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3 突擊檢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3 突擊檢查字體大小: A+
     

    魏妻擦掉眼淚道:「國強已經成了這個樣子了,指望他是指望不上了,這不,我把犬子魏源生拉硬拽從外面叫回來了,和我一起照顧他。一家人吃喝拉撒現在就靠國強的工資,魏源又沒工作,生活比較拮据。你們眼裡真要有國強,那就給魏源安排個工作吧。」

    張志遠回頭與陸一偉相望,問道:「魏源多大了?學什麼專業?結婚了沒?」

    魏妻道:「今年23了,還沒結婚。從小就不愛學習,讀了個中專死活不肯讀,就出去打工了。學什麼專業我也忘記了,好像是法律?」

    「那你讓他出來,我見見!」張志遠直接道。

    「出去玩了!」魏妻淡然地道:「前天晚上出去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打他手機不接,出門時也沒穿外套,我還尋思給他送去呢……」

    雖沒有見到本人,魏源的「高大」形象已經呈現在張志遠面前。不管魏國強犯過多大錯誤,畢竟為黨國效勞了半輩子,如今又成了這樣,於情於理可以酌情考慮。他把這個難題「踢」給了陸一偉。道:「嫂子,這樣吧,你等魏源回來后,讓他直接去組織部找陸一偉,讓會為其安排。」

    「真的?」魏妻不敢相信,擦乾眼淚道:「張書記,您說的是真的?」

    張志遠架子不大,笑著道:「我的話不管用嗎?」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魏妻依然不相信,畢竟魏國強未得病前總是和張志遠對著干,和陸一偉就更別說了,恩恩怨怨多少年,怎麼會突然轉變態度。又追問道:「合同工,還是事業編?最好是公務員。還有,能不能不要去鄉鎮?他吃不了那個苦,最好去安監局,安排也不能太累……」

    張志遠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對於這種得寸進尺,甚至無理取鬧的刻薄要求簡直無法忍受,要不是自己的身份,早就扭頭離去了。陸一偉則低頭強忍著,盡量不笑出聲。待魏妻講完一系列各種要求后,張志遠道:「還有嗎?」

    魏妻天真地在那裡盤算著,猛然靈光閃現,道:「對了,還有一點,魏源要照顧他父親,最好工作時間相對寬鬆,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來去自由嘛,您說呢,張書記。」

    張志遠冷笑:「嫂子,你可以不可以給我提個醒,那個單位有這樣的崗位,我好來安排。」

    「呃……」魏妻結結巴巴說不上來,耍起了無賴,不耐煩地道:「哎呀!如果你們要是真關心,我就不相信找不到合適的崗位,我兒子一表人才,才華橫溢,到那個單位都是搶著要,回南陽實在委屈他了……」

    「行了!」張志遠突然嚴肅地道:「嫂子,我們今天來主要是看看國強同志,我待會還有事,至於你提的要求,你讓魏源直接找陸一偉吧,只要他能找到合適的崗位,我不干涉,好吧?」

    魏妻傲慢地眼神一挑,眼白露出大半。待張志遠走後,嘴裡喋喋不休道:「一副假惺惺的樣子,我偏要讓魏源去!國強,行了,走遠了,別裝了……」

    車上,陸一偉望著似笑非笑的張志遠道:「張書記,您真打算安排?」

    張志遠望著前方道:「我一開始真有心思安排,不過後來看著她故意發難,絕非善類,只要他來找你,你看得安排吧!」

    「不會吧?」陸一偉露出難堪的表情道:「天下那有這樣的好事?我見過那個魏源幾面,完全就是扶不起的阿斗……」

    「行了!」張志遠打斷道:「這件事我交給你了,至於怎麼做我不過問,你全權負責。不管怎麼說,魏國強也是做過貢獻的,我們不能一棒子打死,好吧?」

    陸一偉沒有沒再說話,點了點頭。

    快到縣委大院時,張志遠臨時改變了主意,道:「快到中午了,我們下去轉一轉吧。」

    張志遠升為縣委書記后,還沒有到各單位調研,也就剛好趕上國慶假期,沒來得及。再說,張志遠原先就是縣長,大家再熟悉不過了,調研不調研就那樣吧。但以政治角度來說,調研絕非率性而為,蘊含著某種政治信號。就好比眾人揣測張志遠上台後第一把火如何燒,怎麼燒,個個側目打聽,妄自推測。

    張志遠在縣長位置上時,各單位頭頭腦腦都覺得他年輕,又沒有工作經驗,且性格相對溫和,沒有人把他當回事。反倒是對鐵腕劉克成十分恐懼,個個害怕他。後來蘇啟明主持工作,都覺得人家是副市長,趕緊的巴結拍馬屁。特別是張志遠出事後,都覺得他不可能翻盤了,沒想到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一躍成了縣委書記。不得不說,沒有什麼不可能!

