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1 歷史突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1 歷史突破字體大小: A+
     

    這時,樓里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陸一偉豎起耳朵一聽,臉色凝固,小聲道:「張書記來了!」

    杜佳明也同樣豎起耳朵,可他聽到的腳步聲很亂,根本聽不出是誰的,不得不佩服陸一偉這一本領。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長處,有的人善舞長槍,有的人善秀佩劍,各有長短,各有不同。

    陸一偉快速下樓,正好與張志遠迎頭碰面。只見他身後跟著一大堆手裡拿著各色文件的人,見到陸一偉后都紛紛面帶微笑點頭打招呼。

    陸一偉顧不上這些,以一個秘書的身份上前接過張志遠手中的包,快速衝到前面為其開門。剛一進門,張志遠就問身後的教育局局長高大宇:「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不早彙報?」

    張志遠這麼一問,其他單位的領導自覺迴避,躲在門外心驚膽顫。以前,張志遠是縣長的時候,這些領導還有些看不起,覺得他「軟弱」,也沒有能力。如今,一轉為縣委書記,個個跑得歡脫,生怕得罪了這尊「大佛」,影響了今後的仕途。

    陸一偉為其泡好茶,躡手躡腳地退了出來。看到一群局長極其不自在地站在那裡,打開辦公室迎了進去。

    最為緊張的要數財政局局長許萬年了。在劉克成時代,這位不僅跟在劉克成身後混,還有個黑社會性質的小舅子趙志剛,不巧的是,被他們認為「軟弱」的張志遠一鍋端咯,並沒有處置他。隨後,許萬年又易主,緊隨蘇啟明的腳步鞍前馬後,本想撈個好彩頭,結果把自己套了進去。局長的位置岌岌可危,他能不害怕嘛。

    接過陸一偉倒的茶葉水,許萬年強顏歡笑,一臉包子褶子道:「一偉老弟,我們可有日子沒在一起聚聚了,怎麼樣,今天中午賞個臉,聚聚?」

    陸一偉冷笑,心裡嘀咕道:「還有日子?壓根就沒在一起吃過飯!」笑著道:「改天吧,改天我請客。」

    「這那行!」許萬年站起來把陸一偉拉到一邊,小聲地道:「陸老弟,今晚能不能將張書記約出來吃頓飯?你放心,你只要辦成了,老哥心裡有底!」

    陸一偉自然明白「心裡有底」是什麼含義,道:「許局,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張書記那裡我做不了主啊。」

    對於這種推脫之言,許萬年自有辦法,錚錚地道:「陸老弟,我知道你在張書記心目中的地位,只要幫這個忙,老哥必有重謝!」說話間,雙手使勁壓著陸一偉的手臂。

    這個「必有重謝」在別人眼裡或許值錢,可在陸一偉眼裡分文不值。但他也不想得罪許萬年,道:「許局,萬事講個緣分,強扭的瓜不見得甜,很多時候是靠創造機會。至於怎麼創造機會,相信許局比我有經驗吧?」

    許萬年想了半天,不知是想通了還是想到了妙招,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安頓好許萬年,交通局局長孫長青如同見了領導一般,竟然卑躬屈膝地站起來,自覺矮三分和陸一偉握手。而且採取同樣的辦法將陸一偉叫到一個角落,嘀咕道:「一偉,我早就知道你非池中之物,你看靈驗了吧。這麼年輕就成了正科級領導幹部,以後前途無量啊。」

    對於這種馬屁,陸一偉已經麻木了,不過依然用笑容回應,道:「孫局長過譽了,您是我的前輩,有時候還得多向您虛心請教。」

    「不不不!可別這麼說!」孫長青表現得過於激動,動作有些誇張,道:「和我學什麼,要能力沒能力,要水平沒水平,要文化沒文化,早就該淘汰了啊。這不,我打算將劉超提名路政科科長,重點培養!」

    劉超是陸一偉的表弟,兩人的關係因母親與舅舅的關係,從小就比較冷漠,走動很少,就連陸一偉當年結婚,都不曾露面。說到底,身為城裡人的劉超,壓根看不起農村人陸一偉。

    陸一偉明白孫長青的用意,打算領下這份情,點頭道:「那就謝謝孫局長了。」

    「應該的,應該的!」孫長青得到陸一偉的肯定,臉上綻開了花,比得到張志遠表揚還心滿意足。緊接著就悄悄地問:「一偉,我聽說下半年張書記要動一批人,確定嗎?」

    「你聽誰說的?」陸一偉異常驚訝,因為這事張志遠只和自己說過,其他人一概不知。沒想到孫長青都有所耳聞,要是張志遠知道了,還以為在外面亂傳謠言。

    「組織部的人說的。」孫長青小聲地道。

    「哦。」陸一偉故作鎮定道:「沒有的事,好好的動什麼人啊。孫局,您就放心吧,動誰還能動到您頭上,不是嗎?」

    「哈哈……」孫長青開懷地笑了起來,竟然與剛才的許萬年笑聲如出一轍。

    這時,城建局局長蔡建國一臉凝重上來了。看到陸一偉后,就像多年未見的兄弟一般,又摟又抱,甭提多親熱了。然後使勁往陸一偉肩膀捶了一拳,道:「你小子不夠意思啊,提拔了也不說請客,多會請?」

