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7 退出舞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7 退出舞台字體大小: A+
     

    中午,陸一偉「操刀」做了一頓豐富的家鄉飯。各位上桌后,都屏住呼吸讓譚老先行品嘗,直到看到他臉上露出微笑后才鬆了一口氣。

    「不錯!」譚老樂得直搓手,道:「誰沒有在家裡吃著爽快,但已經比那些廚子好多了,哈哈。」

    郭金柱一邊夾菜一邊道:「自然不一樣。咱吃得是黃河上游水,這裡喝得是嶗山水,也有少量引黃入青,不過水質偏軟,富含的礦物質也少,味道也截然不同。」

    譚老放下筷子,頗為感慨地道:「都說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如果要是追溯,我父親也不是地道的西江人,而是湖南永州人。當年,他追隨解放大軍一路北上,解放后就駐紮當地建設,我是後來才跟著我母親北上的,我老家至今還有親人,哎!雖是湖南人,但我已經完全融入了西江的風土人情,要是現在讓我回去吃大米臘肉,還真是吃不慣!」

    「哈哈!」白玉新附和道:「聽慣了信天游粗獷秦腔,再讓您聽花鼓戲潑辣爽快,也是一番風味。不過,譚老您還秉承著湖南人的辣性,以至於我們都跟你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話題引到此,張志遠也耐不住性子道:「玉新所言極是,您看郭書記,玉新,還有我,現在都與您的性格差不多,性子急,且耿直,包括一偉都是如此性格。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看來我們五百年前就是一家人。」

    譚老官至省部級高官,加上曾擔任省委組織部長,培養和提拔官員無數,門生遍地。在任時,門庭若市,眾星捧月;退休后,門可羅雀,鮮有訪客。也就是眼前的這幾位還不嫌棄他是個「廢人」,依然追隨其左右,感慨萬千。想起比自己早走一步的侯永志,他就傷身勞心,嘆惋痛惜。道:「我們這一家人,除了永志,就到齊了!」

    提及侯永志,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尤其是郭金柱,面部表情發生異位,拳頭緊緊地攥著。

    「好了,不提了!」譚老眼眶紅潤,揚手道:「既然都到齊了,那我就借著這個機會說兩句。從今天開始,我就要徹底退出政壇了,不再過問政局,也不會隨意插手,以後的路就全靠你們自己奮鬥了!」

    眾人聽著這話,倒像是道別似的,心情格外沉重,卻不忍心打斷譚老,都默默地低頭注視著某個地方。這裡面好像沒陸一偉什麼事,不過他心裡同樣不好受,一同保持沉默。

    譚老端起酒杯,對著郭金柱道:「金柱,來,咱倆先喝一個。」

    郭金柱雙手端起酒杯,壓低輕碰了下,仰頭喝下去。

    譚老張大嘴巴哈了口氣,放下酒杯道:「金柱,這次我和黃繼陽在你的問題上大吵了一架,知道為什麼嗎?」

    郭金柱搖了搖頭。

    「黃繼陽在調查田春秋問題上,查到了你。」譚老直言不諱地道:「尤其是你和丁昌華之間的一些事,黃繼陽掌握的一清二楚,我不說你也清楚。黃書記得知后,大發雷霆,直罵北州官場腐敗,要一鍋端重新選配班子,我自然不同意。我雖然退休了,但我也有參政議政的權力,畢竟我全省的掌管組織人事,誰如何誰什麼情況,我都如數家珍,倒背如流。我問黃書記,你這樣查下去,只會拔出蘿蔔帶出泥,甚至動搖根基。我在他面前壓了我的名譽和資歷力保你,最後他妥協了。」

    「所以說,你這個西州市市長來之不易。你到任后,一定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給我干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來,也不枉我對你的期待。不過我要警告你,此番上台階后,沒有人再幫你在前面開路了,剩下的就全靠你努力了。我老了,也沒人聽我話了,無能為力了!」

    郭金柱哽咽,拉著譚老的手臂道:「譚老,您的教誨學生一定銘記在心,絕不辜負你的期望!」

    「好好好!」譚老拍著郭金柱的手背道:「你們這幫人里,數你年齡大,職位高,經驗多,我挺看好你的。」

    說完郭金柱,譚老又轉向張志遠,端起酒杯道:「來,咱爺倆走一個。」

    喝完酒後,譚老欣慰地道:「對於你,我沒有多少話可講。你今天能坐上縣委書記的位子,我沒有丁點幫你,包括金柱也沒有,而全靠你自己爭取來的。我剛才和金柱說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來,你做到了!不僅得到了黃繼陽的首肯,而且贏得了較好的口碑和聲譽,這是很難得的,令我刮目相看,值得金柱和玉新向你學習。」