    第一把火怎麼燒,張志遠想了好久。但市委班子不穩定,他也穩定不下來。何況縣委副書記和縣長的人選還沒到位,這把火一旦燒起來,光自己看也不熱鬧啊,還不如等班子補齊后再來「表演」,更加熱鬧!

    「去哪?」陸一偉徵求意見。

    「發改局。」

    由於事先沒有通知,加上張志遠沒有做公務車,到了發改局后並沒有引起太大轟動,各位該幹嘛幹嘛,一番其樂融融的景象。

    下了車,只見幾位婦女推著自行車往外走,一邊走一邊樂呵呵地聊天:「喂!你聽說了沒?新來的那個縣委女副書記,以前就是個唱戲的,嘖嘖!」

    另一位女同志不屑地道:「你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要有那本事你也去啊。對了,我可聽說了啊,給張書記當秘書的陸一偉又恢復單身了,你要有本事直接把他搞定!」

    「去死吧!」婦女毫不臉紅地開著玩笑:「你家男人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看把你給饑渴的,你怎麼不去啊?」

    「哈哈……」

    聊著聊著,推著車出了大門,全然沒看見站在院子里的縣委書記張志遠。張志遠抬頭看了眼陸一偉,沒有說話,徑直走進了辦公大樓。

    「嘎嘎……你個死鬼!哎呀,掐死我了……」張志遠剛進大樓,就聽到了不堪入目的「調情」劇目,站在那裡鐵青著臉,極其難看。

    「果然比我婆姨的那個大,哈哈……」一陣爽朗的笑容從一樓右側辦公室傳來,全然不顧自己的身份。

    張志遠本打算留情面,現在看來第一把火可以直接燒了,他眉頭一蹙,快步向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里,一男四女就像在菜市場,一點都沒有公職人員的樣子。猥瑣眼鏡男坐在桌子上,晃蕩著雙腿,色*眯眯地眼神望著一位正在織毛衣的中年婦女,婦女臉上還掛著燦爛的笑容,顯然,對這種污濁的玩笑毫不介意。

    另一側,一婦女拿著噴壺,悠閑地站在窗檯前打理著幾盆盛開茂盛的月季花。坐在對面的婦女則一隻腳放在桌子上,手裡抓一把瓜子,磕著瓜子怡然自得地搖晃著椅子。只見她將一粒瓜子放進嘴裡,輕盈地用牙齒一磕,上下嘴唇合攏用力一吐,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地,吃瓜子吃出了水平,吃出了功夫。

    靠牆一側的是一位約莫二十四五歲的年輕女孩,只見她耳朵里塞著耳機,閉著眼睛雙手抱著頭,隨著音樂打著節拍,顯然,她不願意和其他婦女聊天,閑的無事可做,自娛自樂打發時間。

    張志遠進來時,還是那位男子眼尖,一眼就認出了張志遠。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縣委書記第一站會到發改局,直接撞在了槍口上。嚇得他從桌子上滾下來,冒了一頭冷汗哆哆嗦嗦站起來,聲音顫抖著道:「張……張……張書記……」

    其他婦女也認出來了。嗑瓜子的那位婦女直接栽到了後面,翻了個跟頭,樣子十分滑稽。而打毛衣的婦女手腳利索,將毛衣往桌子底下一推,若無其事地拿起筆裝模作樣記錄著什麼,好像這一切與他無關。

    擺弄盆花的婦女心態顯然不夠強大,直接尖叫起來,做出了匪夷所思地舉動,直接衝出了辦公室,以為這樣就避開了這場「大禍」。而年輕女子反應敏捷,將耳機一扯,繼續爬在那裡睡覺。

    張志遠看到一幕,怒火衝天,沒想到這麼重要的部門,上班竟然如此清閑。壓著火氣,他沒有搭理那幾位,而是沿著辦公室轉了一圈。看到牆上的領導班子公示欄時,從張貼的照片中找到了眼前的這位男子。他回頭確認了一下,道:「你是王茂雲?」

    「是……」王茂雲連連點頭,頭大的汗珠從額頭滾落下來,今天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哦。」張志遠看著公示欄道:「發改局副局長,兼任物價局副局長,不錯嘛。」

    王茂雲對張志遠莫名其妙的誇獎不知該如何應答,只好用眼神向一側的陸一偉求救。陸一偉微微搖了搖頭,王茂雲選擇了沉默。

    「哦,這裡是辦公室啊。」張志遠隨手拿起還沒收走的簽到表,看著七八十號人的單位,只有不到五人的簽到,心裡涼了一半。他把簽到表摺疊好,小心翼翼地裝進了口袋裡,然後走到織毛衣婦女的身後,看著裝模作樣,問道:「你這是在幹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