    陸一偉被蔡建國矯揉造作的舉動很是反感,強忍笑道:「蔡局長定時間,我隨叫隨到!」

    「此話當真?」蔡建國瞪大了雙眼,似乎一口要吃掉陸一偉不可。

    陸一偉本是一句「外交辭令」,卻被蔡建國糾纏不放,點頭道:「這……那好吧。」

    「好!」蔡建國道:「隨後我讓宋勇過來接你,中午我就去吃。」

    「中午不行!」陸一偉連忙推辭,道:「張書記還有事,改天吧。」

    提起張志遠,蔡建國就牙痛。作為張志遠第一個撤掉的官員,他是多麼不想見張志遠啊。最為愚蠢的是,在張志遠調查期間,以為回不來了,將三個廣告牌的內容全給撤換了,要知道這可是張志遠建設南陽的「附身符」啊,而自己卻給人家撕了,這個「罪行」可就大了啊。在加上與陸一偉間的過節,他斷定,張志遠第一個要動的人,就是他!

    蔡建國心慌,剛才還是一臉興奮,馬上就耷拉著臉悄悄哀求陸一偉:「一偉,咱倆共事不是一天兩天了,可以說,我是看著你成長的,這層關係你不能忘吧?」

    陸一偉沒想到蔡建國攀這層關係,點頭道:「恩師之命,不敢忘卻。」

    蔡建國欣慰一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個知恩圖報的人,行了,以前是我幫你,以後可就成了你幫我了,多多美言啊。」

    想起廣告牌的事,陸一偉對蔡建國的醜惡嘴臉厭惡萬分,不想當面拆穿他,只是微笑示意。

    甭說空姐一天到晚綳著臉微笑,就這麼會功夫,陸一偉都有些吃不消。這種違心的皮笑肉不笑,簡直是種折磨。迎來送往,是秘書的一項基本功課,但陸一偉即將走上新的崗位,想著要離開張志遠出去單幹,就像孩子離開了母親的懷抱,一萬個捨不得。其實,兩人心中都在想著這件事,不過是誰都不提罷了。好像還在同一個縣,甚至可以天天見面,也是一種幸福。

    張志遠希望儘快把陸一偉培養起來,留在自己身邊太自私,早點出去鍛煉進步更快。張志遠如是想,而陸一偉則想著儘可能地為他多做點事,收拾辦公室算是一件事吧,另一件事就是儘快為其選個秘書,好代替自己為起服務。

    陸一偉在張志遠身邊,從來沒有對外稱其秘書,一直是按照職務稱呼,這是對他最大的尊重,由衷地感謝。與張志遠相處一年多,談不上多麼的默契,但在某些觀念上基本能達成共識,這也是能成為朋友的重要因素。

    一上午時間就在等待中度過。張志遠與這幾個領導挨個見過面后,累得差點虛脫,陸一偉趕緊上前為其按摩才算好一點。

    張志遠閉著眼睛道:「這人哪,尤其是男人,一上了歲數,就是脆的。這才工作了幾分鐘,都累成這樣了,以後可怎麼辦?」

    陸一偉安慰道:「可能是您昨晚沒休息好,或者說前段日子操勞過累罷了,您才多大啊!」

    張志遠笑著道:「是啊,我過了這個年虛歲才40歲,在他們眼裡一直把我當小孩看,時時處處哄我開心,南陽的官場到了非收拾不可的地步了。」

    張志遠嚴肅下來,道:「今天上午,財政局許萬年拿著一沓手續讓我簽字,一偉,你猜猜我們今年的稅收是多少?到目前花了多少?」

    陸一偉搖搖頭,對這一概念不清晰。

    張志遠伸出一根手指,一本正經地道:「截止9月底,財政收入突破了一個億。」

    「啊?」陸一偉驚奇不已。

    張志遠道:「按道理說,今年各大煤礦都在基建,不生產就沒有稅收,可今年的稅收提早已經邁進了億元大關。打擊私挖濫采,沒收非法所得就達到5000多萬元,曙陽煤礦改制我們拋去股份,還額外掙了2000多萬元,另外各煤礦零零碎碎的稅收,我們已經取得了歷史性突破。如果三大工業園區全部投產後,我保守估算,一年10個億不成問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