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0 刮目相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10 刮目相看字體大小: A+
     

    「閆部長找我談話?」陸一偉納悶地道:「好像還沒到這一步吧?」

    許敬業笑嘻嘻地道:「程序是死的,人是活的,閆部長都沒覺得不妥,您較什麼真呢!快走,先去看看你的辦公室,然後到各個科室轉轉,今天中午科級以上幹部在新開的一家飯店為你設宴接風!」說完,拉著陸一偉往組織部走。

    在一個院里生活工作多少年了,可以說那個單位都比較熟悉。組織部作為主管組織人事的「神秘」單位,地位自然不一樣。在這裡上班的工作人員,天生就有一種優越感。頭顱永遠昂得高高的,眼睛永遠是往上看,擺著一副不可一世的便秘臉,走起路來異常挺拔,男的把膀子甩得老高,女的挺起胸脯,故意將皮鞋與地面發出刺耳的摩擦聲,時時處處彰顯著高貴雍容尊華的優越感,讓人見了就像過去甩兩嘴巴子。

    大院里流傳著這麼一句順口溜:「組織部奶子大,統戰部屁股大,宣傳部口氣大,紀檢委脾氣大,政法委肚子大,管理局卵子大。」這「六大」不知是那位高人總結的,儘管有些嘲諷的意思,但很形象地將大院里的各單位刻畫得十分到位。

    組織部年輕女人多,尤其是被人們戲稱為「一枝花」的柳蕭蕭,胸前的那對白面饅頭是整個大院公認的「大」。走起路來,屁股扭得誇張,胸前抖動得誇張,妖嬈萬分,把那些饑渴男勾引的鬼迷心竅,無法自拔。因此,柳蕭蕭成了組織部的代言人。當然,還有一種泛指的說法是,把組織部比作娘家人,都希望多喝「一口奶」,既然覺得越大越好。

    統戰部與組織部恰恰相反,中老年婦女居多,尤其是一些到了正科級別的婦女同志,無法安排到其他單位,最後統一安排到統戰部,享受待遇,等著退休。統戰部格次高且工作清閑,湧入大量膘肥體胖且的婦女。上班隨身攜帶游泳圈,屁股大的足以壓死人,成為人們飯後茶餘調侃的對象。

    宣傳部工作相對平庸,無非就是宣傳。雖分管科教文衛,但業務性的東西還是由政府負責,重點就移到「吹牛皮」上了。縣裡的新聞稿、宣傳稿最後由宣傳部統一口徑發布,水分居多,因此留了個「口氣大」的名號。

    紀檢委脾氣大好理解,人家畢竟管紀律的,但凡手裡不幹凈的,遠遠地就躲著走。此外,不苟言笑的嚴謹作風也讓人們對這一特殊群體頗為微詞,留下了「脾氣大」的惡名。

    政法委的肚子大,其實是指原政法委書記張樂飛的。張樂飛的肚子遠比身懷六甲的孕婦大得多,低頭看不到腳尖,更別說撒尿低頭看雞雞了。而管理局莫名其妙地上了榜,著實有人匪夷所思。

    以管理局的地位,怎麼能和組織部這樣的單位化為等號?不過據了解編纂段子內幕的人說,讓管理局進入,不過是湊字數罷了,讀起來朗朗上口,比較對仗。至於卵子大,這也有來歷的,此處不做過多闡述,後會講到。

    陸一偉正思考著要不要去,這時縣委辦副主任杜佳明從樓上飛了下來,氣喘吁吁地道:「陸主任,董主任叫您現在上去開例會。」

    曾經是愛理不理的,現在自己竟然成了香餑餑,兩頭爭搶起來了。聽到杜佳明的話,許敬業自然不樂意了,沒好氣地道:「喂喂喂!我說杜佳明,一偉是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和你們縣委辦有什麼事?開會也應該是我通知,怎麼也輪不到你啊。」

    「喲!是許主任啊!」杜佳明陰陽怪氣地道:「光顧和陸主任說話了,就沒看到你。陸主任是你們的部長不假,可也是縣委辦的副主任啊,通知開個會怎麼了?你以為就你們組織部事情多,我們縣委辦就閑的端著茶杯站在窗台上看『一枝花』?」

    許敬業對這種場合應對自如,笑眯眯地道:「怪不得杜主任經常往我們組織部跑,原來是看上一枝花了啊。這敢情好啊,你不是能耐大嗎,乾脆把一枝花調到縣委辦,就坐在你對面,你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看!」

    杜佳明的嘴皮子沒許敬業厲害,憋得滿臉通紅,接不上話茬。陸一偉看著二人鬥嘴,急忙打住道:「行了,二位,我現在還是政府辦副主任,我去政府辦工作去!」說完,闊步往大樓走去。

