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9 專職司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9 專職司機字體大小: A+
     

    有了這一想法,陸一偉自然不會著手經營,擔子壓到了李海東身上。

    對於李海東,陸一偉還是比較放心的。畢竟在東瓦村多年,兩人已經形成某種默契,而且果園全權交給他打理,以及罐頭廠項目也是由他具體承辦,李海東花多少錢、掙多少錢,陸一偉只要一個數,具體幹什麼他不會過問,這種信任已經超出了朋友的層面。何況李海東又做了父母親的乾兒子,名義上已是兄弟了,在沒有人手的情況下,李海東是不二人選。

    確定了方向,陸一偉又了了一件事。想起張志遠給自己安排的那個常務副部長,或多或少有些失落。其實,張志遠原來許諾的那個煤炭工業局局長就挺好的,他不清楚為什麼突然又變了?不管怎麼樣,國慶節一過,公示期一結束,自己也是正科級領導幹部了。為了這一步,他等待五六年。

    這兩天,陸一偉哪兒都沒去,在家美美的睡了兩天,以全新的姿態接受新的工作和挑戰。期間,登門找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數,都讓母親劉翠蘭駁回去了。有一單位的副局長聽到陸一偉不在家,放下東西扭頭就跑,害得劉翠蘭提著東西跑了老遠才算追上。為了兒子的前途,劉翠蘭積極配合,支持到底。

    10月8日晨,陸一偉早早起床,特意穿了身精幹的黑西服,對著鏡子整理下眼鏡,直到滿意后才得意地走到餐廳前吃早飯。轉身時,陸一偉再次回頭望著那副眼鏡,突然想起了李淑曼,這是她給買的。確實很長時間沒去看望女兒了,哪怕到了江東市都以各種理由迴避,自己這個做父親的嚴重失職,懊悔不已。

    「一偉,吃飯了!」劉翠蘭端著一籠熱氣騰騰的包子上桌,一邊叫著陸一偉。

    陸一偉對著鏡子苦笑了下,無奈走到餐桌前,味如嚼蠟地吃了起來。兒子有心思,做母親的一眼就能看出來。劉翠蘭小心翼翼地坐到對面,問道:「咋了?」

    陸一偉收拾妝容,連忙道:「沒事啊,我不挺好的嘛!」

    「哎!」劉翠蘭嘆了口氣道:「這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也不知道小雨穿上厚衣服沒?暑假在城裡學畫畫沒顧上回來,我可想她了。一偉,瞅個禮拜天,把小雨接回來讓我和你爸看看,成不?」

    「嗯!」陸一偉故作鎮定,將一塊包子塞進嘴裡,匆忙喝了兩口湯起身道:「媽,我先上班去了啊,我要不給你打電話就說明不回來了,你和我爸吃就行。」

    「好吧!」劉翠蘭顯得無奈,兒子大了,就不由娘了。

    陸一偉在茶几上拿起車鑰匙,正準備出門,一個衣著精幹的小年輕敲門進來了。進門就點頭哈腰道:「陸部長,您吃過飯了嗎?」

    陸一偉頗為驚奇,問道:「你是?」

    「哦。」小年輕連忙道:「陸部長,我叫劉輝,您叫我小劉就行。我是組織部辦公室的,按照許主任安排,今後我就是您的專職司機,負責接送您上下班。」

    「許主任?哪個許主任?」陸一偉對這一安排倍感驚訝。上頭還沒正式任命,況且公示結束后還有好幾個流程要走,還沒上班,這邊已經安排了專職司機,這馬屁拍的。此外,以前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也沒有專職司機啊,怎麼到了自己這兒就有了。說到底,還是看到自己背後的縣委書記張志遠。

    劉輝嘿嘿一笑道:「組織部辦公室主任許敬業,您應該認識。」

    「哦,是老許啊。」陸一偉道:「這個許敬業,果然夠敬業的。這樣吧,你先回去,我目前還不是組織部的人,等正式任命后再說,好吧?」

    劉輝也算縣委大院里的老人了,說起話來相對隨意些,道:「陸部長,我臨走前許主任說了,接不到您,我的工作就丟了。您何苦為難我一臨時工呢,不管怎麼說,我也幹了四五年了。」

    這一將軍,讓陸一偉有些進退兩難。想了半天道:「那好吧,我搭你的車去縣委大院,不是接!」

    劉輝樂了,笑著道:「這搭和接還不是一個概念嘛。」

    陸一偉搖搖頭,與母親道別後,大步流星往門外走去。

    「喲!是一偉啊。」陸一偉剛出門就與隔壁的張姨碰面了。張姨上下打量著陸一偉,嘖嘖稱讚道:「你這一身打扮,就和電影明星似的,用你們年輕人的話說,帥呆了!哈哈……」

    「張姨,您老可真會開玩笑!」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張姨,要是沒什麼事我先去上班了。」

