國后產物,曾是紅極一時,自新大樓落成后,這裡自然成了一些小單位的蝸居地。一個大院聚集了20多個單位和社會團體,旅遊局、檔案局等政府成員單位,殘聯、文聯等社會團體都在此。由於單位小,且沒有行政職能,一般被人們稱之為「遺忘的角落」,確實如此。

    好比旅遊局,南陽縣雖有旅遊資源,但沒有開發,一年到頭無所事事,以至於成了「處分」官員的最佳地方。檔案局的工作更常規化了,從名字上就能看出來是冷衙門。至於殘聯婦聯更是輕鬆自在了,每年到了殘疾人日、三八婦女節搞搞活動外,一年平安無事。你倒想忙活,可問題實在沒事可做啊。

    張志遠下了車,希望看到與發改局不一樣的場景。可令他失望的是,奇迹沒有發生,反而比發改局的情況更加糟糕,早已人去樓空。唯獨閃現一兩個身影,還是打掃衛生的,著實讓人心寒。

    就是如此,張志遠執意走進了大樓,從一樓開始,幾乎每間辦公室他都要敲一敲,一直敲到三樓,無任何反映。

    「張書記……」陸一偉輕聲地叫了下道:「應該沒人了,我們回去吧。」

    張志遠臉色越來越難看,始終接受不了這個打擊。直到最後一間辦公室,都沒有見到一個人。這時,打掃衛生的婦女怒火衝天地吼道:「幹啥,你們幹啥啊?沒看到我剛拖了地,從一樓踩到三樓,成心和我過不去是不?」顯然,這位婦女沒認出張志遠。

    陸一偉要說話,被張志遠打住,上前問道:「大姐,這樓里的人都去哪了?」

    「誰是你大姐?」婦女沒好氣地道:「大中午的,敲什麼門啊,你要辦事明天上午九點後來,10點過後就來遲了。」

    張志遠一驚,道:「下午不行嗎?」

    「下午?下午你來了連人影都見不著,打麻將的打麻將,帶孩子的帶孩子,你去哪找去?快走吧,我要拖地了,這都什麼事兒啊。」婦女充滿怨氣地道。

    出了「縣委大院」,張志遠回頭問陸一偉:「一直是這樣嗎?」

    陸一偉不敢看張志遠,道:「基本差不多。」

    張志遠沒有說話,走到車跟前打開門,一屁股坐了進去。陸一偉趕緊上車問道:「張書記,去哪吃飯?」

    張志遠那有心思吃飯,閉上眼睛道:「去石灣鄉。」

    陸一偉不知張志遠葫蘆里賣得什麼葯,沒有多說,直接往石灣鄉駛去。

    石灣鄉,是張志遠心痛的地方,他非常不願意來這個地方,卻又不能不去面對。二寶煤礦因秦二寶的落網暫時停產,水泥廠建設成了永遠無法完成的「空頭支票」,偌大的空地凄涼蕭條,一陣風吹來,捲起揚沙灰塵,讓人心酸且無能為力。

    快到水泥廠建設工地時,張志遠閉上了眼睛。他不敢看,也不願意去看,這裡是他心頭的傷疤,與其疼痛著還不如不去揭開。陸一偉似乎看出了張志遠的心思,道:「張書記,我看您臉色不好,要不我們回去吧。」

    張志遠搖了搖頭,語氣沉緩,道:「走吧。」

    工地出現在眼前,張志遠下了車,抬頭望了眼簡易的大門,上面寫著「通亞集團」四個大字,不由得冷笑起來。左側砌起的牆壁上用美術字寫著:「大幹一個月,全速推進項目落地生根。」右側也寫著:「快乾三十天,力爭實現項目投產達效。」口號喊得響亮,大有「大躍進」時期的影子。牆上還插著殘損的紅旗,在瑟瑟秋風中如同魔鬼肆意飄揚著,還發出令人恐懼的「呼呼」聲。

    張志遠推了下大門,本以為會上鎖,沒想到輕輕一下就推開了。一眼望不到邊的土地還能聞到泥土的芬芳和稻穀的香味,泥土裡碾壓的凹痕可以看出這裡昔日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而如今,除了風卷殘葉,找不到曾經的任何痕迹。

    確定一個工程,上一個項目,是需要經過多方論證研討,並經專家認定並形成可行性研究報告,最後徵集民意,上常委會研判才能形成初步決議。可這一系列要求,在蘇啟明眼裡,都成了真空帶,急功近利,急於求成導致他盲目上項,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更南陽蒙羞,讓百姓遭殃,而他,拍拍屁股走人,並不打算為自己的失策負責。這一難題,直接推到了張志遠頭上。如何解決,他沒有任何頭緒,如同一塊巨大的蛋糕,簡直無從下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