    不料,兩位主任紛紛上前攔住了去處。許敬業先說:「陸部長,待會閆部長就到了,要與您面談……」

    那邊杜佳明也不甘示弱,道:「董主任叫您開例會,商量近期工作,您不能不去啊……」

    陸一偉一夜之間成了重要人物,成了人們眾星捧月的「香餑餑」,讓他還有些無法適應。就在他兩難選擇時,杜佳明說了一句話,讓陸一偉決定先去那邊。他說:「張書記的辦公室已經按照您的意思收拾好了,要不要去看看?」

    陸一偉跟著杜佳明上了三樓,只見原先封閉的樓道已經打通了,恢復了原來的寬敞明亮。上了四樓,整個走廊煥然一新,像是重新粉刷了一遍。杜佳明對自己的傑作頗為滿意,介紹道:「陸主任,我利用國慶假期間,安排管理局的工人將整個四樓全部粉刷了一遍,還懸挂了一些宣傳畫,你看滿意不?」

    陸一偉走上前去欣賞這每一幅廉政文化作品,對杜佳明神速和工作十分讚賞。每個人身上都有優點,而杜佳明的優點善於觀察,更善於捕捉人的內心,就像肚子里的蛔蟲一般,知道對方想要什麼,這種本領不是誰都有的。

    給張志遠收拾辦公室,是他交給陸一偉的工作。陸一偉接手后,與事務管理局局長鬍志雄一對接,並根據空間設計了草圖組織施工,而具體內飾陸一偉有意交給了心思活泛的杜佳明。

    推門進去,陸一偉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與原來的那個辦公室簡直無法比擬。看著吃驚的陸一偉,杜佳明心裡有了底,笑著介紹道:「陸主任,按照您的意思,我把房間簡單裝修了下,不知滿意不?」

    陸一偉沒有說話,杜佳明逐一介紹,陸一偉聽著如痴如醉,對這個長相猥瑣、嘴皮子功夫了得的杜佳明佩服有加。尤其是最後一句話,讓陸一偉刮目相看。他道:「陸主任,房間布置的如此漂亮,這全是您的功勞,不知道張書記喜歡不喜歡了。」

    陸一偉微笑道:「你這下來花了多少錢?」

    杜佳明淡然道:「傢具沒花多少錢,就是施工費勁,我都讓胡局長按工程走了。」杜佳明的聰明遠不是停留在表面,而是體現在每一處細節,讓人聽后感覺舒暢,沒有多少突兀,這種聰明之人想不提拔都難,可他為什麼遲遲得不到提拔呢?

    見陸一偉不說話,杜佳明將他拉到一邊小聲道:「陸主任,我有一事需徵求您的意見。」

    「嗯?」

    杜佳明小心翼翼道:「這不張樂飛去了嘛,我怕屋子裡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我打算請幾個道士過來,可我不敢自作主張。您要是同意,我今晚就請他們過來。」

    「別!千萬不要!」陸一偉立馬拒絕道:「杜主任,張書記是無神論者,你搞這些東西適得其反,反而不愉快。他要是迷信,會選擇到這裡辦公?」

    杜佳明一聲冷汗,幸虧沒自作主張搞那些,要不然這個錯誤就大了。連連道:「多謝陸主任提醒,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參觀完張志遠的辦公室,杜佳明道:「為方便張書記服務,縣委辦也將移到四樓,您的辦公室就是那一間!」

    陸一偉感嘆,權力中心不在乎你有多麼漂亮的辦公樓,只在乎縣委書記一人,他才是權力中心的核心人物。以前劉克成在三樓辦公,三樓風風火火,熱鬧非凡。他這一走,三樓瞬間成了冷冰窖。蘇啟明來后,將權力中心移到了招待所,於是乎,招待所人來人往,縣委大院反而暗淡了許多。如今,張志遠又把權力機構移到了四樓,把曾經死過的人地方又煥發生機,迎來了新的時代。

    陸一偉笑笑,沒有說話。如果去了組織部,肯定是以那邊為主,縣委辦這邊一年還不見得來幾回。道:「你不是說要開例會嗎,開始了嗎?」

    杜佳明笑著道:「那都是騙許敬業的,董主任還沒有回來,不過我聽說他真的得病了。」

    「啊?什麼病?」陸一偉有些不敢相信。

    杜佳明道:「我也是聽說的,具體真假不確定。據說董主任胸口悶就去醫院拍片子,肺部有陰影……」

    「良性還是惡性?」陸一偉追問。

    「不清楚!」杜佳明道:「董主任對這一消息封鎖了,他不想讓別人知道。」

    「那你聯繫一下,看看在那家醫院,我們現在去探望一下。」陸一偉急不可耐道。

    「那行吧,我試試,不過我建議您來聯繫為好。」

    ps:萬路最近工作特別忙,昨晚出差回來已經凌晨3點了,沒趕上更新。今天中午沒吃飯沒睡覺更了一章,對不起大家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