    被譚老一通吹捧,張志遠渾身不自在,連連道:「譚老您過譽了……」

    「不!」譚老堅決地道:「我沒有任何溢美之詞,而是真情實感,客觀描述。你這次企業改制確實幹得相當漂亮,黃繼陽多次在不同的會上點到過南陽縣,那你說,其他縣有如此幸運嗎?沒有!到了新的崗位,過多的話我也不啰嗦,只作提醒。你的致命弱點就是手軟,這點比你金柱差遠了。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必須殺一儆百,先把威信樹起來,然後充分運用手中的權力把握全局,決不能出現大權旁落他人之勢,更不能讓人凌駕於你之上,你要知道,楊德榮可不是個好東西啊。」

    「譚老所言極是,學生一定謹記教誨,不辱使命!」張志遠保證道。

    「好!沖你這態度,我再和你干一杯!」

    聊完張志遠,目光又對準白玉新。譚老看到這位自小跟著自己的交通員,心裡五味雜陳,竟然伏案嚎啕大哭,嘴裡連連道:「玉新,都是我不好,是我耽誤了你啊。」

    白玉新同樣不好受,扶著譚老安慰道:「譚老,您千萬別這麼說,都是我不爭氣,一直惹您生氣,我罪有餘辜,對您沒有一絲怨言。」

    譚老卻陷入深深自責,道:「我不該冷落你多年,要不是如此,今天你至少和志遠差不多,我自作檢討。讓你去古川縣當組織部長,自有我用意。我還希望你把握好手中的權力,進可攻,退可守,不可鋒芒畢露,但求低調內斂,等過渡期結束后,一切照舊,聽明白了嗎?」

    白玉新依然滿臉淚水,不停地點頭。

    目光最後停留在陸一偉身上,譚老臉上露出了讓人難以酌定的微笑。他道:「一偉啊,我和你接觸的時間儘管很短,但我對你的印象很好。辦事乾淨利落且果斷,留在志遠身邊當助手絕對可以優劣互補。我聽說你現在是組織部副部長,志遠的這一安排良苦用心,也很有想法,你好好乾,前途無量。另外,你已經進入全省年輕後備幹部名單中,這對你以後的仕途絕對有幫助!」

    陸一偉有些受寵若驚,急忙起身道:「譚老,我不知該怎麼感謝您才好……」

    「不用感謝我,這都是你應得的。」譚老說完,又對著全體道:「該說的話也說完了,我對你們也沒有太多期望,但我真心希望你們一帆順風。在我臨終前,能看到你們個個混得揚眉吐氣,我也知足了。來,我們一起干一個。」

    飯菜涼了,譚老卻絲毫減退情緒,錚錚道:「我雖然不直接參与政局了,但也不能任由他們踩到頭頂上胡作非為。如果你們以後遇到急事,可以來找我,但其他事,我一再不過問,好自為之吧。」

    一頓飯吃得無比壓抑。譚老和郭金柱午休的時候,張志遠和白玉新躺在陽台的躺椅上,曬著太陽,吹著海風,抽著煙喝著茶,聊著北州局勢。

    「玉新,譚老沒說誰到北州當市委書記?」張志遠好奇地問。

    白玉新搖搖頭道:「沒說。我估計譚老也不清楚!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次與前幾次一樣,很有可能是空降。」

    張志遠一顆心落地,道:「空降好啊,總比林海鋒小人得志強。你覺得可能是誰?」

    白玉新哼笑,道:「這可我真猜不準了。都說省委黃書記不按套路出牌,誰知道走什麼棋,管他呢!」

    張志遠坐起來小聲問道:「玉新,我剛才聽譚老的意思,黃書記要對田春秋動手了?是這樣嗎?」

    「也許可能吧。」白玉新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不過因侯永志牽扯出來的李虎剛這次是逃不掉了,據說已經被秘密雙規了。」

    「真的?」張志遠一拍桌子坐了起來,白玉新連忙道:「小點聲,別打擾譚老睡覺。」然後道:「可不,我聽說從李虎剛身上挖出不少東西,牽扯到田春秋,還有林海鋒市長,甚至邱遠航副省長,這樣一來就有意思了。到了這個時候,不是比誰幸運,而是比誰關係硬了。找到牛叉的靠山,安然無恙。不過,這條繩上的螞蚱已經開始內訌了,哈哈,有意思!」

    這些消息張志遠這麼全然不知道呢,而且那天和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碰面也沒說,難道他們也不清楚,還是白玉新所說為假?可他在譚老身邊,消息怎麼可能為假呢?這一切是真的……



    上一頁    下一頁