    「一偉,姨和你說啊,我家那閨女雖不是美若天仙,長相也還說得過去,我早你和媽說了,可一直逮不著你的身影。」張姨嘰里呱啦道:「一偉,算命的可說了,你和我女兒的生辰八字特別合,更關鍵的是,」說話間,她四周瞅了一眼,然後壓低聲音道:「關鍵是我那女兒能給你生兒子……」

    「噗!」陸一偉差點沒噴出來,愣是忍住道:「張姨,時間真不早了,我先走了啊。」

    「別啊,這星期天我就讓我女兒回來,安排你們見一見,您說,嗨!聽見了嗎?」望著陸一偉遠去的身影,張姨在身後賣力地吼叫著。

    「一偉,上班去了啊。」走出門道走廊沒幾步,住在第一家的退休老幹部笑眯眯地看著陸一偉,一個勁地獻殷勤。

    「嗯,王局長,您早啊。」陸一偉沒好氣地道。這位王局長,自己剛搬來時,臉揚得老高,見面都愛理不理的,與你打招呼頂多喉嚨里哼一聲,然後背起手傲慢離去,壓根看不起陸一偉這種受政治打壓的皮皮蝦。

    「嘿嘿!」王局長臉上樂開了花,道:「我以前就覺得你不一般,現在看來果然不一般,小小年紀就是正科級領導幹部,而且還是組織部這麼要害的部門,前途無量啊!」

    「好的,謹記王局長教誨。」說完,轉身要走。沒想到王局長一把拉了回來,繼續道:「一偉,我以前也在組織部干過,怎麼干組工工作,可有我的一套方法,我現在給你說道說道。先說用人……」

    陸一偉連忙打斷道:「王局長,要不這樣吧,中午我回來了,專門請教您,您看如何?」

    「你現在很著急嗎?」王局長有些奇怪地道。

    陸一偉抬起胳膊道:「快八點了,馬上要上班了。」

    「哦,那也不用著急啊。」王局長以身說法,道:「我當年當局長的時候,我一般九點才到單位,拿起簽到表看看誰沒到,誰是代簽的,直接給他們下馬威!你還年輕,到了組織后第一件事就是滅他們的威風……」

    「王局長,真不行了!」陸一偉連連求饒道:「我們8點半還有個會,改天,改天好吧?」

    「有會啊!」王局長有些失望地道:「那行,你先忙。回頭過來找我,咱爺倆喝兩盅,我好好地教教你,把我畢生的心血傳授於你……」

    陸一偉一邊點頭一邊向前方挪動腳步,總算擺脫了自以為是的傢伙。他大步走到路邊,一輛嶄新的帕薩特轎車停在那裡沖著自己打喇叭,讓他驚奇萬分。

    這時,劉輝停好車快速跑下來為陸一偉開門。陸一偉冷漠地問:「這是什麼意思?」

    劉輝沒聽明白,抓頭道:「陸部長,您說車?」

    「嗯。」

    「哦,是這樣的。」劉輝解釋道:「組織部國慶節前一起買了兩輛新車,一台是閆部長的,另一台是您的。」

    陸一偉指著車道:「這應該超標了吧,縣領導才有資格坐帕薩特,我一副部長那有這資格。算了,我開我車去吧。」

    劉輝還是不聽勸說陸一偉,而陸一偉是鐵了心不上車,執意開著自己的標緻車去了縣委大院。劉輝無奈,開著新車在後面追趕著,對這位即將到任的副部長頗為奇怪。

    進了縣委大院,陸一偉停好車徑直往縣委大樓走去。這時,在大院東樓辦公的組織部辦公室主任許敬業一邊氣喘吁吁地跑著一邊喊著:「陸部長,陸部長,等等……」

    看著身材嚴重發福的許敬業,陸一偉覺得有些搞笑。想到以後要在一起工作,他選擇原地等候。

    「陸部長,您這是去哪啊?」許敬業大口喘氣問道。

    陸一偉抬頭望了一眼道:「怎麼?我走錯了嗎?」

    「可不走錯了!」許敬業指著身後的東樓道:「組織部在那裡,您以後去那裡上班。」

    「哦。」陸一偉客氣地道:「許主任,你作為老組工幹部,最起碼的組織紀律應該懂吧,我這八字的那一捺還沒劃出去,你就叫我陸部長了,組織允許嗎?」

    「這……」許敬業被陸一偉噎得搭不上話茬,道:「您這不就剩下那層窗戶紙了嘛,一捅就破。何況閆部長也提早安排為你收拾辦公室,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兒了。閆部長交代了,今天一上班,他就要找您談話,要不一邊參觀下您的辦公室,一邊等閆部長?閆部長馬上就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